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能任由葉靈這個賤人繼續說下去,繼續詆毀他的名譽,實在是情非得已,他甚至可以把慕容雲煙給推出去。

當然,那是到了萬不得已。

不然他不能冒著得罪慕容家和皇后的可能。

就在慕容雲煙把手伸向他的腰帶,他狠了狠心一把推開了她,毫不憐惜的起身朝貓小九走去。

「我知道你是個本性善良的人,出氣了就把解藥給她吧,別忘了,她可是慕容家的人,是皇后最疼愛的侄女。」

貓小九冷聲一笑,看著走到自己跟前的寧天昊,突然腳下一個踉蹌就朝著寧天昊傾斜下去。

寧天昊下意識就伸出手抱住貓小九。

可是下一秒,突然一聲響亮的耳光直接讓他傻了眼。

接著是貓小九凄厲的尖叫聲,「四皇子,你竟然為了逼迫我交出解藥,不惜要毀壞我的名節,啊,我知道了,原來妹妹那些毀壞我名譽的手段都是你教唆的。

四皇子,你不喜歡我可以,可是你怎麼能做出這樣的事情,我是一個姑娘家,你這讓我如何做人,如何活下去。」

不僅周圍的人傻眼了,寧天昊自己都傻眼了。

他的眼睛猩紅可怖,寫滿了要殺人的衝動。

甚至手心已經凝聚出靈力,準備隨時都要殺掉貓小九。

貓小九不僅打了他的臉,還把他的臉徹底的扔在地上,踩在腳下。

這個賤人在報復。

可她憑什麼。

她當年做的那些蠢事,他毀掉她的名譽也不過是想徹底跟她撇清關係。

可她怎麼能如此對自己!

貓小九的話已經徹底把所有人都震住了。

只有寧天玄嘴角不動聲色的勾了一下,饒有興緻的看著貓小九這個被稱為廢物的人繼續虐渣虐交賤。

寧天昊可是個城府極深的人,這些年一直委曲求全的活在皇后和六皇子寧天梧的眼皮子底下,已經練就了一副鋼鐵般的假面孔。

他還是頭一次看到他如此的失態。

有趣。

不得不說這個女人還真的是總能給他帶來驚喜。

當然同樣驚喜的還有管家老王和隱藏在暗處的墨明和站在寧天玄身邊的嚴青。

墨明還好,畢竟是已經暗中保護貓小九多時,多多少少對這位女主子有了一定的了解。

可管家老王和嚴青可是對貓小九的認知還停留在那些大街上的傳言上。

突然看到如此剛,如此狡詐,不,是機靈的女主子,他們一時間還無法把頭腦中的數據刷新,以至於甚至一度懷疑眼前的到底是不是女主子,是不是也有人跟他們主子一樣易容啊。

不過很快他們就否認了,畢竟主子的易容術可是來自妖界一位大能,其他人哪兒有這樣的機緣。

可是這女主子真的是人狠話不多暴力的讓人喜歡的不得了,似乎跟他們的主子還有一些相似呢。難怪主子的毒唯獨她能解。

「葉靈……」寧天昊臉上的表情猶如面具一般碎裂,儒雅淡定的臉瞬間布滿了陰霾,咬牙切齒的喊著她名字的時候,讓人宛如看到了一張來自地獄的臉。

苦心經營的形象還是沒能保持得住。

都是這個賤人。

今日他必殺賤人。 「氣死我了!」

「她在打大少爺的主意啊,不知道會耍什麼心機,我們怎麼能還在這裏呢?」

「對啊,不應該上去幫……」

見她們一臉激動,有人站出來安撫。

「別衝動,你們想想,大少爺什麼時候理會過她了,大少爺一心都在夫人身上,才不需要我們擔心呢。」

「對哦,有道理。」

「所以說,我們也別瞎操心。」

「好了,走吧。」

「啊?不是說了不用我們操心嘛,現在又要上去?」

「誰說要上去了,是去大廳和她們集合,我們又有個好玩的了。」

說話的人俏皮一笑,瞬間勾起不知道那個提議的幾人的好奇。

「是什麼?」

「先去大廳。」

「不嘛,你現在說,在這裏說和在大廳說有什麼區別,我們可以聽兩遍的其實。」

「好吧,就是猜一下秦夫人多久會下來。」

「啊,這個好玩。」

「哈哈哈哈,快走,我太想玩了。」

「用跑的,不然秦夫人要下來了。」

「對啊,抓緊時間啊,各位。」

「哈哈,你們那麼損真的好嗎。」

她們邊說邊跑了起來。

在室外的一群人似乎也和她們想到了一起,也是跑了起來。

她們隔着落地窗相望,然後都笑出了聲。

「跑快點。」

「你也是。」

她們互相催促。

很快,所有人都聚集在了大廳。

「秦夫人還沒下來吧?」

有人張望着問。

「還沒,快點兒猜,我先,我猜三分鐘。」

「這太短了吧,她那麼高的鞋子,從室內球場走到樓梯口的那一段路都不止三分鐘了。」

「啊?你們沒說她穿了很高的鞋子啊。」

「現在不就說了嗎,哈哈。」

「她上去有一會兒了吧,我猜五分鐘。」

「我猜十分鐘,六分鐘給她走那段樓梯。」

「哈哈哈,那我就……」

另一邊。

綜藝《古堡里的名偵探》錄製場地。

嘉賓們進入了一段休息時間。

「你覺得誰是兇手啊?」

陳雯雯一走進自己的休息間,就開口問道。

「你覺得我剛才有時間看你的錄製啊?」

助理說着,眼睛裏面透露出無奈。

「對哦,你去周小琪的休息室調包餅乾了。」

陳雯雯這才想起來自己給助理佈置了一個任務。

「怎麼樣?成功了嗎?」

她眨着眼睛期待着助理的回答。

「當然成功了啊,不然我就無顏面對江東的陳雯雯大小姐。」

助理說完,迎來了陳雯雯讚許的目光。

「真不愧是我陳雯雯的助理!」

「現在是休息時間了,正是吃餅乾的好時機啊!」

「周小琪那個小賤人應該會在這個時候吃餅乾的吧。」

「嘿嘿,等一下我們就有好戲看咯!」

陳雯雯陰陽怪氣的聲音里都充滿了不還好意的期待。

周小琪的休息間里,助理正在忙着整理東西。

「你先放着,先別弄了。」

周小琪將助理從雜亂的物品堆里拉出來。

「幹嘛啦?你又有什麼吩咐了是嗎?」

助理只好放下了自己手中的活。

「你看看現在是什麼時間啊,是休息時間了啊!」

「到了休息時間,李成軒就有空吃我送的餅乾了啊!」

「這種時候是你整理垃圾的時候嗎?不是啊!」

「這種時候你當然要去盯着李成軒了啊!你說是不是?」

周小琪將助理的手機放到助理的手中:「好好拍。」

「你一定要好好拍哦!必須要拍到能用的照片才行!不然我就白費功夫了!」

「知道了啦。」

助理打開手機看了一眼內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