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雲換了一套普通的黑色錦袍,在影衛和禁軍的重重保護下,秘密前往了帝都天牢。

天牢不同於刑部大牢,由天子掌管,設立在帝都,關押特殊犯人。

常鴻因刺殺一案被關押在此,但秦雲卻是另有其意,並非是想處死他。

走近幽暗的天牢,嘩啦啦的鐵鏈聲偶爾響起。

在最裡面的一間,身穿囚服的常鴻正趴在木榻上。

先前被打一百軍棍,屁股皮開肉綻,他現在連坐都成問題,不過衣衫倒是很整潔,臉色也不算很虛弱。

「陛下!」

常鴻看見一身黑衣的秦雲,頓時打了雞血,不顧疼痛爬下床,噗通一聲跪在了秦雲的面前。

痛哭流涕道:「多謝陛下不殺之恩,多謝陛下不殺之恩。」

陶陽給秦雲搬來一張梨花椅。

他淡淡坐下,看著有些虛弱的常鴻,輕哼道:「多謝朕的不殺之恩,難道你就這麼確定是我不殺你,而不是王渭救的你?」

常鴻愣了一下,臉色惶恐道:「陛下,此乃天牢,您乃天子,能派御醫給罪臣療傷,除了您就再也不可能是別人了。」

說完他露出一抹苦笑,又道:「罪臣闖下這麼大的禍,恐怕也沒人願意幫我說一句求饒的話吧。」

秦雲瞥他一眼:「算你還有點腦子!」

「朕打了你一百大板,雖然讓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聽說也是打的你皮開肉綻,常鴻,你記恨朕嗎?」

常鴻渾身一抖,額頭貼地,無比惶恐:「陛下,臣不敢啊!」

「陛下已經法外開恩,否則臣早就是一具冰冷的屍體了,罪臣感激還來不及呢!」

看他的樣子,確實感恩戴德。

秦雲心中很滿意,擺擺手:「陶侍衛長,給常大人弄張椅子來。」

「是!」

陶陽很快搬來了一張木凳,扶著常鴻坐了上去。

常鴻前幾天屁股都被打爛了,此時坐下疼的嘴角直抽抽,冷汗滑落,他卻不敢亂動,硬生生的堅持了下來。

秦雲開門見山道:「你知道朝堂上多少人要朕殺了你嗎?」

常鴻面色一白,低頭不語。

「你說你啊,堂堂一個郎中令,人緣這麼差,沒一個人幫你說話,嘖嘖。」秦雲露出一抹鄙視的神色。

而後接著道:「你如履薄冰,左右逢源這麼多年,到頭來呢?」

常鴻還是不說話,偷偷看了一眼秦雲,不明白陛下為什麼要對自己說這個。

「知道這次能活下來,是承了誰的恩情么?」秦雲淡淡問道。

「是陛下!」常鴻道。

「那你覺得,這天下,是誰的天下?」秦雲再問。

聞言常鴻渾身一個激靈,看了一眼秦雲意味深長的臉色,脫口而出:「這天下,當然是陛下的天下!」

「那朕再問你,天下歸一的道理你可明白?」秦雲瞥了他一眼,看似不經意,卻有著天大的壓迫。

常鴻瞳孔睜大,天下歸一?陛下終於是不滿朝堂上的那些人了么?

「朕在問你話!」秦雲哼道。

常鴻反應過來,噗通一聲跪倒在地,道:「陛下,這道理臣明白!」

「此次大難之後,臣幡然醒悟,今後臣將誓死效忠陛下,替陛下肅清居心不良之人,實現天下歸一!」

這兩句話一出,整個天牢靜悄悄的。

常鴻忍不住偷看了一眼秦雲的臉色。

作為天子身邊的重要官員,他是揣摩聖意的高手。

現在的天子不一樣了,將來皇權和王渭集團之間是一定有矛盾爆發的。

而郎中令這個官職雖然不大,卻相當重要,掌管皇宮宿衛警備,管理郎君,禁軍等一系列方面。

當初,連王渭都不斷拉攏他。

現如今,陛下的意思不就是要自己表忠嗎?

