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凌點點頭,在床邊坐下來,雙手將林雪扶起來,還很體貼地將一個枕頭放著對方的背後,讓對方靠著。

隨後,他端起那碗溫度剛剛好的粥,拿著勺子,很自然地勺起一口粥,往林雪的小嘴送。

林雪頓時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開口道:「老公,我自己來就好。」

陳凌搖搖頭道:「沒事,來,我喂你就行,來,張嘴,啊…..「

看到陳凌的舉動,林雪都一臉蒙圈,這還是自己的男人?對方不是鋼鐵直男嗎,什麼時候這麼會哄女孩子了?

自己這是沒睡醒?還在做夢嗎?

林雪下意識地掐了自己一把,訝然地發現,自己不是在做夢,這是真的,而對方也是自己貨真價實的男人。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林雪一臉疑惑,直接愣在當場。

陳凌見林雪遲遲沒有反應過來,繼續輕聲道:「老婆,吃粥了,張嘴,啊……」

「呃…….好。」

林雪才回過神來,乖乖地張開嘴巴,將粥吞了下去。

雖然她想不通陳凌為何像變了一個人一樣,但是,她心裡美滋滋的。

這就是自己的男人,上得了戰場,又下的廚房,為了照顧自己,竟然親自做起早餐來。

能被男人體諒,又被細心地呵護,還有比這更幸福的事情嗎?

幸好,自己眼光不錯,第一時間將對方打上自己的烙印,否則,這樣的好男人都打著燈籠都找不到了。

突然,林雪眼前閃過之前陳凌開戰機的畫面,以及想起一些對方描述的一些作戰情況,不由感慨萬千。

這個畫面要是泄露出去,估計有不少會目瞪口呆!

誰能想到,一個大名鼎鼎,殺得敵人聞風喪膽的人,竟然也有這麼溫柔的一面,簡直太具備欺騙性了。

不過,只有自己有這個福氣,能看到陳凌這個不為人知的一面。

這種感覺還不賴。

林雪心底甜蜜蜜的,趕緊將嘴裡的粥吞下去。

隨後,陳凌一勺勺地喂著,而林雪也非常配合,一口接著一口吞了下去。

就這樣,兩人相處了一會,陳凌的神經徹底得到了放緩,心裡狀態與戰前沒什麼兩樣。

其實,這也是炎國軍人,在經歷戰火與鮮血后,很少出現心理綜合征的原因之一。

要知道,炎國軍人從來都不是為了戰鬥而戰鬥,而是為了保護自己要保護的人,為了守護自己要守護的東西,才去拚死廝殺。

他們不像其他外面的軍人,為了謀取利益,為了得到一些什麼好處,或者是為了某些政治目的,昧著良心,去干殺人放火的事情,甚至發動戰爭。

反正,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這是炎國軍人的原則,也是他們一向秉承的原則。

他們不嗜殺,但也不害怕殺戮,如果有人敢傷害他們的親人,或者做出危害祖國的事情,就算對方實力再強悍,人數再多,他們也義無反顧,直接拿起槍械,狠狠地反擊回去。

就拿陳凌來說,上次3號地區事件,他看完葉老發送過來的視頻,見那個少年與小女孩,以及那一家三口被殘忍殺害后,直接雷霆震怒,二話不說,直接一人行動,深入敵營,為尋找殺人者而奮不顧身。

說真的,在追趕對方的過程中,陳凌也不敢保證,到最後自己能否全身而退,但是,這不是他考慮的重要,只有殺掉對方,他才會考慮其他的。

當然,除了陳凌之外,炎國有太多這樣的軍人,為了保家衛國,付出了一切。

總之,炎國軍人代表的就是正義,每次戰鬥都是正義之戰,所以在戰爭結束后,炎國軍人取得勝利,對方就算再損失慘重,都沒辦法發起輿論攻擊,只能咬碎了牙齒往肚子裡面咽。

陳凌與林雪,在你儂我儂的相處中,時間過得很快。

不知不覺,一個小時過去了。

咚咚。

就在此刻,門外傳來突然一陣敲門聲。

7017k 一條金色絢爛長虹在天際拖出一道長長弧線,大韓王朝兩邊居民尚未入眠者同時心有所感,察覺到眼前有金光閃過,而後同時舉目望天,便瞧見了分別有四道長虹,在空中分別拖出一條絢麗光彩,而後直直向地上墜去。

