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洗漱間,承浩從一旁拿過閨女的專用小洗臉盆和小毛巾,一邊打開水龍頭接著溫水,一邊抽空脫掉閨女小屁股上的紙尿褲,扔進一旁的垃圾桶。

伸手試了試水溫,感覺差不多了,承浩將小毛巾拿出來擰乾,就準備給小傢伙擦臉蛋了。

可惜,這個世界上很少會有乖乖配合洗臉的小寶寶,因為幼小的她們,很難適應毛巾擦臉時帶來的短暫呼吸困難,和看不見任何東西的懼怕感。

「要聽話,洗完臉臉就會變的乾淨漂亮。」

看著懷中就是不配合,拚命將小腦袋往自己胸膛里鑽的小傢伙,雖然明知道閨女不可能聽得懂,但是承浩還是拿著毛巾試圖和自家閨女商量商量。

原本一直很聽話的小承恩,在從爸爸懷裡扭頭看了一眼那個可怕的毛巾后,又重新扭回小腦袋,再次往爸爸懷裡鑽了鑽,表示著自己的想法。

「唉~,其實呢!爸爸也就是和你說一下,不管你同不同意,最終都還是要洗臉臉的。」

懷中小傢伙這副排斥的樣子,承浩也只能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調整了一下小傢伙的姿勢,在將自家閨女的小臉蛋露出來后。

直接拿著毛巾,快速向著小臉蛋而去,承浩這是準備來個速戰速決了。

連媽媽魔爪都逃不掉的小承恩,此時怎麼可能逃脫爸爸的魔爪。

在經過短暫的掙扎過後,直接委屈巴巴的癟起小嘴哭了起來。

而小傢伙的哭聲,直接讓知恩放下手中的護膚品,匆匆從卧室外趕了過來。 夢尋想等有機會見了賀清影要問問,他的先人中,有沒有一個這樣勇敢又特別的存在,為了一個理想,一個知己,一個愛人,拋下了性命的執著,不妥協!

後來又如何?跳下海后又發生了什麼?那個將軍看上去明明不是一個背信棄義,愛慕虛榮的人,為什麼偏偏就做了呢?這裡面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這麼一想,她睡不著了!為了那個只因等一人,滿頭青絲變白髮的王爺,他要去找夜瀾,問問或者說商量商量,更或者,求他把賀清影放了!

那王爺找一個真相,而不是留在深淵乾巴巴的等,他出不了那片海,自己可以幫他去問,幫他去找,幫一百多年來的情殤找一個結局。

打開門,正好小狐狸要敲門,夢尋還沒開口,就聽小狐狸說:

「吃飯了!昨天到現在不吃飯,你不餓?」

「餓!」

這次夢尋跟她去了,昨天自己沒去,是因為那飯菜都不合胃口。她經過時看了看,便又走了,後來小狐狸去喊她,夢尋沒出來。

今天再不合胃口,也要吃了,不然就餓死了,好歹今天有她喜歡的,最起碼有湯圓。

還有幾樣她愛吃的青菜,愛吃的魚丸。心不在焉的吃著,時不時看看夜瀾,盼著他快點吃完,自己好去求他,只是每看一眼,都讓她想放下手裡的筷子勺子。

昨天在路過餐桌前,她從夜瀾房間出來,想到外面看看,看看那霧有沒有散一點,風有沒有小一點,霧沒散,風也沒小,甚至把不敢吹的東西都吹到她耳朵里去了,讓她呆若木雞。

廚房在船尾的位置,有兩個人在蹲著洗菜,洗洗涮涮很有煙火氣,一邊洗還一邊說著眼前困境。

夢尋想著一個廚房做飯的都比那個船夫知道操心,他就知道瞪著眼睛和她抬杠。想想自己好像也和他一樣,也瞪著眼睛看他,夢尋不由得扯了下唇角。

其中一個洗菜的人突然換了話題,他說:

「本來菜都準備夠了,現在又要重新洗切,重新做,是因為剛剛帝妃房間的小丫鬟來廚房,吩咐換了幾個菜。」

「換菜就換,反正飯菜總要合胃口不是!」

另一個符合一聲,又道:

「可是她把別人喜歡的都換掉了,那還是帝君吩咐的!這下帝君怕沒得吃了。」

另外一個哦了聲,沒接話,她想那女子可能不知道夜瀾吩咐過,不然怎麼會和他過不去!

