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影一等六人一起口噴鮮血,遭到了一些反噬。

但他們的受傷,為卡布基洛爭取到了時間,毀滅之錘成功的擊中目標,將那兩根骨刺深深釘入虛空遁地獸的體內。

隨即,卡布基洛一個影遁,躲過了襲來的前肢,對著虛空遁地獸的尾巴破裂處,再次砸出第三錘。

轟!

巨大的尾巴終於被毀滅之錘砸斷,軟軟的拖在地上,大量的鮮血噴涌而出。

藍魔狼騎兵們紛紛沖回來,一個個發動嘲諷技能,不斷撩撥虛空遁地獸的怒火,讓他暫時忘記了鑽入地下。

然而,受傷的虛空遁地獸愈發兇狠,攻擊力暴增。

他的前臂可以輕易撕碎藍魔首領,或者夜空巨狼,那點生命力吸取,根本來不及補充。

卡布基洛和摩卡,率領八組藍魔狼騎兵,還有六名影舞,此刻只能和虛空遁地獸,展開最殘忍的肉搏戰,以命換命。

如果說前面兩處關押點,只是戰鬥兇險,那麼最後一處關押點的戰鬥,就是真正的慘烈了。

梅寧華和柳青在這個點,坐鎮指揮。

與虛空遁地獸戰鬥的,是十組藍魔狼騎兵,兩隻地獄獵犬,還有數十隻地穴蜘蛛。

在梅寧華的指揮下,十組藍魔狼騎兵分為兩組,一組頂在前面牽制虛空遁地獸,一組在後面用吞噬之影對付。

一旦前面一組有人被掃飛,或者被重傷,後面一組立刻填補上去。

兩頭地獄獵犬是這裡實力最強的,但沒有拿鐵的本事正面硬剛,對虛空遁地獸的傷害,並不比手持大鐵鎚的藍魔狼騎兵強多少。

真正牽制虛空遁地獸的主力,反而是幾十隻地穴蜘蛛,其中有不少青銅二三階的。

論綜合實力,地穴蜘蛛不在藍魔狼騎兵之下,雖然攻擊力稍弱,但手段更加難纏。

當虛空遁地獸破地而出之後,立刻有大批的地穴蜘蛛從遠處趕來,對著虛空遁地獸吐出強力蛛絲。

一道道蛛絲,源源不斷的粘在虛空遁地獸的身上,開始還沒有什麼,他可以輕易撕開,並把對他噴出蛛絲的地穴蜘蛛,一口吃掉。

但隨著粘在他身上的蛛絲,數量不斷增加,開始對虛空遁地獸造成很大的困擾。

尤其是在梅寧華的指揮下,很多蛛絲不是纏在虛空遁地獸的正面,而是纏繞在他的尾巴或者後足上。

這讓他經常在關鍵時候,被蛛絲牽制,導致遭到攻擊,或者攻擊落空。

虛空遁地獸發現了威脅,立刻拋下藍魔狼騎兵,不顧一切的沖向地穴蜘蛛,要把這些討厭的傢伙先殺光。

為了爭取足夠的時間,藍魔狼騎兵和地獄獵犬都是不顧性命,用身體擋住虛空遁地獸的道路。

藍魔首領引以為傲的防禦力,在那雙恐怖的前臂面前,堅持不到幾個呼吸,寬厚的身軀就被撕得稀碎。

撕拉!

