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將手裏的一個瓷瓶遞過去。

墨家三人都看過去,那瓷瓶正是之前說是啞葯要給冷清玥灌下去的那毒藥,所以,這其實哪裏是毒藥,其實是墨星池的救命葯,她早就打算好了救她的,她受了那麼多的傷害,卻從未怪罪於墨家,也未曾牽連於他,是冷清玥招惹她,惹怒了她,她才說那是毒藥,但其實不是……

「君姑娘。」

墨星池的眼睛不知為何瞬間紅了,他沒接葯,只是一雙眼緊緊盯着秦臻,「君姑娘,我與你認識的時間太短了,我知道你的身份也太晚了,我還未曾來得及跟你相處,我身體不好,我站不起來,我不能隨意的去找你……」

他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但就是有好多的話要說。

「我想說,我能不能跟在你的身邊,你去哪裏,我去哪裏,我保護你,我想保護你,儘管我力量微薄,但是我用命保護你,本來也是你給了我新生,君姑娘,你就讓我留在你身邊,行不行。」

曾經陰鬱的少年此刻滿眼都是哀求之色。

他時間太少了,少到來不及讓他表現,也來不及讓他像個正常人一樣站起來。

他知道,這一分別怕是就再也見不到了。

他不知道哪裏來的力量,就全說出來。

蹭蹭蹭。

幾乎在這番話落下的瞬間,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在他的臉上。

楚琉影眼神冷了,一張臉沉的不行,蕭鳳棲至始至終都沒有表情,他很了解秦臻,她不會答應。

而墨城滿臉複雜,更是一言難盡,他的孩子這是入了魔障了啊,只是他這個當父親的若是往日必然還能開口說幾句,可現在他又哪裏來的資格和臉面呢?

而墨絕只是握緊了手,他在聽到弟弟這番話的時候,內心不可抑制的升起嫉妒和酸澀,他其實也想說這番話的,只是他不能,他除了是墨絕,更是墨家長子,他身上背負着責任。

墨星池固執的看着秦臻……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最新章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全文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txt下載、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免費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

天天可樂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我,單人獨享百億補貼、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

。 「你們幾個趕緊進去,把杜縣令給我抓出來。」

杜縣令在聽到巡撫大人的聲音之後,嚇得雙腿發抖。

但是很快就有兩個侍衛進去將他給帶了出來。

「你們幹什麼,抓我爹幹什麼?」

直到看到杜縣令被戴上了手銬腳銬之後,杜寶貝才反應過來,沖著他們大喊大叫。

巡撫沒有理她,沖著杜縣令斥問道:「犯人杜縣令你可知道自己犯了什麼罪!」

聽到他的話之後,杜縣令瞬間嚇得跪到了地上:「巡撫大人,下官冤枉啊!」

他也沒有想到那些土匪究竟會如此的膽大妄為。

早知道他們會來搶糧食,說什麼他都不會主動攔下這差事的。

「還敢狡辯,如果那天不是你非要送糧食回來,又怎麼會出現這樣的事情。」

「大人,下官真的不知道那些土匪會來搶糧食啊!」

見他這一副死不悔改的模樣,氣的巡撫都想要直接砍了他。

「我問你,這二郎鎮有土匪你為什麼不早點上報!」

「大人,我也是剛剛才知道的啊!」

無論巡撫大人問什麼,他都表現得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樣。

旁邊的杜寶貝聽得一臉懵逼:「爹爹,你們再說什麼呀!」

此刻,她還不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

杜縣令沒有理她,只是一個勁的喊冤枉,但是現在就算是他喊冤枉也沒有什麼用。

為了給那些憤怒的百姓個交代,只能夠先把杜縣令給關押起來,等候上面的發落。

糧草雖然丟了,但是他卻不能不管那些百姓們的死活。

只能夠每天定點定量的施粥布粥,只希望能夠減輕他們這些村民們的壓力。

蘇月帶著蒼雲和洪武在嗎,門口轉悠了好幾圈,外面有好幾個士兵在把守,所以她們也沒有辦法進去。

直到杜寶貝滿臉失落的從縣衙里出來之後,蘇月跟在了她的身後。

洪武滿臉不解的問道:「老大,你跟著那個小胖子幹什麼?那個小胖子長得好醜啊!」他的眼中是不加掩飾的嫌棄。

而他的話卻剛剛好被走到前面的杜寶貝給聽到了。

頓時氣的轉身:「你說什麼?你丑,你才丑,你全家都丑,你信不信讓我爹把你們都給抓起來。」

說完一長串話之後,杜寶貝才睜開了眼睛。

然後就看到蘇月的身後跟著兩個男人。

而剛才說她長得丑的正是其中的一個。

「蘇月,又是你,怎麼走到哪裡都有你!」

見到蘇月的時候,杜寶貝的怒火就不打一處來。

蘇月狠狠地瞪了洪武一眼,有點後悔帶他出來了,這點小事都辦不好。

雖然是她主動跟著杜寶貝的,但是這個時候,她也絕對不會承認:

「杜小姐,真巧啊!我們又見面了!」

「你這個醜八怪,這次又想搞什麼鬼?」杜寶貝瞪著蘇月說道。

蘇月……

好吧!她是醜八怪!

