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十一道;「我又不會玩,再說了,這不賭搏嗎?」

班長道;「哎呀,就是玩一玩,最大不超過十塊錢,誰搶的最少,誰發下一個,挺好玩的。」

這個時候群里已開炸了,群眾的一至呼聲,班長先來一個,然後「班長來一個」就刷屏了,一直到一條信息出現在群里,班長邀請陳十一加入群聊,群里忽然靜了下來。

小妻不乖,冷少好凶猛 王軍丹忽然蹦出一句;「班長,你現在不會正和陳十一在一起吧?」

她這一問,班裡竟然冒起一串問號,「呃……」陳十一不由看著班長,班長氣的直晃小拳頭,「好啊,王軍丹太可惡了,這個大魔王。」

「大魔王,你亂說個啥啊,你不想一想,這怎麼可能呢?」

下邊馬上一邊倒的相信了班長;「嚇死寶寶了,」「班長,我可是你的死忠粉,」「班長,我就是你永遠的備胎。」

王軍丹忽然又道;「那……敢不敢你跟陳十一一起將定位發出來,我賭你們兩個的位置是一樣的,我賭二十塊,有沒有人跟?」

「呃……」班長和陳十一這次到真是沒辦法了,當然不敢發定位啊,不用想兩個人的定位就是一樣的。班長點開王軍丹的微通道;「你想死啊,大魔王,過完年我要揍死你。」

王軍丹道;「哼哼,姓宋的,這會兒你不該在你姥姥家嗎?怎麼會在你男朋友家,快說,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或則是你們兩個一起去了你姥姥家,我靠,你不會吧?你們已經見過家長了嗎?這麼快?」

「啊――」班長氣的,這個時候如果對面是王軍丹,她都恨不得上去開撕,「大魔王,你倒底想怎麼樣?我可不介意開學就有人可以揍……」

王軍丹這一次沒打字,發了條語音過來,班長恨恨的點開,聲音開的還挺大,只聽王軍丹怪叫了一聲,然後怪聲道;「哎呀呀,陳十一,你聽到沒有,你老婆要揍我呢,你管不管,啊哈哈哈……」

「呃……」這下尷尬大了,陳十一和班長對視了一眼,兩個人的臉都紅了起來,班長連忙關了私聊,王軍丹那個沒臉沒皮的精靈鬼,班長跟她對掐,只能是吃虧的份。

這時,群里王軍丹道;「我說,班長大人,你倒是快發紅包啊,就等你開始了。」

她這麼一說,大家也都跟了個風,剛才那一篇兒就算是過去了。班長恨恨的道;「算你識相,」一邊說,一邊發了個十塊錢。

不得不說,年輕人玩的還是很瘋的,這也算是無聊中的樂事吧,陳十一運氣不差,竟然一次也沒有輪到頭上,雖然陳十一併不喜歡這個遊戲

,他覺得這個遊戲無聊透了,但是看班長玩的津津有味的,只好有紅包就搶一下子,這玩意兒,三兩塊,一兩塊,或則是幾角幾分的,倒也挺快的,玩了一個多小時,竟然贏了一百多塊,不過,玩的人越來越少了,因為這個時候已經有人得到特赦,可以回家了。

然後,大家就不玩了,班長放開手機,陳十一道;「那個,這錢還你,連本帶利……」

班長笑道;「還什麼啊,我不要。」

「可是這是你的錢……」陳十一道;「我怎麼能要你的錢呢。」

班長想了想道;「那你就給我買個東西吧,什麼都可以,當然不是現在,以後你想起來就可以,什麼時候都可以。」

陳十一還想說什麼,班長忽然道;「哦,我有一部特喜歡的電影,你陪我一起看,好不好。」

「呃——」陳十一隻好點頭道;「好吧。」

班長將自己的手機支起來,放到桌子上,打開一個電影,是一部印度老片子,叫愛無國界,這是一部愛情電影,不得不說,三哥別的不行,電影拍的絕對是杠杠的,比棒子國那種只會賺眼淚的片子強多了,其實不得不說,三哥的電影是絕對可以和米國電影比肩的。

