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蒙面女魂師跟着小天這麼久了,肯定早就是小天的人了,這個牆角不能挖。

至於那個紫色頭髮的妹妹,雖然容貌不錯,但是似乎性格太過傳統了些,也不合素雲濤的偏好。

這個單身汪想來想去,最終把注意打到了女劍士夏洛特的身上。

……金髮,騎士,性格多半是介於御姐和女漢子之間,是素雲濤喜歡的類型!

於是,從第二天開始,素雲濤就開始了自己的脫單大業。

而這頭一天的晚上,自然是留給臭弟弟素雲天的。

當晚,素雲天沒有和林夢追雙修。

晚上八點左右,大哥素雲濤果然來敲門了。

等兄弟二人在房間中坐下,素雲濤開門見山地問道:「小天,你此番來武魂城,究竟是執行什麼任務?」

他並不知曉千仞雪的計劃,而且素雲濤一直認為,擁有天使武魂的弟弟,最好不要來武魂城這種卧虎藏龍之地。

萬一弟弟的武魂被斗羅殿的那位發現,怕是要被抓過去切片研究啊。

素雲天淡然道:「阿雪讓我拜比比東為師,然後幫她拉攏黃金一代,分化優秀的青年魂師。」

「什麼?!」

素雲濤瞬間不淡定了。

比比東就是如今的武魂殿教皇,那可不是一般人想見就見的,更何況是拜她為師?

然後還要拉攏黃金一代?

要知道,那黃金一代可是和比比東親近的很,胡列娜更是比比東的親傳弟子。

敢在武魂城挖教皇殿的牆角,是活膩了嘛?

素雲天伸手按了按,示意他冷靜。

「阿雪寫了封推薦信,能讓我直達天聽,見比比東一面。」

素雲濤雙眉緊皺,憂心忡忡,他發現自己做不到冷靜。

素雲天反倒是沒有太多的忐忑,與哥哥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哥,不用擔心。就算事情不成,我也有手段全身而退。」素雲天拍了拍大哥的肩膀,「淡定點,問題不大。」

