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得體的站起來,一雙桃花眼彷彿會放電,聲音低沉又有磁性。

「楊總,早就聽聞……」

多情的桃花眼在看到某個小奶娃后,不由自主的瞪圓。

這個圓圓滾滾,像個白白嫩嫩糰子的小娃娃,不是秦樂樂還是誰?

「小胖妞?」

秦樂樂原本美滋滋的等著吃飯飯。

她跟着楊煙來餐廳,也只是為了吃好吃的,沒注意包廂里有什麼人。

此刻,乍聽到一聲小胖妞,瞬間就炸毛了。

「大廢物!」

秦安瞪圓了桃花眼。

「你居然叫我廢物?」

「就是叫你!」

提及這件事,秦樂樂就一肚子的氣。

她在清水觀的那段日子,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不管是師父師叔,還是神算系統,都偏愛她。

哪怕是才見到大葛格秦平,對方也頂多說一句自己沒教養,好么,這個二哥秦安居然敢說她是小胖妞,實在是太過分了。

小奶娃氣咻咻的跑到秦安跟前,肉乎乎的小手指着他,倔強的昂起腦袋。

「廢物廢物大廢物,比樂樂沒有用的廢物!」

和秦樂樂的情況類似,秦安自小也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他父親是秦氏集團的董事長,家裏的孩子自然是比堂哥堂弟更得寵愛。

大哥自小就穩重,不需要人操心,在三弟出生前,他一直都是家裏的寶貝。

十歲入娛樂圈,在秦家以及一些業內大佬的保駕護航下,他更是順風順水,成了有名的演員和歌手。

哪怕是大哥,都沒罵過他!

秦安怒了,顧不上現在的場合,和秦樂樂對罵。

「小胖妞!醜八怪!小廢物!」

兄妹倆吵起來,吵架的水平和幼稚園的小朋友沒多少差別。

楊煙和小劉都是目瞪口呆。

有那麼一瞬間,小劉產生了違和感。

眼前的這個秦安,和過去或是輕佻或是涼薄的大明星完全不同。他開始有血有肉,變得十分真實了。

一切的變化,源於這個四歲半的小奶娃。

這種想法也就一瞬的事,小劉很快就如臨大敵,警惕的看着秦樂樂。

她甚至主動幫忙。

「你也太沒有教養了,見到你的兄長都不叫人的嗎?」

秦樂樂鼓著臉,不滿的挪開目光,去看這個年輕的助理。

才看了一眼,秦樂樂就驚訝的說,「大姐姐,你都有小寶寶了,為什麼還要穿這麼高的鞋子?」

小劉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秦安眯起眼,目光從秦樂樂身上逡巡到小劉身上。

小劉慌忙解釋。

「安哥,你別聽她胡說,我沒懷疑,你是知道的,我連男朋友都沒有!」

小劉是沒男朋友,但秦安卻記得,有一次自己參加酒會,有個導演看上了小劉,試圖動手動腳,還是他將人攔下來了。

後來,他偶然撞見經紀人勸小劉跟那個導演。

年紀輕輕,模樣不差,有學歷,跟一個有老婆的導演?

