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蕭元石跟著一群乞丐,八卦的人就會忍不住問他們的關係。

每次蕭元石還沒說話,老蕭家的人就會無比驕傲的宣布,他們是蕭將軍的親眷,其中還有親生父母和兄弟。

這就讓大家看向蕭元石的目光中帶著一些微妙。

蕭元石發達了,在將軍府的日子過得不差,可親爹娘和兄弟卻一副窮酸狼狽的乞丐模樣。

這就讓人忍不住去聯想了。

蕭元石臉上的僵笑都快為此不住了,他特別想將這些人給直接毒啞了。

也是不停的和人解釋,父母兄弟上京,是因為遭到了山賊洗劫,這才會變成現在這樣的。

否則他明天絕對會被人蔘不孝。

最近他立功回來,在聖上面前比較得臉,也因此就有人眼紅,不得不防。

有一名和蕭元石不太對付的文官,一臉驚訝的問:「既然如此的話,蕭將軍為何親自派人去接父母親人前來京城呢?」

「將軍府應該不缺這點人吧?」

蕭元石一噎,剛準備解釋,蕭大郎就介面了。

「我爹娘想老二了,所以我們是自己跑來京城找兄弟的,所以他才沒有派人去接我們的。「

蕭元石聽到這話,這些人總算沒有口誤了。

可接著王氏的話,讓他忍不住黑了黑臉。

王氏道:「老二媳婦不太喜歡我們往將軍府湊,我們以前也不敢來。」

吳氏一旁補充,「現在也是爹娘太想念老二了,我們這才被迫賣房賣地趕來看看他。

時卿落之前說了,他們想要在京城和將軍府站穩腳跟。

首先要做的就是將葛春如那個女人來下馬,讓老太太和她們妯娌掌控將軍府查新。

而且自從知道了葛春如的孤女身份后,老蕭家的女眷對她心裡其實很厭惡。

特別這個女人還要阻攔他們上京過好日子,想要獨自把控將軍府的財政大權,這就是和他們過不去,這是有仇。

於是還沒進將軍府,就開始對外黑葛春如的名聲了。

問的人一聽,一臉的不贊同,「身為媳婦竟然不喜歡公婆到家,這也太不孝了。」

其他有看熱鬧的人,也不贊同的看著蕭元石道:「蕭將軍這可就是你的不對了,你爹娘將你養大,你怎能因為妻子的不喜,就不要爹娘進京呢?」

「是啊,你爹娘想念你,居然還賣房賣地的來看你,你們夫妻這樣太過了。」

這個時代以孝為先,也因此大家對蕭將軍夫妻的做法很鄙視。

難怪蕭元石被封將軍那麼久,都沒有看到他的親人,原來是妻子嫌棄,他就縱著了。

倒是聽說蕭元石特別的寵愛那個小嬌妻,但也不能不孝父母啊!

