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熊雙眼一眯:「那就試試!」

話聲還沒有落,他身上的第五魂環亮了起來:「第五魂技-狼王!」

只見他雙腿微蹲,之後雙腿一個發力,整個人向楊威而去。

與此同時,魂技一發動。

整個化成了一隻足有十米之巨的雙頭狼王。

「白痴嗎?」

楊威身上的第三魂環立馬亮了起來:「第三魂技-日月轉換!」

魂技一發動,兩人的位置瞬間交換。

楊威臉上露出了一個鄙視的眼神,在他看來…擁有第三魂環技-日月轉換的他,這種單體攻擊,基體都是無效的。

除了白白浪費魂力,真是一點用也沒有。

「呃?」

不過下一秒,楊威臉色狂變,因為他感覺到身後有一股勁風襲來。

「怎麼可能?」

在他看來,就算要再一次發動攻擊,也不可能這麼快啊!

雙腿微曲,整個人一躍而起,在空中翻了一個跟頭。成功躲開了,這突如其來的攻擊。

之後穩穩的落地,下一秒楊威就愣住了。

因為,他看到那李熊所化的狼王,轉了一個方向繼續向他而來了。

「啊這…」

現在他明白,這攻擊為什麼會這麼快了。

因為這是跟蹤類的魂技,不攻擊到目標,它是不可能停下的。

唯一的方法,那就是用魂技強勢反攻。

或者,用防禦魂技進行抵擋。

楊威看著越來越進的狼王,雙眼不由眯了起來。

在這一刻,他明白李熊的打算了。

李熊是魂王,他是魂宗,這是不可改變的事實。而魂王的魂力絕對遠在魂宗之上,這也是不可改變的事實。

所以,一旦楊威不停的使用魂技抵擋或者反擊。

那麼李熊就是耗都能將他耗死。

而李熊正是這麼打算的。

「有點麻煩了!「

楊威眉頭不由皺了起來,不過現在狼王在前,沒有太多的時間給他思考。

先將這一次的攻擊抵擋住了才行。而且,要麼不出手,要麼一擊必殺。

只見他身上的第一魂環亮了起來:「第一魂技-聖劍降臨!」

魂技一發動,一把聖劍從天而降。

落在了楊威與狼王之間。

立馬一股帶著聖焰的衝擊波,以聖劍為中心,席捲四周。

而向楊威衝過來的狼王自然是首當其衝。

「崩…」

不得不說,聖劍的特性真的是強大。即便是魂王的魂技,照樣將其彈了回去。

而身在其中的李熊,也沒有避免。

整個人被擊飛!

並且,身上被聖焰所籠罩。

「啊…」

李熊發出慘烈叫聲,顯然是受到了不小的傷害。

可是此時此刻的楊威,真是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因為將一個魂王級的魂技彈回,其消耗的魂力是平時的兩倍。

楊威雙眼一眯,暗道:「這可不妙啊!」

。 既然找不到實力強悍的,那就找長得最好看的。

退而求其次。

「噗,哈哈哈哈……」君青離悶笑一聲,隨即大笑,臉上揚著幾分幸災樂禍。

「阿九啊阿九,沒想到你也有今天。」

「有什麼好笑的。」雲蕭不服氣,掰著手細數自己的優點,「第一,我跟哥哥樣貌一等一,第二,我們超級會花錢,第三,保准叔叔你不吃虧。」

軒轅執面上看不出什麼,心底微微訝異。

小孩哥哥一張傾國絕色的臉在眼前一閃而過。

這是小孩的意思,還是他哥哥的意思?

「為什麼?」

雲蕭微微張嘴,想了想,「也沒為什麼,人生地不熟的,總得找幾個大樹乘涼不是?

叔叔,換個地方說話?」

喲,小孩還挺會談條件,君青離看了九皇子一眼,就見九皇子帶著小孩折返回七樓。

一進包間就聽到小孩漫不經心的說,「叔叔,那天在京郊,我聽到了,殺你的人是太子,

我知道了你的秘密,那你肯定也是皇子,話多的叔叔叫你阿九,那你肯定就排位第九;

那就是當今九皇子,

雖然目前難以判斷你是不是有保護我跟哥哥的實力,可你長得好看啊。

長得好看就該有特權,我跟哥哥保護你也是一樣的。

再者,我救過你,現在正是你報恩的時候嘛。」

話多的叔叔君青離:「……小孩,你說誰是話多的叔叔?」

「你啊。」

雲蕭坐在椅子上,小腿還夠不到地板,在空中晃啊晃,悠閑得像是在家裡坐著喝茶。

懷裡抱著拉慫耳朵的肉糰子,姑且看不出什麼品種,君青離也沒放在心上,想來很一般,可能都不是靈獸。

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誰的地盤上,就敢這麼囂張狂妄?