坐夠了,起來要離開,想著等一下倒要看看,她都換成了什麼菜,會不會正合自己的胃口,又聽見一聲小聲的嘀咕聲,似乎要說什麼驚天動地的事,必須小心翼翼,不然驚了天動了地,這次倒讓她好奇了,就聽見一個人問

「聽說那女子是西帝妃,是不是真的?」

「啪」的一聲響,好像另一個打了問話的人,似乎也沒敢太用力打,只聽咬牙切齒的說

「你要死啦!聽誰胡說的?議論這件事做什麼,嫌命長?」

另一個又哦了聲,閉了嘴,他們一時閉了嘴,夢尋有一剎那停了心跳,西帝妃?

東族長和西帝妃嗎?

她想自己不是愛聽牆角的小人,要怪那多事的風,不請自來,幹了件讓她討厭的事,把別人小心翼翼掩藏的秘密,就那樣吹遍了她全身每一個細胞。

呆愣愣回去后,經過飯桌,發現不光把夜瀾愛吃的換沒了,把她愛吃的也換沒了。又想到她竟是西帝妃的身份,雙重打擊下,她進了屋,小狐狸喊她,她也沒出來。

現在看著桌對面,那裡同樣有一份真摯的情感,或許不比王爺與將軍差在哪裡,可能比他們還優秀,拋開一切倫理道德不談,至少他們推開重重阻礙在一起了。

那天那女子攪碎她的花,端到自己面前,逼自己吃下,當時氣憤,現在竟然理解了,可能是這兩天的經歷讓她明白,有時候要站在別人角度考慮一下。

看她這樣,更要看她為什麼這樣。她在勇敢的護衛她的東西,畢竟走到這一步不容易。

這樣一想,心情好多了,胃口也好了,而且今天有自己愛吃的飯菜,只是不知道這是帝君吩咐的,還是那西帝妃吩咐的,居然幸運的合了自己的胃口。

小狐狸把夢尋的碗都塞滿了。

「一是為了給你慶祝,二是表揚你今天的勇敢和付出!」

夢尋笑著接受了,為了什麼都行,反正事情解決了,離她的目標更近了一步,是值得慶祝。

人逢喜事精神爽,她看滿桌的人,都順眼了,還無事獻殷勤,給慕顏盛了一碗清淡的魚丸湯,雙手遞到對方面前,沒想到自己不光是無事獻殷勤,還是自找難堪,人家就沒接,只笑眯眯的說:

「我不喜歡魚腥味!」

此刻夢尋立著,端著碗有一刻難堪,想不喜歡算了,自己不是巴結也不是奉承,不過湯在自己眼前,又覺得慕顏勇敢,沒做那背信棄義的「將軍」,所以頭腦一熱┈┈

想起夜瀾罵她不長腦子,確實,頭幾天發生的事忘了嗎?

感覺有好幾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正想端回來自己一口氣吃了,卻被一隻手接了過去

「正合本座胃口,謝謝!」

謝不謝無所謂,解了她的圍是真的,她沒說不客氣,只勾起一絲感激的笑,對上他帶著一絲笑意的眼眸,搖搖頭坐下了。

夜瀾也從她臉上收回視線,低頭吃面前那碗湯,湯吃完了,這頓飯也收了尾。

本想找他問問,可被人截胡了。那女子,西夫人慕顏笑眯眯的對他說了什麼,聲音低低的,只能看見她眼在笑,嘴巴在動,然後他拉著她一起出去了,從他們眼前消失了。

她也掃了眼外面海域,被太陽曬的藍藍的。應該不到晚上,船就要靠岸了,本來半天的航程,耽誤成了兩天。不過這兩天耽誤了,她也願意,因為聽了一個感人的故事。

可船一旦啟了航,接下來就想它快點再快點,想讓它有那劃過天空的海鷗,吹過風帆的風,一樣的速度。

她也找了一個安靜僻靜又涼快的風水寶地,呆愣愣看了許久的天,想這海上的天和岸上的天,似乎都一樣,一樣的天際蔚藍,一樣的雲捲雲舒。

一股風吹來一股熟悉的花香,她知道那陪著別人賞星星月亮,藍天白雲的人過來了。是經過還是駐足?她還沒判斷出就聽見一聲稍帶埋怨的話

「找你還要翻房頂!」

原來是專程找自己的?夢尋揚起笑容,往旁邊挪了挪,給他留了個位置,可那男人低垂眉眼看了看她手拍的地方問:

「你要本座坐在地上?」

彷彿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難道還想讓自己下去給他搬個凳子?她低頭看了看,又抬頭看了看他

「這怎麼能說是地呢,是船頂,而且這船頂很乾凈,不會弄髒你的衣服!」

那衣服纖塵不染,一絲不勾,整潔高雅,可自己盤腿打坐這麼半天,衣服也很乾凈,很整潔。看他似乎在猶豫,看了看地面又看了看她,她說:

「你要不坐就站著!說吧找我什麼事?」

他沒說,過來拉過她腿上的裙子,鋪了一塊,然後衣服一撩,往那裙子上一坐,和她面對面望著

感覺他擠到了自己的腿,夢尋挪了挪,又給他留出點位置,想覺得他可真假乾淨,而且別人衣服就不是衣服,拿來當墊子用?

本想說他兩句,就聽他說:

「不是你有事找本座嗎?」

聽這一問,也不敢埋怨了,好像不光有事找他,還有事求他,想了個開場,先恭維兩句

「你怎麼知道我有事找你?你太聰明了!」

「別來這一套!有事就說!」

夢尋想可能過於浮誇的表情出賣了自己,收斂了一下,看他低垂眼睛根本沒看她,表情又收斂了一下,直接收完了,她就不是干這個的料。

他一隻胳膊搭在弓起的那條腿上,那胳膊上的那隻手的食指上戴了一個戒指,簡單大方的款式,純黑色,黑的發亮,不知道什麼材質,反正挺好看,上面刻著幾處符號一樣的印記,她看不懂,只看見他修長的手指習慣性的轉動那枚戒指,慢騰騰來迴轉動。

這個戒指她已經看過無數次了,今天是最久的一次,一直沒注意,今天看久了竟然覺得好看了,她誇了一句

「你的戒指挺漂亮的!」

本來他在低頭思索什麼,聽她這麼說抬頭對上她的眼睛,他眼睛裡面似乎藏著星星,似問似說,撂出一句話

「你喜歡,給你戴!」

「君子不奪人所愛,況且我也不┈┈┈」

不喜歡!

可喜歡不喜歡不重要了,那個戒指已經被他取下,直接拉過她的手,套在了她的手指上,她趕忙又推脫說:

「我戴不了!太大┈┈┈」

話沒說完,見他兩根指間一藍,戒指變小了,完美貼合她的手指。

她看了看無名指上的戒指,也學他轉動幾下。

「這戒指真神奇!可為什麼戴這根手指?我覺得戴在食指上挺酷的。」

她想從無名指上取下來,換到食指上試試效果,可怎麼也拔不掉,手指都拔紅了,見他就眼睜睜看著,似乎還在笑,一點要幫忙或者解釋的意思都沒有,她有點生氣了。

將手伸到他面前,氣呼呼的說:

「什麼破戒指,我不要了,你取下來!」

他搖搖頭,好整以暇的看著夢尋,沒說話,手指還在摸著剛剛戴戒指的地方,夢尋知道他是摸習慣了,可現在她不習慣。

「你不取,我自己想辦法去!」 ,

第1082章

正好,崔永年野釣回來,趕上了好飯。

坐在一起,吃着也是開心。

崔永年還說,四月底,省城那邊有個鳳凰湖釣魚精英賽,他準備去參加,問宋三喜去不,報名今天下午啟動了。

各個競賽單元第一名的獎金不算高,只有一百萬,但打比賽很刺激的啊!

他這麼一說,宋三喜倒是想起了。

跟毛雲峰下棋比賽的時候,去的就是鳳凰湖國際大酒店。

酒店的宣傳走廊里,還真有前五屆的釣魚精英賽宣傳照片,冠、亞、季軍什麼的都在上面。

宋三喜掐指算一下時間,那時候沒什麼事,說行吧,一起報名,費用是多少?

崔永年哈哈一笑,「就一千塊的報名費,我幫你出。回頭就把名給你報上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