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聽到這裡之後,赫拉特里隊長簡直是高興壞了,是的,他沒有想到,谷幽蘭女士居然親自趕往前線,這對於自己來說,簡直是莫大的榮耀,他知道谷幽蘭跟自己的這樣一位會長大人,擁有著一種比較曖昧的關係,儘管現在兩個人並沒有公開承認,可是,他們之間的這種曖昧關係,明眼人一下子就可以看出來,在他們整個劍蘭同盟會之中,已經是一個人人皆知的事情。

因此,到後來,特里隊長得到這一個消息之後,自然顯得非常的激動。看上去,顯得誠惶誠恐,好像有些找不到北了,能夠得到谷幽蘭女士的鼎力相助,這對於他來說,不僅僅是能夠解決當前所面臨的問題,而且更是自己的莫大的榮耀。

在此之前,可以說正是由於這幾位湖南衛視在科技方面的支持,甚至完全可以說,直接奠定了他們劍蘭,同盟會方面,在軍事理論,軍事訓練方面的基礎,為他們劍蘭同盟會方面的軍事力量的根本性的發展,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

曾經的那一幕,應該說仍然深深地烙在了赫拉特里隊長的內心深處,當初,他們竟然同盟會方面的作戰部隊,戰鬥力非常差,紀律渙散,訓練缺乏,特別是他們的訓練,完全沒有系統,沒有規律,沒有條理,結果,雖然耗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時間,然而成效卻非常差。

在這種情況之下,谷幽蘭女士,通過幾次系統性的軍事訓練,將最現代的訓練理念,貫穿到了整個訓練過程之中,結果在經過這幾次訓練之後,無論是常規步兵,重複的裝甲兵團,還是遠程作戰兵團,綜合戰鬥力都得到了極大的提高,實現了質的飛躍,從而讓他們見了他們會重新打造了一支具有著極其強悍戰鬥力的綜合作戰部隊。

是的,那一幕,到目前為止,仍然讓赫拉特里隊長,永遠銘記在心,也可以說正是通過那幾次科學化的訓練,不用男女是在他們整個劍蘭同盟會中的地位,也是如日中天,在很大程度上甚至能夠跟他們的劉劍飛,會長大人比肩。

一次在這種情況之下,谷幽蘭女士在很大程度上也就相當於他們,劍蘭同盟會中的2號人物,現在,這一個2號人物,居然想要親臨前線,解決自己所面臨的技術問題,自然讓赫拉特里隊長,感到非常的高興,非常的幸運,而且簡直就是受寵若驚的感覺。

不過,畢竟,谷幽蘭女士地位懸殊,因此對於它的安全問題,自己必須進行充分的考慮,由於敵軍在該地區的防空火力,仍然沒有被徹底的清除,因此,赫拉特里隊長思之再三,最後決定,讓谷幽蘭女士,在一處完全在自己掌控範圍之內的地方,進行著陸,這樣的話,他也就比較有把握了。

――――――――――――――――――――――――――

不然的話,一旦真以為谷幽蘭副會長,再親自趕往前線,解決技術難題的過程之中,出現了什麼問題?有什麼好歹?那麼,他可無法向會長大人交代,會長大人跟谷幽蘭之間的曖昧關係,要知道,在整個劍蘭同盟會之中,已經成為了一個不是秘密的秘密。

終於,半個小時以後,谷幽蘭真的,乘坐一架直升機,抵達了前沿陣地,按照赫拉特里隊長,所指定的位置,進行著陸,自然而然的,安全性是不必考慮了,畢竟,好了,他的隊長經營很長的時間,已經導致相當大一片地區,清除掉了敵軍的防空力量。