軒轅執在他對面入座,慢條斯理的倒一杯茶,「所以,你打算挾恩圖報?」

雲蕭皺眉,「倒也不是,我們受人所託,回京都找人報仇,但是才來就被人盯上了,總要給自己找個出路;

叔叔你就很適合啊,你爹喜歡你嗎?」

君青離憋住笑,替軒轅執回答了,「他爹可喜歡他了。」

雲蕭眼睛亮晶晶的,盛滿一腔喜悅,「真的嗎?那太好了,大哥。」

軒轅執,「……」

雲蕭自顧自的說,「既然決定認你當大哥,那叫叔叔輩分就不太對了,我現在開始,要改口。」

話落,他東扣扣西摸摸,從懷裡拿出一個淡藍色丹藥瓶,「大哥,這個認親禮物。」

「丹藥?」

君青離錯愕,倒不是對丹藥稀奇,而是這小孩這麼小,他哥哥心得多大,才將丹藥讓小孩自己拿著?

雲蕭懷裡的九尾已經生無可戀了。

狼窩,這裡就是個狼窩。

可傻乎乎的雲蕭小白兔,非要往狼窩裡湊,這不是找死嗎?

哎,都怪它吃了不會說話的虧。

「有問題嗎?」

雲蕭大眼睛清澈的盯著君青離,「話多的叔叔,沒有你的份。」

君青離:「……」

他一點也不想要好嗎?

黃階上品而已,他要多少有多少。

丹藥稀少,那是對於別人而言,可不是他。

不過,逗逗這個小子也不是不行,他炫耀一般轉手間拿出一枚丹藥,玄階中品。

築靈丹。

聞到藥味,雲蕭就認出了丹藥,小臉上波瀾不驚,語氣十分敷衍,「哇,真厲害,你居然有玄階丹藥。」

君青離:「……」真是一點被羨慕嫉妒的感覺都沒有。

象徵性的誇讚完,雲蕭繼續捧著手裡的瓶子遞給軒轅執,「拿了我的葯,就是我大哥了。」

丹藥瓶是被他強硬塞到軒轅執手裡的。

強買強賣。

軒轅執:「……」

雲蕭往他手裡塞丹藥的時候,肉乎乎的小手碰觸到他的指尖,陌生悸動的感覺洶湧襲來。

一絲若有似無的血脈感應蠢蠢欲動。

上一次也是,他以為自己感知錯了,忙捉住雲蕭的小手,肉肉的,暖暖的,還很軟。

掌心結印,雲蕭只覺被握住的小手一燙,瞬間恢復如常,他沒在意。

九尾敏銳的感覺到了。

哦豁。

完蛋求。

小屁孩你玩求。

把自己玩脫了。

軒轅執眸底驚起一片駭浪,眉梢擰成一團,雲蕭小手在他手心動了動,他鬆開。

「好。」

誒?

答應了?

雲蕭眨眨眼睛,刷一下從椅子上跳下來,小臉紅撲撲的帶著笑意,「大哥,你答應了?」

軒轅執目光極深,看著小孩的眉眼柔和了幾分,可想到他哥哥,他面色僵住,所以給他生孩子的女人到底有多大?

「嗯,答應了。」

軒轅執手掌壓在雲蕭的肩膀上,虛虛握著。

「你們到京都來找人報仇?」

雲蕭聳聳肩,不以為意,「是啊,可是對方實力太強,我們不及。」

君青離意外的感興趣,這小孩太有趣了,「京都都是達官貴人,你們的仇人,那也差不多?」

「對。」

君青離,「那你既然知道你大哥是九皇子,可曾想過,他做事束手束腳,許多事情不便參與?

不如你也叫我一聲哥哥,我給你擺平?」

雲蕭皺眉,不樂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