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多員工們當街叫賣電燈。

並很快引起了轟動。

而伍正平在知道這一切后。

又受到張威的提醒,就放開了對通天電氣的阻撓。

煤油代表高飛得知這一情況驚怒不已。

想起陳明的囑託。

他找到伍正平,威脅柳城會遭到煤油巨頭的斷供。

但!

伍正平早就對高飛的目空一切很是惱火。

當場就讓人把高飛轟了出去。

之後!

柳城的情況迎來一片大好!

與此同時。

在蘇省幾百座城市裏。

煤油巨頭的圍剿也徹底崩盤。

而通天電氣的大征伐計劃。

則迅疾搶佔市場,將煤油巨頭擠的根本就支撐不住。

煤油與電氣的競爭如火如荼。

而在蘇省。

各大煤油燈公司的價格戰也是打的非常火熱。

通天電氣的電燈售價。

統一在10塊錢。

煤油燈公司為了避免被淘汰。

只能孤注一擲的瘋狂降價。

原來價值200塊錢的煤油燈。

到了現在。

竟然降到了20塊錢的冰點。

這還是價值高的煤油燈,

價值低的煤油燈更是滑落到了可憐的5塊錢!

虧本甩賣!

老總們心疼的滴血!

但銷售情況還是讓他們略微欣慰了一點點。

至少。

還是有人在買的。

可惜…

他們不知道這一切都是一場百姓的盛宴。

這些煤油燈成本昂貴。

雖然亮度不好。

但還是可以買回去當裝飾品。

至於燈具?

抱歉。

他們還是選擇了電燈。

顧凡對煤油燈公司的價格戰無動於衷。

直營店的售價統一在10塊錢。

而這個決策是正確的。

因為。

45家直營店的銷售情況非常火熱。

甚至火熱到顧凡差點心態失衡。

一月後。

辦公室。

肖舒走進來,「顧總,這是這一個月的營收報告。」

顧凡接過來翻看。

這個月。

因為要供給其他城市的電燈。

所以蘇省依然保持着45家直營店的規模。

而銷售情況也不出意外的達到顧凡的估計。

一月營收——五億八千萬!

其中有一大半都是電費帶來的!

如此恐怖的業績。

直把顧凡樂的找不着北。

這樣的業績。

毫不誇張的說。

直接超越蘇省任何一家老牌煤油燈公司!

問題是。

這還沒加上其他城市。

只是單單蘇省而已!

還不等顧梵谷興太久。

肖舒愁著臉道,「顧總,還有一點麻煩。」

「麻煩?」

「什麼麻煩?」顧凡愕然。

「電燈供給不夠啊!」

肖舒苦笑。

這也算是痛並快樂着。

每天進入蘇省的貨物都是10萬個電燈。

但這些。

怎麼夠一千多萬人的市場?

問題是其他城市也很缺電燈。

但大工廠的產量完全沒有更多了!

顧凡點點頭。

這一點。

他早在一個月前就已經注意到了。

超級大工廠現在僅有10萬工人。

但是!

擴招計劃早已經在半個月前就已經啟動。

各大城市的煤油燈公司先後破產。

那些優質工人正好是通天電氣稀缺的。

而顧凡早已給各地分公司發了電報。

讓他們給超級大工廠招人。

要不了多久。

產量就會迎來一個大爆發。

忽然。

顧凡問道,「那三大煤油燈公司還在支撐嗎?」

這個月。

先後有上百個煤油燈公司關門不再營業。

主要就是實在支撐不住這樣的燒錢了。

拿着以前掙得錢換個行業他不美嗎?

非要頭鐵的去做陳明的傀儡?!

「還在支撐。」

「不過,應該也快了。」

肖舒笑着道。

當天!

正業煤油燈公司宣佈破產。

而被拖了工資的工人們去找他時。

卻傻眼了。

跑了!

正業公司的老總攜款跑路了!

沒過多久。

另一家煤油燈公司也宣佈破產。

工人們去找時。

也是一樣的結果。

而大魚煤油燈公司則苦兮兮。

現在。

就剩他們一顆獨苗了。

大魚公司,辦公室里。

周魚面無表情的道,「陳總,我實在堅持不住了。」

「你要是想繼續跟通天電氣作對我不攔著,我先撤了!」

說完。

他就要跑路。

如果不是因為煤油巨頭也是股東。

他早第一個跑路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