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慕是見過世面的女人,當楊笑文問她是否可以去青島公司的時候,陳慕驚喜地站起來說道:「可以,當然可以,上次陸經理去青島的時候,我就做了打算,盡量獨立的工作,果然這一天到來了。」

陸小西忍住笑,心裡也為陳慕的演技叫好,楊笑文讓陸小西準備一下近期的工作,至少要提前一周把廣告排出來,又讓兩人準備身份證,下午去買兩個人的飛機票,陸小西習慣把身份證帶在身邊,陳慕沒準備,楊笑文打電話讓小李帶著陳慕回家拿身份證。

中午休息的時候,陸小西給金靜打電話,知道明天陸小西去青島,陳靜問陸小西:「這次你們是幾個人去?我晚上給你買一些水果帶著。」

陸小西回答:「這次是我和陳慕過去,王冠不用去。水果可以晚上買,留著你們在家吃,我們兩個小時就到青島,那裡的水果比冰城便宜,現在的迎春花都開了,在過些日子,路邊的櫻花和槐樹也開花,還有白色的玉蘭花,這些都是話務員說的,我還沒看到。」

晚上回家,金鑫一家三口沒在家,到了初八,他們開始回自己家吃飯,金靜去菜市場買回來一大塊裡脊肉,又買了一個鰱魚頭,裡脊肉是想做鍋包肉,陸小西在青島吃過兩次剁椒魚頭,說得金靜直流口水,想讓陸小西做一次。

發現晚上要加菜,陸小西讓金靜叫上金鑫一家,可以從明天開始回家做飯,金靜打電話給妹妹,說晚上要做鍋包肉和剁椒魚頭,金鑫答應馬上就到。

金鑫領著孩子進來,琪琪又開始纏著陸小西,陸小西答應給她做軟炸蝦仁吃,小傢伙才去找姥姥玩兒。

陸小西掌勺,金靜姐妹幫忙打下手,三個人邊幹活邊聊天,發現陸小西切出來的裡脊肉大小均勻,雞蛋清抽起來泛著白白的泡沫,不禁開口說道:「姐夫要是開個飯店肯定能行,做的東西多麼像樣。」

金靜看一眼妹妹,金鑫知道姐姐又要說她嘴甜,趕忙糾正說道:「好,先不叫姐夫,可你們天天在一起,不就是姐夫嗎?」

陸小西哈哈大笑說道:「你也可以隨著琪琪叫六叔叔。」

把鰱魚頭上鍋蒸上,陸小西開始炸裡脊和蝦仁,金鑫也把蔥姜蒜切好,又切了一盤黃瓜片給琪琪,剁椒是買現成的剁椒醬,省了切辣椒的麻煩。

呂彬進門的時候,剛好陸小西把魚頭澆上熱油,一股魚香加辣椒的香味撲鼻而來,呂彬連連說好香。金靜端上剁椒魚頭,金銘老兩口也誇獎陸小西,跟飯店做的簡直一模一樣。

剁椒魚頭、鍋包肉、軟炸蝦仁、黃瓜炒肉,四個菜上來,呂彬去酒櫃里拿出一瓶汾酒,他的酒平時不放家裡,都是放到這裡的酒櫃,金靜說呂彬是拿酒誆菜。

知道明天陸小西要出差去青島,吃完飯金鑫使眼色給呂彬:「酒足飯飽,剩下就是幹活了,你還不回家等著刷碗嗎?」

金靜聽出妹妹話里的意思,笑道:「真是個滑頭,偷懶還要找個借口,陸小西是明早十點多的飛機,也不用起早。」

武鳳蓮聽出她們在開玩笑,說道:「做菜是你們做的,剩下的我來收拾,誰都不用,你們回去睡覺,你姐她們也休息。」

琪琪有些睜不開眼,白天睡得有些少,見媽媽穿衣服要回家,趴著媽媽的耳朵問媽媽:「今晚我不回家睡,在這裡跟六叔叔睡行嗎?」

金鑫被女兒的話逗得笑了,轉身問姐姐:「琪琪想在這裡睡不回家,行嗎?」 大羅劍胎揮動。

劍意飄落。

法則之海。

凶兵千萬。

不朽之王。

全部都如土雞瓦狗!

