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人偶·霜凍距離自己越來越近。

冷月兮的嘴唇已經一片霜白。

臉上更是沒有絲毫的血色。

看起來體溫已經失衡。

可即便如此,冷月兮依舊呢喃出聲,「不知道在契約空間的你能不能夠聽到。」

「我這輩子最幸福的事情,便是能夠和你締結靈魂契約!」

「只是我終究沒能夠帶你領略巔峰的風景。」

「如果有來世,你轉生為人,那麼我願意成為人偶,守護在你的身邊。」

「因為你是我的……」

正當冷月兮強忍著冷氣呢喃出聲之時。

轟!

只聽一道震耳欲聾的聲音響起。

冷月兮背後的冰牆瞬間崩塌。

滔天黑炎瞬間從破碎的冰牆中沖了進來。

隨後。

只看到一個個身穿漆黑教袍的女人一字排開!

朝著冰牆之內走了進來。

此刻!

便是魔偶教會第一次登場的時間! 「沒必要?呵呵。。」

「千葉,別扯開話題了,行嗎?」

「告訴我!那些所謂的副本到底是什麼東西?!」

「【暗黑界】到底是因為什麼才會發現忍界的?」

「在擊退了【暗黑界】之後,忍界是不是又要被別的世界侵略?」

「包括【暗黑界】在內,那些異世界勢力到底把忍界當成什麼了?」

「【暗黑界】,接在這場侵略當中又承擔了什麼樣的角色?」

。。。

沉默,千手柱間的突然爆發嚇了千葉一條,不過他是個有禮貌的人,在別人說話的時候能夠一直保持著沉默。

不過千手柱間現在的舉動可是說明了很多事情啊。

千葉一直都在懷疑千手柱間和宇智波斑之間的關係,這兩個人是忍界當前最強的強者,超出所有人不止一個檔次,而且二人之間的命運都如此的相似,少年時期渴望創造和平的夢想,在兩人齊心協力之下,終於在中年時期實現了。

然後就是悲劇的開始,嗎?

穿越過來多年,千葉研究的最深的並非自己的系統,而是這個世界的歷史。

小時候看書發獃並不是因為看的懵圈想睡覺,恰恰相反,他是看得太入迷了。

入迷到發現這個世界的軌跡並非記憶中的那樣。

羽衣一族並沒有出現在歷史的名冊中,木葉建立之前,站在忍界巔峰的是三個家族。

千手,宇智波,旋渦。

日向從來都沒有和宇智波平起平坐過,他們是混貴族圈的,並不混忍者圈,日向之所以加入木葉的原因是火之國大名,這位大名強制性命令日向一族加入木葉。

日向一族就像是一條狗一樣,非常聽話,在牧野家主死亡之後就開始整族搬遷到了木葉。

大名憑什麼這麼強勢?

千葉根據這個到處查找相關的資料,不過和他預想中的一樣,他並沒有找到。

不過他找到了記載了千年之前部分歷史的書籍。

上面寫的是祖之國統一了忍界,然後因為國家供奉的卯之女神突然被人封印,一場災難席捲了整個忍界,天崩地裂之下,六道仙人橫空出世,他解決了這場災難,將四散而逃的民眾聚攏在了一起,重新建立了秩序。

這個世界出現了BUG,完全崩壞了,世界走向和千葉知道的完全不一樣。

不過這就是忍界千年前的歷史,千年來無數人都在緬懷卯之女神,他們並不認為女神還能復活,千年的時光足以磨滅任何生物,他們只能通過祭拜來紀念這位曾經幫助他們締造了和平的神明。

包括木葉的民眾們也是一樣,每年都會在一個固定的日子裡祭拜卯之女神和六道仙人,感激他們將忍界從水深火熱之中拯救出來。

千葉也參與過祭拜活動,他最初還幻想過,他穿越的或許是一個平行世界,因為卯之女神人眾皆知,所以某位斑大人不會被人欺騙,沒有所謂的月之眼計劃,未來不會發生戰爭,木葉也不會被一個眼睛里有圈的人毀滅。

但是絕出現了。

系統的第二個玩家就是絕。

這個本應在數十年後才會出現的角色竟然現在就登場了,而且是在千手柱間的葬禮那一天,和宇智波斑同時出現的。

他們可能是來觀禮的,千手柱間的葬禮結束后就走了,所以他們才會出現在淺間山,千葉當時是這麼說服自己的,不過過了一夜之後,他就清醒了過來。

宇智波斑現在確實可能會出現,但是。。。黑絕呢?

他憑什麼這時候出來啊!

斑還沒開眼呢!