一隻地獄獵犬血濺當場,臨時前還死死咬住虛空遁地獸的尾巴。

地穴蜘蛛也在瘋狂的攻擊,他們鋒利的節肢在爆發出二連擊后,攻擊力也不弱,甚至刺破了虛空遁地獸的骨甲。

但虛空遁地獸太強大了,即便在蛛網的層層包裹下,還是左突右沖,將他周圍的敵人重創。

無論是地穴蜘蛛、藍魔狼騎兵,還是地獄獵犬,都紛紛倒在他恐怖的前臂揮砍下,死傷慘重。

更糟糕的是,每當虛空遁地獸殺死一名敵人,就會將他的屍體吞下肚子,快速恢復戰鬥中的消耗。

沒有絕對的王牌戰力鎮住場子,這裡的普通兵種,很難克制住虛空遁地獸。

然而,就在虛空遁地獸快要掙脫蛛網的時候,突然半空中亮起一道明亮的閃電,正中他的腦袋。

突如其來的閃電攻擊,讓虛空遁地獸身體出現短暫的麻痹,但他很快就清醒過來。

他看見了那名站在不遠處,對他釋放閃電的小女孩,正要全力衝破蛛網,把對方撕碎吃掉。

可虛空遁地獸發現,身上纏繞著的蛛網猛地一緊,他竟然在慢慢向空中升去。

他連忙抬頭看去,原來是幾十隻夜魔,不知何時拉住蛛網的幾端,奮力在把他往天上拽。

虛空遁地獸這下有點慌,他習慣了腳踏大地的充實,突然懸空,頓時有些失去平衡。

他拚命的掙扎,用雙臂將面前的蛛網拉斷,可這下更糟糕。

纏繞住他尾巴的蜘蛛網,一下子把他倒吊了過來,令他有力無處使。

虛空遁地獸雙臂一撈,正好抓住一名藍魔狼騎兵,要拖著他一起向下墜。

但梅寧華再次釋放出一道魔法閃電,把虛空遁地獸最後的希望給破滅,他被徹底倒吊上了天空。

這時候,顧宇和拿鐵這邊也結束了戰鬥,擊殺了一隻虛空遁地獸,正準備去幫助卡布基洛。

「你們快去幫助艾杰特,這裡交給我們!」梅寧華大聲叫道。

「好!!」

顧宇立刻丟下這邊未結束的戰鬥,帶著拿鐵,和還能戰鬥的藍魔狼騎兵,殺向另一塊戰場。

PS:重要通知。

非常感謝兄弟們的支持,湯圓在下周又獲得一次推薦機會,感覺就像是打遊戲過了第一關。

下周一我會加更一章,表達謝意。

還望兄弟們繼續支持我!

湯圓承諾,如果下下周能獲得首頁推薦,我一定加更三章!!!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然而隨着這些戰鬥愈演愈烈的激烈,冥斬天多次和野獸發生戰鬥,然而隨着戰鬥越來越激烈,不少的武尊級別的人類,也都加入了這一場慘烈的戰鬥中,然而隨着戰鬥越來越激烈,這場慘烈的戰鬥,正不斷的發生。

但是面對如此多的野獸在城下,冥斬天等人的戰鬥也是非常困難,然而面對如此多的野獸發生的戰鬥,他們也是發生了非常激烈的血戰,然而他們仍然還在堅持,即便是戰鬥在激烈,他們也要堅持下去,但是面對這些戰鬥,冥斬天也是沒有一點辦法了,這已經不知道是他戰鬥了多長時間了。

然而面對如此,漫無目的的戰鬥,讓很多人都感覺了絕望,然而此時的冥斬天,在例行巡查城樓,此時她看到了很多武者,都已經沒有剛開始的那種鬥志,他非常清楚,自己何嘗不是已經沒有鬥志了,但是她現在還要堅持,堅持下去,為了人類的未來而堅持,然而這一刻的冥斬天看向了城下野獸。

冥斬天開口道:「沒想到,現在的野獸還有怎麼多,再這樣下去,我們也堅持不了多長時間了。」

「家主,怎麼長時間。」七月開口道:「都多少天了,我們一直在戰鬥,然而面臨對方的數量眾多,而我方的損失也非常慘重,怎麼長時間的戰鬥下來,難免大家都沒有了鬥志,在這種全無鬥志的戰爭當中,我們這些軍隊簡直不堪一擊,也不知道可以抵擋住這些野獸的戰鬥不能。」

冥斬天開口道:「七月,我們現在別無退路了,必須殺出一條路,做最後一搏,這一次的戰鬥,務必多給我拼殺一些野獸,不能讓對方有喘息的機會,要知道我們的目的就是堅守,哪怕是戰鬥到最後一刻,也一定要給我守住了。」

「可是。」七月看了一眼此時,垂頭喪氣的武者道:「現在我方士氣大損,在這種情況下出戰,就是必死的局面啊。」

冥斬天轉頭看向七月道:「七月,你以為我們現在還有退路嗎,四面八方的野獸,還在朝着我們這裏匯聚,我們現在已經別無退路,我知道大家戰鬥累了,但是我又何嘗不是,你就告訴大家,為了活下去,在見到親人也要給我努力,因為一旦死了,就再也沒有機會了,然而野獸也不會給我們機會,他們會摧殘我們,然後吃了我們,如果不想要在這場戰鬥當中死亡,不想自己的親人被這些野獸吃了,就給我拿出精神,再給我殺死這群野獸。」

