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人跟徐寧認識?董雙心中一愣,猶豫了片刻,還是開口道:「這事我也不太清楚,大概是徐教頭公務繁忙在宮中當值。」

「既然如此,恕在下冒昧打擾了。」孫安又一抱拳,笑了笑道:「在下有要事在身,先行離開一步,以後若是在江湖上有緣碰到兄弟再來一敘。」

董雙本來還想說些什麼,最終還是欲言又止,只是抱拳回了個禮。

看着孫安扶起孫英,漸漸走遠了,董雙也有些後悔。

其實,他這次原本是想收下孫安這員大將的。

從孫安現在的情況來看,他不僅還沒有投奔田虎,而且一直在江湖上漂泊。

自己只要拋出橄欖枝,他沒有理由拒絕。

但是這個孫安的話疑點太多,沒說上兩句就要離開,和他豪爽的性格完全不搭邊。

因此,董雙有些懷疑這個人的身份。

最終,自己還是決定放棄把真實身份告訴這個孫安,畢竟這段時間內,在這京城絕不能出任何事! 急速飛車,很快後面那輛車就被甩的無影無蹤了。

「他派人跟蹤我,無非是想看我是不是還跟新生那邊有往來。」轉回頭來,蘇韻瞭然的說道。

「嗯?」司耀挑高眉梢,「你答應他不去新生了?」

「我什麼都沒答應,但他也許覺得,自己已經說服我了。」

她其實什麼都沒承諾,只不過洛遠航以為他的那番蹩腳的謊言又一次成功忽悠了她。

反正以前每一次都是一樣,又不是第一次了,他早已經駕輕就熟。

只是他不知道,以前的蘇韻給了他足夠的信任,但當她親眼看到他的背叛和出.軌,看到他和江時薇的苟且,所有的信任已經崩塌,又怎麼還會相信他的一句話一個字。

「那你打算怎麼做?」

沒有干涉她的決定,司耀饒有興趣,他甚至有那麼點兒好奇,她會以怎樣的方式反擊。

坦白說,姓洛的那個渣男傷害了她,他原本就打算替她討回公道的,但現在看來,他的妻子,並不完全需要他的保護,她有她自己的方式。

蘇韻平靜的看著前方,「他要開一個記者招待會,讓我把所有的責任都攬上。」

「哦?」同樣平靜無波的聲音,然而司耀的眼底卻逸出一抹冷光,「什麼時間?」

「他沒說,但是我猜不是明天,就是今天晚上。」

「為什麼?」

「因為他迫不及待。」

偏過頭,蘇韻看著他的臉,「昨晚的事不但讓他丟盡了顏面,更讓微瀾的名聲受損,他不可能有耐心繼續等。更何況組委會那邊也在調查,這件事必須儘快有個結果。」

「你打算承認?」

雖然這樣問,司耀並不覺得她會這麼聽話。

「除非我瘋了。」蘇韻一字一頓的說,「我要連本帶利,把所有屬於我的,都給討回來。」

司耀眼前的這張小臉,一如記憶中那般恬淡,她是美的,不是那種讓人一眼驚艷,卻是越看越捨不得移開眼睛,越看越覺得美入心脾,忍不住想要放在掌心好好呵寵的。

隨手撩開她耳邊的碎發,他溫聲道,「如果需要,隨時找我。」

極簡單的幾個字,卻讓蘇韻的心裡暖暖的。

和洛遠航在一起的這幾年,她習慣了什麼都靠自己。

他忙,要創業要應酬,要做生意要開拓市場,所以沒時間陪她吃飯,沒時間陪她看電影,甚至沒時間好好聽她說會兒話,除了在新品研究和出成果的那些天,能感受到他的一絲溫情,其他時刻,她甚至覺得自己還不如公司里的其他員工。

稍有點小抱怨,他就說她應該大度,應該理解,不應該無理取鬧。

後來慢慢的,她就習慣了。

這會兒聽到司耀說這句話,她眼眶熱熱的。

自然而然的就靠在了他的肩頭,「我會的。」

沒想到她會主動靠上來,司耀微怔,耳邊又傳來她輕聲細語,唇角瞬時揚的高高的。

「我們現在去哪兒?」

偎在他的懷中,心情出奇的平靜,蘇韻輕聲問道。

「去吃飯吧。」他說,「你還沒吃東西?」

「你怎麼知道?」

蘇韻很詫異,他在她身上裝了監視器嗎?

