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

「Lin!」

「我的天哪!」

「砰!」

大門被推開。

一位穿著高跟鞋,個子比林藝卯還高一點的女人沖了進來!

「OMG!真的是你!Lin!」女人捂著嘴,湛藍色的瞳孔微微收縮:「我在音樂房就聽到了有人發現你出現在公司的消息!」

林藝卯看著眼前身材高大,卻非常勻稱的女人有些驚訝:「泰勒?」

「你認識我?」泰勒斯威夫特放開捂住紅唇的手,驚喜道。

「當然。」

這位同樣自創自唱的「才女」,在歌謠界很少有人不認識。

十六歲出道,憑著非凡的天賦和驚人的才氣,憑藉著個人的首張專輯《TaylorSwift》登上了當年的美國公告牌專輯榜第十九位!

直至今日,她的成績每年都在以驚人的速度提升。就在今年舉行的第五十二屆格萊美頒獎典禮上,她獲得了8項提名,並最終獲得年度最佳專輯、最佳鄉村女歌手、最佳鄉村歌曲和最佳鄉村專輯4個獎項!

而且長得還非常漂亮,尤其是那雙湛藍的眼瞳,如同大海一般清澈。

這樣的歌手林藝卯怎麼能不認識?

「我太喜歡你的歌了!一直想要跟你認識認識!比想象中要帥氣得多!」泰勒一把抓住他的手,使勁晃了晃。

她對音樂的熱愛有些超出想象。

……

泰勒的熱情反而叫林藝卯有些不適應。

這麼大個明星弄得跟個追星的小女生似的。看了看泰勒的身高……

好吧,大女生。

「非常感謝你喜歡我的歌,實際上。我也非常喜歡你的歌,我認為你唱歌的樣子非常有靈性。」林藝卯誇讚道。

「歐!我也看過你的MV和一次錄製的現場,你的唱功和舞台表現力真的都非常棒!有空一定要教一教你那個吉他的彈奏方法!」

「哪裡哪裡,泰勒你才是……」

「夠了!」

一旁的克萊爾終於忍不住打斷了兩人的商業互吹,太噁心了!

泰勒聽到聲音,看了過去,然後又跑到克萊爾面前抓住她的手:「克萊爾!你怎麼在這裡?」

克萊爾有些無奈:「你到現在才看到我嗎?」

作為一個蕾絲,之前可是把泰勒當做了獵艷對象,可是獵著獵著,兩人成了很好的姐妹……

「當然,Lin實在是太耀眼了!」這女人說話很老實,一聽就知道是鋼鐵直女了。

克萊爾無奈的搖著頭:「恭喜你,Lin,這是你來美國認識的第一位粉絲。」

【還真是我的粉絲啊?】

林藝卯微微張著嘴。

「當然,等等我,Lin!你一定要在專輯上幫我簽上你的名字!」

說完,泰勒又風風火火的跑了出去……

「她在公司有自己的工作室。」克萊爾聳了聳肩:「怎麼樣,嚇一跳吧?」

「何止是嚇一跳……」林藝卯拍了拍胸口,他擔心的是,如果以後的粉絲都像泰勒一樣熱情,那該怎麼辦啊……

乘著泰勒不在這段時間,林藝卯跟樂隊的四人做了簡單的了解。

那個年齡較大的絡腮鬍叫——歐內斯特·貝文,二十九歲,擔任鼓手。那名黑人同樣二十九歲,名叫馬庫斯·馬蒂森,是隊伍里的貝斯手。另外兩個比較年輕一位二十一歲,一位二十二歲,分別叫菲恩·哈德森和馬丁·盧克斯,是隊伍里的吉他手和鍵盤手……他們的身高也都在一米八左右。

隨即,林藝卯請他們單獨以及合奏表演了兩段。最終很滿意的敲定下來。

《sugar》的伴奏難度不是特別高,他們完全可以勝任,再說有自己這個樂器全能王在這兒,隨時可以代替任何一個人。

就這樣,一個臨時的樂隊組成了。

…………

「要在這兒等她嗎?」克萊爾等四人走了,問林藝卯道。

「隨意……」

「那就等吧,這個女孩性子可倔了。」

林藝卯點頭,看到旁邊有架鋼琴,想起昨天晚上樸素妍給他發的照片,突然覺得有些手癢。

閑著也是閑著。

林藝卯坐了上去。

1155665,4433221~

……

……

簡單的在鋼琴上敲著。

「你彈的什麼?」克萊爾走過來問道。

「小星星啊,你沒聽過嗎?」

「沒有……」

「呵,沒有童年的可憐人。」林藝卯繼續單手在上面敲著。

…………

「你就只會彈這個?」克萊爾不屑道。

林藝卯看了她一眼,然後換了一個節奏。

1231~1231~345~345~

「這又是什麼?」

「TwoTiger」

……

「能不能換厲害一點的?」

「厲害一點的?」林藝卯想了想,然後雙手撫上琴鍵,氣質莊嚴肅穆!

眼睛一道精光閃過。雙手抬起,然後猛的按下!

「噔噔噔噔——」

「噔噔噔噔——」

如同被死神扼住喉嚨一般,一股緊張的氛圍瞬間被營造出來。

貝多芬大師的《命運》!

十指如同精靈一般在黑白鍵上飛舞,

鋼琴聲開始述說著命運的跌宕起伏,邪惡的降臨使得氛圍變得沉重,不甘屈服的人們拿起手中的武器開始抗爭!有時兇惡的命運佔了上風,有時英雄的聲音威嚴而凜然!

忽然,畫面一轉,年輕時的英雄們跟隨著父母、朋友、情人過著幸福而安寧的生活。受到國王的號召,年輕的英雄們莊嚴的宣示,誓要讓侵略自己家園的惡魔們付出血的代價!

「噔噔噔噔————」

戰鬥還在繼續,生!或者死!這是英雄們為抗擊命運的最後一次搏鬥!

「轟!」

隨著最後一名敵人倒下,英雄扒出手中的長劍,指著天空。太陽衝破烏雲!英雄們凱旋而歸!

「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

「熱烈」的兩道掌聲響起。

「天吶!Lin!我要學鋼琴!」黃鸝鳥兒的聲音響起。

林藝卯回頭,只見泰勒站在身後,一張專輯和一張黑膠被她夾在腋下,激動的鼓著掌。

林藝卯點頭致謝。

雖然不如那些真正的鋼琴大師,但他的水平也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

「Lin,你教我鋼琴好不好?」泰勒鼓著掌撲了過來,像一隻長著金髮的海豹。

「那吉他……」

「吉他我也要學!」

【你特么什麼都想學!】

………………

【三更】 聽到葉無垢這話,眾人是激動萬分,對蘇七鋒攻擊的壓力也更強悍了。

不過他們狂暴的攻勢也僅僅只是維持了兩分鐘。

接著,這些人的眉頭都逐漸的皺了起來,一個個面色也變得格外的凝重。

表面上來看,他們現在佔據了上風,可以說是壓著蘇七鋒在打,好像也不能要非常狼狽的樣子,可實際上真正在其中的人,才會感受到蘇七鋒的那份遊刃有餘。

他們每一次好像都只差一點點就能夠攻擊到蘇七鋒,給蘇七鋒帶來巨大的傷害。

可是,每一次都只差一點點。

就一點點的距離!

但是,蘇七鋒偏偏能夠恰到好處的躲開他們的攻擊!

而蘇七鋒自己的攻勢反而是弱了許多,沒有開始的那麼犀利,漸漸的他們似乎都明白了過來蘇七鋒車是在故意放水。

為的就是想要徹底了解他們的整個身法,整個卸力方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