這四道身影,分別是一位金袍和尚模樣的羅漢,一位紫金長衫書生模樣的聖人,一位興許是輔佐在聖人近前的童子,更有一位一身銀鎧,像極了那道家大帝模樣的年輕人。

這一幕任哪一位瞧見了,興許都會認為自己不知道哪輩子修來的福氣,居然讓自己瞧見了這活生生的神仙下凡一幕。

終於,那四道身影悍然砸在那靠近邊界線的大韓軍營面前,一道道塵土高高揚起,而那居中的那位大帝模樣的年輕人則是手腕一抖,有一道銀輝繞著他周身而走,最後被這位神仙給一把攥在手中,出乎意料,居然不是一柄明晃晃的玄劍,而是一支雕刻有龍形的長槍,所幸光是那外型一看就不是尋常俗物,一看就是山上仙家才會使用的寶物。

更令人奇怪的則是站在這位年輕大帝身旁的那位書生模樣的聖人,居然讓那位近前童子騎在自己頭頂,天地下還有如此平易近人的聖人不成?

與這兩位神仙相較,那位在年輕大帝右手旁的白袍和尚,就要顯得愈加端莊了。

一條金色絢爛長虹在天際拖出一道長長弧線,大韓王朝兩邊居民尚未入眠者同時心有所感,察覺到眼前有金光閃過,而後同時舉目望天,便瞧見了分別有四道長虹,在空中分別拖出一條絢麗光彩,而後直直向地上墜去。

這四道身影,分別是一位金袍和尚模樣的羅漢,一位紫金長衫書生模樣的聖人,一位興許是輔佐在聖人近前的童子,更有一位一身銀鎧,像極了那道家大帝模樣的年輕人。

這一幕任哪一位瞧見了,興許都會認為自己不知道哪輩子修來的福氣,居然讓自己瞧見了這活生生的神仙下凡一幕。

終於,那四道身影悍然砸在那靠近邊界線的大韓軍營面前,一道道塵土高高揚起,而那居中的那位大帝模樣的年輕人則是手腕一抖,有一道銀輝繞著他周身而走,最後被這位神仙給一把攥在手中,出乎意料,居然不是一柄明晃晃的玄劍,而是一支雕刻有龍形的長槍,所幸光是那外型一看就不是尋常俗物,一看就是山上仙家才會使用的寶物。

更令人奇怪的則是站在這位年輕大帝身旁的那位書生模樣的聖人,居然讓那位近前童子騎在自己頭頂,天地下還有如此平易近人的聖人不成?

與這兩位神仙相較,那位在年輕大帝右手旁的白袍和尚,就要顯得愈加端莊了。

一條金色絢爛長虹在天際拖出一道長長弧線,大韓王朝兩邊居民尚未入眠者同時心有所感,察覺到眼前有金光閃過,而後同時舉目望天,便瞧見了分別有四道長虹,在空中分別拖出一條絢麗光彩,而後直直向地上墜去。

這四道身影,分別是一位金袍和尚模樣的羅漢,一位紫金長衫書生模樣的聖人,一位興許是輔佐在聖人近前的童子,更有一位一身銀鎧,像極了那道家大帝模樣的年輕人。

這一幕任哪一位瞧見了,興許都會認為自己不知道哪輩子修來的福氣,居然讓自己瞧見了這活生生的神仙下凡一幕。

終於,那四道身影悍然砸在那靠近邊界線的大韓軍營面前,一道道塵土高高揚起,而那居中的那位大帝模樣的年輕人則是手腕一抖,有一道銀輝繞著他周身而走,最後被這位神仙給一把攥在手中,出乎意料,居然不是一柄明晃晃的玄劍,而是一支雕刻有龍形的長槍,所幸光是那外型一看就不是尋常俗物,一看就是山上仙家才會使用的寶物。

更令人奇怪的則是站在這位年輕大帝身旁的那位書生模樣的聖人,居然讓那位近前童子騎在自己頭頂,天地下還有如此平易近人的聖人不成?

與這兩位神仙相較,那位在年輕大帝右手旁的白袍和尚,就要顯得愈加端莊了。

一條金色絢爛長虹在天際拖出一道長長弧線,大韓王朝兩邊居民尚未入眠者同時心有所感,察覺到眼前有金光閃過,而後同時舉目望天,便瞧見了分別有四道長虹,在空中分別拖出一條絢麗光彩,而後直直向地上墜去。

這四道身影,分別是一位金袍和尚模樣的羅漢,一位紫金長衫書生模樣的聖人,一位興許是輔佐在聖人近前的童子,更有一位一身銀鎧,像極了那道家大帝模樣的年輕人。

這一幕任哪一位瞧見了,興許都會認為自己不知道哪輩子修來的福氣,居然讓自己瞧見了這活生生的神仙下凡一幕。

終於,那四道身影悍然砸在那靠近邊界線的大韓軍營面前,一道道塵土高高揚起,而那居中的那位大帝模樣的年輕人則是手腕一抖,有一道銀輝繞著他周身而走,最後被這位神仙給一把攥在手中,出乎意料,居然不是一柄明晃晃的玄劍,而是一支雕刻有龍形的長槍,所幸光是那外型一看就不是尋常俗物,一看就是山上仙家才會使用的寶物。

更令人奇怪的則是站在這位年輕大帝身旁的那位書生模樣的聖人,居然讓那位近前童子騎在自己頭頂,天地下還有如此平易近人的聖人不成?