順便說下,這部愛無國界也是再下最喜歡的電影之一,真的很好看,這不,班長看得也是淚眼婆娑,就連陳十一也被這小小手機屏之中傳出來的內容深深的震撼住了。

真正意義上的看電影,陳十一一次都沒有,有一次村裡放電影,陳十一剛看了不到三分鐘,就讓他爺爺給叫回去了,一直到現在,他從來沒看過電影,電視劇。

在現代社會裡,如果誰說連電影都沒看過,那可能大家都覺得那真是太不可思議了,但是,這樣的事情竟然是真的存在的,其實也不用說陳十一,就是現實之中,我們國家也不是沒有那種活了大半生都沒看過電影電視的地區。

愛無國界,這片子還挺長的,兩個人還沒看完,忽然就聽到門口有人說話,「哎呀,敏敏來了……哦,你們這是……」

兩個人往陳十一的門口一看,是紀小雨,正看著兩個,再看班長,臉上還都是淚痕呢,看看地上,一堆的手紙,「啊,阿姨回來了,我……」

紀小雨笑道;「你們在看電影啊,那你們先看著,時間還早,我這就做飯了,一會兒敏敏吃過飯再走啊。」

兩個人往窗外一看,這紀小雨就是瞪著眼說瞎話啊,天都黑了,她竟然說天還早,班長一看天黑了,也有點慌了,連忙收起手機道;「哦,真不好意思,我該回家了。」

還算是紀小雨叫醒兩人的是時候,陳十一將班長送回家的時候,宋父和水心柔還沒回家,不過班長還是接到了父親偷偷發的信息,意思是我們已開始回家了,你最好也快回家。

******

這同一時間,華晨一間豪華辦公室里,胡海華終於完成了一場時間挺久的運動,放開了懷裡那個裸體女子,自己穿上衣服,打開門,走到外間,那裡正有一個小弟等著他。

「查清楚了嗎?」

「是,大哥,查清了。」小弟一邊說,一邊將手裡的一份資料交到胡海華手裡。

胡海華接了過來,揚了揚手,那小弟連忙躬了下身,出去了。

先是一張彩色照片,那是一張半身照,是一個穿著學生裝的清純少女,一個美的出塵脫俗的美少女,不是班長宋燕敏還能是誰?

下邊是資料;姓名;宋燕敏,年齡十七歲,現市九中高二三班班長,後邊是宋燕敏,市企業家宋思祖的獨生女兒,最近和一個叫陳十一的學生來往很多,還有就是和軒家衚衕的軒家來往很多。

陳十一,轉學來了半年的一個學生,父親叫陳木,母親叫紀小雨,在XXX路賣早餐。

總結是,此女生很可能是軒家二老中的一個人的弟子。

胡海華看著這份挺簡單的資料,然後又看著那張照片,不覺下邊又硬的有些生疼了,他忽然將這份資料往桌子上一摔,恨恨道;「哼哼,我管你是誰的女兒,誰的弟子,只要是老子看上的女人,就必須弄到手裡,」他說完,一轉身,又推開了內室的門…… 初八,天陰,但今天卻是開學的日子。

不知道各位朋友上學的時候有沒有這種感覺,放假是那麼美好,而開學卻又是那樣的痛苦。

今天就是開學的日子,雖然這一次開學比不上九月一號,但是,九中本來就是重點中學,學生多,再加上這一天,有很多事情要做,比如交費,發新書,住校舍的帶行禮,所以,今天絕對會是一個學期里最忙的一天。

還好,陳十一的家離學校近,他只要帶著該交的錢,背上個書包,就可以去上學了,本來,他是要早早的去的,無奈今天日子特別,老爸老媽店裡也很忙,他就多幫了會兒忙,看看時間差不多了,才連忙背上書包往學校走去。

路上人車並不是很多,相比上班族來說,學生開學更早一些,當然各地的開學日期也不一樣,有的是正月十五之後,而有的則是初八或是初十就開學了。

所以,越往學校走車子就越多,陳十一走在路邊上,看著這繁忙的景像,感覺挺不錯,可就在這個時候,前邊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有人大聲驚叫了起來,陳十一往前一看,只見一輛麵包車忽然以很快的速度向來路沖了過來,只是這個時候車子有些多,他雖然走的很急,卻又不得不閃開別的車子。

