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岩本以為,也許要很久以後,在漫長的相處中,張春桃的心才會慢慢的敞開,接受自己。

可今天,他一時心情激蕩,說出想去考科舉,張春桃卻沒有半點猶豫的就同意了,還似乎害怕他擔心家裡銀錢不夠,說如今手頭寬裕,實在不行還要去做小生意供他讀書。

更不用說,張春桃第一次開口說到了孩子。

之前他隱約的感覺到了,張春桃似乎是不太想現在就生孩子的,在賀岩看來,這是張春桃還沒真正的信任他,愛重他。

甚至還感覺到了,若是自己不小心踩到了張春桃的底線,只怕別說孩子了,就連到手的媳婦都要飛走。

可今天,張春桃說到了孩子,說到了以後,那是不是證明她對自己更喜歡了一點?

所以後面張春桃說的,什麼先試三年,考中秀才了就再三年,看能不能考中舉人,不行就放棄回家的話,半點都沒放在心上。

他只聽到了張春桃支持他,要供養他讀書,還聽到了張春桃已經替他著想,已經想著給他找夫子,甚至要送他去縣城書院讀書的那幾句。

心裡感動得一塌糊塗,此刻恨不得連命都給張春桃!

至於張春桃說的銀錢問題,供他讀書的問題,賀岩只摟著熟睡的媳婦兒,親了一口,心中早有計議。

他堂堂一個大男人,考科舉怎麼能靠著媳婦供養呢?

別看他這些年沒有拿書動紙筆,可夜深人靜躺在床上的時候,他卻從來沒放鬆過,每天都要將當年讀的書,在心中一篇一篇的默誦。

在深山打獵,不敢入睡的時候,也是一遍遍的背誦,無人的時候,拿著樹枝在雪地里默寫出來。

所以當年的底子丟得不算厲害,撿起來應該不難。

再者他手裡不缺銀錢,當初賀家老爺子和老太太留下的私房,還有賀林走後這幾年的各家交的銀錢,他只留下一部分,其餘的也在鎮上尋了幾個可靠的朋友,入了幾份乾股。

生意還不錯,前兩年的分紅銀子他也沒拿,一直放在生意里做本錢,真要需要的時候,取用出來也不難。

這眼看到年底了,過幾日去結算一下,估摸著連本帶利息,也能有個三四百兩銀錢了。

這些銀錢就夠他讀書和養家了。

更何況,家中還有地,無事他還能進山,怎麼也餓不著張春桃。

當初他娶張春桃之前,就暗暗發誓,要好好待她,將最好的都給她,自然不會食言。

這麼一想,賀岩心中安定下來,既然媳婦兒這麼支持,他就再努力一把,真若能有個功名,上能告慰父親,下能護住妻兒,也算不白來這世上一遭了。

第二天一早,張春桃在賀岩懷中醒來,想了半天,也沒想明白,她昨天不是要跟賀岩商量著生意的事情么?怎麼到最後,成了賀岩要靠科舉了?

想不明白,也就懶得去想了,反正已經在賀岩面前過了明路了,她到時候跟乾娘那邊商量一下也就是了。

吃了早飯後,賀岩既然要重拾課本,兩人索性就重新收拾了一下,給賀岩專門收拾一間看書的屋子出來。

這動靜自然不小,賀岩的書桌重新擦洗乾淨,又打開了那塵封多年箱子,將裡頭保存得好好的書都給搬出來,趁著冬日有太陽,還沒有風,就攤在院子里晾曬。

當年賀林也還留下來一些書,都放在老宅子里,兩人想著要用,索性趁著這個機會,一來給老宅子打掃衛生,二來將那些書和紙什麼的,都整理一下,有那能用的,也就撿出來用。

孟氏是不去老宅子那邊的,賀娟被禁足不能出門,自然也不用管她。

賀岩和張春桃略微收拾了一下,就往老宅子那邊去了,孟氏在窗戶縫裡看到了,倒是想問兩句,可昨兒個賀岩發火的樣子,實在是嚇到她了,到底沒敢喊出口。

老宅子這邊,有賀岩一個月過來收拾一次,上次來還是帶著張春桃過來上族譜。

除了桌上積了些灰塵,地上落了些葉子外,也沒有太多需要打掃的地方。p重生之農門小辣椒最|各種黑科技軟體,破解軟體,好玩的軟體,盡在微信公眾號:;有你想要的一切。 「媽媽我要吃這個……」