隨後,赫拉特里隊長通過專門的,地面運輸裝甲,護送我又來,向著114高地行進二去,由於通往魷魚絲溝底的那一條道路,在此之前,赫拉特里隊長早就進行了清理,一次,在安全問題方面,那是絕對沒有問題的,對此,赫拉特里隊長也真的下了功夫,比較,這幾位谷幽蘭辜負領主的親自到來,也是讓他感到非常重視,比較,這一位姑娘,住在他們整個劍蘭同盟會當中,那可是僅次於,會長大人的,第二號人物,非同小可。

就這樣,那一位赫拉特里隊長,通過特種手段,用最為安全的方式,護送者歸來,終於抵達了114高地,谷幽蘭在抵達114高地之後,立刻對繳獲的那幾架遠程反坦克野戰炮,進行考察,要知道,在武器方面,他可是一個專家,造詣非常深,沒有花費太多的時間,谷幽蘭終於站起身來,然後,非常堅定的說道:「這個,根本沒有什麼,你按照我所說的去操作,完全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不用大驚小怪,沒什麼大不了的!」

―――――――――――――――――――――――――――

說到這裡之後,谷幽蘭立刻拿出了一張紙,然後,在上面寫下了幾行字,隨後歸來將這一張紙,交給了赫拉特里隊長,然後說道:「把這一張紙,交給你們的操作員,我想,他們完全可以我在這一張紙上面,所寫的這些內容,逐步的進行操作,然後,就會叫這一個問題迎刃而解!」

赫拉特里隊長聽了之後,不由得連連點頭,然後說道:「谷副領主,既然這樣,我想,你的使命已經完成了,現在,我就把你,重新護送回去吧,畢竟,在前線還是很危險的,一旦谷副領主在這裡有什麼三長兩短?出現了什麼意外?我可無法給我們的會長大人交代!」

谷幽蘭在聽了之後,轉過身來,審視了一下這一位赫拉特里隊長,然後,微微一笑,接著說道:「我說,尊敬的赫拉特里隊長,你說這句話,我可就不愛聽了,難道說,我谷幽蘭是貪生怕死之輩,我可告訴你,雖然我只是一個女流之輩,不過,如果單論作戰經驗,以及戰鬥的經歷,我可告訴你,雖然我只是一個女流之輩,不過,如果單論作戰經驗,以及戰鬥的經歷,我絲毫不比你們差,這時候來,由於我們劍蘭同盟會的工作需要,我這才在後勤方面工作,專門負責科技研發,不過說實話,對於前線方面的戰鬥,我一直非常關注,我想對於這一點,你應該非常清楚吧?」

赫拉特里隊長聽到這裡之後,自然聽出了這一位谷副領主話里的意思,看來,這一位谷副領主,還真的是一個巾幗英雄,居然在前線戰場上,能夠臨危不懼,真的令人佩服。

―――――――――――――――――――――――――――

另外,對於谷幽蘭的性格特點,其實,這一位赫拉特里隊長也是有所了解的,知道這一個女人,一旦決定了的事情,那麼,很難將其改變,與其勉強他改變決定,還不如順水推舟,暫時按照他的想法來行事吧。

想到這裡之後,赫拉特里隊長呵呵一笑,然後說道:「谷副領主,既然你這麼說,那麼,我也不好意思勉強你了,不過醜話說在前面,前沿陣地畢竟是非常危險的,一場大戰馬上就要開始,我是擔心谷副領主的安全,如果五茯苓豬實在不願意離開,那麼也必須,遵照我的要求,按照我的安排,在相對安全的地方進行觀戰,如果你不答應這個條件,那麼,我是不會同意讓你留下來的!」

聽到這裡之後,不用難抬起頭來,饒有興緻地看了一眼赫拉特里隊長,然後說道:「好啊,赫拉特里隊長,既然你已經尋找好了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那麼,我自然是恭敬不如從命,遠程攻擊部隊的手中,這些人,到目前為止,仍然,沒有傳統,這幾架敵軍的先進的遠程反裝甲武器的原理,現在,仍然在這裡琢磨,就按照你安排的去做吧,反正,我也沒有別的想法,只是想親眼看一看,你們在前線的戰鬥情況,僅此而已,僅此而已!」

