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多謝!」

柳席走進房間,小醫仙跟紫妍緊隨其後,隨後房門「砰」的一聲關閉。

「歡迎光臨海角拍賣場,先生想要購買何種寶物!」

房間之內,一方書桌之後,坐著一位發須皆白,精神矍鑠的老者,呵呵笑道。

柳席上前,來到書桌之前直接坐下,道:「一張地圖,最好是涵蓋整個中州,再不濟也要從北域通往中域的詳細地圖。

另外,我需要找一枚七階魔核,或者這隻七階魔獸的位置信息,不知道你們拍賣場有沒有?」

老者看似渾濁的雙目之中,似有精芒閃過,目光隱晦的掃過小醫仙,柳席三人的實力都要遠強於他,特別是神情淡漠的小醫仙,更是給他一種極為壓抑的感覺。

現在還敢找七階魔獸的位置信息,十有八九是斗宗強者,讓老者心中變得異常鄭重起來。

老者身軀微微前傾,正襟危坐,恭聲道:「中州大陸浩瀚無垠,太過詳細地圖確實沒有,不過簡潔一些的地圖還是有的,涵蓋中州各大頂級勢力位置、各處存在空間蟲洞城市位置、以及各處魔獸種族存在的險要位置,因此價值極高。

同時中州不比其他,魔獸族群常常舉族而居,牽一髮而動全身,一些強大的族群更是無比恐怖,我海角拍賣場可開罪不起,先生還是先說說需要什麼魔核,……」

「我需要是七階天毒蠍龍獸的魔核,或者七階天毒蠍龍獸的蹤跡!」柳席說道,若是其他地方找不到七階天毒蠍龍獸蹤跡,他就帶著小醫仙去落神澗碰運氣。

老者微微皺眉,回憶著天毒蠍龍獸的信息,旋即苦笑一聲,道:「先生,這天毒蠍龍獸生性殘忍暴虐,瘋狂的時候就是連同族也難以容下,沒有形成龐大的族群,早早的就在中州大陸絕跡,現在連低階天毒蠍龍獸的蹤跡都是難尋,更何況是七階的天毒蠍龍獸!

這等魔核我拍賣場是沒有的,就是還有這天毒蠍龍獸存在,也不知躲在何處深山毒澤之中,我們也是沒有的……」

柳席也沒有太過失望,搖頭道:「那便算了,將那地圖取出來,嗯……若是你們拍賣場有獸火留存,可以一併取出來,獸火有多少,我收多少。」

老者有些驚訝,卻也沒有多問,提起筆將柳席的需求寫在紙上,停筆之後,將紙上的墨跡吹乾,將之捲起,並投進桌邊的管道。

「先生需要的地圖和獸火,將會加入下一輪的拍賣,拍賣場的規則就是如此,還請先生見諒!」

柳席也知道些拍賣場的手段,即使探明顧客的需求之後,也要將顧客所需的寶物安排進拍賣,以期望更高的利益。

柳席起身帶著百無聊賴的紫妍,和神情自若的小醫仙離開房間,一路進到二十四小時營業的海角拍賣會場。

隨意找了三個位子坐下,等待十幾分鐘之後,柳席需要的中州地圖,以及獸火陸續開始拍賣。

中州地圖倒是沒人爭奪,倒是那四種獸火,還真有那麼幾個傢伙跟柳席競價。

海角拍賣場後台

一位中年模樣的管事,笑眯眯的來到柳席面前,身後跟著一位手捧銀盤的俏麗侍女,銀盤之中只有一枚納戒。

中年管事笑道:「先生,納戒之中是您拍賣的物品,一共一百四十七萬金幣。」

柳席取出一張紫金卡,放上銀盤並拿起那枚納戒,隨意套在自己手指上。

「先生消費超過百萬金幣,特此贈送一張海角拍賣場的貴賓卡,還有八天就是海角拍賣場一年一度的大型拍賣會,其中壓軸物品包括地階鬥技、六品丹藥……先生可一定要來參加。」

片刻之後,中年管事前來歸還紫金卡時,並送上一張印有海角二字的特殊卡片,邀請道。

柳席想了想,地階鬥技還是值得看看的,道:「我會認真考慮的!」

7017k 「怎麼回事?這是怎麼回事?」

「這血水是從哪裡來的,剛剛血海宗的哪位強者那,死了嗎?」

「這,這……這是被轟成渣渣了嗎?」

「他是怎麼死的,誰看清楚了?」

全場驚呼著。

此刻,一樓散座的那些遭殃的人,紛紛的狂吐著。

包廂內的人,這是瘋狂的驚呼著。

他們都想知道,剛剛到底發生什麼了。

但現在所有都在好奇,卻沒有人知道答案。

仇一傑身子狠狠顫抖起來。

帝級六品強者,瞬間就被轟成血霧。

這手段真的是太恐怖了。

他轉頭看向,跟隨自己前來的哪位帝級九品巔峰強者。

「若是你出手的話,你,你……能在這剎那之間,就將一位帝級六品,轟成血霧嗎?」

他語氣僵硬的問道。

表情也無比的僵硬。

剛剛的那一幕,真的是太震撼人心了。

他都是被震撼的六神無主,心裡升起一股恐懼。

那位帝級九品老者,搖頭說道:「我,我……做不到,這,這……這般手段,已經完全的超出我的認知了,我,我……完全做不到啊。」

他驚聲說著。

轟,轟,轟!