不知道是誰叫了一聲;「是綁架,綁架了……」接著,又有好幾個人叫了起來。

眼看著那車子已開出去了好遠,陳十一連忙叫道;「小可,去。」

小可嘻嘻一笑,一下閃出來,再一閃身就不見了。

只見那輛麵包車正急閃著別的車子往前跑著,忽然不知道是中了魔還是怎麼著,突的一轉方向,竟然向路邊沖了過去。

「啊……」路人驚叫著閃開,只見「砰」的一聲,那輛車撞到了路邊一棵大樹上,一下子將車頭都撞毀了,車子也叫著停了下來,旁邊不知道是誰的車子也「吱吱啊啊」的響了起來,現場真是一片混亂。

很快車禍現場就圍了很多人,陳十一正想著要不要過去看看,忽然小可回來了,急道;「十一哥,是你女朋友……」

「什麼」陳十一一愣,只見小可連連往那邊指,「是班長,是你的班長……」

「哎呀」陳十一連忙飛一般的跑了過去,擠開人群往裡一看,只見車子的前頭正冒著煙,他也顧不得別的了,一步上前拉開車門,還好,那車門還能打開,往車裡一看,只見車上有四個穿黑西服的男人,還都戴著墨鏡,但是這四人中,坐副駕的和開車的那兩個已暈了過去了,後邊這兩個也是一臉的血,正痛苦的叫著,再往兩人中間一看,可不正是班長,但是班長此時也已暈了過去,臉上有血,不知道是不是她自己的傷。

陳十一這一下子可嚇得不輕,一把抓往擋在外邊的那個小子,往外一拖了出來,隨手扔到了一邊,然後飛快的鑽進車裡,將班長抱了出來,往人群外就跑,一邊跑一邊向路人道;「哪位好心叔叔阿姨趕快打120……」

人群里有人道;「剛已打過了,這會可能就快來了……」

陳十一兩手抱著班長,搖了搖,叫道;「班長,班長……」只見班長軟的像麵條一樣,是沒有一點知覺了。

此時人群里有人道;「快將傷者放下來,可不能亂晃……」

「哦,」陳十一這才想起來,剛才真的是急昏了頭了,連忙將班長平放到地上,整個過程,班長是一動不動,眼看是死活不知。

一陣刺耳的警鈴聲由遠而近,最先來到的是兩輛摩托,四個警察來到現場,很快就將現場安靜了下來,四個人將那四個黑衣人弄下車,也控制了起來。

又過不了一會兒,一輛120開了過來,一個醫生和兩個護士飛一般的跑了下來,將班長先放到擔架上,抬到車上,醫生做了個簡單的檢查,護士先給掛上了生理鹽水,還有鎮痛劑什麼的,一個護士問陳十一;「你是傷者什麼人?」

陳十一連忙道;「我是她的朋友……」

那護士道;「跟車走,」說完上車,陳十一也連忙上了車,車門一關,先開走了,後邊又來了兩輛,是拉那四個黑衣小子的。

車上,陳十一焦急的看著靜靜的躺在摺疊病床上的班長,問道;「醫生,她倒底怎麼樣了?」

那醫生道;「目前還不能確定,你也先不用著急,到了醫院做一個全面的檢查就知道了。」

陳十一隻好閉口不言,但是卻如何也隱藏不了心中的焦急。

車子很快到了醫院,班長很快被推到急診室之中,陳十一隻好等在門外,但是,心裡那份焦急卻是越來越甚,怎麼會忽然出了這樣一件事呢?

陳十一是百思不得其解,那四個穿黑衣的是什麼人?為什麼要綁架班長呢?還有班長的老爹呢?今天他不該親自送班長來上學嗎?怎麼還會出這樣的事情啊?