一個孩子的聲音被羅恩聽到,他也被其吸引了注意力。

那是一家製作棉花糖的小攤,上面掛著一個個刻畫《魔法少女騎士道武藏》圖案的袋子,裡面包的便是製作棉花糖的砂糖。

那個孩子叫嚷著指著最上面的一個藍色袋子,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想吃棉花糖還是要那個漂亮的袋子。

他的母親很痛快的就買下了這個棉花糖,足足200日元,換算成rmb也有十餘元了。

「嘿嘿……羅恩哥,我們也要。」

曉凪沙作為本次隊伍中活躍氣氛兼職導遊的本地人,為了讓大家進入到祭典的樂趣之中,也很自然的就開始進行。

只有置身於祭典,才能體會祭典的快樂。

「好!」

羅恩爽快的掏錢了,畢竟享受祭典的第一條,就是要捨得花錢嘛!

他並沒有驚訝於平時不到五十日元的棉花糖為什麼會貴上那麼多,也沒有驚訝那些人為什麼還會買。

畢竟是供求決定價格,而不是成本決定價格。

不過他本人是不喜歡這種這麼多人的地方,但是這些小丫頭們很喜歡,仙都木優麻的眼睛都彷彿在閃光,顯然是十分高興。

進入祭典,參加各種各樣的活動,羅恩進入工具人模式,具體工作是擔架,保鏢,與先鋒。

曉凪沙十分的自來熟,成功的帶動了仙都木優麻與阿古羅拉的情緒,一路上也是歡聲笑語。

「啊!好開心!」

終於…有了休息的機會。

眾人似乎也是在祭典之中玩累了,所以找了一個人少的地方休息了起來。

不過,即使是逛了整個祭典,曉凪沙三人卻依舊是一副活力滿滿的樣子,明明臉上都開始冒出汗水,但是卻似乎完全感覺不到疲憊一樣。

雖然不可思議,但是卻是有科學原理的。

簡單來說,就是轉移注意力。

比如說讓一個初中生,他不吃不喝打一天遊戲,都感覺不到累…

當他專心致志上課的時候,就會發現一節課,過得非常快。

可當開小差,注意力不在這上面的時候,就會發現一節課非常慢…

剛剛就是因為她們的精神集中在那些衣服,食物上,所以她們根本就察覺身體的疲勞。

現在眾人都是在等待著煙花大會的開始,反正天空很大,並不需要佔據什麼有利地形。

很快……

「啾啾啾啾啾啾啾」

一道道大英……煙花直衝雲霄,在天際留下它們最輝煌的一刻,整個弦神島的燈光也無法遮掩它們此刻的輝煌,其燃盡的殘光同樣也在夜晚留下了一筆光影,以及明天可能報道的火災材料!