而且他們也沒想到,聽家裡女眷口中誇讚溫柔賢惠的蕭夫人,居然是個兩面三刀的人。

見大家因為大嫂和三弟妹的話,居然開始譴責起他和妻子不孝來。

蕭元石真想將這些人立即丟出京城去。

於是立即解釋,「兩位嫂嫂誤會了,春如可沒有這種想法,之前還主動提出,等我們徹底安頓下來,就去接爹娘來京城。」

當然沒有這回事,但這會他是旗鼓南下了。

接著一臉的內疚和愧色,「我更是不知道爹娘因為想我,竟然賣地賣房趕來,我愧對爹娘。」

他的話剛落,蕭老大就主動一副寬慰的模樣,怕了拍他的肩膀。

「沒事,從現在開始,你就好好的孝敬爹娘便是。」

蕭元石今天穿了一身淺灰白的錦袍,被這麼一拍,肩膀上瞬間多出了一個髒的掌印。

他噁心的不行,想一巴掌將人拍地上了。

可當眾還只能憋屈的做出兄友弟恭,「大哥說的對。」

蕭老太更是轉身一臉感動的拉著蕭元石說,「將來我們老兩口就靠你了。」

「當年我和你爹捨不得吃,也要從嘴裡省下一口給你,又支持你去當兵保家衛國,現在你有出息了,知道孝敬爹娘了,娘真的很高興,」

這是時卿落教她說的,她原原本本的當眾說了出來。

至於捨不得吃,從嘴裡省下一口給老二吃,這當然是假的。

老蕭家雖然不算多富裕,但還沒到這種地步。

對於這個二兒子,他們雖然沒有對大兒子看重,對小兒子寵愛,但也不算苛待。

沒有餓到他的將其拉扯大,他們要他孝順是理所應當的。

時卿落說,她站在這種制高點說話,老二絕對無法反駁。

外面的人也會覺得她是個明事理的老太太,將來出去黑,咳咳,出去宣傳兒媳婦不孝,信她的人就會更多。

果然,聽到她的話,蕭元石像是便秘了一樣。

他娘什麼時候這麼有腦子了?居然能說出這種話來。

關鍵還都是瞎編的,他以前在家最不受寵,他們怎麼可能自己不吃省給他。

去當兵也是表面被迫要去服徭役,老兩口可捨不得讓老大和老二去,可不就是他了。

現在在她口裡,竟然完全都是為了他。

老蕭家的人還主動紛紛附和,一副當初爹娘和他們為了蕭元石能當將軍,吃了多少苦一樣。

讓蕭元石想要吐血了,這群人太無恥和不要臉了。

關鍵是不怕極品不要臉,就怕極品不要臉的同時還聰明了……

要是老太太等人當著眾人對他又打又罵,或者像是在村裡,他不願意帶他們進京時那種撒潑。

他就能裝出一副委屈,又無可奈何的辦法,誰讓他攤上了這樣的爹娘兄弟,讓大家同情他。

誰知道這群人竟突然不按整理出牌了,他內心此時是崩潰的。

可還不得不做樣子的扯出個笑容來,「當年多虧了爹娘,我自然是要好好孝順他們的。」

他現在不得不這麼說,關鍵估計說出真相也不一定有人信,明天絕對會被人蔘不孝。我想好了,開戲那日,我會提前擺脫掉劉沁和葉落,爭取不給別人發現我們三個關係的機會。

如果行不通,那我只能帶上他們一併離開了。

我想過怎樣把弊端降到最低,可我要做的是虎口奪食的事情,弊端再低,也保不住這條命。

引狼入室的劉沁,同流合污的葉落,誰都逃不過!

……

《控魂》第二百三十二章開場 兩隻黑熊崽子爭著將頭伸進盒子里喝水,但是腦袋大,盒子小,導致兩個熊孩子都不能同時喝到。

體型略微大一些的熊孩子每次都能將小一些的擠到一旁,然後將頭埋進盒子里,將水撲騰的滿地都是,氣的小一些的熊孩子一巴掌將盒子拍翻在地上,然後撒腿就跑。

被濺了一身的大熊崽子氣哼哼的追上對方然後扭打在了一起。

蘇雲指著兩隻站立起來角力的熊孩子道「這倆熊孩子仔細看就能區別出那個更大一些,那麼咱們給它們起個名字,大的叫熊大,小的叫熊二。」

「黑熊有一個標誌性的V字領,小崽子的或許不太明顯,咱們去看熊大姐的。」

說著蘇雲爬向熊大姐,路過倆熊崽子的時候隨手給推到了一邊,弄的倆熊崽子有些氣惱,但不敢吭聲。

側卧著的熊大姐正打著鼾,蘇雲跪坐在地上,輕輕的抱起了對方的前腳掌,露出胸口處的V字,只見這個V字十分的規則,真的就跟畫上去的一樣。

「是不是覺得很神奇,為什麼每頭黑熊都會有這個形狀呢!」蘇雲笑著摸了摸白色的V字「因為這是天生的,我也不知道,就跟人類會長頭髮是一個道理。」

輕輕的放下腳掌,對方並沒有被驚醒,看來警覺性真的有問題,蘇雲指著熊大姐的爪子輕聲道「看她的爪子,如狼獾一般,不可伸縮,但是可以在樹上健步如飛。」

「是安徒生童話還是伊索寓言來著,其中有一篇故事,在遇到黑熊后,其中一個拋棄另一個同伴爬上樹,被拋棄的人類無法逃脫只能在地上裝死,以此來逃脫黑熊的擊殺,到最後兩人紛紛生存,黑熊並沒有殺死兩人。這是一個關於對同伴忠誠的故事。但是裡面關於爬樹和裝死就能躲過黑熊的攻擊完全是在扯淡!」

「黑熊爬樹的功夫人類拍馬不及,所以遇到黑熊千萬不要想著爬到樹上你就安全了,完全自尋死路。」

「還有裝死!這完全是運氣活。說裝死之前咱們得先介紹一下黑熊的食譜,黑熊是雜食性動物,天上飛的,地上長的,水裡游的,路上走的,基本上只要能吃到嘴裡,黑熊絕對不會放棄,而且,黑熊還是食腐動物。」

「既然黑熊連腐爛的食物都不會放棄,憑什麼放掉一個活生生的新鮮的裝死的人類呢?