素雲濤最終是滿心憂慮地走了。

素雲天關好門窗,一個人斜倚在沙發上,腦海里再一次回憶起當初南下之前,在太子府後花園裏與千仞雪的那番對話。

那是一個寒風凜冽的午夜,素雲天和千仞雪卻是仗着魂力修為深厚,不懼寒冷,坐在後花園湖心亭里一起飲宴。

當初,兩人就是在這裏對視許久,互生情愫。

如今素雲天南下在即,千仞雪於午夜為其設宴於此,算是臨別前的餞行。

千仞雪仍然頂着「雪清河」的那張臉,但是望向素雲天的目光,卻滿是溫柔。

「我已經幫你安排好了一切,到武魂城之後,立刻就去教皇殿,找比比東。」

千仞雪從魂導器中取出一份異常精美的捲軸,遞給了素雲天。

素雲天接過翻開,粗粗一看,不禁莞爾。

「阿雪,你讓我拜比比東為師啊?」

「不錯。」千仞雪點了點頭,自己給自己倒了杯乾邑白蘭地,端在嘴邊輕輕地抿著。

「比比東作為教皇,現在風頭正盛,有漸漸取代我們千家的勢頭。不客氣地說,如果沒有爺爺在斗羅殿鎮場子,現在的武魂殿,早就被比比東完全掌握了。」

「不論是黃金一代,還是別的青年魂師,他們只知道有教皇比比東,不知道有大供奉千道流,也不知道什麼聖女。」

千仞雪看得很透徹,但是很難發起對比比東的反擊。

她的關係、她的資源大部分都在天斗城,在武魂城的勢力很弱。

如今,有了一個才能、品性都堪信任的素雲天,千仞雪當然要儘快把他塞進武魂城去,讓他在武魂殿的青年才俊當中脫穎而出,甚至是讓素雲天成為青年魂師的領頭人。

唯有如此,才能從底層掌握武魂殿系統的魂師力量。而那些傑出的青年魂師,也將主宰魂師界的未來。

千仞雪想要的是一統天下、萬世太平,可不是做個孤家寡人。

素雲天把千仞雪的推薦信收了起來,有些猶豫:「阿雪,我可以聽你的,為你做事。但是你有沒有想過,在那之後呢?」

「在那之後,我應該也已經掌控了天斗帝國。」千仞雪的眼眸中有神采飛揚,「到了那時,我統帥大軍南下,你帶領魂師軍團,我們一起平滅星羅國,一統大陸。」

素雲天卻搖了搖頭:「我問的事情還要再往後。」

「什麼?」千仞雪有點迷糊了,還有什麼事情,能比一統天下更重要呢。

素雲天往千仞雪一側的長椅上坐過來,一伸手就握住了千仞雪微涼的小手。

「說個實在的,阿雪,我們什麼時候成親?」

素雲天決定直奔主題。

聽到這個問題,千仞雪卻是有些羞澀,連講話竟然也變得結結巴巴的:「你……你想……幹什麼?」

「我願意為你廓清四海、蕩平天下,但是治國平天下,是一個永遠在路上的事情,是打持久戰。我們不能為了這個,耽擱了終身大事啊。」素雲天微笑,「在我的家鄉,有一句俗話。」

「當上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

「所以,你打算什麼時候嫁給我?」

素雲天說得很慢,但是每一句都是擲地有聲,無比堅定。

彷彿迎娶千仞雪這件事,對他來說已經是既定的事實。

千仞雪瞬間倒吸了一口冷氣……然後忽然將酒杯里的白蘭地一飲而盡,重新恢復了倨傲模樣。

「我還沒答應以後跟你在一起呢。況且,待我成為天斗的皇帝,出嫁的人應該是你才對!到時候,你就是我的**了。」 孫羽呼喚賈靜雯發現她兩隻眼睛瞪得大大的,但是又毫無精神的盯着前面,看起來有點像是丟魂了,也可能是中了什麼陣法。

孫羽將賈靜雯拉了起來,用力拽着她向門口走去,賈靜雯非常機械的走着。

賈靜雯目前的狀態,很可能是她剛才看了屋裏的景象,被嚇到了,但不管怎麼說賈靜雯都是修士,所以她不可能被嚇丟魂,只是一時接受不了這場面被嚇迷了心智。

孫羽將賈靜雯帶到一個方便為她治療的位置,而後取出張凈心神咒符貼在他靈台穴,念誦道:「靈寶天尊,安慰身形。

護衛魂魄,五臟玄冥。

青龍白虎,隊仗紛紜。

朱雀玄武,侍衛身形,急急如律令!」

雖然現在孫羽的法力是大打折扣,但這凈心神咒是屬於比較基本的法咒,所以孫羽還是可以施展的。

靜心神咒念誦完畢之後,賈靜雯突然打了一個冷顫,而後指著剛剛的那間屋子,看樣子是想要喊叫。

孫羽見了賈靜雯的狀態,立即將她抱在懷裏,而後毫不猶豫的吻了上去。

其實孫羽並不是要趁人之危,因為賈靜雯剛剛被嚇迷了心智,身體缺少陽氣,這裏又是個屬陰的結界,如果不立即過給她陽氣的話,她可能會十分瘋狂的大喊大叫,那樣的話可能會招惹來很大的麻煩,甚至是兩個人今天都折在這裏!

過完了陽氣,賈靜雯安靜了下來,但是那嘴卻有點捨不得離開了!

