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維現在發展的是不錯。

但僅僅是跟世界前百強的公會相比,都存在著不小的差距。

更別提那幾個能登頂前十的霸主級公會……

興奮之餘。

李維更多還是保持著清醒。

他沒有為目前取得的一點成績就沾沾自喜,哪怕他現在已經能夠實現財富自由,但,他本就是端坐在神位上的王者,又豈會滿足眼下的微薄成就。

清點收益!

李維隨後打開此次的戰爭結算面板。

眼前首先蹦出幾條系統提示。

「提示:您成功的在宣戰期限內佔領了敵方領地,綜合計算,您的本次戰役評分為A+!獲得當前領地等級稀有級招募型建築圖紙一張!」

「提示:您成功的在……」

「……」

「提示:您完成了一次以一敵三成就,攻破了三座同等級勢力領地,如同天神下凡!系統特獎勵您獲得當前領地等級完美級建築圖紙一張!」

「……」

光是宣戰獎勵,李維就收穫了三張稀有級招募圖紙,他查看過,全都是不弱於叢林怒吼的戰鬥單位,具有極高的進階潛力,可作為主力部隊培養。

而他同時宣戰三方。

沒想到竟誤打誤撞完成了一個隱藏成就!

他驚喜看去。

【迷失魔塔】

【建築】

【級別:完美】

【說明:建造一座神秘的魔塔,掌管者可在魔塔中設置屬於自己的規則,魔塔隨領地等級自動提升,每升一級,都將增加一層魔塔層數,層數越高掌管者可控制的規則等級也就越高】

……

「?」

李維目光有些迷茫。

這是……什麼東西?

李維看懂了它的說明,可卻無法理解其中的涵義,掌控魔塔中的規則……能做什麼?

規則,

是系統的力量。

難道,自己也可以在魔塔中構建一個類似遊戲的世界……?李維的腦洞忽然開闊,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這座建築的可操作空間就太強了!

他可以在其中為所欲為!

他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回到魂土將這張圖紙建造出來,奈何眼下一堆事還沒處理。

李維按捺下激動的情緒。

先將圖紙收起。

繼續查看結算面板中的其他收穫。

在這場戰役中,他總共佔領了三座領地,都是三大幫派的主領地,在這幾座領地中,儲存著大量他們還沒來得及轉移走的資源。

其中基礎資源就過萬。

正好。

李維要在空間裂隙的這邊建造一座領地,需要大量資源,趁夜色還未消退,李維籠絡起領地中原有的運輸車隊,直接將這批資源運送往亡靈山脈。

可以料想,剛被擊潰的三大幫派玩家,不會眼睜睜的看著自己運輸物資。

這條路上必然會遇到很多阻礙。

不過基礎物資本就不值錢,任憑他們劫回去也損失不了多少。而且在自己精銳部隊的護送下,他們想要劫取物資,可要付出更慘痛的代價。

魔戒的升級要求剛好還差著一些,這部分就用他們來補齊。

值錢的是每座領地中存放的稀有資源。

李維一座領地一座領地的清點,對於這部分稀有資源,他可以直接通過交易市場,低價倒賣給他在幽冥中的領地,方便的很,還能避免運輸風險。

只需要付出5%的手續費。

財大氣粗的李維直接忽略不計。

稀有資源是在未來領地向更高級發展時必不可缺的東西,除非急用錢,不然很少有人出售。

尤其是能量晶石。

更是將推動領地步入工業時代的主要能源。

在NPC所生活的主城中,隨處可見魔能帶給人們的便利,恆久照耀的魔能燈、飛馳的魔能載具、強大的魔能武器……這些都需要消耗大量魔晶石。

目前。

因NPC的勢力主體,依然是神權統治人權,因此對於魔能的運用還未被開發到極致。

神權體系的基本特徵,便是力量需要依靠對神的信仰來獲得。

這跟魔能的存在產生了極大衝突。

但玩家可不會慣著這些……

等玩家強大起來,必然不會忽視這一股將帶來改革的巨大能量。

眼下。

稍有遠見的玩家都已經提前儲備起能量晶石。

這三大幫派同樣如此。

李維在他們的領地中一共搜刮出五千多單位的魔晶石,足以彌補他此次開啟空間裂隙的消耗。

而一單位的魔晶石,目前市場在一金左右,光這一部分他就相當於撈回來五十多萬!

戰爭,

果然是最快的發家致富途徑! 神他媽神之一手,給老道士秀懵了,看似很有道理,但這不就是耍流氓嗎?

要按他這麼下,圍棋的神之一手多了去了,老子讓直接換你棋子豈不是更好?

此時道清真人甚至一度想罵人,但道宗良好的心情讓他忍了下來,畢竟自己這次是來算計人家的。

「下的好,果然是神之一手!」老道士昧著良心笑道。

不虧是老演員,心裏mmp,但嘴上卻可以做到笑嘻嘻,果然只要活得久,連豬都是天生的演員。

「好久沒下棋下的這麼盡興了,小子,既然答應送你一場造化,老頭子我決不食言。」

聞言,夏凡心中不禁有些懷疑,這倆老頭怎麼怎麼看都不對勁呢。

雖然他很像說自己並不想要這所謂的造化,但他生怕這倆老頭拍桌子,萬一再腦淤血訛他怎麼辦,這裏又沒有攝像頭,說不清啊!