引火燒身:首席BOSS愛上我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過,陳十一在急診室外邊來回的轉著圈兒,護士進去又出來,出來又進去,好幾次,他想問一問,但是人家不理他,他只好做罷,繼續的等著。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忽然一陣急急的腳步聲響起來,只見宋父一路小跑的跑了過來,看他這冷天的一頭是汗,可見也急的不輕,還沒跑到跟前,已叫了起來;「敏敏怎麼樣?」

陳十一剛想說自己也不知道,忽然門頭燈一變,門一開,一張病床推了出來,班長安靜的躺在上邊,不過,這個時候的班長卻是已醒了。

陳十一和宋父連忙上前問道;「班長,敏敏,你怎麼樣?」

一個護士在一旁道;「兩位,她沒什麼大事,只是剛開始的時候中了乙醚,暈了過去,但是她的肩被撞了一下,身上還有多處撞傷,有骨裂的現像,但是並不是很嚴重,你們就放心吧。」

「呼――」兩個男人對視了一眼,既然護士都這麼說了,那也就是說真的沒什麼大礙了,跟著護士到了一個病房,宋父看了一眼,病房還住有別人,便馬上申請了一個單間,這個時候剛剛過年,病人還不多,那樣的豪華單間多的是,只要你有錢,馬上辦到,於是,班長又被轉到了一個單間。

護士給掛上吊水,又囑咐了幾句,就出去了。

護士一走,宋父連忙問道;「敏敏,你覺得怎麼樣?」

班長輕輕的搖了搖頭,還想笑一下,可能是身上疼,皺了下眉,宋父連忙道;「別亂動了,也別說話,你就好好的躺著吧,你媽一會就來了。」

陳十一看父女兩說完了,這才問道;「叔叔,這是怎麼一回事兒啊?真的是綁架?」

宋父想了想道;「我也不知道,今天早上我送敏敏上學,你也知道,今天早上車多人多,我們就在遠一點的地方停了車,誰知道敏敏剛一下車,不知道從哪裡出來了幾個黑衣人,拿著個手帕一下捂往了敏敏的口鼻,我剛想叫,自己也暈了過去,當我醒過的時候,才知道出了事,你呢?你怎麼會……」

陳十一道;「我是快走到學校的時候,有人叫綁架,然後有一輛麵包車跑的十分慌張,我就讓小可幫了個忙,誰知道車子一下撞到了樹上,我也是將車裡的人拉出來之後,才發現是班長。」

宋父嘆了口氣,道;「你小子真是個熱心人,不過還是熱心人好啊,我可真不敢想向,萬一敏敏真的被那些壞人綁了去,後果會怎麼樣?」

陳十一問道;「那些人,叔叔有印像嗎?知道不知道是什麼人啊?」

宋父搖了搖頭道;「不知道,但是會查清的,如果讓我知道是誰幹的,我會讓他付出百倍的代價……」

陳十一點了點頭,看看躺在病床上的班長,又看了看宋父,如今班長有她老爹陪著,又是在醫院裡,而且,經過了這件事,宋父也該不會再大意了,所以,陳十一也覺得自己沒啥留下來的意義了,對宋父道;「那,叔叔,既然您老在這兒,還有一會兒阿姨也會來,那我就先走了。」

宋父點了點頭道;「好吧,十一,謝謝你了,你就先去忙吧。」

陳十一道;「叔叔太客氣了,這都是我應該做的,」然後又對班長道;「班長,你安心的養傷,我先走了……」

班長沒辦法點頭,忍著疼笑了下,眼神里卻有點點的不舍。

陳十一又深深的看了班長一眼,轉身走了出去,宋父送到了門口,陳十一和他再見,往外走去,剛走到樓梯口,只見一個穿著職業裝的十分美麗的女人走了上來,陳十一連忙靠邊站了一下,那女人匆匆忙忙的走了上來,看這小夥子挺有禮貌,她多看了一眼,還點了下頭,轉身走進走廊去了。

陳十一一邊下樓,一邊想,那個女人很可能就是班長的媽,因為她長的和班長有幾分像,但是這好像不是他該注意的,他在想,這剛一開學之際,班長就忽然遭到了綁架,這是怎麼事兒呢?

是宋父的仇家?還是和宋父沒關係,只是純粹是為了班長? 帶著點點的疑問,當陳十一回到學校的時候,上午都已經放學了,他剛一到學校,就讓班上的老師和同學給圍上了,紛紛問班長怎麼樣了?

