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隔代親,也沒必要這麼嫌棄親兒子吧,真懷疑自己是抱養的,心塞。

因為牙齒掉了,墨寶都不怎麼敢吃東西,導致墨寶這一頓晚飯用得很不順利,草草吃了一些魚肉這種不太用到牙齒的菜就不吃了。

剛換牙的小孩就是苦逼,吃嘛嘛不香。

晚飯吃得少,這就導致墨寶晚安奶的量增加了,然後就發生了一件讓墨寶覺得非常羞恥的事情。

墨寶尿床了!

墨寶也不是沒尿過床,但自從她四歲以來就沒尿過床了,這是一年多來第一次尿床,而且還是在節目里尿床。

不過墨寶稀里糊塗地在睡夢中尿的,自己也沒發現。

而次日一大早,墨寶醒過來后倒也沒覺得不適,只是覺得屁股後面潮潮的。

做為尿床經驗並不豐富的墨寶,當然想不到自己是尿床了,只是覺得褲子潮潮的不舒服,起床后自己找了件乾爽的內褲換上,穿好衣褲就例行鍛煉了。

等墨寶打完坐后,陳翔才睜開眼醒過來,洗漱完之後才轉去墨寶的小床上疊被子,然後就發現席子上留下了一灘暗紋水印。

陳翔瞬間就明白了,墨寶昨晚是尿床了。

要是換成其他爸爸,估計就會照顧到自家小孩子的自尊心,一聲不吭地收拾好。

但陳翔是誰啊,是會偷偷喂自己女兒吃油炸肥蛆的神人啊,愛好就是逗自家女兒。

於是他憋著笑下樓全程看完墨寶打拳,等墨寶打完拳后,才說道:「墨寶啊,你昨天晚上畫了一夜地圖很辛苦吧?」

「畫地圖?我沒畫地圖啊?」,墨寶覺得今天的爸爸好奇怪啊,剛才站邊上就一直在偷笑,也不知道在笑什麼。

墨寶早忘了她小時候尿床就被嘲笑畫地圖的事,或者說她早忘了自己尿過床的事。

「來來來,爸爸帶你來看看你昨晚的作品。」

墨寶好奇地跟着爸爸回到了房內,看到了自己小床上的水漬印,臉唰地一下紅了。

一看到「地圖」就勾起了墨寶腦海深處的記憶,她尿床了!

「爸爸!這不是我畫的!」,墨寶惱羞成怒地瞪了陳翔一眼,跑開了。

墨寶可不傻,她知道現在正拍著節目呢,這節目可有好多人在看的,這下全國人民都知道她尿床了。

好氣人,爸爸怎麼可以這樣,墨寶決定三天不理爸爸了。

「誒誒~墨寶,你別走啊,爸爸說錯了,這不是你畫的,是爸爸畫的。」,陳翔一看墨寶的表情就知道她是真生氣了。

這下慘了,可不好哄啊,陳翔一時有些後悔逗墨寶了,姑娘大了知道害羞了。

「肯定是昨天夜裏奶喝太多了。」

「翔哥坑女兒的本事真是層出不窮啊。」

「我要是有這樣一個爸爸,立馬斷絕父女關係!」

「墨寶害羞了呀」

「墨寶不要害羞,尿床怎麼了,我8歲還尿床呢!」

「8歲還尿床好膩害哦,快放出你的照片讓我膜拜一下。」

「對於陳翔的教育態度我非常不認同,子女並不是玩具不能任意戲耍,孩童時候是一個人性格和人格塑造的最重要時期,應該被認真對待。」

「翔哥其實很疼墨寶的,只是喜歡玩鬧了一點。」

「渣爸!」

在陳翔逗跑墨寶后,他的電話又響了,不過這次不是羅桂琴打來的,而是林貞。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隨着時間的推移,馮依依淚流滿面,她也終於理解為什麼浮生會提醒她先學一兩個再邊做任務邊學了

什麼三年高考五年模擬,什麼不就五個分類,呵,果然是她太天真

五個分類裏面的小分支最少的都有三五個,雖然有了過目不忘的本事,但是還有實操啊!!!!!

當馮依依第n次施展火球術完美的避開所有移動假人的時候

她內心崩潰了,現在的她,特別希望自己擁有遊戲里自動鎖敵的技能

不過,馮依依這個人有個不為人知的特點,打誰的臉都不能打自己的臉,丟誰的面兒都不能丟自己的面兒

既然瞄不準乾脆不瞄了,馮依依閉眼沉住氣雙手自然伸直向上攤開

隨着馮依依的吟唱,一個古老複雜的魔法陣在馮依依腳下亮起

魔法陣光芒越來越刺眼,周圍氣息開始變得無比炙熱

一點點火光慢慢在她背後凝聚成一個個帶有毀滅氣息的巨大火球

她睜開眼原本漆黑的瞳孔也沾上了火焰的顏色漆黑中泛出絲絲火光,原本就楚楚可人的她沾染上了一絲妖艷

當然,這一切也只限於馮依依不說話的時候,吟唱完畢馮依依雙手像移動假人處揮去,大喊道

「給姐砸!!!!「

一個個火球彷彿像是聽懂了主人話語里蘊含的怒氣,在馮依依話音剛落就火速沖了出去

只見一股熱浪翻湧而起,伴隨着爆炸般的轟鳴,移動假人區生生的被這些火球砸出一個巨坑

而那些原本迅速移動的假人也在這頓狂轟亂砸中一個不剩

(移動假人:嚶嚶嚶,報告,這個女人不講武德,她開掛!!!)