赫拉特里隊長沉吟了半天,然後,沉聲說道:「好吧好吧,既然如此,那麼,男人,立刻請,我們到谷副領主,到那一片安全的區域,現在,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敵軍的增援作戰部隊,已經快要來到我們這裡了,一場大戰馬上就要開始!」

―――――――――――――――――――――――――――

隨後,後來特里隊長派遣了幾個人,護送著谷幽蘭,來到了距離這裡大約有三四千米的地方,那裡是一片叢林,位置比較高,這就是事實,是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一般的情況之下不會有什麼問題。

緊接著,後來特里隊長講剛才,谷幽蘭在那一張紙上所寫下的內容,送到了仍然在那裡進行研究琢磨的,遠程攻擊部隊的手中,這些人,到目前為止,仍然,沒有傳統,這幾架敵軍的先進的遠程反裝甲武器的原理,現在,仍然在這裡琢磨,不過他們知道,他們的谷副領主為了這一件事情已經來到了這裡,而且,已經給他們指出了正確的辦法,他們其實現在也正在等待著,等待著他們的這一位谷副領主給自己帶來了希望。

現在,當好拉拉隊隊長,寶歸來寫在那一張紙上的一些操作要領,就給他們之後,他們這才如同醍醐灌頂一般,恍然大悟,其實本來就是一層窗戶紙而已,不過在此之前,他們走了遠路,始終沒有想到這一點。

這是刺客,後來考慮隊長已經完全進入到了戰鬥狀態之中,他知道根據估計的時間,對方用不了多久,就會抵達這裡了,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必須事先做好充分的準備。

雖然他知道,對付敵軍的這種,機械化作戰部隊,必須要依靠那種反裝甲作戰武器,而且,讓他感到欣慰的是,谷副領主的到來,為自己及時的送來了關於那種,先進的,反坦克野戰炮,的使用方法要領,這可是解了他的燃眉之急。不過另一方面,他也知道,僅僅依靠這些遠程反裝甲作戰武器,恐怕是遠遠不夠的,現在,他應該再做一些其他的什麼事情,以加強對於敵軍的殺傷力。

。 只見妞妞的小手揮舞了起來,一道白光從她的手心裏冒了出來,旋即灑向那片肥沃的土地,頓時間就鋪上了彩色芳華。

像是七彩色的彩虹,光彩奪人!

同一時間,那些才冒出來的芽苗,立馬瘋長了起來。

段浪看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越發驚訝的看着妞妞,他知道這小丫頭不簡單,可從未想過,這麼逆天的事,她都能辦得到。

時間不長,也就幾分鐘的時間,段浪就親眼目睹了這些作物的一生,最後則是滿滿的果實結在上面,一顆顆飽滿豐厚,簡直就像是上天的饋贈。

不,是妞妞的饋贈!

妞妞一下子飛了回來,打了個呵欠,很是疲倦的說道:「爹爹,這樣你開心了吧……」

多餘的話沒來得及說,妞妞的雙眼就閉上了,發出均勻的呼吸聲來。

段浪皺了皺眉,看這樣子,恐怕妞妞使用靈力,也是有一定負荷的,回去了得好好給妞妞補充營養才行。

段浪在妞妞的額頭上親了親,看着滿地的作物,他的心裏別提有多高興了。

這些作物要比普通的莊稼大的多,起碼有原來體型的兩倍或者三倍之多,這種作物看上去有點像是轉基因生成的。

段浪也沒多想,妞妞能夠號令百獸,又有着這麼強勁兒的力量,那麼生長出來的作物,絕不可能有害。

帶着妞妞回了家,段浪把妞妞放在床上,自個兒就開着貨車去收割作物了。

村子裏沒人喜歡和段浪,所以這些事,也只有靠段浪自己來完成。

他拿着鐮刀,倒是沒想那麼多,慢慢的收割起了一顆顆的果實。

日落日出,一夜的時間過得很快,天快亮的時候,滿滿一貨車的果實都已收割完畢,段浪粗略的估算了一下,差不多有三千斤。

他種植的是玉米,市場價差不多十塊一斤,這麼算起來,起碼可以賣出三萬塊的價錢。

說實話,三萬塊已經不算是少了,不過段浪左思右想的,這批玉米可不一樣,他打算把價格提升一倍。

主要還是段浪覺得,這批玉米值這個價錢!