秦雲看了他良久,確定他是歸心了。

才緩緩開口:「朕,不喜歡有二心,或者不夠忠誠之人,常鴻,朕能不殺你,也就可以隨時殺你。」

「你可懂?」

感受到充滿壓迫力的審視,常鴻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陛下,臣懂!臣一定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不敢有半分二心!」他磕頭表忠心,砰砰作響,畢竟是在鬼門關被秦雲饒了一條命,心情可想而知。

他明白,陛下這麼說話自己應該是不會有事了。

秦雲滿意的點點頭,不枉大半夜來一趟。

恩威並施,給了他一命,讓常鴻感恩。

眼見秦雲轉身要走,常鴻立刻抬起頭,擔憂喊道:「陛下,微臣的家裡人?」

「放心,朕沒有抄你家。」秦雲淡淡道:「等過段日子,朕會找機會赦免你,到時候你就可以回家,享受熱炕頭美嬌妻了。」

常鴻都快哭出來了,他自己還不是很怕死,怕就怕牽連一家人,他那家中的美妾,剛給他生了兒子,他可就這一根獨苗。

感激至極的磕頭:「多謝陛下,多謝陛下!」

「陛下大恩,罪臣銘記於心,將來誓死相報!」

秦雲嘴角上揚,甚是滿意,然後擺擺手便離開了。

常鴻原本還想說寫封家書回去,讓家裡人放心,但想了想秦雲這幾日的冷酷與殺氣,便縮了縮頭,作罷。

離開天牢。

秦雲徑直回了養心殿。

主殿被蕭淑妃留了出來,她死活要搬去偏殿,給秦雲騰地方,說是自己受傷不吉利。

秦雲沒辦法,也只能同意。

他去看了看睡容安詳恬靜的蕭淑妃,然後才放心回主殿睡覺。

「陛下。」

嫣兒身穿一襲綠色宮裝,施了一個萬福。

她今晚有些不一樣,塗了胭脂,瓜子臉就猶如粉紅相間的三月桃花,很是少女。

忙碌了一天,回到寢宮,能看見這樣的古典小美人,的確是一種享受。

秦雲幾天沒近女色了,一時間腹中稍有些火熱。

「全部退下!」

秦雲看向其他當值的宮女太監。

眾人離開紛紛離開,那些個頗為好看的宮女,對嫣兒投來了羨慕嫉妒恨的眼神。

這架勢,誰都知道嫣兒走運了,要被陛下臨幸,飛上枝頭當鳳凰了。

門扉關上。

秦雲攔腰抱起嫣兒,龍驤虎步向龍床走去。

嫣兒無限嬌羞,眼中又露出一抹喜色,由於緊張纖細雙腿都在發抖。

很快,她被放上床榻。

嫣兒的身材遠遠不止看起來那麼簡單,雖然不到雙十年華,但發育卻是極具規模。

秦雲忍不住伸出雙手,毫無避諱。

而嫣兒則嬌軀顫抖,緊張中又十分順從。

「陛下,奴婢來吧。」她細弱紋絲的聲音響起,不敢讓秦雲親自給她解衣。

「別,朕來!」

秦雲眼睛瞪直,毫不猶豫的伸出魔爪,撥開了一隻瑟瑟發抖的小綿羊全部,然後如惡狼一般撲了上去。 關窈啜泣著,她才欲到衛生間洗把臉,就被沈益拉住了手臂。

「你怎麼啦?哭成這樣。」他非常關心地問道。

已經哭過的關窈冷靜了下來。

「我想要回家一趟。」

「你家彭城的,離這還不是太遠,現在想要回去,家裏發生什麼事了吧?」沈益聽了她的話,再結合她這梨花帶雨的樣子,就猜出肯定出事了。

「嗯,我姑姑說,老家的房子塌了。」

「家人沒事吧?」

「沒有,我想把姑姑和爸爸都接過來,再給他們安排一個住處。」

沈益鬆了一口氣:「人沒事了就好,要不要我陪你去?」

關窈看着他的眼睛,畏畏縮縮道:

「還是不麻煩了吧,你沒有必要跟着我去的…」

其實沈益不贊同她回去。

外面有雪災,有很多人都堵在車站沒法走呢,她去了能買到票嘛?買到了票能走嗎?

於是他語重心長的說道:

「路上危險,外面大部分交通工具都停運了,你看外面的積雪,到時候你能被堵在路上四五天,天天挨凍受餓,你覺得自己去可以嗎?」

關窈沉默了,沈益說的很有道理,但是老爹和姑姑要怎麼辦呢?

沈益很快就給出了解決辦法:

「你打電話,先讓他們在親戚家住幾天,有個照應。等雪災過去了,我再帶你去接他們過來,順便給你的親戚買點禮物送點錢,那不就成了嗎?」

關窈悄悄思索,覺得他說的話很有道理,新聞上確實已經報道了這場大雪災的影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