熱浪逐漸平息,原本被砸出巨坑的移動假人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一會就恢復原樣

馮依依緩緩鬆了口氣,看着自己的傑作,馮依依嗤笑一聲

呵,就這?也在同時,浮生的話語響起

「恭喜宿主魔法區畢業並領悟自創火球術,請問需要命名嗎?」

此時的馮依依心情格外的好,通過了考試不說,最主要解決了她一直瞄不準的bug

不過她聽見命名這一說,不由得皺起了眉

作為一個起名困難戶,讓馮依依命名,還不如讓她再去滅幾次移動假人來的痛快

她咬了咬唇,反覆思索了一陣,而後嘆了口氣,無奈的問道

「一定要起名嗎?「

「也可以不用呢,只是由於浮生系統都是共享的,宿主自創的技能可以命名,如果不命名就會由宿主名字代替。」

馮依依頓時想起前面看過的幾個大型禁咒魔法

名字是什麼李二狗什麼戴夫斯威齊當時她樂了半天

還嘲諷的說這誰起的這名字,這麼接地氣兒,現在輪到自己了

她一想到別人看着馮依依禁咒魔法那副嘴臉,不禁一陣惡寒

而後馮依依似乎是靈光一閃,突然想到了什麼,連忙開口急聲說道

「不!我拒絕!我要起名!名字我想好了叫李二狗二號!」

果然,馮依依腦洞跟誰都不一樣,只要名字不是自己的

丟的是李二狗的臉,那關我馮依依什麼事呢?

系統一陣沉默之後

「好的宿主,您的李二狗二號技能已經記錄,由於魔法區您已經修完了,請問需要開啟世界嗎?」

得到回應的馮依依滿意的點了點頭,她拍了拍身上壓根兒就沒有的灰塵,嘴角不由得上揚

怎麼可能,還有四個區沒學呢,我馮依依像是不白嫖完就去做任務的人嗎?

系統彷彿是感受到了馮依依的想法

「系統自動為您開啟修仙區傳送門,請宿主移步。」

馮依依滿意的點了點頭,心裏默默的給浮生點了一個贊

正準備去下一個區域的馮依依想到了什麼,停下腳步,疑問道

「一直想問拯救者只有我一個還是?」

「不是的喲,由於小世界太多,並且很多小世界時間線長,所以拯救者會很多,但是每個小世界只會出現一個拯救者,並且浮生拯救系統是良心繫統,不會壓榨拯救者,當拯救者完成一系列任務以後會有休假。。。」

系統彷彿知道馮依依下一句要問什麼接着說道

「由於您是新手拯救者,是暫時處於獨立空間的,不過當您完成新手世界以後,您可以去到浮生總部,那裏您就可以看見另外的拯救者了,宿主需要開啟新手世界嗎?」

馮依依聽完后一陣恍然,想想還有和自己一樣的打工人,馮依依壓抑住自己內心的激動

很久沒有和活人交流,她屬實是想和所謂的前輩們(老打工人)聊聊天

也想見見傳說中的李二狗和戴夫斯威齊到底是何等高人

不過思索一會她還是沒有選擇開啟新手世界,畢竟完不成任務她會魂飛魄散

如果那個小世界不能使用魔法,那她不是白學了,安全起見

她不假思索的打開了修仙區的大門。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些吧!修仙區,我來了!

時間飛快流逝,馮依依處於靈魂狀態不用休息不用吃飯

她把全部精力都用來學習技能,勤能補拙,在馮依依都快忘記自己是來拯救世界的時候

總算是把雜學區最後一個分支學完了。當浮生說出

「恭喜宿主學完所有分支,即將為您開啟新手世界。」

聽着這個美妙的聲音,馮依依進入了賢者模式

回想起過往的一系列經歷,她現在的想法只有一個

如果她學了這麼多還拯救不了一個新手世界,那麼就請毀滅吧,趕緊的,不掙扎了,累了。

她伸了個懶腰,過了好一會兒才懶洋洋的問道

「話說,浮生,我用了多少時間學習啊。」

「如果按照您以前的世界時間來換算的話,是一千六百零三年加一百三十八天整。」

馮依依聽后,眉毛輕挑,也並沒覺得有多嚇人

這些分支太多,太雜,大到修仙魔法,小到做飯裁衣

一開始馮依依還有興趣學,到最後馮依依已經把學習當作了習慣

人就是這麼奇怪,習慣一件事物之後就感覺日子也不是那麼煎熬,反而時間過得很快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