「那就多謝前輩了!」夏凡拱手道。

見他這麼上道,黑白二老不由的滿意的摸了摸鬍鬚。

「小子,知道這裏是哪裏嗎?」道清問道。

夏凡搖頭。

「這裏乃是靈龍谷,我們面前的這處湖名叫白龍湖,傳聞有白龍隕落再此,這湖中每百年就會誕生一條通體雪白的靈魚,食之,可增身健骨,洗精伐髓,從根本上改善一個人的根基!」

「我觀你根骨一般,雖然修為不低,但越往後天賦差異就越大,這條魚老夫讓給你如何?」

聽着這老頭漫天編故事,夏凡此時也不知道真假,不過他是怎麼看也不覺得這個小山澗是什麼風水寶地,總感覺不靠譜。

但他根骨一般這事倒是真的,畢竟在十多年前,齊修文等人都說過這話,雖然他並沒有當回事,但誰又不想成為天才呢。

尤其是經過上次黃寧村一戰,他發現自己在同齡人中只能算是一般的天才,畢竟在他這個年紀,比他優秀的人還是有的一些的,那些人無一例外都是天之驕子。

如果他按部就班的修鍊下去,等到了金丹后,不動用請神,撐死也就和魔宗的趙昊差不多。

要是沒有沒有柳詩妃給他練號,他想要修到金丹,二十歲之前都未必有可能。

「額…那就多謝前輩了!」夏凡拱手道,不管有用沒有,先答應下來再說,反正他好像也沒有別的選擇。

見此,黑白二老相視一笑,隨即盯着他。

被看得有些發毛的夏凡不由問道:「前輩,那魚……」

「當然是你自己釣了,如果有緣分的話魚會上鈎的。」

夏凡:……

搞了半天還得老子自己釣魚,這麼大個湖,他得釣到什麼時候啊。

事已至此,夏凡手臂一揮,手中頓時出現了一根魚竿,這是他以前在鏡月谷時自己做的,畢竟釣魚可是他一大愛好。

但魚竿是有了,魚餌用什麼啊?

「五娃,去,挖條蚯蚓回來!」

「我不去,還有,要叫我白姨!」

「嘿,信不信我揍你!」

「你打呀,你打呀,你打死我算了!」葫蘆身材的白玉挺著自己豐滿的胸脯傲嬌道。

至此,夏凡毫無辦法。

見他連魚竿都準備好了,兩個老頭不禁有些驚訝:「哎,要什麼魚餌,此魚乃是靠緣分,小友你只管釣,說不定魚就上鈎了呢?」黑衣的燭宏着急道。

聞言,夏凡一愣,還有這種釣魚法?還真是願者上鈎啊!

沒有辦法,手腕一動,夏凡將魚鈎甩入水中,根本不報任何希望。

隨即兩個老頭對視一眼,眼神深處閃過一絲興奮,成了。

說是讓他釣魚,但殊不知,夏凡才是他們眼中的那條魚。

「咳咳,小友此行何處?」道清真人開始找話題閑聊,同時給幾人斟滿茶。

夏凡與白玉恭敬接過,隨即回應道:「小子要去京城!」

「京城?難道你也是去看那萬劍山李上玄與佛門玄機和尚的人榜第一之掙?」道清真人問道。

人榜第一?有這回事嗎?夏凡不禁一愣:「並不是,小子只是去路過,順便領略一下京城的繁華!」

他哪知道什麼人榜第一,沒想到京城還有這樣的事,去看看也無妨。

「這樣啊,也好,最近著京城可不太平,你乃魔宗弟子,身份雖不算敏感,但此去要是出了風頭難免讓人誤解。」

對此,夏凡不由一笑:「前輩說的哪裏話,既然是爭奪人榜之首,那必然是出塵境,甚至是可戰化海的修士,我一個蛻凡,哪裏可能出風頭!」

他雖然對此不關心,但也聽林素說過天地人三榜的事,每個榜單的前幾名,都有越境逆伐的實力,他打一個金丹都費勁,何況是和那些天驕比了。

對於他這番話,道清真人只是笑了笑,眼神中帶着令人費解的深意。

你現在修為不夠,但要是夠了呢?

他現在已經是蛻凡巔峰,全身法力圓滿,雖然還為經打磨,但以有了入金丹的資格,加上燭璃,天知道會弄出一個什麼樣的怪物出來。

正在此時,一旁的燭宏暗中動用法力,一道流光打入湖中,頓時化作了一條不足三尺的白色蛟龍,正是化龍劫失敗的燭璃。

「璃兒,成敗在此一舉,一會你幫他穩固肉身,哪怕傷及本源也在所不惜,讓他最大化的受益,盡量獲得更多的氣運,剩下的就交給我們吧!」燭宏傳音道。

「女兒知道,讓父親還有道清叔叔費心了。」迷你蛟龍傳出一股虛弱至極的聲音。

「去吧!」

隨着燭宏的話落,迷你蛟龍化成一條通體玉白的靈魚游向了夏凡的魚鈎。

那裏有什麼靈龍谷,白龍湖甚至是靈魚的,都是兩個老頭精心設計的局罷了。

「公子,公子,魚竿動了,動了!」白玉突然指著湖面叫道。

聞言,夏凡一愣,隨即趕緊握住魚竿,手掌之上頓時傳來一股巨力,拉得他一個踉蹌。

「我去,釣了個什麼玩意,怎麼力氣這麼大?不會真是靈魚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