這是因為人類在趴在地上裝死的時候,黑熊會自我判定對方沒有危險,而且,大多數動物對人類都有畏懼的心思,黑熊也不例外,所以一般情況下黑熊就會放過裝死的人類,而這名人類在求活后開始大吹特吹他裝死就能躲避黑熊攻擊的經歷,開始誤導更多的人!」

「如果運氣不好,黑熊極度飢餓,它可不介意將裝死的人類咬死,然後大快朵頤,填飽肚子。」

【我看過這則童話故事,當時還想著熊真傻,長大后我漸漸就不相信了,現在知道原因了,666】

【為什麼大多數動物都怕人類啊,不應該啊!】

【樓上的,大多數動物怕人類是由於以前人類時常捕獵造成的。】

【所以說遇到黑熊該怎麼辦?總不能等死吧。】

蘇雲摸了摸熊大姐的肚子,然後爬向熊孩子,熊孩子頓時畏懼的想跑向母親,但是被蘇雲擋住了,只能慫慫的窩在洞穴角落看著蘇雲逼近。

蘇雲抓過熊大,捏了捏它的小圓耳朵,然後道「其實你們問這個問題等於問了個寂寞,你們一群996的社畜哪有機會遇到黑熊。」

【你再罵?】

【媽蛋,又被嘲諷了,這王八蛋到底不是個東西】

【這孫子開地圖炮了,真想打他啊。】

蘇雲笑看著彈幕,然後清清嗓子「但是呢,我這人耳根子軟,既然你們求我,我就勉為其難的給你們說道說道。」

【可惡,那個王八蛋求的它,出來領死】

【「它」用的不錯,值得鼓勵】

【這王八蛋又開始裝逼了!】

蘇雲哼哼兩聲,道「遇到黑熊肯定是恐慌的,但是!千萬不要跑。」

「不光光是遇到黑熊不要跑,遇到其他的食肉動物,如果沒有在對方追到你之前能找到安全場所的話,千萬不要轉身逃離。」

「在它們認為,這是懦弱,畏懼的行為。所以,它們就沒有了試探,而是會迅速撲向你。」

「所以,在遇到黑熊的時候,不要想著逃跑,只能站在原地,然後如果有火機的話,可以迅速點燃自身的衣服,動物會畏懼火,不敢靠近,或者用木棍或金屬體敲擊發出聲音,讓黑熊恐懼,因為對於未知的聲音或物體,食肉動物都很謹慎!」

「有人就會想,如果用手機播放音樂呢,對於黑熊來說就是未知的聲音,當然也是可以的,但是最好期待這個黑熊不喜歡聽音樂,如果他喜歡聽音樂的話,你最好在手機沒電之前逃走!」

【學到了,但又沒完全學到!】

【放個音樂和黑熊來個靈魂探戈】

熊崽子掙脫蘇雲的鎮壓,嗷嗷叫著跑向母熊。

蘇雲揉了揉大腿的肌肉,翻過不知多少座山頭,一直長途跋涉到現在,酸疼的腿在短時間內根本不能得到緩解。

緩緩突出一口氣,洞穴內已經很溫暖了,單單熊大姐呼出來的溫暖空氣就足以擴散至整個狹小的空間。

「各位,我已經開始冒汗了!」蘇雲滿足的在額頭下擦出一把汗「看來我遮閉住洞穴的舉動是對的,要不然,我和鸚鵡是在頂不住。」

鸚鵡在蘇雲衣領探出頭,先是看睡著的熊大姐,再一眼慫慫的熊崽子,滿意的哼了哼。

再次檢查一遍漏出的風口,蘇雲確定不會被雪堵住,也不會閉合上後點點頭道「現在是下午四點鐘,時間過得很快,現在已經播了差不多11個小時,我也走了一天了,今天算是有驚無險。」

「我也累了,差不多也到了下播的時間了。」蘇雲抓過睡袋爬到母熊旁邊,將兩頭待在母熊肚子底下的熊崽子拖出來,然後自己將睡袋鋪在地上,在倆崽子委屈的注視下,蘇雲鑽進睡袋靠著母熊躺下。

「好了,就到這裡了,睡覺咯!」蘇雲說完,無人機迅速關閉,靜靜的佇立在空中,留下兩個熊崽子委屈的靠著睡袋趴下。

【我淦,這麼快,我還沒下班呢!】

【主播真快】

【我發現主播確實不是個人玩意,把小熊崽子拖一邊去了】

【震驚,主播闖進別人家竟然睡人家家長!究竟是人性的扭曲還是道德的淪喪!】

【樓上明天來震驚部報道,待遇就按處長來算!】

……

長白山自然保護基地內,梁華坐立不安的扣著桌子,皺著眉看窗外的暴風雪,嗚咽的風在窗外哀嚎,更讓他的內心煩亂。

氤氳的霧氣自杯口中升騰消散,高愛國看著梁華,再次勸慰道「蘇雲不是已經睡下了嗎,看他和黑熊和睦的樣子,不會有危險的。」

梁華煩躁的擺擺手「老高,咱們都是干這個,說句難聽的,一個畜生說翻臉可就翻臉,一頭帶崽的母熊,還是在冬眠期間,這個可無法保證母熊會不會臨時起意補充食物!」

「看蘇雲的直播,之前的遇見的兇猛動物也和他相處的很愉快,應該沒什麼大事。」謝治民縮在角落的椅子上,手上捧著一杯水,弱弱的說道。

「有你什麼事?閉嘴!滾蛋!」梁華不爽的罵道。

謝治民頓時癟癟嘴,委屈的不再吭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