仇一傑如遭雷擊。

「那為何神龍殿的人能做到,他們是如何做到的那?」

「他們難道已經擁有,超過道主實力的強者了嗎?」

「可,可……道主身上都是有靈魂烙印的。」

「那怕是剛剛成就道主,至多也就一兩個小時,就會來人,在其身上留下靈魂烙印。」

「這靈魂烙印,根本就是逃不過去的。」

「既然,帝級九品巔峰都無法在做到,那也就只剩下道主能做到了……可神龍殿不可能有道主的啊,而且道主也是沒辦法出手的啊。」

他驚呼著說道。

此刻!

仇一傑的臉上,已經沒有剛剛的那種猖狂了。

有的只是震撼。

他的身體也瘋狂的顫抖起來,心裡湧現出恐懼。

剛剛他還大言不慚的叫囂著,將葉天傾和神龍殿,當做是自己隨隨便便就可以踩死的螻蟻。

可現在!

神龍殿所展現出的力量,卻壓根就不是他能夠抵抗的。

說實話,現在他心裡害怕了,真的是害怕了。

他陡然間意識到!

神龍殿似乎不太好招惹了,現在還招惹神龍殿,那就是一條死路。

緊接著他又想起,剛剛葉天傾說寒月閣的凌天南已經被殺了。

這讓他更恐懼了,

臉色變得蒼白起來,身子搖搖欲墜,似乎隨時都可能倒下。

「難,難……難道,他們真的有道主級別的強者嗎?」

「不,不……這不可能,這不可能!」

他連續後退數步,臉上找不出丁點的血色。

血海宗的其它強者,也都是滿臉的驚恐。

他們也都感受都一股無盡的懼意,在他們的心底湧現起來。

雖然他們也都不願意相信,神龍殿有這般強者。

可是!

能夠在那剎那之間,轟殺帝級六品強者,這般手段似乎只有道主能夠做到啊。

當然!

雖然帝級九品也能做到,但也僅僅是將其一招擊殺,而不是如同這般,將其轟碎變成血霧。

「呵呵,仇一傑……帝級強者,在我眼裡根本就不值一提。」

「你們血海宗,就沒有更強一點的人了嗎?」

這時候,葉天傾的聲音再度響起,

仇一傑,本就蒼白的臉色,驟然變得慘白。

如同死灰一般的慘白。

身體劇烈的顫抖,搖搖欲墜,彷彿他已經是站立不穩,隨時都可能倒下去一般。

此刻他那囂張跋扈的眼神早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恐懼,

他的臉上寫滿恐懼,眼中恐懼的神光,也是近乎要溢出來了。

「不,不……不可能,神龍殿不可能有道主級彆強者。」

「絕對不可能。」

「就算是有,那他們的道主,也肯是不能夠出手的。」

仇一傑不斷的低吼著,他用這樣的方式安慰自己,讓自己不要害怕。。 第713章我們要去蜀地

「你想都不要想,你要是走不動了,那我就那繩子拉着你走,反正你爬著走也行。」

蘇招娣看了他一眼,不再繼續惹惱這個桃花眼,繼續往前走。

因為下過大雨,地上的土都變成了泥,他們走的這條路又很不好走,季沫要時刻注意腳下,再加上她穿的裙子,雖然在決定要離開時,她就已經換下了長裙,可是這裙子也一樣沒過腳踝。

平常走路沒事,可是現在滿是泥濘難走的山路,她要時刻提着裙子。

一邊仔細注意着腳下的路,慢慢的走,她一邊思索從褚文書跟黎星傑那裏聽來的消息,渝州也發生了水患,那南陵國這次怕是災禍不少啊,若只是這兩州的話,應該還能應付,可若是其他州城也出現這種情況的話,那這次怕是要動用國庫的存糧了。

想到那個自私陰狠的南宇蕭,蘇招娣心中便有種預感,若是要解決這麼多難民的問題,那需要的銀兩絕對不在少數,南宇蕭可不一定會出。

「你在想什麼?」

桃花眼走到蘇招娣身邊,跟她並肩走着。

蘇招娣扭頭看着他,問道。

「你叫什麼名字?是江湖人士?還是某位官員的幕僚?」

桃花眼挑眉微笑,湊近蘇招娣。

「你想知道嗎?」

蘇招娣扭開頭,跟他拉開距離。

「不想」

桃花眼呵呵笑出了聲,似乎看蘇招娣這個模樣,是一件讓他很愉悅的事情。

「你不想知道,我還偏要告訴你,我叫周宮瑾,是個喜歡收集美人的人。」

蘇招娣皺眉,怎麼感覺這個名字怪怪的,也說不上來哪兒怪,她看着周宮瑾。

「那你是江湖人士?還是朝中大臣的幕僚?」

「你說呢?」

蘇招娣仔細觀察了他一會兒,繼續提着裙擺往前走。

「你應該是江湖人士,或許屬於某一個門派,那抓我的人就是你們門派中的人了?」

周宮瑾笑的戲謔,「這些你都不用理會,你只要知道我喜歡收集美人就行了,我可告訴你,我長的可是很好看的。」

蘇招娣無言,不想跟這傻子說話,既然問不出目的,她也不是那種喜歡閑聊的人。

她不想搭理,可是這個周宮瑾卻非要跟她說話。

「你知道我為什麼會對你感興趣嗎?」

蘇招娣不說話。他便自顧自的說道。

「第一呢,因為你是個美人,這第二嘛,是因為你不喜歡我。」

蘇招娣快走幾步,抓住前面一個樹枝盪了過去,彷彿沒聽到他的話。

周宮瑾只是展動身形,一個起躍便躍到了蘇招娣身邊,還非常嘚瑟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