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韓太尉的治軍我素來佩服,有韓太尉在,淮東無虞。」

「伯父那邊近來如何?」

「我那邊也還安寧,不過最近淮西一帶有點吃緊,劉豫賊心不死,又有進犯的意思。」

「淮西是劉光世在?」

「正是。」

「那不是…」葉治後半句沒說出來,想來岳飛也能懂。

「陛下此次召見我,就是要我到鄂州措置軍事。」

這就很明白了,誰都不是糊塗蛋。

劉豫和金人被韓世忠修理了,不敢在淮東惹事,於是把重點放在了淮西劉光世的防區。

趙構知道劉光世不靠譜,所以要岳飛去淮西撐場面。

「那伯父什麼時候動身去鄂州?」

「就這兩日吧,雲兒剛成親,讓他在家裡多待兩天,這一去又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

領兵在外就是這樣,聚少離多。

本來朝廷是不禁將領帶家眷隨軍的,可是岳飛對自己和岳雲要求甚嚴,根本不搞特殊化。

「那小侄就預祝伯父一切順利。」

「嗯,你在高郵也要好好努力,要對得起一方百姓。」

「小侄明白。」葉治頓了頓,說道:「伯父常年在外,自己也要多加小心,有些事情莫要太強求,有時候退一步海闊天空。」

葉治很突兀的一句話讓岳飛微微地蹙起了眉,有些不解地問道:「你的意思是?」

「小侄就這麼一說,伯父莫要見怪。」

見葉治不想多說,岳飛也沒有追問,話題一轉道:「走,難得相聚聚,去院子里比劃兩招,看你的槍法有沒有長進。」

「好啊,伯父能指點一二,小侄求之不得。」

岳府有一塊挺大的習武場,家中的子弟從小就耍刀弄棒。岳飛現在很少親自衝鋒陷陣,不過槍法還是一如既往的神乎其技,一代宗師的水平不是蓋的。

葉治在岳飛的指點下耍了一陣子,對於習武健身,葉治沒偷過什麼懶,相比上次來岳府接受岳飛指點時又有不少的進步。

不過岳飛給的評語是章法尚可,但卻是花槍,缺乏實戰。

槍法要想有大精進,必須經過生死搏殺的錘鍊,最好的辦法就是提桿長槍衝鋒陷陣,血里來火里去。

一場生死勝十年。

岳飛的話聽得葉治是熱血沸騰,奶奶的,啥時候老子也找個機會和韓大哥去練練,咱就不信練不成不倒金槍。

耍了槍后,葉治死乞白賴地在岳家蹭了一頓晚飯,如願以償地見到了岳雲的新婚妻子鞏氏,又和岳雲父子說了一兒話,這才有些不舍的話別。

看著葉治離去的身影,岳飛喃喃自語道:「退一步,海闊天空……。」。 ,

第676章

哼,宋三喜挺孝敬老師的嘛!

得,等天星競拍之後,能坑一下顧東那個傲氣的傢伙,心情更好了,再把這魚做了,請宋三喜來家裏吃吧!

到時候,姐可一定展示一下廚藝,讓他刮目相看。

她這些年,獨居慣了。

平素,研究點菜譜,打發一下時間,廚藝倒還行。

她感覺,宋三喜這傢伙,除了嘴上油一點,實際上還挺正的。

和王輝嘴裏說的敗家子,完全不同啊!

光是一手醫術,就足以驚人了。

師生重逢,一幕幕,讓她回想起來臉紅心跳。

但,又逐漸有點信任宋三喜了。

母親的悲劇,讓她自小,就不相信什麼狗屁愛情。

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她的乾媽,也這麼說。

人家乾媽,可了不得

宋三喜回到家,晚上八點半。

一樓,客廳里,三個美婦坐在那裏。

蘇有容,蘇有晴,林洛嬌,喝着茶。

宋三喜一看那場面,微笑道:「喲,姑娘們,今天晚上有什麼大好事啊,這麼齊整整的?」

一下子,把大家都逗笑了。

都是當媽和要當媽的人了,還姑娘呢,這傢伙,真能說。

蘇有容笑道:「你釣魚去了?」

「哦,崔老釣的魚。給大姐拿一條回來,補補,以後,好下乃。」

蘇有晴,心裏暖,臉上紅。

蘇有容眼神一凌,「宋三喜,你就為大姐着想,我們呢?」

說着,指指自己,指一下林洛嬌。

林洛嬌笑道:「宋夫人,這兩天冷,可能魚不容易上鈎嘛!」

宋三喜呵呵笑,道:「這一條,是大姐的。你們啊,我們大家啊,包括孩子們呢,都有,一條特別大的土鯽魚,我掂了一下,快兩斤了。」

「不過,崔老都捨不得吃,叫我帶回來給孩子們吃。但,孩子們不都在學校呢嗎,我就養在農場里,放了假再說。」

「有時間了,崔老邀請大家去莊園玩兒。老人家也怪寂寞的。兒孫一大屋,他經常一個人在鄉下獃著。」

「他送我離開的時候,那場面,我心真的揪。有容,大姐,有空了,多打點草鞋,做點布鞋吧,兩老都喜歡著呢!」

「今天,崔老還穿着的,高興的很」

一席話,切中女人柔·軟心。這老人真好,老人也不易啊!

但蘇有容倒有些鬱悶道:「我可沒法去崔家莊園,明天要去省城拍戲了。」

說起來,她又有點激動。

宋三喜一臉笑,「一顆大明星,要冉冉升起咯」

蘇有容道:「你還笑啊,我都愁死了。」

「怎麼愁了?」

林洛嬌便乾脆利落的講了一下。

導演鄭文剛和劇本,又回到容喜的名下。

紅日影視,賠了違約金給他,又是500萬。

這傢伙,還沒拍戲就賺了千萬。

今天白天,簽了約。

蘇有容,也到公司簽了劇本《讓子彈飛起來》的演出約,片酬500萬,加發行分成5%,這不算少了。

但是,整個省內,只有省城有影視基地,還是屬於紅日的。

戲,只能去那拍。

蘇有容不想離家這麼遠,長時間見不到家裏人,又怕的是,顧東在省城,又會去探班什麼的,煩。

所以,林洛嬌最後說:「宋先生,您的意思呢?」

蘇有容白了宋三喜一眼,「就他那德性,寬宏,心大,尊重他人,怕是要放我去省城了,雙手支持了。」 「嘶…」

那小孩渾身一顫,但根本沒有哭鬧,反而露出畏懼神色。

這說明,他在過去已經被打過太多次了…

「秦小蛟,你他嗎還不老老實實幹活,啊?!」

那監工滿臉凶神惡煞,「看看你一下午,才壘了一面牆,簡直就是個廢物…!」

唰…!

聽到廢物這兩個字。

秦小蛟抬起頭來,小臉上滿是灰痕。

「我才不是廢物…」

他的聲音很低,近乎於自言自語。

工地上聲音很大,監工壓根就沒聽到。

「什麼?」

他冷哼一聲,面色冷戾,「你他嗎是不是在罵老子?!」

啪…!!

此刻,這名監工毫不猶豫,再度一鞭子抽了過來…!!

直接讓秦小蛟,抽的腳下踉蹌!

「啊…!!」

他一聲尖叫,就要朝着外面沖了出去…!!

但,根本來不及!

四周。

那些人彷彿看戲一般。

而,很快。

就有監工沖了過來,直接將秦小蛟拎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