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宛若溺水中的人看見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似的,神色激動無比,「楚少俠,我叫嚴芳麗,求求你,將秈秈帶出去,離開戰龍島。」

女孩秈秈緊緊地抓住了母親的手臂。

「放心吧,我們既然來了,就一定會竭盡所能。」楚塵走過去,蹲了下來,「小姑娘,叫什麼名字?」

「秈秈。」

楚塵微笑地摸一下女孩秈秈的腦袋,「秈秈真乖,叔叔要先用黑布蒙住你的眼睛,然後再帶你出去哦,你太久沒有看見陽光,就這麼直接走出去的話,會傷到眼睛。」

女孩秈秈睜大了眼眸,「叔叔,外面不是有壞人嗎?」

「秈秈不用怕,有叔叔在呢。」一旁的湛牧司連忙開口,他看着秈秈很是心疼。

女孩秈秈沒有回應。

楚塵微笑,「楚叔叔很厲害的,可以打倒壞人。」

女孩秈秈欣喜,「好的。」

柳如雁不由得笑了,真沒想到楚塵這傢伙,還挺有小孩緣。

接下來,楚塵用一塊黑布輕輕地將女孩秈秈的眼睛遮住。

柳如雁也走過去,用黑布遮住了她母親嚴芳麗的眼睛,並且將她扶起來,藏身山洞中一個多月的時間,雖然有食物,可身體素質明顯下降。

楚塵也將女孩秈秈抱了起來。

「嫂子,現在外面的情況怎麼樣?」湛牧司問,「我哥他們……」

嚴芳麗沉默了一會,嘆了聲說道,「天外天入侵得非常突然,戰龍島的護島大陣堅持不到一息就被破了,我當時正好帶着秈秈在這附近玩,當機立斷將她帶進了這裏……」

嚴芳麗的語氣頓了一下,「一開始,我還能夠聽見一些打鬥的聲音,漸漸的,打鬥聲音就沒有了。」

湛牧司的心頭低沉。

在進島之前,心裏早有意料,可真正聽見這個消息的時候,湛牧司還是有種快要喘息不過來的感覺。

啪!

