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手掌上蘊含的可怕力量,隔世意境和先天真氣瞬間爆發。灰袍軍衛感覺自己的整個胸口都一瞬間塌了下去,腔內的五臟六腑盡數擠壓變形,噗…一頭血水仰天噴出,直接飛了出去,重重得砸落在地,血水染紅了身上的灰袍,驚恐看著廳堂中的身影。

另一位蟒盤衛的灰袍軍衛和雲騰鷹都看著,一動不動,不是他們不想出手救,而是紫色光芒籠罩下,層層壓力從四面八方壓的他們都行動遲緩,一身實力起碼削弱三成!再加上徐川速度太快,出手又太狠…

根本來不及救!

唰。

紫色光芒消散。

一切恢復如常,徐川依舊坐在座位上。廳堂中雲騰鷹和灰袍軍衛站著。

徐川看著他們二人。

「第二十,還有事?」

雲藤鷹臉色難看,嘴巴張了張,最終不發一語,轉身就走。

「把你們留下的垃圾也帶走。」

徐川一揮手。

咻,

地上掉落的儲物玉佩頓時飛射出去,灰袍軍衛連忙伸手接過,走出廳堂,灰袍軍衛看到一旁倒在地上痛苦呻吟的同伴,連忙走過去將其攙扶起來。

府上的護衛們則紛紛叫好,

蒙統領的眼神在這一刻似乎亮了亮。其身後的親衛更是心中暗驚,彷彿重新認識了面前的這位徐知府。

三世子一行三人氣勢洶洶而來,此刻卻狼狽不堪,一路走出府城。

到了城外,坐上飛舟,飛上天空。

「世子,世子,這徐川太無法無天目中無人了,竟敢對您出手…」完好的灰袍軍衛氣道。

「對我出手?他沒有。」雲騰鷹搖頭。

那灰袍軍衛氣道:「我們是您的人,對我們出手,就是打您的臉面啊。我們也是為您…」

雲騰鷹很稚嫩,一聽的確臉色漲紅,氣沖斗牛,但憋了半天,卻無奈說道:「我打不過他。」

「可以請州牧出手…」

「放屁!」

雲騰鷹猛地咆哮了,那軍衛頓時嚇了一跳。

雲騰鷹看著遠去的府城,臉色陰沉:「我爹的性格我了解,他不討厭我們張狂肆意,可最討厭我們吃虧就找他!那樣,他不僅不會幫我出頭,反而會狠狠責罵我!」

他見過,他見過齊州牧罵兄長的模樣。

他很怕。

齊州牧不是太護短,也不是不護短,他自有自己的一套教育後輩之法。

再者,徐川是先天榜第三!兒子吃了虧,老子出手教訓還不能殺了對方?這種小孩子過家家的事,齊州牧沒那個臉做!

「先天榜第三,不愧是第三,你回去告訴九夫人,這徐川談不攏,讓她另想轍吧。我就不過去見她了。」

雲騰鷹來時還不服,去時,服了,自己這第二十,在人家面前連出手的勇氣都沒有。

……

「徐大人不必再送,請回吧。我先前說的,還望徐大人好好考慮。」

府城城門口,徐川將蒙統領一路送出府城。

「一定。」徐川點頭。

蒙統領和親衛飛上戰車。

「統領,這徐川對您也很是尊敬,那般行事,更不像是個唯利是圖的小人,怎麼不答應加入我們龍騰衛。」那親衛已經不敢放肆了,提到徐川,都鄭重很多。

「可能是我們龍騰衛廟小吧,先天雙意境,一道還是陣法意境,一攻一守,相輔相成,這一屆先天第三,比我當初這個第二強。」蒙統領搖頭,像徐川別的手段,他也不在乎,可這兩點,卻足夠讓他重視了。

「廟小?」那親衛皺眉。先天雙意境,再厲害,也是先天。他們開出的條件夠好了。

蒙統領卻沉思著:

「僅僅是陣法意境還好…若是破陣一道達到殿堂級,那就真了不得了……我想到哪裡去了,當年陣法意境第三層次的雲月真人,天明子那些,金丹期破陣也就是勉強到殿堂級而已。大夏三萬六千陣,誰若破盡,那就是夏皇都要禮待了,要破三千才算殿堂,遠的很。」

蒙統領不去想了。且他也疑惑,徐川為什麼不願意加入龍騰衛?他給的條件,絕對算是優厚!

這一戰,很少人看到,可還是被千曉樓得到消息,悄然傳播開。徐川先天雙意境之名,算是真正在先天榜上站穩了。

不過他拒絕諸多軍衛,更將州牧府上一位大人物告上御史台的消息也不脛而走,後者還好,只當個逗樂子,而前者,尤其是婉拒龍騰衛蒙統領,一時眾多軍衛嘩然,都不知道這位先天第三在想什麼?難不成在等夏皇親詔?

