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林聞言,只是看着鷹頭,淡淡地說道:「讓他消失在我的面前。」

男經理臉色大變,急忙叫道:「大哥,我真的錯了,不要啊,你大人不計小人過,放過我吧!」

聽到許林的話,鷹頭也想要為他求饒。但是看到許林那冰冷的眼神,心中頓時一顫,只好硬著頭皮說道:「拉他下去!」

當下就有兩人將這個經理給拉下去,至於會發生什麼事情,用腳指頭想一想都能夠知道了。

許林笑眯眯地說道:「怎麼?似乎很心疼?」

鷹頭連忙搖頭說道:「沒有沒有,不心疼,不心疼。」

「事不過三,這是第二次了。下一次,可就沒有這麼幸運了。」許林似笑非笑地說了一聲,然後就望向了陳雅瑤,說道,「我們走吧。」

聽到許林的話,陳雅瑤就點了點頭,拿着裝着裙子的袋子裏,跟着許林離開了這裏。

當許林的身影徹底消失在鷹頭的視線中,鷹頭頓時就鬆了一口氣,如同千萬巨石在自己的身上卸下來一樣,他的脊樑已經是被汗水浸濕,讓他的呼吸都是忍不住變得急促起來。

「鷹哥,那小子到底是什麼來頭?至於那麼怕他嗎?」

「就是啊,我們這麼多人,他不過就一個人怕他做什麼?」

不少小弟都是紛紛不解,出聲詢問。

聽到這些小弟的話,鷹頭搖了搖頭,眼中充滿了恐懼之色,說道:「你們不懂,他是一個真正的惡魔,可不是僅憑我們這些人能夠抵擋的,希望下一次,不要再遇見他吧!」

至於許林和陳雅瑤兩人,則是打的離開了時代大廈,回到了陳雅瑤家的樓下。

許林看着陳雅瑤,微微一笑,說道:「好了,到了,雅瑤女士,你先上去吧。」

陳雅瑤看着許林,眼中有着複雜之色,說道:「今天真的是太謝謝你了,許老師。」

。 胡天踢了一腳離自己最近的一個小混子,冷冷的說道:「聽說,你們這是特意來報復我?」

這個小混子被胡天踢了一腳后,頓時變的欲哭無淚了起來。

雖然他們平時囂張慣了,但是不代表他們打架很厲害。

其實很多傢伙都是混日子混工資的。

他們仗着自己背靠大榮發安保公司,所以狐假虎威。

但其實他們沒什麼戰鬥力的,甚至還比不上一個普通人。

只不過這麼多人站在一起,有點小混子流里流氣的樣子了。

見這個小混子竟然不說話,胡天皺着眉頭說道:「問你呢,說話。」

說着,胡天又踢了他一腳。

小混子忍住疼痛,他慘兮兮的說道:「大哥,這,這可能是一場誤會。」

「誤會?那我把你給宰了,我也能說這是一場誤會嗎?」胡天有些生氣的說道。

說完后,胡天冷冷的說道:「你們誰是老大?」

胡天的話說完,許久都沒有人應聲。

過了十多秒后,一個小混子硬著頭皮說道:「那個,我們老大已經被你給打暈了。」

「那你們中間誰說話有份量?」胡天問道。

這個時候,一個傢伙舉起了手。

他訕訕的說道:「我,我是小隊長。」

「行,小隊長是吧,叫你們公司的老闆過來贖人。」

「一個一百萬,讓他帶三千萬過來。」胡天淡淡的說道。

這個小隊長紅著臉說道:「我們也就二十多個人,為什麼要三千萬呀?」

「你們剛才把人家的店砸壞了,難道不需要賠償嗎?」胡天冷冷的說道。

聽到胡天這麼說,這個小隊長沒有再說話了。

他心想,讓老闆帶三千萬過來,這怎麼可能?

就算把自己這些人全都宰了,也不值三千萬呀!