現在的冥斬天也沒有辦法,只有用這句話來激勵手下的武者了,你別說這話還真的好用,原本垂頭喪氣的人,此時變的大不一樣了,士氣再一次回來了,然而此時冥斬天突然,率領的眾人殺了出去,然而到了這個份上,冥斬天也沒有絲毫顧忌了,讓所有的武者都出戰了,無論是武尊級別,還是武聖級別的武者都加入了戰鬥,現在就是多一個人多一份量。

……

而此時的冥斬天等人,在奮勇的拼殺當中,沖在前面的野獸節節敗退,此時的野獸群發現了,這些武者發生的變化,他們也感覺到了恐怖,正在節節敗退,然而與此同時,還有一些野獸從後方衝過來支援,剎那間戰鬥變成了大混戰,武聖武者和武聖野獸在天空對決,然而武尊以下的武者野獸,有的不能飛行,也只能在陸地上陸戰,剎那間這鮮血不斷的飄灑天空,這有武者的鮮血,同時也有野獸們的鮮血。

此時的野獸獸群,被這些不要命的武者殺戮著,他們也有了一點點害怕,誰都害怕不要命的打發,顯然這些武者已經不要命了,他們為了活下去,能夠見到親人一面,已經不要命了,甚至有些武者戰鬥的時候,武器崩壞,居然都開始上口,上牙要了,和這些野獸撕打成一片。

「轟。」

就在此時一股驚天的狂風,從狂野深林的方向傳來,原本正在戰鬥的眾多,低等級的武者因為身形不穩,居然被大肆的吹開了,然而這股風暴對於那些,正在和武聖級別野獸戰鬥的武聖,也是有着一點影響,然而就在此時,一些,武尊級別以下的武者,更是被這股突入起來的狂風,捲入了天空當中。

「咔」「咔」

就在此時一道銀白色的聲音竄出,這身影的速度飛快,然而飛到了這些飛在天空之上的武者,隨後就看到幾道爪子抓出,然而就在此時,一道身披銀白色鎧甲的白虎,出現在了眾人的眼中,而此時那幾個受到,銀鎧白虎攻擊的武者,此時身上全部都發現出了抓痕,剎那間鮮血揮灑長空,然而伴隨着幾道身體落地,也伴隨着這幾人的死亡,果然強大,在武神之下的所有武者,對於銀鎧白虎來看,都只是螻蟻而已,剎那間就把這些人殺了。

銀鎧白虎轉身看向了,此時的下方所有武者,隨後就看到了此時的冥斬天,而此時冥斬天也傻眼了,雖然他是中級武聖的實力,但是面對這種強者,他簡直就是嬰兒一般,毫無還手之力,實力之間巨大的差距,這就是實力之間巨大的差距,在這種巨大的差距之下,他們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還手之力。

銀鎧白虎聲音冰冷傳出:「人類,在我的面前,還敢屠殺我們狂野深林的野獸,找死。」

冥斬天此時冷汗直流,這可是一位貨真價實的武神啊,在武神之下的所有武者,都只是螻蟻而已,通過剛才銀鎧白虎的做法,一定讓他感覺到了不同,他已經非常清楚了,在這種差距之下,他們根本就是沒有辦法抗衡的,如果再這樣下去,他們的冥武城很快就要被攻陷,這些武神的確是太強大了。

「撤。」

冥斬天大吼了一聲,就帶領的眾多的武者,再次撤回了冥武城,關門避戰。

……

「哼,縮頭烏龜。」銀鎧白虎冰冷的看了這些,關閉的冥武城城門,冷笑道:「我還以為你們多麼厲害的,沒想到就這樣就緊鎖城門不戰了,縮頭烏龜而已,冥武城的人給我聽着,乖乖把修真者給我送出來,要不我就帶領野獸,踏平你們冥武城,讓你們雞犬不留。」

冥斬天來到城樓上,看着此時的銀鎧白虎喃喃道:「他們說的修真者,到底是什麼人,居然會認為我們認識修真者,而且這頭銀鎧白虎是一頭武神級別的野獸,如果再這樣下去,我們肯定堅守不了太長時間。」

七月開口道:「就是這頭野獸,就是它,他就是那位武神級別的野獸,如果再這樣下去,我們冥武城的確是沒有辦法長存,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我們該怎麼辦,現在的夕月也不知道修鍊的怎麼樣了。」