夏皇,當然也有自己的親衛。

可親詔?已經過千年沒有過一回了。 鐵扇公主影響下,牛魔王也恢復了怒火,「妖族規矩,實力為尊,出手吧。敗了,她任我兒子處置,你,滾出此地,贏了,你說了算。」

孫離邁步,揮拳,前一刻還平平無奇,下一刻,風雲變色。

鐵扇公主也變色了,連連後退,這一擊,她擋不住。

牛魔王卻是有着火熱,大喝上前,「來得好。」

剎那間,便有無數交鋒,你來我往,不亦樂乎。

「哈哈,過癮。」戰過之後,雙方罷手,牛魔王大笑。

鐵扇公主也微微盈身,實力贏得尊重,這也是妖界不成文規矩。

「沒想到這偏僻之地,還有公子如今強者,是我們唐突了。」鐵扇公主道。

「與牛兄一戰,我也受益匪淺。」孫離說道。

「哈哈,兄弟客氣了,對了,兄弟貴姓?」

「孫離。」孫離想了下,這是他的名字,他也只是他,不再是那個大聖孫悟空。

「孫兄……」說着牛魔王愣住,曾經的孫大哥,都是姓孫嗎。

孫離的神通有些熟悉,卻也陌生。

現在他猛然想起了,好像有孫大哥的手段,也有鵬魔王的手段,但又都不像,完全陌生,他看不透。

狠勁搖頭,也許想多了吧。

此等強者,都有自己底牌,秘密,隨便能看透才不正常呢。

而到了這個地步,都有大道意境,有所相通,卻也正常。

猴子他們兩個,曾經的結義兄弟姐妹,一個身死道消,一個還被鎮壓着。

「孫兄,是老牛莽撞了,那混小子我知道,仗着我們名氣,喜歡胡鬧,孫兄家丫頭給他漲點記性也好。」

「孫兄見笑,就是羅剎女見孩子這麼小,還被欺負,藐視我們,我也是氣大了,這本也是我們妖族規矩,想來試試手。」

「不管怎樣,老牛這裏賠禮,先干為敬。」

「說出來孫兄可能不信,不知怎麼,我和孫兄特別投緣,這一戰更過癮,心裏暢快的很,我們不醉不休。」

喝多了,牛魔王藉著酒勁,又說起曾經的結義。

猴子做法他們不解,卻也不甘,想報仇,漫天神佛,誰也做不到。

鵬魔王下場,前車之鑒,只會白白送死。

都是心底深處的痛,憤懣,一朝傾訴發泄。

「不管怎樣,他們人多,強者更多,不要衝動。」孫離說道。

「我知道,所以這麼窩囊的活着,天下修者,雖然都害怕我們實力,卻都暗地裏嘲笑,結義兄弟,貪生怕死……呵呵,我不甘心啊,我老牛,從來就不怕死,只是什麼也做不了。」

「七大聖的傳說,我也知道,我相信你。」孫離輕嘆。

「多謝孫兄。」牛魔王喝着烈酒,「若早日結識孫兄,當年肯定是八魔王結拜,至於如今,呵呵,罷了,有空能來孫兄這裏討杯酒喝,老牛就知足了。」

「我這裏多是凡酒,若不嫌棄,隨時過來。」

「哈哈……好。」牛魔王大笑。

這一夜,酒氣衝天,有哭有笑。

這一夜,紅孩兒被他老爹揍哭了,小骨頭表示好心安慰,紅孩兒嘟著嘴,滿滿的幽怨。

牛魔王走了,孫離沒有多說什麼。

他只是孫離。

「師傅,你好厲害。」小骨頭更崇拜了。

「那可是妖界鼎鼎大名的牛魔王,平天大聖,與齊天大聖齊名呢。」小骨頭道,「師傅竟然和他戰平,小骨能感覺到,你們雖都未用兵器,未使殺招,師傅比他厲害呢。」

「師傅,你到底是誰?」

「我是你師傅。」

「可我師傅好帥,還天下無敵……不,天地無敵。」

「我徒弟就丟我的臉了。」孫離笑道,「大的打不過,只會欺負小孩子。」

「師傅討厭……」

孫離告訴了牛魔王,他喜歡低調,平淡。

牛魔王經過之前的事,表示很理解,他自己現在也龜縮一方,早已沒了當年七大聖時期的意氣風發。

那一戰,並沒有傳出,紫雲山,還是那個普通的紫雲山。

有幾個小妖佔據着,生活着。

「師傅,救我……」

「你又惹什麼事了。」

「師傅,這次真不是我。」小骨很委屈,「我就在山下城鎮遊玩,這幾個道士就要殺我,說要斬妖除魔。」

「讓你不好好修鍊,你若夠強,讓他們都跪着唱涼涼。」孫離說道。

「妖孽,你跑不掉的,速速受死。」

「哦?還有幾個妖孽,師兄,這次賺大了,妖怪老巢被我們找到了。」幾個男女衣着光鮮,踩着飛劍,很傲慢,很淡漠。

「殺了他們,積蓄功德,怕是到明年,我們就可以飛升仙界了。」

「那就快點,等下還有宴會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