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翌:「……」

迪力熱吧抬起頭,注視着沈翌的眼睛,認真的問道:「你有沒有女朋友?說實話,不準騙人。」

沈翌笑道:「怎麼,你想做我女朋友?」

迪力熱吧:「你先說,說完我在告訴你。」

沈翌搖頭道:「沒有,沒有女朋友。」

迪力熱吧不信的問道:「你在韓國當練習生那麼久,就沒有找個練習生女朋友?」

「你不知道練習生是不允許談戀愛的嗎?」

「聽說過,難道真的不允許你們談戀愛。」

「你問一下佳姐,看她允許你談戀愛嗎?」

「那怎麼辦?」迪力熱吧有點喪氣道。

沈翌見她這樣,伸手摸了摸她的頭,溫柔的問道:「熱吧,你真想談戀愛嗎?」

「摁」迪力熱吧點了點頭:「你上次親我,跟我拍戲的時候,感覺完全不一樣。」

沈翌:「……」

『卧槽,這是什麼比喻??』

見沈翌臉色有點難看,迪力熱吧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笑問道:「你吃醋了?是不是吃醋了?」

沈翌狂翻白眼,懶得去接迪力熱吧的話。

見沈翌真的有點不高興,迪力熱吧連忙解釋道:「我一個小演員,戲都是蜜姐幫忙接的,導演有要求,你讓我怎麼拒絕,我跟你又不一樣。」

「你一回國,就有很多導演找你拍戲,連電影導演都有,還被你讓蜜姐推掉了。」

說到這裏,迪力熱吧心裏有些酸酸的。

原本她以為自己靠着楊老闆的提攜,在新人中算是混的比較好的了,很多人在這個圈子裏混了好些年,也沒有接到一部有份量的角色。

她現在都跟糖嫣搭上戲了,不知道超越了多少同齡人,妥妥的小花預備幹部。

可就這樣,她跟沈翌比起來。

依舊什麼都不是!

同樣是新人,兩人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 「不要火氣這麼大嘛,剛才的導彈不過是和你打個招呼,這種程度的攻擊對你算得上什麼呢?」

菱形取出一根嶄新的棒棒糖,剝去包裝塞進嘴裏,感受着檸檬味的清香在味蕾上纏繞。他含糊地說。

「你是科學結社的人?」

沒心情和機甲閑聊,真田純一提出了自己的問題。

「科學結社?只是我的臨時合作夥伴罷了,我現在有更好的合作夥伴,另外你也…..」

話音剛落,從真田純一背後的【天使偽翼】上散落了數不清的白色羽毛,它們均勻地飄落、散開后吸收著雨水,轉化成了三角形的冰錐。

「喂喂!等一下…..」

那是非常壯觀的景象,也只有level5的能力者能在短時間創造出上千根冰錐,但菱形看着屏幕上裝不下的漫天冰錐並不覺得這場景有多難得,臉色一下子就綠了:「我只是……」

冰錐在原地帶起了圓環狀的氣浪,它們以超越音速的速度,將飛行軌跡的終點定在了菱形所駕駛的機甲。

真田純一沒有閑心去聽這貨的廢話,有人妨礙他就夠鬧心的,他才不相信和科學結社混在一起的傢伙會有什麼好心人。尤其是上次這貨劫持人質的賤樣,讓真田純一把他列到了必殺名單里去。

機甲從原地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根避雷針。這不意外,真田純一記得他的機甲是可以與其他物體交換位置的。

【電擊使——磁力雷達】

真田純一發出了無形的電磁波,細心地搜索著附近的每一個角落,以機甲的大小,在電磁波的掃描下是不可能混淆過去。

電磁波在五秒后給了真田純一切實的反饋:一個體型符合機甲大小的物體在他的左側,躲在了因大雨無人的公園內。它藉助了樹木茂盛的枝葉,將自身掩藏了起來。應該是進行多次轉移,公園裏不可能有避雷針。