與這兩位神仙相較,那位在年輕大帝右手旁的白袍和尚,就要顯得愈加端莊了。

一條金色絢爛長虹在天際拖出一道長長弧線,大韓王朝兩邊居民尚未入眠者同時心有所感,察覺到眼前有金光閃過,而後同時舉目望天,便瞧見了分別有四道長虹,在空中分別拖出一條絢麗光彩,而後直直向地上墜去。

這四道身影,分別是一位金袍和尚模樣的羅漢,一位紫金長衫書生模樣的聖人,一位興許是輔佐在聖人近前的童子,更有一位一身銀鎧,像極了那道家大帝模樣的年輕人。

這一幕任哪一位瞧見了,興許都會認為自己不知道哪輩子修來的福氣,居然讓自己瞧見了這活生生的神仙下凡一幕。

終於,那四道身影悍然砸在那靠近邊界線的大韓軍營面前,一道道塵土高高揚起,而那居中的那位大帝模樣的年輕人則是手腕一抖,有一道銀輝繞著他周身而走,最後被這位神仙給一把攥在手中,出乎意料,居然不是一柄明晃晃的玄劍,而是一支雕刻有龍形的長槍,所幸光是那外型一看就不是尋常俗物,一看就是山上仙家才會使用的寶物。

更令人奇怪的則是站在這位年輕大帝身旁的那位書生模樣的聖人,居然讓那位近前童子騎在自己頭頂,天地下還有如此平易近人的聖人不成?

與這兩位神仙相較,那位在年輕大帝右手旁的白袍和尚,就要顯得愈加端莊了。

一條金色絢爛長虹在天際拖出一道長長弧線,大韓王朝兩邊居民尚未入眠者同時心有所感,察覺到眼前有金光閃過,而後同時舉目望天,便瞧見了分別有四道長虹,在空中分別拖出一條絢麗光彩,而後直直向地上墜去。

這四道身影,分別是一位金袍和尚模樣的羅漢,一位紫金長衫書生模樣的聖人,一位興許是輔佐在聖人近前的童子,更有一位一身銀鎧,像極了那道家大帝模樣的年輕人。

這一幕任哪一位瞧見了,興許都會認為自己不知道哪輩子修來的福氣,居然讓自己瞧見了這活生生的神仙下凡一幕。

終於,那四道身影悍然砸在那靠近邊界線的大韓軍營面前,一道道塵土高高揚起,而那居中的那位大帝模樣的年輕人則是手腕一抖,有一道銀輝繞著他周身而走,最後被這位神仙給一把攥在手中,出乎意料,居然不是一柄明晃晃的玄劍,而是一支雕刻有龍形的長槍,所幸光是那外型一看就不是尋常俗物,一看就是山上仙家才會使用的寶物。

更令人奇怪的則是站在這位年輕大帝身旁的那位書生模樣的聖人,居然讓那位近前童子騎在自己頭頂,天地下還有如此平易近人的聖人不成?

與這兩位神仙相較,那位在年輕大帝右手旁的白袍和尚,就要顯得愈加端莊了。

一條金色絢爛長虹在天際拖出一道長長弧線,大韓王朝兩邊居民尚未入眠者同時心有所感,察覺到眼前有金光閃過,而後同時舉目望天,便瞧見了分別有四道長虹,在空中分別拖出一條絢麗光彩,而後直直向地上墜去。

這四道身影,分別是一位金袍和尚模樣的羅漢,一位紫金長衫書生模樣的聖人,一位興許是輔佐在聖人近前的童子,更有一位一身銀鎧,像極了那道家大帝模樣的年輕人。

這一幕任哪一位瞧見了,興許都會認為自己不知道哪輩子修來的福氣,居然讓自己瞧見了這活生生的神仙下凡一幕。

終於,那四道身影悍然砸在那靠近邊界線的大韓軍營面前,一道道塵土高高揚起,而那居中的那位大帝模樣的年輕人則是手腕一抖,有一道銀輝繞著他周身而走,最後被這位神仙給一把攥在手中。。 等更新是一件讓人很惱火的事情,尤其是即將迎來小高潮或者即將開車車的時候更是如此。

看完《艾斯奧特曼》第七集的第一個上午,想它。

龔浩趴在桌子上,天氣漸漸熱起來了,他也換上了一件短袖,教室里不知道傳承了幾代的老空調摳摳搜搜的吐着涼氣。

「南夕會不會死掉?」

有可能,他了解沈叔叔,這個人最喜歡狗血和牛頭人劇情來了,之前喬奢費就是一個血淋淋的例子。

就算這次南夕死了,他也絲毫不感到意外。就是可惜了,他也想要一個不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只求同年同月同日生的爽朗美麗身材好的女同事啊!

