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下一秒見孟冬直接扭斷了對方的脖子,嚇得趕緊握住了嘴。

孟冬也沒搭理他,按照那保安叫人的速度,加上孫二要進行一下精神鬥爭說服他自己,此刻應該也快到了。

拖着老者的屍體就塞進了顧菲菲車的行李箱中,坐上駕駛位,看着站在外面的顧菲菲,使了個眼神,她就老老實實坐到副駕駛位置了。

大門口,孫二終於帶人到了,看着這烏漆墨黑的門口,叫所有人打開了手電筒,見到路燈被損壞,地面上的碎片和銀針。

駛出沒人後,這才鬆了口氣,一巴掌拍在那保安後腦勺道:「鬼呢!哪來的鬼啊?」

保安有些委屈道:「真的,我剛看到有人就飄在空中,對了,孟爺當時也在場的,不信你問問!」

車行駛在前往郊區的方向,接到了孫二的電話,解釋道:「那有什麼鬼,有業主得罪了人,就有人想要嚇嚇他,跟我發生了衝突,就把路燈給砸了,我現在正在追他呢,不說了啊!」

掛下電話,看着蜷縮在副駕駛的顧菲菲,當時只想着拋屍了,忘記她了。

真不知道說什麼的時候,顧菲菲小聲道:「小孟,你是不是怕我被他敲詐,所以才殺人的啊?你怎麼對我這麼好!」

還真是好理由,很多喪盡天良的車主,為了防止被訛詐,就是倒回去再壓一遍。

這理由孟冬不能拿來用,雖然這樣顧菲菲會很感動,但良心過意不去。 第十九章初臨現世橫濱——祈願日輪

赭發少年拉著黑髮少女的手腕站在街角的陰影里。

看著港黑的車緊急趕來把地上那坨纏滿繃帶的黑色不明物拖走搶救,揍人揍到心情大好的中原中也嗤笑一聲:「活該。」

【連小姑娘都騙的垃圾,死了拉倒。】

哪怕在一腳把那隻青花魚混蛋踹進牆裡之後,他就反應過來這傢伙應該只是在單純誘拐女孩子而已,並沒有來得及做出什麼別的黑泥行為。

不過即使意識到了這點,赭發神明也仍然沒有住手,反而加重了拳頭,兇殘的下了狠手。

【嘖,總之還是不懷好意。】

【混蛋太宰還是進ICU躺到日和熟悉人類世界之後再出來吧。】

省得被這傢伙找到什麼空檔,趁他稍不注意,就有個人時時刻刻準備過來偷偷誘拐對人類世界並不熟悉的小姑娘。

中原中也毫不懷疑港口黑手黨的情報能力是否能讓他們知道有妖怪世界存在。

……知道也無所謂。

反正有他在,這群黑手黨有什麼多餘的想法都得慎重一點,不然用重力碾壓過去也不失為一種示威的方式——骨子裡崇尚暴力的武神輕輕鬆鬆的這麼想道。

只是還有一些問題,並不是武力就能解決的。

赭發少年抬手摸摸眼眶尚且紅著的黑髮少女的發頂,有些擔憂她的情緒:「……我找到你之前,發生了什麼?」

【好好的怎麼會哭成這個樣子?】

他可是一看到那團照亮橫濱的陽炎墜落下來就用最快的速度趕了過來,即使是太宰治那個繃帶浪費裝置也很難在這麼短的時間把她弄哭吧?

對小姑娘有多樂觀多堅強深有體會,中原中也完全不相信她能在短短五六分鐘的時間被嚇哭出來。

【除非在失散的時候……還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的事。】

果然。

垂著頭的黑髮少女捏緊了晴天娃娃,軟軟的聲音中還帶著哽咽:「嗯,在通道碎開之後,日和掉到了奇怪的地方……一抬頭就看見不遠的地方,中也先生的力量在暴走。」

「再後面的事情就記不太清楚了的說,日和只記得自己很難過很難過,然後妖力開始暴走。」

小姑娘瞳孔緊縮著,顯然對自己暴走後的樣子心有餘悸:「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幸好很快就清醒過來了呢!」