「該死!」

菱形駕駛的機甲也裝備有高倍光學觀察系統,他與屏幕上被放大的真田純一對視上的那一刻,只覺得體內的血似乎都要凍結了。

那人是真的很想殺了他!菱形腦中最先想的不是怎麼逃跑,而是懷疑為什麼真田純一為什麼要對他報以如此龐大的殺意。

菱形干比谷選擇性忽略了先前他劫持的那些學生人質,在他看來,這些無關人士根本不會成為雙方交流的阻礙,畢竟先前是因為在公眾場合,真田純一作為學園都市高層的白手套需要注意影響才沒有無視人質。

菱形壓根沒想過,真田純一是和他完全不同的人,是抱有善良底線的惡人。即使那些學生真田純一一個也不認識,他不會當做沒發生或者是可以忽略的。

【未元物質——彈珠(耐高溫)】!

【超電磁炮】!

【矢量操作——加速】!

三種超能力一同發動,使得這一次的【超電磁炮】威力遠超以往。

在真田純一抬手的一刻,菱形慌忙啟動了交換轉移裝置,當他進入目標選定界面時,屏幕上已經亮起了刺眼的光。

刺啦——

轉移成功的菱形剛生出慶幸的情緒,機甲忽然失去了平衡性,一頭栽倒在天台的積水裏。

「怎麼——腿部缺失?」

菱形看着屏幕上自檢模塊上的紅色發亮區域,傻眼地自語。

在【超電磁炮】臨身的同時,機甲剛剛完成了轉移。準確的說,是在真田純一射出的彈珠命中機甲的同時,機甲才成功移動。

「開玩笑的吧,他的能力比我的空間移動發動的還快!作弊啊!這可是被我加強優化的版本!」

菱形的手幾乎要加速到舞動出殘影的地步,他需要離開!離這個殺人狂越遠越好,什麼商談合作,就留給那個小女孩吧。

冷眼看着機甲用機械手將自身撐起,真田純一手中再度凝結出了【未元物質】的彈珠。

「吶,畢竟他之前也沒傷到那些小可愛,就放過他吧。」

一隻蒼白的小手伸過來,蓋在了真田純一抬起的手腕上,自說自話着地將他的手壓了下去。

真田純一寒毛乍起,這裏是幾十米高的空中,有人居然在他沒有察覺的情況下靠近他的身邊,拿住了他的手腕。如果對方不是阻止他攻擊,而是伸手擰斷他的脖子…..

噔~

【矢量操縱】

真田純一用足以震動鋼筋的力量震開了那隻手,在【天使偽翼】的帶動向後倒退,他也看清了阻止他打爆機甲的真兇,那是一個…小女孩?

他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視覺,但真田純一所看到的,就是一個穿着女僕裝的小女孩,她的身高看上去恐怕連一米五都不到,那張稚氣的臉看上去就像是從學校剛剛放學的小學生,臉上還掛着天真而又懵懂的笑容。

但是,一個小學生怎麼可能悄悄地靠近他?還是在七十米的空中。

【小心!她是異端!還是異端中的貴族種!】

系統的提示明晃晃地顯示在了眼前,還是紅色加粗版。

真田純一明白了小女孩的身份,這就是他的敵人。

「呦,真田純一?你是叫這個名字吧?那天科學結社的老鼠們搞破壞的時候,我就記住你了,要不是亞雷斯塔那個麻煩的傢伙在,我當時就和你打招呼了。」

在漫天的雨幕中,小女孩頭頂有一道無形的屏障,將雨水彈向了側面。

她微笑着,提着裙角微微下彎膝蓋,踩在空氣中做了一個歐洲范的淑女禮。

「我叫格萊莉亞.西塔,是你們所說的異端。對吧?艾薇婭。」

格萊莉亞笑着說出了讓真田純一陌生的名字,他皺起眉頭,不知道格萊莉亞在和誰說話。

「嘖嘖,忘記了,你已經沒有肉體了,出聲說話還得耗費魔力來投影。元素精靈最後的公主,居然變成了不依靠宿主就活不下去的寄生蟲,真是想想就覺得悲哀。要是您的父母還活着看到這一幕,他們該為女兒多麼傷心啊。」

