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找個沒人的地方去親親我我,我和秦兄談些事情。」

女子名叫鍾靈,是鍾離兩輩子的妹妹,關係自然不必說。只是此時聽到大哥這麼說,她畢竟是個女子,臉一下子就紅了,低著頭,躲在趙浪身後。

趙浪卻是個臉皮厚的,笑嘻嘻的和兩人打了聲招呼,拉著鍾靈跑了。

兩人相對而立,秦風笑著說道。

「好久不見,鍾國師!」

鍾離與秦風對視,絲毫不畏懼。

「咱們不是朋友,客套寒暄就免了,有什麼話就直說吧。」

秦風點了點頭。

「那好,我就有話直說。想必趙浪已經把消息傳遞迴來了吧?我之所以跑這一趟,就是想看看你要怎麼發動政變。」

鍾離咬了咬牙,這傢伙果然是來監督自己的。好在這傢伙進來之前,自己已經重新制定了計劃。將新的計劃和秦風說了一遍,鍾離問道。

「我這計劃,你覺得如何?」

秦風點了點頭。

「計劃可以……」

秦風嘴角微微上翹。

「其實也沒必要那麼麻煩,既然是政變,哪有不死人的,沒有半點流血犧牲,新的規矩如何執行下去?」

秦風盯著鍾離。

「咱們都是兩世為人,怎麼治理國家,怎麼恩澤百姓,不用我教你吧?廢話我就不多說了,既然你已經有了計劃,我也不會插手。不過鍾離你記住,你的命是我的,如果哪天我覺得你做的不夠好,我會親手宰了你。」

鍾離咬牙切齒,卻有無可奈何。眼前這個男人自己根本殺不死。

秦風伸手拍了拍鍾離的肩膀。

「教育,農業,工業,我想你有辦法讓這個世界很快發展起來對吧?其實百姓的要求很簡單,無非是吃飽穿暖而已。」

說完這句話之後,秦風直接離開了國師府。鍾離坐回座位上,手中的茶杯不知不覺間已經化作了齏粉。

秦風自然沒有直接離開應天府,而是隱藏在了應天府之中。

當天夜裡,鍾離進宮面見嘉靖帝。秦風自然跟著進了宮。

見到嘉靖帝之後,鍾離先是拿出了一本修鍊功法,和嘉靖帝細細講解其中關竅,嘉靖帝依法修行,很快就進入了修鍊狀態。

又之前朱果洗髓伐骨,嘉靖帝本就有了修行資質,現在鍾離有毫無保留的傳授修鍊之法,嘉靖帝自然一蹴而就。

等到嘉靖帝退出入定之後,鍾離直接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要知道,嘉靖帝可是二十年不上朝,卻仍然將朝政大權攥在自己手裡的人,可見嘉靖帝對權勢的貪戀。

所謂的修道長生,不過是為了永久掌控皇權罷了。所以嘉靖帝怎麼可能就此屈服。

呂方,黃錦,陳洪三人將鍾離圍在中間,只要嘉靖帝一聲令下,三人就會立刻出手對付鍾離。直到此時鐘離才明白秦風說過的那句話。這是政變,不流血怎麼可能呢?

可是計劃已經定下,其中最核心的就是嘉靖帝不能死,最起碼不能死在他鐘離手中,只是略微沉思,鍾離就做出了決定。

短短的十秒鐘時間,呂方,黃錦,陳洪三人就被鍾離打成了重傷,倒地不起。

看到這一幕,就連隱藏在暗處的秦風都有些驚訝,沒想到鍾離會有這種戰力。

要知道,這三位公公可都是有一品戰力的強人,不然也護不住嘉靖帝。可在鍾離面前,這三位竟然沒有絲毫還手之力。

鍾離一步一步走向嘉靖帝,嘉靖帝身為帝王,哪怕此時命在旦夕,可他依舊不為所動,嘉靖帝沉聲說道。

「你若殺我,你就是無君無父的悖逆之徒,文武百官不會認你,天下百姓更不會認你。」

鍾離掏出手帕,擦拭掉受傷的鮮血。他笑著說道。

「其實殺不殺你,我都有辦法。若是殺了你之後,我就扶植裕王做皇位,之後再讓裕王禪讓好了。

不殺你我同樣有辦法,我會將你囚禁起來,然後假傳聖旨,直接禪讓。我給了你一條登天之路,可你偏偏不選,我有什麼辦法呢?不用打理朝政,每天還能享受榮華富貴,又能修仙長生,這樣不好嗎?可你偏偏貪戀權勢,不肯鬆手!」

說到這裡,鍾離的表情已經猙獰起來。

「要不是秦風從中作梗,我何必如此麻煩?目前大明朝共有軍隊軍隊十五萬,其中五萬精英都在我們手中,我直接率軍殺入皇宮多麼簡單?現在我只問你一句話,你到底要如何抉擇?」

一把手炮出現在了鍾離手中,黑洞洞的炮口正對著嘉靖帝。只要嘉靖帝的回答不能讓鍾離滿意,鍾離回直接扣動扳機,不再給嘉靖帝說半個字的機會。

面對赤裸裸的生死威脅,嘉靖帝只能臣服。

事實上此時的嘉靖帝十分後悔,當初他不信任秦風,更不敢委以重任,哪怕秦風是當朝駙馬。而且事後還默許了鍾離對秦風進行圍殺,以至於兩大陸地神仙身受重傷,現在只能苟延殘喘。

若是那兩位沒有身受重傷,現在的局勢就大不一樣了。

看到這裡,秦風已經可以想到後續發展了,所以秦風直接從小洞天中召喚出了銀色巨雕。騎在銀色巨雕身上,秦風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禪讓的事情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完成的。很多規矩禮儀都要一步一步的進行。

直到一個月後,禪讓儀式徹底結束。

最讓人驚奇的是這場政變竟然沒有死人,而且新君登基也沒有將皇族趕盡殺絕,甚至還將嘉靖帝在內的所有皇族妥善安置。 神逆這話不是無的放矢,有洪荒本源在手,幫助鎮元子以靈根本體化形,確實是一句話的事。

但神逆的本意是希望鎮元子選擇第三種。

得到神逆的傳承,修鍊空間大道!

