婠婠道:「那為何公子你……」

任意發出了一聲輕笑打斷,繼而緩緩道:「比起執掌天下,我更喜歡對抗。」 [演出完成,是否離開?]

盯。

萬元心裏響起了這樣的聲音。

他清醒了過來。

睜開眼。

入眼處是伊莫庫龐大的軀體。

以及在祂周身漂浮的不少格柵壯觸手組成的,猶如深海迷航里礁背魚一樣,屬於利維坦級的生物。

它們像是違反了萬有引力,如同在海里一樣漫無目的的漂浮在空中。

這一次,直視伊莫庫的萬元,已經沒有那種靈魂扭曲的感覺。

想到,他還能感覺到伊莫庫似乎有點不同。。

祂,,似乎在看自己。。

瞬間。

萬元眼前一黑。

來到了一個空間。

這個空間很明亮,萬元的面前是一盤已經擺好的象棋。

牆壁里放着一個頭頂天使之翼,翼展兩米,聖潔的如同女神的雕像。

就在萬元疑惑,這裏是哪裏的時候。

踏踏——

周圍想起了腳步聲。

一個人影慢慢走了過來。

她有着嬌好的容貌,看起來很可愛,但是給人的感覺很嚴肅。

仔細的端詳一下的話,就會發現,這個女生和雕像很神似,就是沒有雕像頭上的天使翅膀。

她來到萬元的對面做了下來。

開始自我介紹。

【我是伊莫庫。】

她沒有開口,卻發出了聲音。

雖然,,萬元絲毫不懷疑她就是伊莫庫,但為什麼,,總感覺伊莫庫的逼格有點降低了呢?

接着,伊莫庫又說道:

【這個時空的能量已經被我吸收殆盡了,我即將陷入沉睡,所以我把你喚醒了。】

【你現在有兩個選擇。】

伊莫庫看了眼象棋,道:

【贏了我,我就放你離開,將我召喚到新的世界。】

萬元眼睛眯了起來。

[離開]

……

……

【沒用的。】

【覺察到這個世界即將崩潰,才將你喚醒的我,對你的靈魂有絕對的處置權。】

是的。

萬元在心裏說離開,系統卻一點動靜也沒有。

這是系統第一次在他面前拉了胯。

但也有可能是自己離開的內心不太堅定。

因為萬元在好奇,好奇自己怎麼這次見到伊莫庫沒有事?

【你的肉體已經湮滅了,現在的你,是被我的力場扭曲了靈魂而形成的一個新的奧札奇,用你們人類的話來說,你,是我的眷族。】

萬元心裏一驚,自己明明沒有問出來的問題,卻被伊莫庫解答了。

也就是說,她能看穿自己的內心。

讀心!

不過轉念一想,作為僅靠降臨就毀滅了一個世界的生物來說。

這種能力似乎並不是值得驚訝的事。

【不過我比較好奇,明明其他生物都已經變成奧札奇了,唯獨你的靈魂似乎被什麼保護著,直到我醒來發現了你,並主動將你喚醒,轉變成奧札奇,我很好奇這個保護你的東西,但也僅此而已了。】

