下一秒,他們臉上情緒變來變去,似乎陷入了一個突然而來的夢境——

相較於兩人的情況,林美奇身在煞氣環繞下,卻絲毫不受影響。

一旁小旺拉着她的手,也沒有半點入夢的跡象。

如果不是在她自願的情況下,小小煞氣怎麼可能讓她入『夢』?

但看在那隻三花貓除了凶煞之外,還有一絲不傷旁人的意識,林美奇才打算了解一下它和小旺之間,到底有怎樣的因果聯繫。

林美奇主動閉上眼睛,並且引動外面的一絲煞氣,進入自己的腦海中。

原本正常人應該是陷入那隻三花貓創造的夢境中。

但林美奇卻是將自身脫離了這個夢境,站在旁觀者的角度,看待這隻貓要讓他們看到的那些記憶……

十幾年前,海城公園中有一隻皮毛生有三色的母貓。

它在一片隱蔽的花叢里,生下了三隻小貓。

隨着三隻小貓漸漸長大,快要滿月的時候,忽然出現了幾個十三四歲,來公園遊玩的半大少年!

他們在母貓出去覓食的時候,將三隻小貓給抓住了!

其中一個相貌堂堂的少年,實則心性惡毒!

為了凸顯自己的厲害,他在幾個同伴面前,將一隻小奶貓用隨手在地上撿的細樹枝抽打致死!

一隻小貓被他丟到河裏,他獰笑着看小貓無助的掙扎,最後被水淹沒,沉下去……

最後一隻小貓,他大概不想那麼快就玩死。

於是他用石頭砸斷了小貓的四肢,然後用校徽上的胸針,一點一點的從眼睛、身體、到腦袋,將小貓扎死——

母貓找到它的孩子時,三隻小貓無一例外已經慘死。

它怨恨,憎惡殺死自己孩子的人類!

並且深深地把那個害死自己孩子的少年記在了心裏——

十幾年過去了,當初那個惡毒的少年長大,也有了孩子。

少年的孩子正是小旺! 瑞陽出宮帶了不少人,少一個宮女也沒人發現。

此時,宮女被暗衛提在手裡,就像是抓著小雞崽一樣。

一對上秦慕言寒磣鋒利的眼,頓時一個哆嗦就跪下。

「楚,楚王殿下……」

秦慕言:「給王妃下藥的人是你?」

宮女神色慌亂,眼神閃躲:「奴,奴婢不知道殿下在說什麼。」

聲音發虛顫抖。

被楚王抓來已經嚇得夠嗆,又問這事,她早嚇得渾身冒冷汗。

「瑞陽出事,皇上定然全力追查此事,這葯是你下的,你說,皇上會如何處置?」

宮女差點哭了:「殿下,這和奴婢沒關係啊,葯是公主給奴婢的,讓我下到茶杯里,奴婢哪敢不聽她的啊。」

秦慕言追問:「此話當真?」

「真的,奴婢敢發誓,如有半句假話,天打雷劈。」

這小宮女不過十五六歲,瑞陽出事已被嚇得半死,被秦慕言一瞪,就什麼都招了。

「記住你話,無論見了誰,都這麼說。」

「殿下……,可,可是皇上那邊……」

要是見了皇上也這麼說,還不是死路一條。

「無論你認不認,這事皇上都會拿你開刀,讓你抗下所有罪責,想保命,就如實說出來。」

「本王承諾保你一命,以及確保你家人安全。」

宮女不是傻子,皇上拿她開刀,勢必連累家人。

說不準拿家裡人威脅她,讓她抗下所有罪責,將公主摘得一乾二淨。

弄不好還會說這一切都是她搗的鬼,自己就真的死定了。

「殿下,如果,奴婢按您說的去做,您能確保……」

秦慕言餘光瞥她一眼:「本王一言九鼎。」

小宮女一個勁兒點頭:「是是,奴婢聽殿下的……」

談話到此結束,暗衛拎著她飛檐走壁,神不知鬼不覺的放回隊伍中。

秦慕言:「王妃現在何處?」

「回主子,王妃現在天香樓,與孔家小姐,寧陽郡主在一起。」

秦慕言唇角滑過笑意。

這個女人,出了這麼大的事,還有心情去逛街,還真是沒心沒肺。

……

甘露殿,跪了一屋子人。

皇帝沒病死,差點氣死。

孫振越醒過來,渾身是傷,尤其跨下傳來一陣劇痛,伸手捏了捏,發現少了點東西,頓時嚇得魂飛魄散。

他惡狠狠的盯向瑞陽,恨不得衝過去掐死她。

暈了一回,蛋就沒有了,不是瑞陽下的狠手又是誰!