如果鎮元子能在化形之前將空間大道修至大羅集級別,待得化形出世后,空間大道、生命大道、大地之道,三道合一,一體三道!

這樣的鎮元子才有資格與三清、巫妖爭鋒!

「鎮元子,說出你選擇。」

神逆凝視着眼前的人蔘果樹,如果鎮元子選擇了第一種,神逆會幫助他化形,但以後的道路神逆就不管了。

如果鎮元子選擇了第二種,只能說明他太過愚鈍。

幸好,鎮元子天資聰穎,說道:「回稟師尊,徒兒選擇第三種!請師尊教徒兒空間大道!」

「好!」神逆滿意地點點頭,「選擇空間大道,你將身兼三道!以三道合一於人參果樹為靈根本體化形之法!」

神逆說着,抬手擲出一件靈寶。

「這是為師初古時的靈寶,星辰變,蘊含空間大道。」

鎮元子感受到靈寶之威,喜不自勝,極品先天靈寶啊!

「星辰變乃是蒼穹靈寶,地書乃是大地靈寶,你鎮元子合該擁有天地合一之靈寶!待你結出第一代人蔘果后,採摘七七四十九枚人蔘果,供奉在萬壽山之巔,就會得到另一件極品先天靈寶,天地寶鑒!」

神逆曾言鎮元子和空間大道有緣,這莫大的緣分就是應在了天地寶鑒上!

天地寶鑒,極品先天靈寶,寶物有靈,需要人蔘果供奉才能開啟。

寶鑒開啟后,可以尋找修士下落,推演天機道韻。

最強大的一點是鎮元子可通過寶鑒在洪荒中肆意穿梭!

當然,前提是沒有修士施法阻攔。

毫無疑問,天地寶鑒中蘊含的空間大道本源,洪荒罕見!

鎮元子聽聞自萬壽山上竟然還隱藏了一件極品先天靈寶,而自己卻渾然不覺。

如果不是神逆點破,恐怕鎮元子要經過無數歲月才會發現。

「徒兒謝師尊指點,謝師尊賜寶。」

鎮元子欣喜若狂,三大極品先天靈寶啊!洪荒中何人能比!

「嗯,貧道的弟子豈能沒有靈寶!」

神逆霸氣地說着,無論是冥河還是鎮元子,神逆都賜下了不少靈寶。

不管是從靈寶質量還是靈寶數量來說,此時的冥河鎮元子完全碾壓一眾大神。

這還只是他們身為殺戮道人和綠柳散人的徒弟,神逆沒有正式將他們收入門下!

想做主皇的徒弟,起碼也得證道混元吧!

神逆打量著人蔘果樹,最後囑咐道:

「鎮元子,你是貧道二弟子,在你之上還有一位大師兄!你也無需多問,和你一樣,他只知道有師弟的存在,不知道你的姓名。

貧道門下沒有那麼多規矩,只有一條你要時刻謹記。」

鎮元子以元神幻化出一張青年人臉,聚精會神的聆聽着,心想如此師門,唯一的一條規矩是什麼!

「強者為尊!」

「強者為尊?」

「對,強者為尊!」

神逆頷首,面色鄭重。

「徒兒,你的道心可能不適合這殘酷的洪荒,但強者為尊這一條,你要謹記!每時每刻都要放在道心之中!」

鎮元子略微詫異,這大好洪荒怎麼就殘酷了。

但師命不可違,鎮元子畢恭畢敬地說道:「徒兒謹遵師尊教誨。」

「這是貧道對空間大道的感悟與傳承,足夠你修至大羅了。若是化形出世后,沒有達到大羅中期修為,你自行了斷吧。」

「什麼?這……」

只見鎮元子的臉色大變,本來他還挺高興,得到了師尊的賜下的空間大道,可還沒高興三秒,聽到了自行了斷!

「師尊討厭徒兒嗎?」

神逆喝道:「休做小女兒姿態,貧道也是這麼對待你大師兄的!待你化形出世之後,前往東海尋找洪荒五島!之後再前往西部遊歷!」

洪荒五島!

和一臉懵逼的鎮元子不同,青衣自然知曉何為洪荒五島。

青衣依稀記得,那還是初古時頒佈的第二次九霄榜。

九霄福地榜中記錄了洪荒五島的存在。

岱嶼、員嶠、方壺、瀛洲、蓬萊。

這五島都是由混沌碎片轉化而來,因此沒有固定的區域,只知道是在東海之上。

龍族為了尋找五島,耗費了無數人力物力精力財力,至今一無所獲!就連祖龍這個東海之祖對五島都是知之甚少。

鎮元子,就算是化形也不過大羅之境,他能找到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