陳十一簡單說了下過程,並說班長只是受了點小傷,可能幾天之後就會回來上課了,同學們聽完,都放下心來,然後將那幾個萬惡的綁架者的現代、當代、以及往前不知道多少代的女人都問候了一個遍,要不是老師連忙制止了,還真是有群情激奮的氣勢呢。

然後同學們紛紛要求在去看望一下班長,也讓老師給阻止了,老師的意思是,老師先去一下,然後看情況,再讓同學們去,但是現在,還是安心的上課吧。

同學們聽老師都這樣說了,也不能不聽,只好安安靜靜的上課,但是,私下裡卻是怎麼猜的都有。

陳十一將該交的錢交了,該領的也領回來,上了一下午課,但是,他的心可沒在課堂上,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是不放心班長。

畢竟今天早上出事的時候也是大白天,而且還是在人最多的時候,這幫人如此的大膽,誰又敢保證他們不會在醫院裡動手呢?陳十一真是越想越覺得可能,更是越想越是驚心,他真的不敢想像班長一個人面對著兇惡的歹徒該是多麼的驚恐。

陳十一的心神不寧,其實王軍丹早就看出來了,最後她還是忍不住問陳十一;「班長是不是並不像你說的沒什麼事兒啊?你跟我說實話,是不是事情很嚴重?」

陳十一有點小不奈煩的道;「沒有,班長真的是沒什麼大礙,她並沒有受什麼大傷。」

王軍丹疑惑的瞪著他道;「那你一幅心神不寧的樣子幹什麼?」

陳十一搖頭道;「沒什麼,真的沒什麼,我只是……只是想是什麼人那麼大膽,敢大白天綁架人……」

王軍丹冷哼道;「晚上我回去問一下就知道事情的詳細了,哼。」

陳十一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學,他將書包往桌子斗里一塞,快步走出校園,往外走不遠,就打到了一輛車,然後直奔醫院而去。

明日傳奇 陳十一的這一做法,別人或許並沒注意什麼,但是王軍丹卻仔細的看在眼裡,她覺得事情可能是很嚴重。

卻說陳十一,坐著車很快就到了醫院外邊,沒帶現錢,還好微信上還有錢,倒還是班長發給他的錢,這下子又用到了班長的事兒上了,但是到了醫院外邊,他卻又猶豫了,畢竟怕班長出事兒,只是自己的想法,可現在畢竟是醫院,雖然現在天已黑了下來,但是這裡倒處都是攝像頭,還能出事兒?

陳十一沿著醫院外慢慢的踱著步,思想著自己要不要進去,還是買點東西,就當是去看望班長了,嗯,買點東西還是靠普的,沿著醫院大門前邊的路,往外走,路過一條小衚衕,路的另一邊,後邊是一個廢棄的廠子,廠子前邊是一溜水果攤兒,因為那是無主之地,如果沒有城管的話,是沒人管的,所以,就稀稀拉拉的擺了好幾個水果攤兒。

陳十一徑直往其中一個水果攤走去,可就在走到那個醫院后牆和那個廢棄的廠子之間的小衚衕的時候,他忽然看到那小衚衕里停著一輛舊麵包車。

「咦?」陳十一一愣,這輛車怎麼和早上那輛車很像啊,最重在的是,陳十一仔細一看,那車裡竟然坐著幾個黑衣人。

「我靠,」陳十一想,果然是不死心,這不就又要下手了嗎?陳十一一邊想著,一邊走到最近的一個水果攤前,裝作挑水果,一邊往那衚衕口注意著。

不一會兒,天已完全黑了下來,只見那輛車上下來了兩個人,這個時候他們已換了身衣服,不再是那種很讓人有聯想的黑衣,而是甲克和牛仔褲,很正常的樣子,那兩個人走到陳十一站的這個水果攤前,隨便挑了兩兜水果,稱了下,付了錢,走到那個衚衕口,停了一下,只見衚衕里又走出一個人來,也換了身衣服,然後三個人就往醫院裡走去。

這三個人走後也就幾分鐘,那輛車慢慢的開了出來,出了衚衕,一拐彎,往醫院門口開過來,到門口的時候,停了下來,但是車子可沒熄火。

陳十一走了回來,一邊走,一邊將自己的學生服脫了下來,又用手用力揉了揉頭髮,使自己的頭髮看上去很亂,然後他走到了那輛麵包車的車窗前,輕輕的敲了下,那個開車的黑衣人正往醫院裡看著,忽然聽到有人敲窗,轉過頭一看,是個土包子,不耐煩的罵了一句,就又轉過了頭去。