格萊莉亞故作悲傷地望着天上的雨雲,嘴角卻忍不住地向上翹起。話說到這份上,真田純一也明白了,格萊莉亞所說的艾薇婭,就是他的能力掠奪系統。

【趕快離開,真田,你打不過她的】

系統沒有說讓真田出氣的話,即使對方搬出了已經逝世的父母,反而是催著真田純一趕快離開這裏。

「這傢伙很厲害嗎?」

只知道格萊莉亞存在感特別低的真田純一問道。既然對方說的像是認識系統似的,那系統也一定對格萊莉亞有所了解。

【在異端中,99%都是只知道吞噬魔力的低智商動物,除去它們以外,還有着對低等異端有着絕對領導權的貴族,他們不僅有着更勝一籌的吞噬魔力特性,還能抑制住自身無窮盡的食慾,有着超過常人的智力。格萊莉亞就是其中一員,她的外號是無面者。沒有人知道她的真實面目,只知道她可以任意變換成其他人的外貌和聲音,是異端中最出色也是最致命的刺客】

「小哥,有興趣做個交易嗎?」

格萊莉亞開口道,她正抱着手,頗為好奇地打量著真田純一。

「交易?你想做什麼?」

真田純一暗自做好了發動能力將自己彈射出去的準備。一邊裝作驚訝地問。

「你去我們的據點坐一坐,用喝一壺茶的時間讓我把艾薇婭從你的體內剝離出來,我可以保證把你轉化成貴族種。」格萊莉亞似笑非笑地看着真田純一,用誘人墮落的嫵媚語氣說,「這個世界很快就會在異端的入侵中淪陷,抵抗是徒勞的,而一個僅剩的元素精靈作為籌碼是完全足夠的。能被她看上並附身,你也具備着某種被她看中的才能,其他的貴族種也不會有什麼意見的。」

【等等,問問她轉換貴族種的事,這個事情我們以前不知道】

系統忽然插話。人類能被轉換成貴族種的事貌似讓系統很是吃驚,連勸告真田純一不要相信的語句都沒出現。

。 風津野南部,錢飛揚小心謹慎地在叢林間前行著。

「之前看到黑霧向著西部去了,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南部正是狼族力量薄弱的時候。想要離開此地,不趁此時,更待何時!」他捏了下拳頭,無意中作出了和趙、姬二人同樣的決策。

「不過根據任務資料來看,附近還有一隻極其強大的精英怪出沒。一隻三頭巨犬,實力差不多相當於人類的見習階八段。

好在這畜牲雖然實力強大,但行動之時會造成很大的動靜,可以提前迴避或者躲起來。」

錢飛揚看了下任務資料,這樣分析著。

他剛向前走了一步,踩斷地上的樹枝發出「咔擦」的聲音,忽然一種令人心悸的感覺傳遍全身。

那感覺,就好像被某隻野獸盯上了一樣!

「刷!」

一道極其明亮的劍光斬落,速度快到幾乎無法用肉眼分辨,筆直地襲向錢飛揚的後腦勺。

「噌!」

錢飛揚登時寒毛矗立,猶如背後長了眼睛一般,突然前撲出去,在地上翻了幾個滾,卻是極其兇險地避開了這一劍。

「倒是有些意思。」密林的陰影之中,浮現出趙子琦的身影,他持劍而立,嘴角帶著一絲譏諷。

剛才的劍光明顯就是由他而發。

「趙子琦?」錢飛揚吃了一驚,顯然是沒有想到一直顯得有些隱忍不發、低調穩重的趙子琦,會主動找上自己,「你這是做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