說到這裡,日和顯然有些喪氣,揪著晴天娃娃的裙擺,小聲道:「在這之後,妖力就有一點不受控制,所以從天上掉下來的時候,陽炎實在收不起來……」

顯然,她的記憶亂糟糟的,說出來的話也顛三倒四。中原中也卻立即聽懂了,神色逐漸複雜起來。

【……是看到了荒霸吐的暴走嗎?】

「陽炎收不回來?」頓了頓,下意識的忽略過關於荒霸吐暴走的話題,赭發少年有些疑惑的問道:「怎麼回事?」

已經漸漸冷靜下來,開始感到害羞的日和舉起晴天娃娃擋住自己的臉,小聲解釋道:「好像是因為黃泉的怨氣順著妖力躥進身體里了……」

「不過一直保持著現在這樣的人類形態的話,應該沒關係啦~」

迅速抓住黑髮少女話語中的漏洞,中原中也沒好氣的追問道:「喂,什麼叫『保持著人類形態就應該沒關係』?!」

「給我好好的正視自己的身體問題啊!」

「……你是不是暫時不能恢復妖怪的形態了?」赭發少年咬牙切齒的問道,握著少女手腕的力度逐漸加大。

【所以,我還是沒能保護好……】

「沒關係啦。」

感覺到神明大人兇狠話語下隱藏的關心和擔憂,日和開心的彎起了眼睛,被怨氣影響的心情慢慢好轉起來:「因為日和是象徵晴天與好運的正面妖怪嘛,所以負面情緒過盛的話,妖力會很容易暴走不受控制的說。」

「只要用人類形態休息一陣子,等妖力把怨氣全部化解掉就好了哦~」

「所以,中也先生請放心!日和絕~對不會有事的!」

變成人類模樣的小姑娘溫柔又明媚,元氣滿滿的笑容重新掛上甜美的面頰,一如既往笑的像小太陽一般。

【要努力調整好心情,不能再讓中也先生擔心啦~】

「咳。」

手指稍稍放鬆下來,赭發神明耳廓微微發紅,有些彆扭的轉過頭,嘟囔道:「反正你自己有數就好……時間不早了,我帶你去找一家酒店?」

離開橫濱之前的住處幾乎不可能保存下來,中原中也乾脆沒有提及,直接提議去找個酒店住一晚:「晚上是黑手黨和貧民窟的傢伙活動的時間,在外面待著很容易惹到麻煩,還是先找個地方住下比較方便。」