於是千葉就開始針對宇智波斑修改了副本,可以加強了迷宮的心理暗示功能,準備從他的身上獲取情報。

雖然一開始並沒有得到任何信息,那個時候的宇智波斑太虛弱了,並沒有四戰時期的實力。

但是沒有關係,GM是可以隨時調整遊戲數據的,千葉終究得到了他想要的的結果,他以【暗之指名者】的身份在宇智波斑的嘴裡掏出了不少東西。

就比如卯之女神確實是因為災難死去了,她所創建的和平和她一同死去,六道仙人終結了災難之後,草草地建立了忍宗之後就消失了,和平跟隨著六道仙人的腳步,一同消失,接下來的一千年一直在戰爭的陰雲下流逝。

持續上千年的戰亂誕生了一個生物,那就是絕,千年來因為戰亂,忍界死掉了太多的人,這些人的怨念成百上千年的積累下來,誕生了一個名為黑絕的怪物。

出生於怨念的黑絕天生知曉一個忍術,無限月讀之術。

這是一個只有輪迴眼才能施展的忍術,而輪迴眼是傳說中千年前的那位六道仙人的眼睛,六道仙人早就消失了,這個世界再也沒有了輪迴眼,無限月讀之術根本就沒有實現的可能。

當時宇智波斑就是這麼回答絕的,他一開始並不認為無限月讀之術能夠創造出真正的和平。

不過黑絕後來的一句話,將月之眼計劃成功地種進了斑的腦子裡。

六道仙人留下了兩道血脈,千手和宇智波就是這兩道血脈的承載著,為了證明這一點,斑親自去了一趟宇智波的族地——南賀神社,在那裡,他證實了這個情報的真實性,於是他開始答應了和絕締造盟約,成為共同的盟友,不過在這個聯盟中,宇智波斑佔據絕對的主導權罷了。

不過這兩人現在已經崩了,時間就在不久前,宇智波斑通關【迷宮之門】之前。

宇智波一族的命運千葉就知道這些,他現在想知道千手一族的命運是什麼,同為站在忍界巔峰的忍族,他們手裡不可能幹乾淨凈,千手柱間也不可能那麼單純。

畢竟在他的記憶里,千手柱間在終結谷『殺死』宇智波斑的那一刻,他就算是黑化了。

為了木葉,他可以無所不用其極。

所以,現在千葉並不想簡簡單單地回答他的問題。

因為這個人,似乎,有點危險。

————————

PS:小小地修改了一下第二十五章,相信到了現在,應該沒幾個人不知道我是魔改了原劇情吧。

畢竟我選的是一戰時期,這個時間點太靠前了,原著里的角色都出不來,所以我乾脆就魔改了劇情,有沒有人能夠猜出我是靠啥魔改的么,答案還是在卡片里,兩張卡,很簡單就能猜到的,有猜對的上架後有加更哦。

上次猜對了那兩個副本的讀者是徐子羽,我一直記著呢。

不過今晚先到這裡,明天白天更下一章,不想挨領導罵了。狗頭 「爸爸,媽媽呢。」兮兮左右查看起來。

「媽媽今天累了,睡了,不要去吵醒媽媽,好不好。」姜天說道。

兮兮重重的點點頭說道:「好,爸爸,你去打了欺負媽媽的壞蛋了嗎?」

「打了,敢欺負媽媽,天王老子也得打,你爸爸剛才暴打了對方一頓,爸爸厲不厲害。」姜天說道。

「爸爸厲害。」兮兮拍着手說道:「以後兮兮也要像爸爸這樣厲害,誰要是敢欺負媽媽,兮兮就打他。」

「好,兮兮要好好練武,將來好厲害好厲害,保護爸爸和媽媽。」姜天說道。

兮兮高興的重重的點了點頭。

葉曦這一睡,直接睡到了晚上七八點鐘,緩緩睜開雙眼的葉曦,嚇了一大跳,連忙翻身而起,看了一眼時間,揉了揉腦袋,穿好衣服,便下號樓。

「媽媽。」

一下樓,發現一屋子人都坐在客廳看着電視,聽到動靜,都注意到他,兮兮清脆的先生頓時響了起來。

「兮兮。」葉曦一把抱起兮兮,朝着姜天走了過去說道:「你怎麼不叫醒我,這都幾點了。」

「你這不是難得好好睡一覺,叫醒你幹什麼?睡得怎麼樣了。」姜天笑着說道:「還在為今天的事情擔憂。」

葉曦點點頭說道:「嗯,你打了葉天,葉天畢竟是軍方的人,要是他上報軍方,會不會?」

「放心好了,你老公我厲害著了,就算是神州武相來了也沒事。」

「看把你能的。」葉曦一番白眼說道。

「呵呵呵。」

姜天當即微微一笑。

葉曦嘆息一聲,說道:「這一次我怎麼也沒有想到爺爺會這樣,五年了,還不肯原諒我。」

「老公,你說我真的做錯了嗎?」

「傻丫頭,不要胡思亂想,你要是做錯了,豈不是就沒有兮兮了,你捨得兮兮,再說了,我姜天的女人,從來沒有做錯兩個字。」姜天說道。

「老婆,你要是心裏真的過意不去,乾脆,我就出手,讓葉氏集團消失算了,免得看着煩心。」

對於葉家,姜天要不是看在葉曦的面子上,早就讓他們消失。

就葉家而言,姜天一句話的事情,數不清的勢力會為他辦到這一點。

「算了,再怎麼說他也是我葉曦的爺爺,以後不跟他們來往就是了。」葉曦說道:「不過我現在真的辭職了,你以後真的要養我了。」

「沒問題,我以後一定把你養得白白胖胖的,養成小豬豬。」姜天笑呵呵的說道。

葉曦朝着姜天身上就是一拳頭砸了過去,撅著個嘴說道:「誰是小豬豬,你才是小豬豬了,凈說瞎話。」

「好,好,我錯了還不行嗎?我老婆,那可是魔都第一美女,怎麼可能是小豬豬了。」姜天笑呵呵的說道。

「對了,你睡了一天了,還沒吃飯,我這就去給你拿出來。」姜天說着就轉身進入了廚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