通通都被橫掃!

簡直無人無物可擋!

如此畫面投放而出,諸天萬界集體失聲!

所有人都被石昊展現出來的實力給驚到了!

可等他們好容易平復下心神,剛準備發表相關議論,接下來,投影中閃現出的畫面,刺激的整個人,就和安瀾一樣,都特么快要瘋了!

「什麼是億萬古不朽?什麼是永恆?都是打出來的,我要劍斬萬古,一雙拳頭鎮壓古今未來。」

一劍出,四方寂。

石昊像是窺見了某種真相,又像是進入到了某種神秘狀態。

長嘯之下,天地都在轟鳴!

大道法則垂落,時空都被淹沒!

到了最後,陰陽開始逆轉,歲月長河開始激蕩!

啪!一塊時光殘片從中濺起,映照出,少年出大荒,鎮殺所有敵的畫面——

「至尊不是誰封出來的,而是自己一步步闖出來的!」

石村之中,小不點,身上還帶着獸奶氣息,站在一顆通天柳樹下,握拳道。

爾後他在蒼莽山脈,虛神界,百斷山,天神山,鯤鵬巢穴,從生與死,從叫囂著吃掉吃掉的稚嫩聲音中,飛速成長!

啪!又有一塊時光殘片飛落,映照出,少年不敗熱血,迎風揮擊千重浪的英武畫面——

「便是八座監牢又如何,我生長在這裏,誰能說我是犯人?!」

石國皇都內,小石怒髮衝冠,煞氣騰騰,目光中蘊藏的神芒,直接令虛空都生出無數道符!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

如囚牢般的八域都像是有所感應,在隆隆振響!

彷彿在回應,彷彿在見證!

隨後,小石橫擊天下,掃盡一切敵,君臨天下!

啪!另一塊時光殘片騰空,映照出,一座仿與天齊的神碑,然而神碑最頂端,卻又一道偉岸身影,盤膝而坐——

「過了今日,你就沒機會了,等我境界上來,誰與爭鋒?!」

惡土,傳承地,面對仙殿傳人,最強的攻殺大術,仙王九封,有人吼出凌凌戰音!

令四周無數人都失聲驚呼,他是誰?

難道是,那個敢於盤坐在秦族始祖,開創不老山大教,號為不老天尊的秦長生頭頂,隨後於封印地,展開十洞天,殺天驕,斬初代,橫行秘境,如入無人之地的少年魔王——荒?

啪!時光殘片飛濺,流星般,閃現,熾烈而又耀眼,如星火將要燎原——

「以天地為爐,以萬道為火,焚肉身,燒元神,築真我!」

斑斕古界中,道火焚天,仙古,青石路,都被覆蓋,那等威勢,令遠方,秘境出口處的妖龍道門,火雲洞以及其他大教的教主眼皮子都在跳動,隨後,發出譏嘲,認為所謂的罪血後代,引火燒身,要把自己給燒死。

可很快,那焚天道火中就有長嘯傳出,驚的人人色變!

啪!啪!啪!

時光殘片,簡直無窮無盡!

內中所映照出的畫面,更是繁多到了極點!

簡直比星河還要璀璨!

堪比一片片浩瀚大世!

「一個是逝去的我,在為今生誦經!」

「一個是當世的我,註定無敵,這是我的信念!」

「一個是未來的我,化作變數,我萬古唯一,永恆不滅!」

帝關之前,吼出要劍斬萬古,要用一雙拳頭鎮壓古今未來的石昊低聲呢喃。

四周片片大世浮沉,像是在印證,隨後無數雷光激涌,大道符文迸現,令他整個人都變得模糊,隱約間,諸天萬界所有人,居然生出一種無比怪異的念頭。

那就是荒天帝,這個人,過去,現在,未來,隨處可見,偏偏又像是根本不存在。

尤其是西遊世界的有大佬,耗盡本源,施展無上大法,利用投影中截取到的畫面,推算。

結果卻得到一個連他自己都沒辦法相信的答案:「我遙望未來,一片混沌,再回首,你的身後一片虛無,為什麼會這樣?」

但——

不管他信不信,諸天萬界無數人都信了!

