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怎麼樣,我覺得我們都應該坐下來好好的談談,就算真相真的跟那個女生說的一樣,沈天賜也是不應該在大庭廣眾下動手的吧?這樣實在是有損華夏的形象了。」

「樓上聖母狗趕緊的滾開啦!你試試看,如果你的妹妹被那些倭國人欺負了,你還能這麼說出來嗎?!」

網路上有支持的,也是有黑的,當然了,網路上也是從來都是不缺少公知的。

對待這些國外的人,總是有人喜歡裝成一副已經看明白一切的樣子,然後站在那所謂的真理上,去抨擊自己的人的。

而這也只是小規模之間的戰鬥。

然而,隨著微博跟視頻的不斷傳播,也有越來越多的大V開始關注此事了。

郭達明:「呵呵,我以前怎麼說來著,而且我還是一直都在說沈天賜的素質是真的有問題的,但是有的人就是偏偏的不信,非要等丟臉都丟到國外去了,如今才反應過來,這樣不也就太遲了嗎?」

皇家天娛李天仁:「在當知道沈天賜是一品先生的時候,我的確是很佩服的,因為他筆下的喬峰和郭靖等人,都是有著俠之大者,為國為民的精神的,然而身為一名創作者的他,竟然也是如此的自私,棄國家的顏面而不顧,我看這樣的人,難道真的是有資格留在娛樂圈兒的嗎?」

此刻也是有著不少沈天賜的敵人在這裡也都紛紛站出來指責沈天賜的不是了。

畢竟,在大庭廣眾之下掌摑外國學生,這影響也的確是有些大了。

可是沒有多久,倭國駐華夏的大使館也發布了這條聲明:「為了我們華倭兩國的和平相處,希望華夏政府能給我們一個交代,嚴懲那名作惡者!我們倭國人絕對不是這麼好欺負的!」

這事情,也是終於鬧到了國家的層面了……

京城,郊外……

徐江河此刻在悠哉的修剪著盆栽。

「心語,你回來了?是不是沈天賜那小子又惹出了什麼事情了?」

心語出現在徐江河的身後,而徐江河的動作也是停止了,回頭就是那麼的微微一笑,說道。

「也不是什麼大事,只是打了兩個倭國人而已。」心語也是開口說道。

「呵呵,你這丫頭啊……好了,這件事情我也已經知道了,那小子,就是一刻都不能讓人消停一下啊,天大的事,不是都有我們能解決的嗎?為什麼就是不信任我們呢?」徐江河也是搖了搖頭,隨後也是有些無奈的說。

早上他在看新聞的時候,就已經看到了這一條。

看到沈天賜竟然當場的那麼囂張,他也是真的有些意外。

但是聽到沈天賜最後的那句話,他更是非常的認可。

「好了,心語,你回去告訴沈天賜,這件事情,我們自然是會解決的,讓他不用擔心了……倭國?呵呵,在幾十年前被我們打回去了,現在竟然還敢在這裡給我們囂張?也是應該告訴他們,我們的華夏並不是這麼好欺負的了……同時也是讓一些人知道知道,所謂的月亮,可不一定就是國外的才是圓的。」

說完,徐江河就又繼續悠哉的修剪起一旁的盆栽來。

……

國家中心電視台的大樓。

「呵呵,郭飛啊,沒有想到咱們的機會竟然這麼快就來了啊,沈天賜這一次也是自己在找死啊。」

郭建剛此刻也是一臉笑意的喝了一扣茶,然後就是對著自己的侄子說。

「嘿嘿,我說叔叔……我們完全可以用這個理由的,然後直接將沈天賜給封殺的,最好連他的那個天辰娛樂公司也一起都給封殺了!」

郭飛此刻也是一臉陰森的笑了笑,他的心情此刻也是非常的爽。

原本他還在不斷的找機會對付沈天賜的,但是卻沒想到沈天賜竟然會自己這麼開始作死。

此刻他也是非常同情那個被沈天賜當場掌摑的他國的兄弟。

當然,在這種事情,國家中心電視台是不好親自出手的。

畢竟這件事情的真相併沒有完全的明了的。

郭建剛提出要用國家中心電視台微博的要求直接就被拒絕了。

「不管真相是怎麼樣的,沈天賜當場掌摑了人家倭國人,難道這樣的理由,還不足以好好的批評批評他嗎?」

郭建剛此刻也是有些惱火的說。

「抱歉,副台長,這樣是不可以的。」國家中心電視台的微博負責人也是搖了搖頭,說。

尼瑪的,就因為你跟沈天賜的私人恩怨嗎?上一次就害的老子被噴了那麼久!這一次你還來!?如果事情的真相是跟那個女生所說的這樣,那老子豈不是要被人給活活的罵死嗎?