胡天說道:「你還愣著幹什麼,不知道快點回公司,叫你們老闆帶錢過來嗎?」

「哦。」小隊長應了一聲,然後轉頭走了。

看着離去的麵包車,胡天又瞥了地上的這些哀嚎的小混子,忍不住的搖了搖頭。

而出人意料的是,這附近,竟然沒有人敢湊過來看熱鬧。

看來這附近的人,都知道大榮發安保公司的厲害,所以沒有人圍過來。

這個時候,飯館老闆余木,從店裏出來了。

雖然胡天的身手讓他覺得驚訝,但是他一想到如同龐然大物一般的大榮發,心裏就有些發憷。

他臉色擔憂的對胡天說道:「兄弟,要不我報警吧?」

「你不是說報警沒用嗎?」胡天笑着說道。

「雖然報警沒什麼作用,但這至少可以保證我們的安全的。」余木說道。

胡天揮了揮手說道:「不用報警,我一個人能搞定。」

說完后,胡天對他說道:「你就到店裏吹空調吧,不要出來。」

說着,胡天就余木推進了店裏,然後把玻璃門給拉上了。

胡天從旁邊搬來了一把椅子,然後坐在上面,給自己點了一支煙。

這次胡天足足等了半個多小時,才等來那個小隊長搬來的救兵。

只見這次足足來了十多輛路虎越野車。

而且最前面的是一輛跑車,具體是什麼跑車,胡天也不認識。

不過看樣子還挺高檔的,估計至少都要個幾百萬。

只見從這些路虎越野車上,下來了好幾十個黑衣保鏢。

這些黑衣保鏢,穿着統一的服裝,腳上穿着黑皮鞋,臉上還戴着墨鏡。

一看就知道受過專業的訓練,壓根就不是地上那些只知道哀嚎的小混子可以比的。

緊接着,從那輛跑車上,下來了一個穿着休閑裝的中年男人。

這個中年男人從車上下來后,還有美女助理給他打傘的。

很快,這些黑衣保鏢,就把小飯館給圍了起來。

中年男人緩步的走到了胡天面前,然後露出了一絲驚訝的表情。

「小兄弟,你好大的膽子啊!」這個中年男人有些漫不經心的說道。

胡天淡淡的說道:「你是哪位?」

「你聽好了,我是大榮發安保公司的經理!這些人都是我的手下。」中年男人高高在上的說道。

「哦,你沒有資格跟我說話,去叫你們老闆過來!」胡天面無表情的說道。

聽到胡天這麼說,中年男人臉上閃過了一絲惱怒。

他有些憤怒的說道:「你說什麼?」

「我說,你的級別太低了,壓根就沒有跟我對話的資格,聽明白了嗎?」胡天冷冷的說道。

「放肆!」

中年男人惱羞成怒的說道:「把他給我拿下!」

「是,經理。」

旁邊的黑衣保鏢點了點頭,然後朝着胡天圍了過來。

這次胡天壓根就不想跟他們動手,畢竟這些人雖然身手還可以,但終究都只是一些普通人。

於是胡天隨便揮了揮手。

只見非常離譜的一幕發生了。

這些威風凜凜的黑衣保鏢,竟然像是紙片一般,直接倒飛了出去。

而且一個個的全都倒在了地上,嘴裏還吐著鮮血,好像全都受了不輕的傷。

「你,你……」

看到這一幕,大榮發的經理像是想到了什麼事一般。

他忍不住的往後退了兩步,神情變的慌張了起來。

胡天看着他,冷冷的說道:「你什麼你,現在就輪到你了!」

聽到胡天要來收拾他,這個經理嚇的身子都顫抖了起來。

他趕緊說道:「等等,等等,這是一場誤會!」

「誤會,你告訴我,這是什麼誤會?」胡天淡淡的說道。

「尊貴的武學高手,有話好好說,有話好好說。」

經理臉上露出了勉強的笑容,但是難以掩飾他心裏的慌張。

畢竟在他眼裏,胡天可是武學高手,壓根就不是他這種俗世中的有錢人能惹的。

胡天面無表情的說道:「有什麼話我也不跟你說,去把你們老闆叫來,我跟他說幾句。」

「不好意思啊,我們老闆去外地旅遊了,還沒有回來呢。」經理鼓起勇氣抹了抹額頭上的汗水,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叫他坐飛機趕回來見我,不然,你們大榮發安保公司就沒了。」胡天冷冷的說道。

這個時候,經理小雞啄米一般的點了點頭,說道:「好,好,請稍等,我這就給老闆打電話。」

說着,他就雙手顫抖的,從美女助理那裏拿過了手機。

。 聽到肖默淡薄的話語,姜汪只覺得胃裏一陣翻滾,連忙轉而把嘴裏還沒嚼完的肉吐出來。

慕思白聽到后停下了筷子,盯着筷子上的肉,撇嘴問道:「真的是蛇肉嗎?你該不會糊弄我們玩的吧。」

在她心底里不願去相信這肉是蛇肉,心裏還盼想着它的味道如此鮮美,以為會是什麼珍奇物種呢。

其她人也都陸續停住了筷子,只有咕朵淡定地繼續吃着肉片。

李哥看見她們都不動筷子了,於是他就微笑詢問一聲:「怎麼不吃了?是肉不好吃嗎,那我讓他們再烤過一份新食材。」

姜汪看了過去,沉色問道:「這是蛇肉,是嗎?」

看到肖默那鎮定不動筷子的樣子,再聯想之前被那密壓壓的蛇群,不由開始膽顫。

可這些人對於吃蛇肉一點異常反應都沒有,而不久前他們才被蛇群圍攻了啊!

李哥臉上的表情頓時僵住,他深吸了一口氣,茫然地回道:「這是蛇肉阿,可這又有什麼問題嗎?」

眼神掃過姜汪一行人,推測出他們對於吃蛇肉這個行為不太能接受的樣子,是不是待會還得稍微撤了點假。

若是承認了這是蛇肉,他們應該會很不高興吧,但眼下只要他不認就沒人會知道這是蛇肉了。

隨後,他便笑哈哈地說道:「我逗你們的,這是野豬肉。我知道這裏的蛇都帶毒,又怎麼會拿蛇肉來招待你們呢,」

慕思白聽到不是蛇肉后,暗松一氣就又繼續動筷吃。

莎莉.喬和唐欣悅怎麼也再也動不起這個手了,胃裏還有一陣陣的不舒服,想要嘔吐卻吐不了。

她們難受得捂住了嘴巴,眼露乞求地看向了姜汪。

姜汪感受到求助的訊息后,他對着李哥輕聲開口:「肉我們就不吃了,還請把東西還回來吧。」

其實他心裏知道這不是野豬肉,因為嘗起來都不是同個味道的。

李哥接連點頭,就讓其他人把今天從外邊帶回來的物品都拿上來,最後還另抬上來了兩具屍體,

他微笑着解釋,把屍體帶回來的原因是想好好安葬他們的。畢竟大家都同是人類。

姜汪看着擺在地面上的東西,有野蘋果、弓箭、乾柴,居然還有好幾隻死了的毒蛇。

他指著死蛇,蹙眉問道:「這毒蛇,也是你們找的食物嗎?」

李哥尬聲笑着回應:「呃,不是,這是他們今天出門帶回來的東西而已。蘋果已經被我們分吃幾個,就只能賠你們其它的東西了。」

莎莉.喬跟着開口:「姜汪,這毒蛇就不用了吧,畢竟它也不是我們的。」

姜汪點頭應道:「對的,我們就只是來拿回自己的東西而已。其它東西就不另拿了,你讓人拿回去放好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