這個惡毒的醜女人,那張斑斑駁駁的臉瞧著就噁心,回憶起自己竟然鬼迷心竅睡了她,差點連隔夜飯都要吐出來。

那邊,孔氏夫婦抹著淚,聲淚俱下,求皇帝作主。

孔佩文直言要求解除婚約,態度堅決。

無論出於什麼原因,瑞陽失貞已是事實,皇上無法,只好當場同意取消婚約。

孔氏一家鬆一口氣,謝恩退了出去。

接著寧宣王妃又痛哭流涕投訴一番。

武昌帝頭痛欲裂,提出對此事不了解,日後再給一個交待,勉強將人打發。

灧妃趕到時候,看見瑞陽癱在地上,雙目獃滯無神,當場就急哭了,眼淚一個勁兒往下掉。

「這到底怎麼回事?」

醫女在一旁稟報道:「公主全身上下都有輕微擦傷,下面……撕裂比較嚴重,已經上了葯,護理一段時日就會好的。」。 經過了這一遭,四人都被趕了出去。

領頭的綰綰、千仞雪默默趕路,不發一言。

沈安看了看後面跟着的楊康,聳了聳肩,漫不經心道:「好了,不用吵了,看這下子不都出來了!」

楊康臉色難看,這證實了一點,人蠢無藥可救。

可憐的金國世子,又又被迫害。

幾人沒有盲目的在山林尋找。

因為不知曉劇情,他們下意識的以為珂珂和蕭晨一樣是人。

幾人在討論片刻后,決定往海邊趕去。

按蕭晨的說法,長生大陸的人正不斷過來,綰綰心懷僥倖,或許人群之中就剛好有他們要找的珂珂呢。

不過還好幾個人不傻,昨日長生界人的追殺讓他們心有餘悸,在千仞雪提出這點以後,綰綰很快就向他們展示了,什麼叫陰葵派的祖傳秘法。

採用龍島本身的素材,幾人很快就改頭換面,普通人是絕對認不出來。

輪到千仞雪的時候,綰綰輕輕的低下了頭,在其耳邊吹氣道:「不用怕哦,我的大小姐,人皮面具我也能幫你偽裝一下!」

微微熱氣從耳旁傳來,綰綰的突然揭秘,讓千仞雪的身子不自覺僵硬了下來。

不過千仞雪無愧於積年老間諜,很快就恢復過來,這裏又不是天斗帝國,自己急什麼,只是那麼久的偽裝讓她下意識的選擇了掩飾自己的性別,其實沒有這個必要。

想到這點,她語氣平靜的回道:「嗯,那麻煩你來。」

「嘻嘻(#^.^#)」

綰綰沒有繼續調戲她,只是很輕鬆的幫她改了下妝容。

在確定連爹媽都認不出幾人是誰以後,綰綰滿意的點了點頭,「好了,現在我們走吧!」

她也沒忘記楊康,易容也有他的份。

雖說之前他得罪了幾人,但終究罪不至死。

且都是陌生人,就像凰天道考慮在未來隊友面前的形象,沒有在他們面前過於為難楊康,其他三人也是如此想着,所以也沒有為難他。

他幸運的逃過一劫!

就是不知道接下來他有沒有那麼好的運氣了。

一行人做好了偽裝,在綰綰的帶領下,就往海邊去了。

沒走多遠,前方就傳來陣陣嘈雜之聲,有人在爭吵,為首一方在大聲叫罵,不久又出現了兵器拳腳打鬥的聲響,不用去看就知道,是起了衝突。

綰綰、千仞雪等人對視一眼。

千仞雪皺眉道:「先過去看看吧。」

想到了之前的事情,她重新聲明:「我們過去只是看看,找那個珂珂,其他的不管他們爭鬥有什麼恩怨,我們都不要插手。」

「嗯!」

其他三人點了點頭,此行只為探索,其餘之事一概不理。

龍島上樹木生的極高極大,動不動就幾十上百米高,得天獨厚的天地元氣,造就此獨特之景,幾人沒有貿然往戰場上去,而是爬上了一株大樹,從高處望去。

有兩幫人正在廝殺,他們打鬥有一會了,一方顯然勢弱,其中強勢一方的領頭者,正施展着咒術,操縱異種元素攻殺,欲要絕殺對方。

「這個距離應該夠了吧。」

綰綰試探著距離,仔細觀察著面板上的動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