秦安當時直接和經紀人劉蓓吵起來了。

兩人不歡而散,小劉事後主動找他道謝,還說決定不會做那種見不光的事情。

明明是一年前的事情,秦安這會卻想起來了。

不著痕迹的打量小劉的穿着和佩戴的手勢,越發心驚。

小劉很難堪,沖着秦樂樂吼。

「哪來的小破孩?亂說什麼?有媽生沒媽教嗎?」

她完全忘記,秦安和秦樂樂是同一個媽。

秦安立馬沉下臉。

「你最清楚明白你在說什麼?」

小劉一怔,立馬委屈得紅了眼,小聲的啜泣。

「安哥,我是為你好,你不要被這種小騙子騙了,她騙了平哥,還要來騙你!」

楊煙饒有興緻的欣賞這出鬧劇,沒有插手的打算。

小奶娃卻受不了。

「你叫誰平葛格?那是樂樂的大葛格,不允你叫!」

小劉更委屈了。

「一個小孩子也能指責我,憑什麼?」

秦樂樂撇嘴。

「樂樂都沒哭,你一個大人還哭哭,不要臉,羞羞!」

小劉更覺難看了。

然而,小奶娃的下一句話讓她心涼。

「大姐姐,你命官凹陷低平,子女緣薄,不出意外,你這輩子就這一個孩子,你不要動不動生氣啦,要是傷到寶寶,就不好了。」

小劉跺腳。

「都說了,我沒懷孕!」

她不由自主的去計算了日期,越發的心驚,惱羞成怒之下,直接推了小奶娃一把,跑出去了。

莫名其妙被推,小奶娃不幹了。

她噘著嘴,鬱悶道,「樂樂大師不和懷孕的人計較。」

小奶娃斜眼瞪着秦安。

「可她是大廢物的助理,我要找大廢物討回來!」

話音才落,秦安都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小奶娃就到了跟前,直接伸出小腳腳,在他的皮鞋上踩了踩,還碾了下。

一個四歲半的小奶娃能有多重?力道能有多大?

很重,力道很大!

秦安冷汗直流,鑽心的痛楚讓他白了臉,說不出話來。

秦樂樂這才滿意的收回小腳腳,來到楊煙的身邊,扯了扯她的手。

「姨姨,樂樂餓餓,樂樂要吃飯飯~」

語氣很奶,也很甜,和面對秦安時完全不一樣。

努力維持身為藝人的形象,秦安勉強擠出一絲笑容。

「楊總,請坐,我已經叫好餐了,您看看您還有什麼想點的。」

楊煙直接將菜單遞給秦樂樂。

「樂樂你點吧,點你喜歡的就行,不用管我。」

「姨姨你真好。」

秦樂樂美滋滋的親了楊煙一口,噼里啪啦點了好多。

期間,她還故意斜着眼睛看秦安,奶乎乎又兇巴巴的說,「樂樂專門點你不喜歡吃的,氣死你!」

秦安沒忍住。

「吃這麼多,你是豬嗎?」

小奶娃暴跳如雷。

「樂樂不是豬,你才是豬,大笨豬!」 神秘勢力有幾個人駕駛,幾台機甲人進入暴風雨中。查看人是不是死了,以免沒死暴露更多信息出去。

「聶瑜夏」滿身是血,下半身被壓在飛行器殘骸。大雨紛飛狂風施虐,僵硬的手點開學院網路錄製視頻。有強烈生存希望,不想無辜死在外面。

神秘勢力的機甲人來到墜毀現場,見到他還活著,架起炮台和機關槍對準「聶瑜夏」,等待命令下來動手人道毀滅。

「聶瑜夏」望著前來的機器人,表露出痛苦和不甘,手將錄製視頻發送給楚莜露。

神秘勢力內部截取到「聶瑜夏」發出的網路信號,不妙通知下屬道「可惡,居然通風報信。盡量把他帶回來,我要活的。」

「聶瑜夏」為了保命,賭一把,也是為了等待其他人救援,弱弱道「你們不能殺我,我可是魔神組織的人,要是殺了我,組織一定為我討回公道。」

機甲人手指凸出一細小針,走到「聶瑜夏」面前,抓起他的手用針對準。

「聶瑜夏」手被抓住牽扯身體傷引發疼痛,驚恐萬分望著機甲人針紮下來道「不要,放過我,你們要是真敢對我做出……」

機甲人直接下針,不想聽牢騷的話。其他機器人清理殘骸,不能留下大量痕迹。

……

聶瑜夏坐在雪山一個洞中,看著妮鈴投影過來的影像。剛才的替身,簡直模仿一個人非常生動,就是與他不符合。

嫣曦投影做著菜,香味卻飄滿雪山洞。這又是哪一種技術,能將真實味道傳達過來,抽油煙機進化版嗎?

滑動觀看妮鈴創建的文件夾,一堆剛才勢力詳細信息,三線操作聊天道「好牛逼啊!那個替身,你是從哪裡弄來的,給我整幾個備用。」

嫣曦嘗試湯的味道,把一些晚放食材放下去混合,道「珍惜物品,不是你想要就能拿到的。安心等著吃飯,不要亂想其他事情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