「漂亮吧!凪沙我超喜歡這個的……」

曉凪沙笑著跟仙都木優麻與阿古羅拉說道。

「誒?凪沙?」

一個身著浴衣抱著一隻小貓的少女認出來曉凪沙。

羅恩將目光投去。

齊肩白色短髮,如天空般湛藍的雙瞳,精緻不似人類,如同幻想中天使般的容顏,那是一個非常可愛的少女,而羅恩卻在她身上看到了一些不太一樣的東西。

那是不屬於人類的力量,是來自於曾經可能存在於世間,但此刻伴隨著過去消退的特殊存在。

神聖,偉岸,符合一切人類對於那種生物的幻想,天使。

她身上有著些許天使的痕迹,並非是先天的力量,而是後天在身體上所構成的秩序,那是類似於「阿古羅拉」身上秩序般,特殊的感覺。

「人工天使?」

羅恩不止是認出了這「秩序」的來源,還認出了這種手法。

「葉瀨賢生?這個傢伙……不吭不聲的居然已經開始了。」

葉瀨賢生是羅恩在弦神島的諸多合作夥伴之一,羅恩對於他的研究很感興趣,所以也對他進行了投資,而所謂的投資並不是錢財,而是指魔術知識。

羅恩將阿古羅拉這種「素體」的製作術式,與一些型月世界的魔術知識告訴了他,相對的,研究成果應該分享給羅恩。

他的膽子很大,妄圖想要創造出傳說中更高維度的生命體,「天使」,其實也就是具備真神特點的特殊生命。

一般是由主神所塑造,根據主神自身「秩序」的刪減版,形成類似於「真神」的特殊存在。

嚴格來說,達貢就是屬於天使的概念。

羅恩很好奇,如果一個由凡人所塑造的天使會是什麼樣子的。

體內的「秩序」一樣是非被他人所支配,那是不是等於說是創造了「真神」呢?

所以,羅恩才會投資葉瀨賢生,就是賭一手,反正也沒有太多損失。

不過,他沒想到葉瀨賢生這麼快就開始布局了,並且這個孩子他也認得,他在葉瀨賢生的研究所看到過照片。

葉瀨賢生的侄女,葉瀨夏音。

「只是在開始打地基嗎?並且這孩子的體質……嗯……應該力量,跟曉凪沙類似,是叫做靈媒?那力量很有意思……似乎也跟第三法有點關係……」

踏上異界的旅行,羅恩的目的有兩個,一,自然是完善自身的「秩序」成就真神,第二,則是尋找補全或者與第三法沾邊的東西,進行觸類旁通的研究。

仙都木優麻與曉凪沙也都是靈媒,靈媒與靈媒體質也不一樣,特性也不同,並且對於靈媒的研究……

很不順利…

靈媒的力量很特殊,跟「秩序」還不一樣,研究方法很……不對勁。

靈媒所產生的力量,會分成兩個狀態,一個就是通靈體質,而另一種則是靈力,靈力雖然與魔力相似,但是卻截然不同,因為這是有精神所產生的力量。

而靈媒體質其實也是一種比較特殊的「靈魂物質化」,是一種十分膚淺,十分簡單的「靈魂物質化」,這種體質無法帶來不死性,但是卻能夠帶來力量,也就是靈力,從精神中直接獲取的力量。

靈力與魔力十分相似,甚至可以互相轉換,但是卻截然不同。

總之,想要研究「靈媒」,無法如之前一般那樣,直接通過知識來解析,必須要從新開始,也就是必須要進行「身體檢查」。

而所謂的「身體檢查」除了解剖之外,也就只有通過魔力接觸來進行掃描了,那個過程……嗯……類似於「神交」。 新生兒出生時足月與否有着本質上的區別。

黛西的兒子還沒有名字,但他體內的各個臟器已經基本成熟,且有了相應的功能,完全能適應宮外生存。即使遇上了H1N1流感病毒,也依然可以用他的兩肺去抗爭。

H1N1的檢測報告赫然擺在了羅伯特和祁鏡的眼前,「+」顯得格外扎眼。

三個月前的那起離奇的H1N1病毒感染也讓羅伯特記憶猶新,當時兒科就有兩位病人感染了H1N1,最後是靠監護室隔離才免於擴散。不過樓下的幾個病區就沒那麼好運了,尤其5-7樓是心內、呼吸和老年病房,擴散速度非常快。