孫羽見賈靜雯閉着眼睛,臉色微紅,睫毛都再微微顫抖,知道她是已經恢復了神志,立即把嘴拿開,同時感覺臉上火辣辣的十分難受。

賈靜雯臉一紅,不敢看孫羽的眼睛,但隨後又恢復了常態,道:「我們要不要先把這些精怪給滅了!」

「先不要打草驚蛇了,這些都是小角色,但是現在咱們的情況太尷尬了,還是先找出路出去再說吧!」

孫羽說這些話倒不是他怕了,而是因為現在這地方太詭異了,還是別做無謂的犧牲了,而且賈靜雯在身邊,孫羽不能讓她有一點閃失。

在這個小院裏還有幾個屋子,裏面也有些精怪在那裏忙碌著,當然了他們的工作,都是把今天進來的遊客分解掉!

沒辦法,孫羽和賈靜雯只能先離開了這小院,還好在這小院裏沒有見到和他們一起來探險的同學們。

突然,孫羽似乎聽見了一聲馬的嘶叫聲!

聞着聲音找過去,在小院外面,孫羽等人遇見了一隊抱着酒罈子的稻草人。

這些稻草人和農田裏的稻草人很像,只不過做工比普通稻草人要仔細了很多,就連臉上都是有眼睛有鼻子的。

這些稻草人都穿着衣服,所以看起來倒並不是那麼嚇人。

稻草人們抱着的小酒罈子上,都貼著玄魂字樣的紅紙,看樣子應該是這酒的商標。

孫羽看着這些稻草人突然想起了自己小時候的一個夢魔,自己和王麻桿去追那隻大兔子,而後來到了那個霧氣瀰漫的小村莊,在那裏遇見了那個老妖婆子黑婆婆。

在那個老妖婆子準備給自己開膛破肚時,就有這麼一個稻草人給她打下手,那個稻草人還用冷水潑自己哪!

「對了!稻草人!大白兔!這次的事怎麼感覺有點眼熟啊!難道兩者間是什麼聯繫!」

孫羽一邊想着心事,一邊向外走對去,鬼使神差的就走到了那隊稻草人的身後。

這隊稻草人走得是不急不慢非常穩當,看那樣子是生怕把懷裏得酒罈打破!

這些稻草人的智商都不太高,他們如同機械一般只知道服從簡單的命令,對於孫羽這種情況,他們只是忽略不見,而且估計像孫羽的這種情況輕易也不會發生的。

孫羽跟着這些稻草人向外走,賈靜雯和白茹也跟在他身後。

稻草人們來到了門口,就是這家嫂子農家院的大門口。

在院門口停著幾輛大車,趕車的牲口應該是馬,但眼睛是一團青色的火焰,馬蹄子上似乎也有清色的紋路。

馬車上都坐着車老闆,這些車夫都是紅髮,青面,看着和厲鬼很像。

每輛馬車前還有一個監工,這監工長得倒是和人很像,但是渾身上下透著一股陰氣,一看就不是活人。

孫羽仔細感覺了一下這些監工的厲鬼身上得氣息和地府那些鬼差倒是非常接近。

「難道這些人都是鬼差!」

孫羽只感到有些震驚,這鬼差怎麼跟這些害人的精怪混到一起去了啊!

孫羽一路走了過來,這些可能是鬼差的存在,也發現了孫羽,但是他們都選擇性的忽略了孫子的存在,根本不與他對視。

當孫羽走到這幾輛馬車的前方隊時,發現這嫂子農家院的老闆,那個中年女人居然也在這裏,而且還是在那裏和一個看似帶頭大哥的人胡侃。

這有氣質的人應該也是個鬼差,但他的衣服款式明顯和別的鬼差不同。

這人戴着烏紗帽,帽子上面有兩個小翅,應該是代表了官位。

看完了帽子,再看衣服,這人的衣服就更誇張了,他穿着綠色的官府,身下是紅褲子和官靴,看樣子是個小官,但應該也管着不少人。

這小官和普通的鬼差不同,也許是站得高度不一樣,看的角度也就不一樣。

當這小管見到孫羽時,是大驚失色,指著孫羽對那老闆娘說道:「這怎麼還有生人,他也是你的手下嗎,」

那老闆娘聞言,轉過身來見了孫羽也是吃驚,疑惑道:「怎麼還跑出來了三個,那瘟災的兔崽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