而整個國家中心電視台的形象也就都沒了,最後還是要由老子來背鍋,你他娘的當我傻啊?

國家中心電視台的微博的負責人在想到這裡,也就沒有再給郭建剛任何的好臉色了。

不能用國家中心電視台的名義來說話,這邊的郭建剛也是有些無奈。

「哼!國家中心電視台的微博不行,那我就用廣電的!」郭建剛就哼了一聲。

隨後,郭建剛就打了一個電話給在廣電的一個朋友。

「抱歉啊,建剛,這件事情我是幫不了你的。」那邊,也是很快就有了這樣的回復。

「為什麼?難道沈天賜做出了這樣的事情,我們都不能發表一下自己的意見了?」郭建剛此刻也是有些氣急敗壞的說。

今天是怎麼回事啊?踏馬的,怎麼老是被拒絕呢?

「我們這裡的台長說了,這件事情,在最後的真相沒出來之前,我們廣電是不能插手的,所以……我是真的沒辦法幫你的。」隨後,那邊的也將電話給掛了。

郭建剛此刻又是碰了一鼻子的灰。

「哼!沒想到你們竟然都是這麼畏手畏腳的啊,好,你們不發是吧?行,那我發!」

郭建剛也是有他的私人認證的賬號的,但是他認為用國家中心電視台和廣電這樣比較有權威的微博來發冬天,對沈天賜的傷害會是比較大的。

可是結果卻會是這樣,這也是讓他鬧出了一肚子的氣。

此刻在微博上,罵的人是非常的多。

因為大家都是認為沈天賜是不應該在這樣不由分說的情況下打人的。

而此時,沈天賜也是有些頭疼。

其實這件事情在被放上去,已經是沈天賜所意料之中的事情了,只是,現在確是已經連大使館那邊都開始注意到了。

如果再不控制一下的話,那也就會越來越麻煩了。

而就在這時,沈天賜的手機響了。

「喂,你好,我是沈天賜。」

「嗯,京城執法部門?!好的,我現在就過去……」沈天賜這邊也是嘆了口氣,看來,這件事情還真的是鬧大了!

京城的執法警務部門。

此時,在警務部門的外邊已經有著不少的記者在那裡蹲守了。

他們可是從來就沒有採訪到過沈天賜的,而這一次她們可是絕對不能錯過這次機會的。

沈天賜剛一來,立馬就有一群記者急急忙忙的沖了上去,他們可是要抓住那第一手的資料的。

「沈先生你好,我是娛樂早報的記者,我想問一下,你對你的這一次行為有著怎樣的看法?」

「沈先生,現在他們將你叫道了這裡,是不是因為他們說的才是真相呢?」

「沈先生,你動手掌摑倭國人,你認為你是在給咱們國人丟臉了嗎??」

一個一個的聲音傳到楊樂的耳邊,問題越來越尖銳,尤其是最後一個。

沈天賜的腳步在此時也是停了下來,隨後就看向了那個問自己這個問題的記者,那是一個中年的男人。

「你是什麼記者?」沈天賜指向了他,然後開口說道。

那個中年男人看了看周圍,隨後也是驕傲的說:「我是新聞特快的記者,我現在想問問你,你覺得你這樣的行為是不是給我們的國人丟了臉了?」

馬劍此時也是非常的得意,看來果然是只有那些尖銳一點的問題,才能博得眼球的啊!

但就在此時,馬劍也是忽然感覺到非常的冷了,他覺得好像有一雙可怕的眼神在狠狠盯著他似的。

在他還沒回過神,馬劍也就聽沈天賜開口:「丟臉!?為什麼我會給國人丟臉呢?麻煩你們不要擺出一副公知的模樣在背後進行指指點點的,我們華夏是禮儀之邦,但是,並不是就代表我們可以不斷的去忍讓,去任由別人來欺負的!你們做新聞的,可不能擺出這樣的立場,因為這樣才會真正的讓國外的人看我們的笑話的。」說完,沈天賜就直接走進了警務執法部門。

「他、他剛剛說了什麼啊?」馬劍也是沒反應不過來,然後看向周圍的人,開口問道。

而周圍的那些同行也是非常鄙夷的看了馬劍一眼,隨後就在是警務執法部門的門口,開始小心的拍攝著。

沈天賜到了那裡的時候,田浪君和藤田健浪已經在那裡了,奇怪的是,一祐君竟然沒來。

「沈先生,你好,我們這次又見面了,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趙梓健。」這時,一名中年警官笑著走上來對沈天賜開口說道。

「呃,你好,沒想到我們又見面了……」沈天賜也是愣了一下,隨後點了點頭。

眼前的這個趙梓健警官,就是上一次處理徐丹的那個碰瓷事件的警官。

對他,沈天賜倒是有著不錯的印象的。

而此時,便見道趙梓健慢慢的走到了沈天賜的旁邊,然後在他的耳邊低聲說道:「沈先生,你是不用擔心的,只要他們沒有證據,你不會有什麼危險的,這裡可是咱們的華夏,不是隨便什麼倭國人就能欺負到咱們頭上來的!」