是的,伊莫庫之所以喚醒了萬元,並不是因為萬元在她眼裏是特殊的。

而是因為萬元是在她醒后唯一一個還擁有靈魂並且沒有被扭曲的生物。

她才不會在乎別人的死活,位面對於她來說只不過是一塊餅乾。

生物就是餅乾上的碎屑。

如果這塊餅乾(世界)具有成長性,能夠變得更大更好,伊莫庫並不介意等餅乾成長起來再享用,前提是碎屑擁有能夠封印自己的實力。

因為她即便陷入沉睡,只要和她同處一個世界的生物就會受到她的腐化影響。

所以,她對萬元這個雖然肉體被影響湮滅了,但靈魂卻沒有被影響的人產生了好奇。

進而主動出手將萬元的靈魂扭曲成了奧札奇。

與其他被動成為奧札奇的無意識生物不同,萬元是被伊莫庫主動轉化的,所以能夠保持自我。

這一下,萬元是徹底不做人了。

雖然外表還是個人類,但內臟以及毛髮甚至是細胞,只要你放到顯微鏡下,都是格柵壯或者觸手團的形狀。

不再需要氧氣,不再需要進食,每時每刻都從世界吸取能量,可以說,只要靈魂或者世界不滅,萬元就不會滅。

可是說是伊莫庫的人間體。

然而,萬元對於世界的能量吸取,之餘伊莫庫來說,可以說是九萬牛一毛,甚至毛都不毛,哪怕他是伊莫庫的造物。

而伊莫庫不同,這個位面的能量被她吸收完了,她可以陷入沉睡,等待着降臨到下一個位面。

並不會像萬元一樣死掉。

祂,是不滅的。

然而,就是這樣的伊莫庫,卻提出了要和萬元下象棋。

……

……

良久,萬元看着自己的雙炮絕殺伊莫庫,陷入了沉默。

四步,只用了四步,他就絕殺了伊莫庫。

兩個炮前進,吃兵架炮,直接就絕殺了。

伊莫庫沒有跳馬保兵,而是直接吃了自己兩個馬然後走了兩個兵就完事了。

說實話,這種結果萬元是沒有想到的。

畢竟誰又會想到,不用動手就能毀滅世界的伊莫庫會是一個臭棋簍子呢?

不好!

萬元心裏一驚。

伊莫庫會讀心,,那自己現在的想法豈不是。。。

似乎覺察到了萬元不敬的想法,棋盤上的棋子哪怕是萬元自己的棋子也瞬間變成了各種扭曲的樣子。

反過來吃掉了萬元的帥。

萬元受到驚嚇站了起來。

伊莫庫!玩不起!

然後,萬元眼前一黑。

再次睜眼,伊莫庫龐大的身軀映入自己的眼帘。

他回來了。

不過,看着自己身上渾身散發的扭曲氣息。

萬元明白,這樣下去自己是不可能作為人一樣生活的。

因為他現在就相當於一個感染源,會把任何試圖與自己接觸的生物腐化,讓它接受來自伊莫庫的低語,將其轉變成為奧札奇。

所以,不能就這麼去下一個世界。

萬元心念一動。

瞬間,周圍遊盪的奧札奇怪物向他靠攏,觸碰到了萬元。

它們慢慢的融合進萬元的身體里。

然後,萬元身上就出現一層由血肉組成的皮膚,在萬元的壓制下。

漸漸的,那些扭曲的由伊莫庫賜予的東西被萬元壓在了皮膚之下。

而萬元也終於是有了人形。

(看封面)

現在的萬元在奧札奇(眷族)這一種族之中,可以說是一神之下。

然而,也僅限於奧札奇。

體內的奧札奇血肉用完的話,他就得重新補充了。

所以趁著還沒有離開,萬元肆無忌憚的收集著奧札奇的血肉。

反正它們也被伊莫庫腐化的沒有思想以及靈魂了,只是一團團可以移動的肉塊。

在伊莫庫再次陷入沉睡之後。

感覺有什麼不妙事情將要發生的萬元,選擇了。

「離開。」

。 不淡定了,真的是太讓人不淡定了。

宮玉氣憤得連帶手指都用力一捏。

不料,夏文樺竟然享受得她耳邊發出了那種聲音。

那地方,隔着兩層布料的樣子,也是滾燙滾燙的,可想而知,這死男人渴成了什麼樣。

咦!不就是做了二十幾年的單身狗嗎?他用得着這樣……

宮玉頭疼又無奈,只得抽手。

夏文樺不想那種感覺消失,又耍賴地阻止。

宮玉惱火道:「夏文樺,你自己不是有手嗎?」

夏文樺一怔,像是從來沒有聽過這種說法,喃喃道:「我的手也可以?」

「可以可以,你快放開我。」

太難為情了,什麼說得的和說不得的,宮玉都給他說出來,就只想遠離這個危險的男人。

果然,男人就是一種危險的動物,隨時都得防著,膽敢相信他,那就是將自己送進他的嘴裏。

夏文樺想了一會,「不好。」

用他的手來解決,那他以後還需要女人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