彷彿猜到了她在想什麼,司耀笑出聲,「我可沒有監視跟蹤的變.態嗜好,人長眼睛會看,長耳朵會聽的!」

手指突然戳了戳她的肚子,蘇韻吃癢的閃躲了下,才發覺自己的肚子已經餓得咕咕叫了。

——

司耀帶她到了半山的空中花園餐廳。

這家餐廳在本市很有名,不僅因為設計獨特,觀景一流。

在這個西餐就代表「高檔」的主流群中,這家餐廳主打中餐,並且請了八大菜系的高級主廚,這樣,不管你喜歡什麼口味,都能找到合適你的那一款。

當然了,價格也是非常的昂貴,不是一般的人可以享用起的。

即便是這樣,位子也常常需要等上很久,有些位子甚至是某些人的專座,譬如——

看向坐在自己對面,優雅接過菜單,轉手又遞給她的男人,從他們的車子一開進來,就有人一路接待,恐怕是早就定好了呢。

「你點。」他說。

「小姐喜歡什麼菜系,我們有專門的菜單可以供您選擇。」一旁的服務生殷勤的招待。

蘇韻想了想,「粵菜吧。」

接著又抬眸看向司耀,「你吃得慣嗎?」

「我都可以!」他不以為然的說。

倒是不算太挑食,蘇韻看著菜單,上面的價格讓人咋舌。

知道貴,但沒想到這麼貴,雖說不用她付錢,但看著還真的有點肉痛的。

「怎麼?」

見她遲遲沒有動靜,司耀疑問的眼神投過來。

「沒什麼,我有點選擇恐懼症。」她半開玩笑的說,不過一時的確沒想好點什麼。

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司耀看向服務生,「先把你們這裡粵菜的幾個招牌上了,其他的,她慢慢看。」

「好的!」

服務生很快就去下單了,蘇韻從善如流。

他點了也好,省的她糾結,直接合上菜單放一邊,不用去看上面駭人的數字。

她倒也不是多窮,只是鮮少出來這樣享受一下,而洛遠航常給她灌輸的就是創業期要節儉,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習慣,真是一個很可怕的東西!

上菜的速度挺快的,說起來也沒多長時間,但剛吃上第一口,她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屏幕上閃爍的是爾妍的名字,她用抱歉的眼神看了一眼司耀,拿起電話按了接聽。

「韻姐,我請假了。」武爾妍直接了當的說。

「他批了?」聽著電話那邊聲音還挺愉悅,她猜測道。

「批了!批的可痛快了!韻姐你猜的沒錯,他現在估計巴不得我離得遠遠的,聽說我要去旅遊散心,還讓我多玩幾天。韻姐,他這是憋著壞呢!」

「我知道。」

爾妍的聲音挺大,估計司耀都能聽得見,她尷尬的乾咳了兩聲,「那你就去好好玩,玩得開心一點。」

「這時候我哪能有什麼心思玩啊,韻姐你真的不用我留在這裡幫你?萬一他要是往你身上潑髒水,我怎麼也是個證人啊!」。 富江聞聲猛地站起,偏頭看向後方。

是柯南一行人。

他們大概是從湯田那裡得到了真夜是殺手的消息,並且知道了自己已經先一步來到了湯田和真夜的匯合地點,擔心出什麼事所以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

「你,你沒事?」小五郎先是詫異,隨後恍然。

眼前的高大男人可是能輕易避開小蘭踢擊的高手。

有著這樣的實力再加上有了防備,在殺手手下自保是沒什麼問題的。

「真夜呢?」柯南匆匆忙忙的問道。

富江讓開身體,指了指地上昏迷的女人。

柯南瞳孔一縮,這可是職業殺手啊,居然就這麼被他輕易解決了?

他看上去都沒受傷的樣子…真可疑啊,一個前美術館的工作人員可能有這樣的實力嗎?

再加上之前列車上對方知道炸彈的存在,這個傢伙果然很可疑。

察覺到柯南那毫不掩飾的懷疑視線,富江皺了皺眉。

他接下來不會被柯學意志肅清掉吧?就像原著的龍舌蘭一樣,碎的稀爛,只剩個黑皮鞋。

「我從湯田那得知她是個殺手。」富江用下巴指了指真夜,「因為擔心她襲擊你們,就先下手為強了。」

聽到沒柯南,我可是個好人,不是什麼酒廠人!

「那樣很危險誒,你這小子怎麼…」小五郎揉了揉頭髮。

他和富江並不算熟悉,但緣分這東西誰說的清呢,短短的一個月內先後碰上了三次。

而且富江還為了他冒險,之前也是聽說他可能會被逃犯襲擊才纏上來的。

他在圖什麼?難道是圖我這個名偵探?

嗯!?

毛利小五郎瞳孔一縮,靠,這小子不會是饞我女兒身子吧?

很有可能啊!

他的目光帶上了審視,「富江,嗯,我就這麼稱呼你吧,我很好奇,你為什麼願意為我做這麼多呢?」

「您是蘭小姐的父親。」富江揉了揉手腕,「而蘭小姐和我失蹤的青梅竹馬很像。」

好小子!果然是饞我女兒身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