湛牧司忽然給自己一個響亮的耳光。

他沒有再說半句話。

黑暗的山洞小道。

幾人行走着。

秈秈忽然開口,「叔叔,加油。」

湛牧司的心頭震顫了一下。

他感覺得到,秈秈這句話是對他說的。

湛牧司感覺到了一股從未有過的溫暖。

他從來沒有去感觸這種親人的感覺。

這一刻,他感受到了。

湛牧司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哪怕豁出去一條命,他也要保護秈秈母女。

耳邊的流水聲音不斷,遠處已經出現了隱約的光線。

「外面是什麼地方?」楚塵問。

是一處靠近懸崖的樹林,因為常年盛開各種各樣的花兒,被稱為萬花林,秈秈喜歡來萬花林摘花。

事發當天,因此而躲過了一劫。

一行幾人走出隱秘的山洞入口,放眼望去,四處都是盛開的花兒。

「真美。」看見各種盛開花兒的瞬間,柳如雁感覺整個人都無比的舒適,她天生愛花。

「萬花林並沒有打鬥的痕迹。」湛牧司走了一段距離后,開口說道,「距離萬花林最近的,就是天龍庄,平時會有我們湛家的人住在那裏,我們不如就先去那裏看看吧。」

湛牧司的目光看向了楚塵。

楚塵點頭,「沒問題。」

前往天龍庄的路上,楚塵也了解了關於戰龍島的大致情況。

在出事之前,戰龍島共有五大姓氏,其中以湛為首,戰龍島的島主,便是戰龍島第一強者,湛東山。

戰龍島的地域,也總體劃分為五處。

他們現在所處的區域,就是戰龍島範圍最大的區域,湛氏領地。

天龍庄,相當於是湛氏的一個度假山莊,距離湛氏族人聚集住的地方還有二三十公里。

「天龍庄距離這裏大概五公里。」湛牧司邊走邊說道,突然問,「嫂子,當時就只有你跟秈秈兩個人去了天龍庄嗎?」

「還有六指婆婆。」秈秈開口。

朝前走了一會,楚塵忽然說道,「前面有人。」

嚴芳麗的臉色猛然地一變,看向了楚塵。

出來之後,她和秈秈都已經漸漸地適應了光線,摘掉了矇著眼睛的黑布。

「你們慢慢走,我跟天寶去看看吧。」朱大壯說道。

兩人迅速離開。

嚴芳麗的神色擔憂,「天外天的實力很強,我曾聽說,天外天最擅長的是箭術,他們的箭術非常神奇強大。而且,能夠在一息之間破了戰龍島的護島大陣,一定是氣息境強者。」

「我的兩位師叔,也都是氣息境。」楚塵說道。

嚴芳麗的神色一震。

九玄門的底蘊,比所有人想像中的要強大得多。

同時,嚴芳麗內心又多了幾分期待。

有他們的到來,戰龍島,或許還有機會,奪回主動權。

沒多久,朱大壯去而復返,神色略顯陰沉。

「大壯師叔。」楚塵看過去,忙問起來。

「天龍莊上確實有人,不過……」朱大壯怒色說道,「那群畜生,居然在天龍庄內拿老幼婦孺來練箭。」 這女子聽到聲音,轉頭疑惑地看了吳衛國一眼:「咦,你怎麼也在這裡?」

吳衛國立馬道:「哦,這是我們家庭聚會,這些是我們家的親戚。」

女子恍然大悟:「哦,這就是你說的那個家庭聚會啊。」

吳衛國連忙點頭,滿臉訕笑:「小兵,菲菲,快點跟露西亞小姐打招呼!」

吳兵和吳菲菲立馬起身,熱情地跟露西亞打招呼。

尤其是吳兵,眼神更是熱切至極。

他知道,這是他父親老闆的女兒,屬於真正的千金大小姐,白富美。

如果他能勾搭到露西亞,那他這輩子可就吃喝不愁了。

然而,露西亞根本沒在意他們,只是隨意點了點頭:「哦,你們好。」

言罷,她不再理會這些人,而是喜笑顏開地看向宋芷蘭。

「宋總,我剛才出去,聽服務員說您過來了。」

「太好了,我之前去您公司幾趟,都沒能拜訪到您。」

「不知道您今天忙不忙,可不可以給我十分鐘,哦不,五分鐘時間就夠了,我給您解釋一下上次的事情?」

「上次,那都是下面員工操作失誤,全都是誤會啊!」

吳衛國等人懵了,這什麼情況?

露西亞這個千金大小姐,他們老闆的愛女,在這個女人面前竟然如此恭敬,這是見鬼了嗎?

宋芷蘭則是眉頭微皺:「不好意思,我現在有朋友在這裡。」

「有什麼事情,改天去我公司談。」

「我下班的時候,不談工作!」

露西亞沒有絲毫憤怒,反而滿臉歉意:「實在抱歉,打擾您了。」

「那我這兩天再去您公司一下,不知道什麼時候適合呢?」

宋芷蘭思索了一下:「這樣吧,你一會兒找這邊經理,讓她把我秘書的號碼給你。」

「下次你想去找我,可以先跟秘書預約,這樣方便一點。」

露西亞大喜過望,連忙道:「多謝宋總,多謝宋總。」

「宋總,那我就不打擾了,您先忙。」

露西亞點頭哈腰地退了出去,而屋內眾人,則徹底懵圈了。

吳衛國等人目瞪口呆,他們實在想不明白,露西亞這位千金大小姐,為何要對宋芷蘭如此恭敬。

而且,宋芷蘭還如此態度。

只是把秘書的號碼給了露西亞,卻不給自己的號碼。

而露西亞也沒有感覺到被冒犯,反而還非常感激,這到底什麼情況啊?

難道說,在露西亞的心中,她根本沒資格與宋芷蘭親自交談,只能跟宋芷蘭的秘書交談嗎?

這一刻,吳衛國等人的心裡都快崩潰了。

他們終於明白,自己面前的這個國色天香的女人,並不是在吹牛,她是真有逆天的本事。

宋芷蘭坐下,跟林漠和許半夏喝了杯酒,聊了幾句,便先起身告辭了。

期間,吳衛國四人都是低著頭,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只怕宋芷蘭注意到他們。

好不容易等到宋芷蘭離開,吳衛國第一個急道:「這位到底是誰啊?」

「她一個飯店的老闆,怎麼……怎麼能讓露西亞小姐對她這麼恭敬?」

許建功一臉傲慢地道:「你們不認識她嗎?」

「她就是你之前說的那位宋芷蘭宋小姐,雲創集團的董事長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