因為,荒天帝,也就是石昊這個人,簡直把裝逼直接給升華了,瞬間就把所有逼格抬升到了讓所有人高不可攀以至於絕望的程度!

這樣的人,過去,現在,未來,都不應該出現!

如果說,天不生某人,萬古逼道如長夜,那麼荒天帝,石昊這個人,簡直就是萬古逼道的化身,無論長天,永夜,都唯有他一人!

「凸(艹皿艹)!」

「世界上竟然還有如此裝逼的人!」

「老子心態都特么崩了!」

「這輩子,不,哪怕是下輩子,在裝逼一道,都不可能超越這個人了!」

「天花板,裝逼一道,真正的天花板!」

「高山仰景,高山仰景,我服了,心服口服,五體投地的那種服!」

「裝逼二字,寥寥幾筆,但這個人,卻把每一筆,都裝的滿滿,鐵畫銀鈎都不足以形容,簡直就是筆走龍蛇!」

諸天萬界,無數人,此時被荒天帝石昊的逼格徹底折服,以至於都生不出半點想要學習裝逼之道的念頭來。

這種心態就好像,還在追求無碼之境,結果有人早已心中無碼,那等層次與境界,望塵莫及,拍馬難追,不如放棄算逑!

但同樣有無數的人,什麼有碼無碼,不,是裝逼與否的心思存在與否,都早已不在意,只是死死盯着諸天投影中的畫面,因為他們覺得,此時的石昊,所謂的裝逼天花板,還沒有到達巔峰!

像是驗證了他們的想法。

踏足虛空的石昊,手中劍胎再次揮動!

而這一次,已不單單是劍意在飄零了。

伴隨着他的動作,整個時空,陰陽都像是被挑動,天地乾坤,劇震之下,歲月長河都像是直接顯化。

爾後有一道模糊身影,從未來,從現在,從過去,各個時空,各個地點出現!

無一例外,不是在奮戰,就是在搏殺,彷彿一尊永不氣餒,永不言敗的戰仙!

最終!

當這道模糊身影,踏足,歲月長河的上游,諸天都開始顫抖,大道都開始悲鳴! 感嘆過後,季母繼續說道:「京城的生意在今年年底要撤出大部分,僅保留糧鋪與客棧。所有調往冀洲的總管交接完手上的事情后,即刻趕往冀洲,往後,南國商會,總舵就落腳冀洲了。」

在季母話音落下,一位總管起身感慨道:「主母,老朽替您感到不公啊!半輩子的心血,別人一句話就收走了,唉~」

上了年紀的總管嘆著氣微微搖頭。

季母只是淡淡一笑,而後平靜的安撫著這位陪着自己十餘年的老總管說道:「王總管,有什麼關係呢?我還是你的東家。」

老總管不甘,卻又無可奈何:「這這這……唉~」

老總管拍著大腿哀嘆,坐回了椅子一言不發。

其他人見狀心境上也受到了影響,大傢伙辛辛苦苦經營打拚了半輩子的生意,別人一句話,就可以輕輕鬆鬆的取而代之。卻又無可奈何,只能暗自傷神,再不願意,也無法改變結局。

就在眾人在心裏憤怒時,季母身旁的綠梅開口呵斥:「放肆,都忘了家主的告誡?忘了家主創立南國商會的初衷?你們都是跟着家主白手起家一路走到今日,如今家主所做的一切即將兌現,誰要是敢忤逆主母,就是忤逆家主意願。」

原本心有不甘的眾人,聽到綠梅的呵斥,,紛紛正襟危坐,繼續認真的討論著南國商會未來的發展趨勢。

……

季雲滔馱著小妹去尋找母親,聽聞母親在賬房,季曦兒騎在大哥的脖子上,揮動着小木劍「殺」向賬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