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落春拉著她的手,她是一肚子話找不到人傾述,阮安玉嘴嚴,她因此可喜歡同他說話了。

且何佛之也說了,阮雙行從家裡的族學出去,日後與外人而言,他就算是和安家人一個陣營的,自然不能做自相殘殺的事情。

安落春繼續道:「這段時間族學那頭事情似乎挺多了,即便到了下學的時候,也會有人不走,三三兩兩不知在議論什麼,還有人會去詢問大伯父與我父親呢。」

阮安玉嗯了一聲,就任憑安落春拉著去玩了。

等著下學的時辰,阮安玉就去前面族學處等著阮雙行。

若是照著安落春的說法,每日安如風都會把阮雙行叫過去問問學業,再給他講講朝局。

那麼。

只要她在這裡等,准能瞧著二人在一起。

橘白走過來,低聲回話,「六姑娘,二少爺正在和安老爺說話呢,說的要出去一趟,安老爺聽著您來的,說的要見見呢。」

還真是老天爺都在幫襯她了。嗡!

可怖冰冷的殺意,自林寒身上散發,彌散虛空。

周圍的空氣,一瞬間都是變得蕭瑟、刺骨。

九皇子神色頓時陰沉下來,他盯着林寒,道:「你,真的要與我作對?」

唰!

林寒沒有回應他,直接大踏步朝着九皇子衝去,手中長劍嘶鳴,釋放殺機。

「小子,你敢

《龍血神帝尊》第四百四十一章極端震撼按理說這魔氣足以誘惑到全天下的男人,然而卻在沙悟凈面前失效,甚至之前的試探,她也是最淡定的。

想到此處,突然白骨精在腦中想到了一個大膽的想法,她毫不猶豫伸出玉手抓向白素貞胸口。

「啊!你想幹什麼!?」

然而奇怪的事情出現了,明明「沙悟凈」胸前什麼都沒有,但白骨精這樣虛抓之下,白素貞還是略帶著顫抖的動作閃躲,並驚疑道。

白骨精眼見於此,心中那大膽的猜想一點點被證實,不由得嘴角勾起邪魅的笑容,說道:

「我道是為……

《我在西遊搶信仰》第一百五十三章黑炎 花六郎不斷發出慘叫。

聲音從林中飄出,飄遍武山,飄到山外。

雖說這樣處置花六郎,比殺了花六郎更讓人覺得痛快,但柳葉心裏還是想殺了花六郎,為死掉的數十同門報仇。

噗。

慘嚎中的花六郎猛地身軀一顫,張嘴噴出一大口鮮血,整個人也是向前一頭撲倒。

有弟子上前查看,發現花六郎竟已氣絕。

但柳葉還是不放心,上前狠狠踢爆了花六郎的腦袋。

咚咚咚。

再次有鼓聲響起。

居然又有門派順利入圍。

眾人知道不能再耽擱,必須得前往山門,將信物送出去。

拿到入圍物品后,就該想盡辦法將東西送出去,好讓門派能夠順利入圍。

此地位於武山的半山腰,距山門較遠。

看到魏小寶等人神情輕鬆,柳葉無法理解,只因此刻她的心幾乎懸到了嗓子眼,呼吸也很沉重。

在同一時間,武山的四周,有好幾個門派在同時下山。

拿到入圍物品后,所有門派都會先觀望,而非一股腦就往山下沖。

埋伏在暗中的豺狼,極有可能會在中途攔截他們,稍有不慎,入圍物品就會被搶走。

但在有門派順利入圍后,手頭握有入圍物品的門派便再也無法沉住氣,紛紛選擇殺向山門。

最先殺出山門無疑是糟糕的選擇,但最後出山是更糟糕的選擇。

如果已經有九個門派拿到入圍資格,只剩下最後一件入圍物品還在山中,那剩下的門派定會全都等在山門那裏。

即便懷揣寶貝,也難以帶出山門。

無論哪屆武道大會,最後幾個入圍名額的廝殺都是最慘烈的。

接近山腳,從林中看過去,能夠看到在山門附近聚集著不少人。

看那些人的穿着打扮,就知道他們來自不同的門派。

他們守在這裏,就是在等入圍物品自己送上門來,搶到手后,立馬出山,便能入圍。

「大有哥,好像有十幾個門派聚集在這裏,我們要如何過去?」柳葉很是絕望。

武道會入圍資格賽的殘酷競爭,往往就是從這時開始。

先前能夠順利入圍的門派,必然是展露了強悍的實力,徹徹底底震懾住這些門派,才能順利出山。

才有兩個門派入圍,就有眾多門派聚集在山門處,這屆的武道會比往屆更加瘋狂。

「到底該如何才能殺出去啊?」雲秀絕望地問道。

在武山被操練一番,所有落雲山弟子都是萬念俱灰。

現在隨便看到一個人,他們都會覺得那人是他們戰勝不了的絕世高手。

就算他們同時沖向山門,最終能否有一人到達山門,也很難說。

關鍵是即便順利到達山門,山門會不會順利打開,也是未知。

「大有哥。」柳葉再次看向魏小寶。

面對這種情況,她內心很慌,全無主意,只能將希望再次寄托在魏小寶身上。

要是沒有魏小寶,別說拿到入圍物品,可能他們連性命都無法保住。

魏小寶雖對自己的功力很有自信,但面對那些未知的高手,他心裏也沒底。

「蘇兄,要不你我聯手殺出去?」楊思夢突然開口。

只要能讓落雲山順利入圍,相信這些門派多半不會對後面出山的弟子動手。

魏小寶眉頭輕皺,低聲道:「現在還不是最好的時機,我們就在這裏再等等吧。」

「等什麼?」

「就是,再等守株待兔的門派會越來越多。」

「師姐,我們還是快點殺出去吧。」

眾弟子都很着急,迫切想要出山。

柳葉扭頭狠狠瞪了那幾人一眼,斥道:「相信大有哥准沒錯。」

別看山門這邊現在很平靜,一旦有門派想要送出入圍物品,這平靜立即就會被打破,從而讓此地變成人間煉獄。

故而魏小寶在等一個機會,這個機會自然是有門派想要出山。

守在這裏的門派極有可能會聯手,為的就是打劫那些手頭有入圍物品的門派。

相反,手頭有信物的門派也完全可以聯起手來,共同對付這些守在此地的豺狼。

想到此,魏小寶說出心中的想法。

柳葉一聽兩眼冒光,跳起來說道:「大有哥,你真是天才。」

「師姐,但那些門派會跟我們聯手嗎?」有弟子迅速提出質疑。

柳葉斥道:「怎麼不能?不跟我們聯手,他們自己能殺出去?」

目前在武山顯然分成了兩大陣營,一個是手頭有信物的,另一個就是手頭沒有信物的。

有信物的門派之間絕不會有任何的矛盾,沒有信物的門派之間同樣是這樣。

柳葉立即下令,讓一些弟子到附近的道路去攔截,好跟有信物的門派聯起手來共同戰鬥。

「快看,有人往山門那邊去了。」雲秀突然喊道。

眾人的眼睛齊刷刷看向山門。

有一人穿着破爛,正大步流星地走向山門。

「那好像是短刀門的服飾……」柳葉雙眸冒火。

回想短刀門的那群畜生對他們做的事,她就恨不得將所有短刀門弟子殺死。

縱然是這樣,也無法消減她心頭之恨。

魏小寶哂然一笑,既然是短刀門在此刻想要出山,那就說明他們拿到了那具屍體上的茶碗。

只是一具屍體躺在林中,即便有不少人碰到,也不會去搜身。

只有短刀門弟子才會知道,那位弟子身上攜帶着入圍物品。

就算入圍物品從玉鳥被換成了茶碗,他們也只會感到詫異,卻不會不拿。

看到那個短刀門弟子那般自信,即便是柳葉,也感到不可思議。

詭異的是那些埋伏在山門附近的門派,並沒有攻擊那個短刀門弟子。

短刀門弟子到山門處,從小窗交出信物。

很快山門打開,那名弟子徑直走了出去。

「怎麼回事?他們怎麼不攻擊那畜生?」

「那傢伙看着並不強啊。」

落雲山眾弟子都是滿腹狐疑,不能理解。

柳葉冷聲道:「肯定是那些傢伙礙於短刀門的聲名。」

短刀門行事毒辣,門中弟子莫不卑鄙好色,而且睚眥必報。

得罪短刀門斷然不會有好下場,即便是在這武山之中,也不會有門派想要得罪短刀門。

短刀門也只會挑軟柿子捏,斷然不敢挑戰那些霸氣側漏的門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