翌日。

段浪開着貨車到了鎮上,其實村子裏也有銷售點,不過憑他段浪的名聲,恐怕是沒有人會選擇和他合作的。

與其如此,何必死腦筋,也不至於在一棵樹上弔死。

天宇鎮上有一個很大的銷售點,段浪完全可以去那裏租一個攤位,自行銷售這批玉米,就憑這批玉米的質量,還真不怕沒人會不買。

段浪的精神頭還沒過去,不多時就在天宇市場里租了一個攤位,這裏認識他的人不多,他擺放了一些玉米放在攤位上,就叫賣了起來。

換做以前的段浪,根本不屑於叫賣,但現在嘛,吃夠了苦,也就把面子看得輕了。

「來買咯,香甜可口的大玉米,一根只要三十塊咯!」

單賣的話,能賺更多的錢。

來買菜的幾乎都是女人,看到段浪賣的玉米有所不同,一下子都湊了過來。

「你這玉米是不是有問題,為什麼比別人家的大那麼多?」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望著滿目溫情的獨孤伽羅,慕北葵滿意盈笑。

懂得感恩,難能可貴。

「起來吧。」

她打出一道仙風,扶起女子,囑咐道:

「遺世宮的心法與神通,三個月後,為師真身下界時,會一道帶下給你。」

「這些日子,你且隨長生道君學習一些基礎知識以及修真界的注意事項。」

「修道一途,根基為重,不可懈怠,切記。」

「是,師尊。」

獨孤伽羅乖巧的應下。

「嗯。「

慕北葵又透著金光,望向李長生:

「道君,那沒什麼其他事的話,北葵先走了?」

「行。」

李長生揮揮手,忽然想起件事,又叫住慕北葵:

「那什麼,你若有時間的話,幫我去南天給那幫魔修傳個信。」

「什麼信?」

慕北葵問道。

「問問他們…」

李長生黑眸深邃,詭異一笑,道:

「想不想跟西天諸佛,分分氣運!」

聞言,武則天微訝側目:

一人為天,仙魔為臣,權衡左右,相互鉗制…

中庸之道?

一位殺氣騰騰的仙君,學的是中庸之道?

「哎呀,長生怎麼學這個呀?中庸之道害人呀。」

武則天覺得,用中庸之道御下的帝王,都是沒本事的帝王:若自己有本事,何須借力打力?

而且中庸之道也有很大的弊端:

你想給一隻老虎培養一隻對手,就勢必要再養出另一隻老虎,兩虎相爭是不假,可…

兩虎如果聯合噬主呢?

「不行,我得尋個日子,跟他說道說道!」

嗯。

不能讓他年紀輕輕,就誤入歧途!

幫李長生傳話可是跟他拉近關係的大好機會,慕北葵爽快地攬下了這趟活兒,幻身返回仙界。

你幫我,我幫你,結善緣嘛。

「王妃,恭喜你啊。」

慕北葵走後,李長生便興沖沖的跑到獨孤伽羅身邊,拉起她的玉手,嬉皮笑臉道賀道:

「不日人間靈氣復甦,你搶佔了第一道仙緣,這一世你有很大的機會成仙喲。」

「成了仙可別忘了罩著點弟弟哦~」

「壞人,貧嘴。」

獨孤伽羅瞪了一眼李長生,神色一正,道:

「誒,壞人,你是不是該告訴本宮點什麼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