現在所有的希望,都到了羅刀身上,羅刀現在的境界突破至關重要,然而到底如何,沒人可以知道,現在的羅刀也是無時無刻,不在空間玉佩修鍊,等待着最後的突破,但是想要突破真的非常困難,武聖突破武神的難度非常大,他必須對萬物自然有所領悟,但是領悟非常的困難,這必須的對自然也是有點領悟才可以,這就完全考驗別人的悟性,然而羅刀悟性遠高出,這些武者的悟性,這的確是比較困難,所以修鍊起來非常的難,羅刀想要做出最後突破,的確是非常困難。

然而現在野獸武神的出現,也讓現在的戰局,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羅刀現在必須突破,必須趕快突破,才能成功對抗這武神級別的野獸,所以現在所有人的希望,都全部系在羅刀一人的頭上,這是一場賭博,一場沒有目的的賭博。

然而此時城樓上的冥斬天,看向了下方的野獸群,喃喃道:「現在我們的希望全系在夕月一人身上,我們也不能光靠夕月,現在我們必須想辦法,這武神野獸的出現,對於我們的士氣大大減少,本來我剛才還以一些話激勵了大家全力抗衡,現在這武神級別的野獸出現,大大縮減了大家的士氣。」

七月點頭道:「的確,現在武神的強大,已經印入了所有人的心中,現在如果想要成功,我們必須的想辦法抵擋,但是現在我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對方可是武神級別的野獸啊,這,這可到底要怎麼辦啊。」

冥斬天此時也是愁云:「哎,這武神級別的野獸,真的是太強大了,我們如果這樣硬拼下去,我們這些人也不夠武神他們殺得,我們現在必須像個辦法,頂住,只要能夠頂住一段時間,為夕月爭取時間才可以,現在我們盡量堅守城池不戰,我相信這冥武城的城防,只要我們小心提防武聖級別的野獸,從天空當中進攻就行了。」

現在他們也是沒有辦法了,如果想要頂住,他們就必須的堅守城池,現在唯一擔心的便是,武聖級別野獸從空中進攻。。。 瀑上鎮,翡翠之塔。

高塔的最頂層,安德麗娜仔細觀察著身前的兩尊粘土魔像,時而蹙眉,時而沉思。

魔像雖然大多都是由簡陋的材料製作而成,但是具有驚人的力量和防禦力。

而且它們沒有野心、不需要食物、也沒有痛苦和悔恨。

作為一具不可阻擋的碾壓者,它們的存在意義就是遵循創造者的指令,為其完成各種防護或攻擊的任務。

而安德麗娜作為一名擁有巫師塔的施法者,魔像守衛自然是必不可少的高塔護衛。

此時,站在她眼前一動不動的兩尊粘土魔像就是這座高塔的原主人留下的饋贈。

可惜讓她無奈的是,雖然自己擁有製作構裝魔像的知識、巫師塔的能源以及啟動資金,但是卻因為自身的巫師等級過低,導致遲遲無法生產。

如果瀑上鎮擁有魔像軍隊守護,這絕對是一股幾乎能夠橫掃翡翠原野無數中小型部落的力量。

「怎麼,對這些構裝生物感興趣了。」

這時,漂浮在半空中的地精巫師瑪爾維莎來到安德麗娜身邊,淡紅色眼眸饒有興趣地打量著面前這位微微出神的女術士。

「「活化構裝生命」法術至少需要將巫師等級提升到11級才能掌握。現在看來,想要製作構裝生物的話,對我來說還太遙遠了。」

安德麗娜收回落在魔像上的目光,對眼前這位與自己並肩而立的地精巫師輕聲說道。

如今,她的主職業是由5級術士進階而成的5級龍脈術士,兩者加起來一共有10級。

由於缺少血脈純化儀式的主材料真龍之血,導致她的等級根本無法提升,這也就意味着她的巫師等級也會跟着停滯不前。

所以,對她來說,想要具備製作構裝生物的能力,簡直就是遙遙無期。

畢竟真龍之血是一種可遇而不可求的存在,況且還是五色邪惡龍中最強大的紅龍,這無疑又將難度提高了一截。

「那倒未必。」瑪爾維莎望着安德麗娜精緻的俏臉上的一抹憂慮,嘴角不由自主地勾起一絲淡淡的笑意。

「難道還有別的辦法嗎?」女術士拂向額前散亂髮絲的纖細手指停頓了一下,隨即望向瑪爾維莎的美眸中閃過一絲驚喜。

對於安德麗娜來說,這位地精巫師還是很值得她信賴的,既然對方說有辦法,那自然就意味着製作構裝魔像有希望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