「耗子,上次賣佐菲模型的錢到賬了,咱倆分一下。」

柯樂隔着老遠就在那喊,他還年輕,跟沈城這種明明有錢卻整天哭窮的人不一樣,他不知道知道財不外露的道理。

他只覺得,這樣喊出來能成為大家羨慕的對象,非常的爽。

他用胖手搔著自己的頭皮,一枚奧特戒指在燈光下折射著光芒。

龔浩嫌棄的看着他————

人家有隊友,自己也有隊友。

人家的隊友有戒指,自己的隊友也有戒指。

人家的隊友是小姐姐,自己的隊友是······唉。

「多少錢?」

龔浩心不在焉的問道,他估計能掙個幾十塊錢就了不得了,就當是零食錢了。

「嘿嘿,這個數!」柯樂滿臉得意,比出兩根手指,看上去像是一個惡意賣萌的胖子。

看到他這個樣子,龔浩也來了興趣:「兩千?」

「咳咳咳,想什麼呢,兩百!」柯樂沒好氣的說道,自己這兄弟真敢想啊,這才多少件玩具,哪能掙這麼多錢?

「不得不說,沈叔叔玩具的利潤是真大啊,咱只是當個二道販子就這麼賺錢。」柯樂一邊絮絮叨叨,一邊把一張軟妹幣拍到了龔浩的桌子上。

見到錢,肥頭大耳宛如縮小版巴豆的柯樂同學立刻就眉清目秀起來,如果龔浩是個女生,一定會說小女子今生無法報恩,來世做牛做馬。(想啥呢!只有見到帥哥才會說以身相許啊!)

······

哈哈樂拍攝基地。

「等一會兒你拽住這個角,然後用力一撕就行了,明白什麼意思嗎?」沈城站在多拉格利的皮套演員前面指導道。

皮套演員伸手抓住了穆魯奇的嘴巴,正想要發力的時候,沈城趕緊叫住了他。

「行了行了,知道什麼意思就行,現在就不用浪費道具了。」

說完多拉格利,沈城接着去說艾斯:「學過劍沒?或者刀也行。」

皮套演員略有些矜持的點了點頭,他可是從隔壁武校出來的高材生,別說刀劍棍這種基礎武器了,就算給我鞭子和蠟燭咱也絲毫不帶虛的!

「那就好,到時候你耍兩個劍花,威力什麼的都不要緊,好看就行,配合著這樣的跳躍,再具體動作問你們校長去,不進劇組還成天白嫖我的盒飯,過分!」

把演員們都調教好,準備開拍第八集《太陽之命,艾斯之命》!

······

連接上次,敵人們都被艾斯用奧特屏障打入異次元空間了,需要用一天的時間才能蘇醒,而此時,距離妖星考拉撞上地球同樣只有一天的時間。

全世界的巨物恐懼者都喲原地爆炸了,天空中出現了一顆鮮紅如血的大星球,人們就算不藉助別的工具,只需要用肉眼就能清晰的看到上面的紋路。

天空陷入了一片黑暗,太陽光被擋住了,很多地方都遭到了寒冷空氣的侵襲。

很多怪獸和宇宙人用生命得出了一個結論:奧特曼害怕沒有光的環境、更怕超低溫的侵蝕。

這也是亞波人的底牌,他賭艾斯就算能再次變身,在這種環境下也絕對無法取勝。

病房裏,南夕從隊友的口中得知,艾斯設下的奧特屏障很不穩定,像是一個越吹越大的肥皂泡泡。她知道,奧特屏障的期限快到了,如果不能及時變身艾斯的話,就再也沒有人能阻擋它們了!

不顧隊員們的勸說,她費力的下床,一瘸一拐的往外面走去。

外面,北堂司星和塔克隊隊員們嚴陣以待,就在這時,「肥皂泡」破裂了,奧特屏障的視線到了。

三聲各不相同,但同樣驚喜而又殘忍的嚎叫聲響起,因為它們的落地,沙石飛濺,巨大的轟鳴聲把人的耳朵都快震聾了。

「準備攻擊!」

「等一下,你們看!」

正當隊員們準備攻擊的時候,異變突生。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過於興奮,穆魯奇像得了多動症一樣,不停地跑來跑去,一頭撞到了多拉格利的身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