「先給奧司他韋吧。」祁鏡摸了摸孩子的皮膚,「體溫上來了。」

之前羅伯特也用過奧司他韋,但新生兒和三五歲的幼兒不同,他心裏沒底:「那麼小能用么?」

「奧司他韋對小孩兒還算溫和,用了或許會有點副作用。」祁鏡又看向了讀片器里的床邊胸片,「如果不用,他這兩個肺都得完蛋!重症肺炎對於新生兒的殺傷力,你應該比我更清楚。」

有了呼吸科醫生的建議,手裏還有H1N1檢測報告和胸片報告,確實沒什麼好猶豫的了。因為當時CDC的治療建議就是積極抗病毒,所用的藥物就是奧司他韋,而且越早用藥效果越好。

使用的結果也顯而易見。

羅伯特很快做出了決定:「這就給葯,希望能把炎症壓下去。」

成熟的兩肺讓孩子在受到病毒攻擊的時候,依然能獲得大量氧氣,雖然有輕微窒息,但還在可控範圍內。這讓兒科的處理變得簡單了許多,只需要控制好體溫和藥量,同時監測生命體征就行。

剩下的就是吸氧。

當然這個病人畢竟是新生兒,現在羅伯特還不能徹底放心,最怕的還是病毒性肺炎進一步加重。重症病毒性肺炎往往會讓肺部實變,剝奪走兩肺天然抵抗微生物的能力。

這時,殺傷力更強的細菌就會侵入。

病毒性肺炎合併細菌感染可不是什麼好事,奧司他韋聯合抗生素一起治療更是會對新生兒幼小的身體產生極大的副作用。結果往往好不到哪兒去,就算真的能治癒,他的腎臟也會報廢。

不過,防範於未然是羅伯特的工作,祁鏡只是想知道H1N1的報告而已。

現在拿到了報告,祁鏡的關注點就從孩子的身體情況轉向到了病毒的來源上。

當年H1N1傳播的範圍非常廣,但對於母嬰垂直傳播的報道卻很少,在祁鏡的記憶里大概不超過十例。這些新生兒H1N1病例還不完全是母嬰傳播,有幾例其實是出生后才染上的。

所以WHO一直都拿不到垂直傳播的證據,但垂直傳播的現象切實存在,像黛西和她兒子這樣的情況也不是沒有。

對祁鏡來說,病毒如何透過胎盤,如何攻入胎兒的身體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既然有這樣一種極其偶然的幾率發生,一線的醫生就需要利用這一點盡量查出感染源頭。

在相當多的不確定因素中,唯一能確定的就是,孩子如果一生下來就有H1N1,母親肯定也得有。如果母親現在沒有,之前也肯定有。

但奇怪的是,勒恩小鎮的H1N1病例在一個月前就已經清零了,如果是之前就感染的,病毒順着母嬰傳播到達胎兒體內后,怎麼可能潛伏那麼久。真要是當初感染的,可能早就爆發,進一步影響孕程,30周出頭就早產了吧。

這麼看來,黛西應該是最近剛感染的。

那她的感染是從哪兒來的?

CDC所謂的病例清零應該不會那麼隨意吧……

祁鏡坐在監護室辦公桌前看着孩子的胸片,腦子裏想的卻是在一樓經歷產後大出血的黛西。而一旁的羅伯特則是一手輕輕敲著桌面,另一手提着電話聽筒,神情凝重。

自己病房裏出現一例確診病例,考慮到母親也極有可能是確診病人,他肯定要第一時間向CDC報備。

「終於通了,謝天謝地……喂,是CDC么?」

「勒恩縣治疾病控制……對,這兒是CDC,怎麼了?」

「我是勒恩醫院的醫生,這裏有一例H1N1流感病人。」羅伯特下意識緊了緊自己的口罩,「有嚴重的肺部炎症,希望你們能指導治療,並來這裏開展溯源工作。」

「我知道,我知道你們有個疑似H1N1的病例,檢測結果出來了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