她還沒有說點什麼的時候,洪武第一個就不樂意了。

「喂!你這個醜八怪說誰呢!就沒有見過你這麼丑的。」

聽到洪武的話之後,杜寶貝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你們給我等著,我一定要讓我爹砍了你們。」

說完之後,她才想到她爹已經被那個巡撫大人給關在牢房裡面了。

「你們幾個在外面吵什麼?」一個二十幾歲的男人皺著眉頭,在十幾個侍衛的簇擁之下走了下來。

「巡撫大人,不是我,是他們幾個故意找事!」

這一次,面對巡撫大人的時候,杜寶貝沒敢繼續貼上去。

反而有點害怕的縮了縮身體,但是她還不忘記告幾人的狀。

原來這位就是巡撫大人,蘇月好奇的打量了他一眼。

不是林天,她的眼神中閃過一抹失望。

她們已經有很長的時間都沒有聯繫上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

也是,如果林天來這裡的話,一定會來找她的,是她太過於衝動了。

蘇月眼中的失落掩飾不住,巡撫好奇的詢問道:「你們幾個有什麼事嗎?」

「沒事!」蘇月收回眼中的失落,不動聲色地回答。

這一次前來,她也是想要確定一下這個巡撫大人是不是林天。

既然現在已經確定了不是,蘇月就不繼續停留。

雖然她也很想問一下他知道不知道那個男人的消息,但也害怕會給林天帶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就是沒有想到,她剛準備離開,就被巡撫大人給叫住了。

「這位姑娘,可否借一步講話!」

剛開始的時候,他就覺得這個女子看起來非常的眼熟,但卻一直想不起來在哪裡見到過她。

直到方才她準備離開的時候,那巡撫大人的眼中靈光一閃,才想起來他曾經在子安兄的畫上見過這個女子。

所以,才會在她離開的時候,開口叫住她。

「大人,有什麼事情嗎?」

「姑娘可否認識子安兄?」

王子安,蘇月跟著點了點頭。

她的確是認識的,沒有想到這個巡撫大人也會認識他。

不過,他又是怎麼認識自己的呢?她的眼中升起一抹好奇。

「這邊請!」這個年輕的男子顯得非常的溫和,一點都沒有巡撫大人的架勢。

兩個人進入了內庭中,杜寶貝和蒼雲他們想要跟進去的時候,卻直接被攔在了外面。

見到房間裡面只有他們兩個,蘇月好奇的詢問:「巡撫大人你認識王大哥?」

「是,想必你就是蘇姑娘吧!果然名不虛傳。」

「巡撫大人過獎了!」

「你也不必那麼客氣,我和子安兄是知己,既然你叫子安兄一聲大哥,你叫我吳大哥就可以了。」年輕的男子開口說道。

「吳大哥,你找我有什麼事嗎?」蘇月對此感到有點好奇。

吳安康懊惱的拍了拍腦門,旋即道:「你看我的這個豬腦子,差點就把正事給忘記了。」

說著,他從懷中拿出了兩張千兩銀票,放到蘇月的面前:

「蘇姑娘,這是子安兄讓我帶給你的分紅,他還讓我對你說一聲如果在這裡待不下去了,就去都城找他。」

蘇月看著面前的兩張銀票,直接傻了眼。

這一張銀票就是一千兩,兩張銀票就是兩千兩。

王大哥也不過剛到都城一個多月的時間,竟然就直接給了她這麼多的分紅,這讓她的內心極為的觸動。

。 周末一過,小學生也立即準備開學了。

江小魚是在於嘉這裡過的周末,所以孫媽在開學的前天傍晚,就把江小魚的書包,還有上學要穿的校服,全部都給送到了別墅里來。

剛好周一的時候,於嘉準備送江小魚和小John一起去學校。

之後,她再帶著葉維去葉夫人那裡,讓他們祖孫團聚一下。

有了這個計劃,於嘉早早就給顧一菲打了電話,告訴她不用過來接John了,她最近剛好沒事兒,可以自己接送John上學放學。

而且,這幾天江晟景不出院,估計江小魚會一直住在她這裡,她剛好多陪陪自己的兩個孩子。

顧一菲說好,隨後她又問:「對了小嘉,江總是不是出車禍了?我之前在新聞上看到的,那輛車子好像就是江總的。」

於嘉道:「我知道,不過不太嚴重,你不用擔心了。」

顧一菲問:「沒事兒就好,那你忙吧,我就不打擾了。」

說完,就把電話掛斷了。

之後,於嘉照料著孩子們吃了早飯,然後喬森開車,載著她和三個孩子一起出門。

江小魚和John都在一起上學,這讓葉維有些羨慕。

他忽然朝著坐在前面的於嘉說道:「阿姨,我也想和他們讀一樣的學校。」

聽江小魚和John說:貴族小學的課程很豐富,除了各種課外活動之外,還有手工課,做各種可愛有趣的小玩具,偶爾還會學習烘焙,做各種各樣的小甜點……

而這樣的生活,是葉維從前從來沒有過的。

葉家不會讓孩子們學習這種不入流的東西,況且,三個小夥伴中,John和江小魚都可以去,就他不能去,這給他一種很孤立的感覺。

於嘉聽了,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她自然是不敢替葉夫人做主,直接答應葉維的請求的,而且,有些話她也實在不知道該如何跟葉維講:

他不能去這裡讀書,是因為他是葉家的孩子。

無論葉夫人能否找得到葉宸翊,將來葉維都是要跟著奶奶葉夫人一起回芝加哥去的,他不可能在這裡常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