陳十一又敲了敲車窗,那位一聽,這個火大啊,轉過頭來,幾把將車窗搖下來,就要大罵,陳十一忽然出手如電,一把捏在了他的脖子大動脈上,用力一捏,這位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陳十一轉到另一邊,那一邊靠著個門柱子,人們不易看到這邊,而那往後拉的車門也正開著,可能是為了一會兒自己人上車更快吧,陳十一鑽進車裡,往後坐一看,果然扔著幾套黑衣,他隨手拿走來一身來,飛快的套在自己身上,將自己的學生服的上衣面朝里,反著拿在手中,然後就坐在車門口,借著醫院大門柱子的遮擋,偷偷的往醫院裡看著。

也就是大約過了十分鐘左右,只見醫院大樓三個穿著白大褂的推著一個輪椅,車上坐著一個人,一身病號服,好像是睡著了,腿上還蓋著個衣服,這三個人出了病房大樓樓門,左右看了看,便往外邊走了過來。

陳十一將自己的上衣包在頭上,只露出兩個眼睛,看上去就像是個流浪的傻子一樣。那三個人走的很快,不一會就走到了車子不遠的地方,陳十一往那輪椅上一看,不是班長還是誰?

而那個三個人可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兄弟已出事兒,他們很快的就走到離車子不遠的地方了,其中一個快步走到車子跟前,他過來可能是想開車門,但是他剛走到門柱子這兒,忽然柱子後邊伸出一隻胳膊,一把攬住了他的脖子,然後他就失去了知覺。

陳十一捏暈了先過來的那位,順手往車裡一推,等著後邊堆著車那兩位,不大一會兒,那兩個人已到了跟前,其中一個道;「老四,你他媽幹嘛呢?還不快點幫忙……」

他話音還沒落,忽然大門柱子後邊跳起一個人,那人飛起一腳飛踹在站在輪椅另一邊的兄弟,只聽「砰」的一聲,那兄弟當胸挨了一腳,一下子就飛了出去,「砰」的一聲撞到了伸縮門上,又摔出好遠,起不來了,他想叫,還沒出聲,被一拳干到面門上,叫都沒叫出來,眼前金星亂冒,然後讓人掐住脖子一捏,便倒了下去。

陳十一弄倒了三個人,可不敢耽誤事兒,一把將班長從輪椅上抱了起來,往外就走,剛一走出醫院門,眼角餘光看到門衛室里站起一個老頭,往外看了看,然後大叫著,跑了出來,當然,那老頭先是跑到了那兩個倒下的穿白大褂的人跟前。

陳十一一把將自己頭上包的衣服拉了下來,隨便往班長身上一捂,然後借著班長的身子擋往自己的臉,疾步走到那個衚衕里,閃身進去,他剛閃進去,那個門衛老頭就跑出了門,左右看了看,沒看到人,大叫了起來。

陳十一可不管他叫什麼了,往衚衕里走了不遠,只見那廢棄的廠子的那一面牆邊堆著一堆垃圾,可能時間是很長了,弄的像是個土堆,陳十一助跑了幾步,借著這個垃圾堆,跳過了院牆,跳到了那個廢棄的廠子里。

這個廠子也不知道廢了多久了,一座座廠房,門窗都讓人給拆走了,就像是一個個張大的嘴,一條破舊不堪的水泥路往前院通過去,而別的空地上則是長的滿滿的草,這個時候,早已變成了黑色。

陳十一將班長扛在肩上,盡量不留下什麼痕迹的走到那破水泥路上,然後一直往前院走去。

這院子里一片的灰暗,這就是一片明亮之地的黑暗之處,如果不是別處傳來的燈光,連路都看不清,穿過一個院子,又轉過了好幾個廠房,終於前邊看到了緊鎖的大鐵門。

陳十一掏出了手機,給軒一南打了個電話,那小子可能剛吃過飯,一接通電話,就笑嘻嘻的道;「兄弟,怎麼這時候……」他的話還沒完,陳十一連忙道;「南哥,出事了,你快開車過來接我們,我給你個定位。」說完,將手機一掛,打開微信,給軒一南發了個定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