「啊!」

經他這麼一提,黑髮少女一拍手,想起了重要的事情:「日和好像在這裡有住處哦~鐵鼠先生在安排人類身份的時候提過,大概在一個叫……叫『元町』的地方?」

「嗯?」中原中也有些意外,「元町?那倒是不遠。」

【……後來那隻老鼠在給我和日和做身份證明的時候,竟然還順便弄了一套房子出來嗎?妖怪世界的黑市商人,挺厲害啊。】

「大概在『元町』靠近『山下公園』的一條街上,是街角位置的兩層一戶建的建築,一樓是臨街店鋪,二樓是起居室——這樣子的小屋子。」

日和回憶著黑市商人的描述,期待的看向赭發少年樣的神明:「中也先生能找的到嗎?日和完全不認識這裡的路呢。」

中原中也無奈的牽著小姑娘,向元町的方向大步走去:「這種事,邊走邊找比較好吧?哪有憑記憶直接找到的啊。」

「嗨!」

黑髮少女愉快的彎起了眼睛,丁香色的浴衣裙擺在空中劃過一個漂亮的弧度,啪嗒啪嗒踩著高高的黑漆木屐,跟上赭發少年的腳步:「鐵鼠先生說過,好像是一家很不錯的小店呢!」

「雖然只有『晴雨』的一半大小,但是店門前有窄窄的木頭花欄、還有人類的那種落地玻璃窗!」

「聽說附近好像還有很棒的居酒屋和人類專門的甜品店哦!唔,好想去的說……人類的甜品店……百百目姐姐以前好像提過,有好多好多妖怪世界沒有的甜點呢~」

「吶吶,中也先生!」

「等日和把這裡的人類世界『晴雨』分店開起來之後,一起去嘗嘗看好不好呀?」

不用回頭,光憑手上傳來的輕輕拉扯的力度,中原中也都知道日和在眼巴巴的看著自己。

默默放緩了腳步,赭發少年樣神明頭疼的「嘖」了一聲,唇角卻不自覺的上翹出一個淺淺的弧度:「知道了,你先把店開起來再說吧。」

「嗯!」

笑容明媚又幸福,小姑娘偷偷踩著赭發少年的影子,步伐輕快:「雖然羆大哥帶來的已經是人類世界半年前的口信,而且只是說見過而已……但是只要呆在這個地方的話,總是能等到一些別的消息的吧?」

【幸好……】

「只要婆婆沒有被囚禁起來,就一定不會有生命危險的說!」

「大家都說婆婆可是很厲害的,如果在戰國、甚至平安京的時代,都能成為出雲大社那種級別的神社裡數一數二的大巫女!」

【幸好即使是在那個奇怪的地方,哪怕還在暴走,日和最後也保護住了中也先生……】

【真是太好了!】

【只是像一場噩夢一樣什麼的,真是太好了!】

「無論如何,婆婆和中也先生都是擁有著日和的眷顧的存在,一定會有好運降臨的啦!」

笑著,黑髮少女抬起頭,望著赭發少年的背影,金眸倒映出喜歡的神明大人的樣子,在心中默默祈禱著:

【日輪吶,請將您的眷顧投向日和所重視的家人們吧——】

【無論是婆婆、是中也先生、是女子會或者蜃氣樓的妖怪、還是桃源鄉的大家。】

【請保佑他們不受疾病傷痛的侵襲。】

【請保佑他們不受陰霾風雨的寒冷。】

【請保佑他們,每次每次……無論遇見怎樣的艱難、怎樣的絕望,只要在有陽光照耀著的地方,大家都能受到日和的好運的庇護!】

【拜託了。】 「昊楓大表哥要跳舞了!」

「我上次看錶弟跳舞還是結婚前,那時候看完他跳舞,怎麼看我男朋友都不順眼。」

……

跳舞?

拍手的人都興奮起來,林昊楓站到尤葉面前,優雅地彎腰,揮手做了個「請」的動作。

尤葉來不及反對,林昊楓已經摟住她的腰,音樂激昂又歡悅,翩翩起舞彷彿是件水到渠成的事情。

大廳變成他們兩人獨有的舞台,當他們邁出第一步時,周圍發出雷鳴般的掌聲,有幾個年輕人吹起了口哨!

「你跳得真好,我還擔心你不會華爾茲。」滑著駕輕就熟的舞步,林昊楓悄聲說道。

「我沒上過大學,你難道就不怕我出醜?」尤葉知道大學里有舞會,所以大學生都會跳舞。

她沒上過大學,幸虧教會高中也會教一些,都是些最簡單的。

其實她跳得並不好,林昊楓卻是個出色的領舞者,他在尤葉的腰上用力,尤葉便知該做什麼樣的動作,兩人第一次合作,默契得像多年舞伴。

「你那麼聰明,如果不會,我現在教你正好。」林昊楓腳步不停,忽然揚起手臂,尤葉便默契地轉了一個圈。

他不擔心她不會跳舞,現在跳這麼好,則是驚喜。

他們跳得幅度並不大,對尤葉的身體沒有影響,小小的轉圈過後,又是一陣鼓掌歡呼。

尤葉就像一朵盛開的紫色夜玫瑰,迷人的香氣瀰漫在大廳的每一個角落。

「可是你可不可以告訴我,為什麼突然要跳舞?還有這曲子叫什麼,我不想待會兒一問三不知。」尤葉偷偷補課。

「我們林家的傳統,聚會時會一起聽音樂跳舞,因為我們的太太爺爺是個音樂愛好者,但每年的第一支舞有着特別的意義,是向自己心愛的人示愛的。

這支曲子叫《安娜波爾卡》,是小約翰.施特勞斯寫給母親的,我想,它正適合今晚的你。」

「母親」這兩個字,觸動了尤葉心中溫柔的弦,她才知在剛才那一瞬,林昊楓用心良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