沈天賜也是笑了,這個趙梓健,還挺有意思的。

「趙警官,你覺得,誰說的話才是真話呢?」

「那還用得著說嗎?我當然是相信你的呀!能唱出《精忠報國》這樣的歌曲的人,我還用得著懷疑嗎?」

趙梓健也是一臉自信滿滿的說道。

趙梓健可是對沈天賜非常的有信心的,不管是因為他本身就是沈天賜的書迷以及歌迷,還因為在上一次沈天賜對徐丹和那位老者的態度,趙梓健在做了這麼多年的警務人員,他也是著自己的職業的直覺的。

沈天賜這邊聽了,也點了點頭,「嗯,謝謝!」

「不過,現在輿論是對你很不利的,所以,你也是必須要儘快的找到真相的。」趙梓健還是善意的提醒了一句。

沈天賜也是點了點頭,隨後就換了一副冷笑,接著就慢慢的走到了藤田健浪他們的面前。

「警官啊,就是他啊,趕快將他逮捕啊!」田浪君此刻也是大聲的喊道。

「沈先生,現在這位田浪君先生告你毆打併污衊他們,你是有什麼看法的嗎?」趙梓健裝作一副非常正經的模樣,看向沈天賜。

這邊的沈天賜也是看了一眼田浪君他們一眼,隨後開口說:「毆打倒是的確存在的,但是污衊可是沒有。」

「你胡說!明明是那兩個女人在污衊我的,這可是所有的人都是知道的了!」田浪君指大聲吼道。

「污衊你?呵呵,那你告訴我,為什麼就不能是你在污衊我們呢?只能是我們在污衊你呢?」沈天賜也是瞥了一眼田浪君,開口說道。

田浪君的眼神之中也是出現了幾分傲然:「那是因為我們倭國人是從來都不會污衊人的,也是非常的誠實的,而不像你們的華夏人,整天都是喜歡說謊的,所以,我說的才是真相!」

這一刻,外邊的許多的記者的相機也是都咔擦咔擦的在響著。

「靠!那個倭國人說話也是好囂張啊!我可以理解為什麼沈天賜要狠狠的掌摑他了!」

「就是!這他媽的是什麼意思啊?我們華夏人就是不誠實了?」

「看看沈天賜是怎麼處理的!」

記者們此刻也是一臉的憤憤不平,不過他們也只有嘴上說說而已。

「田浪君先生,請你注意你的措辭。」趙梓健此刻也是有些不爽的說。

「難道我說的有什麼不對的嗎!?你們華夏人最喜歡的就是小偷小摸的,我在倭漫學院的時候也是遇見過不少的你們華夏的學生,也是沒有人願意跟他們待在一起的。」田浪君此刻就像是一個愣頭青,大聲的說道。

「田浪君,你給我閉嘴!」這時,藤田健浪也是連忙呵斥。

這個傻逼學生,別將大好的局勢給白白的送人了啊!

此時,沈天賜也是發出了一聲的冷笑。

「呵呵,是嗎?難道我們的華夏人的素質就是這麼的低下?」沈天賜也是冷笑一聲。

「難道不是嗎?如果你們不是素質低下,我怎麼會受傷呢?」

「既然這樣的話,你介意我再給你一巴掌嗎?」

田浪君此刻還沒有完全的反應過來沈天賜在說什麼,他的耳邊就再次傳來一聲清脆的「啪!」的聲音,然後他的耳朵就是嗡嗡的直響!

隨後就是一股火辣辣的疼痛感傳了過來,此刻的他幾乎是要瘋了。

而在場的所有人也是都沒有反應過來,沈天賜他……竟然說打就又動手打了?

而且還是一點預兆都是沒有的一巴掌,此刻的趙梓健也是很驚訝,他也是沒來得及阻止。

此刻的記者們的相機也是瘋狂的拍著,不得不說沈天賜果然是一個爆脾氣的人啊!

「爽!真的是太爽了啊,沈天賜的這一巴掌打得真的是太解氣了啊!」

「對!打得好啊!這一次我們是一定要站在沈天賜的這一邊的,這一巴掌那是必須打的!」

「咱們華夏人可不是這麼好欺負的!」

記者們這一次也是出奇的站在了同一戰線上,而且也竟然是開始維護起明星來了。

不為其他的,就是因為沈天賜的這一巴掌打得真的是太解氣了!

「真的是丟臉啊!」馬劍此時卻是不屑的說了這麼一句。

當這個視頻傳出去后,又是在給華夏人丟臉了啊!他的心中也是這麼想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