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今世,來生來世,永生永世……神龍殿都是我血海宗的敵人。」

「我會讓神龍殿付出血的代價的,我要讓你付出血的代價,我要讓神龍殿的所有人……全部都受盡折磨死去。」

他怒聲吼著。

仇一傑則是還在昏迷當中,雖然不至於死掉,但現在渾身生機稀薄,似乎就是如同一個昏迷的死人。

就在他怒吼,發誓要滅掉神龍殿的時候。

葉天傾則是已經帶着五大金剛和邪佛,返回京城!

離開京城的已經數日時間。

葉天傾也的確是想家了,

想念李子涵,也想念小草和小雅。

今天正好是周末!

小雅,小草都沒有去上學,而是跟隨李健嶺在新李氏酒樓。

現在的新李氏酒樓,那已經是京城最有知名度的酒樓了。

畢竟!

新李氏酒樓的醬料和高湯,那可都是廚神寧江提供的。

在這些味道神奇的輔料的輔助下,新李氏酒樓的菜品,那就是世界上最頂尖的美味佳肴。

這也使得所有來新李氏酒樓的人,只要是來過一次,便是會無休止的想要來第二次。

這也使得新李氏酒樓,日日爆滿。

現在新李氏酒樓!

每天中午只接待三十桌,晚上接待五十桌!

每天也就接待八十卓。

他們支持提起預約,但現在因為生日太過火爆,後面一個月的名額,都已經提前預定完畢了。

縱然李健嶺又緊緊開設七八家分店,但只要是新李氏酒樓一開業。

無論是開在哪裏,前去哪裏的食客,立即就會爆滿,預約吃飯的名額也會被在瘋狂的預定出去。

現在!

在黃牛手中的一些,能夠在一周內就進入新李氏酒樓,再度品嘗美味,而不需要等上一個月的預約號碼牌,都已經被炒到三萬塊一個號碼的價格了。

中午!

新李氏酒樓的生意依舊好的沒話說。

雖然爆滿!

但因為中午只接待三十桌,所以酒樓內很有秩序,並沒有亂糟糟的一片。

大多數客人都在樓上包廂。

只有七八桌在一樓散座。

當然!

無論是散座還是包廂,都是最低消費500元起。

客人過來后,若是不想在包廂內,可以在一樓散座任意挑選位置。

至於包廂!

如果有空閑包廂,而且沒有客人提前制定,要預定那件包廂的情況下,客人也可以隨意選擇沒有預定出去的包廂。

反正新李氏酒樓,每一處分店的包廂都是很充裕的。

今天大多數客人都選擇呢包廂。

選擇在一樓的客人較少。

小雅和小草,在吃過午飯後,就在休息的房間里午睡去了。

李健嶺和李子雯,倒是在一樓來回的溜達着。

李健嶺的臉上,更是掛着一幅很滿意的笑容。

他勞碌一輩子,

早年間在李家不受重視,始終被自己的大哥李建龍狠狠的壓着一頭,

那時候他最大的願望,就是希望有朝一日。

可以擁有專屬於他的產業。

希望自己的產業可以發展的欣榮。

他原以為,這樣的想法,只是一個永遠都不可能實現的奢望。

但他萬萬沒有想到,現在年過半百的他。

竟是在女婿的幫助下。

輕而易舉的就將這個,他覺得無比奢望,而且這輩子都不可能達成的想法,輕而易舉的就幫他實現了。。 沈三萬拄著拐杖,慢悠悠地走到勞倫斯的身邊,他笑了,不過是皮笑肉不笑,大量的老年斑遍佈他的臉龐,伴隨着嘿嘿一笑,橫肉上下抖動,樣子非常滲人。

「胡掌柜,正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老朽這也是良禽擇木而棲而已,荷蘭人才是這裏的主人,咱們犯不上和主人家鬥氣,你說是吧。」沈三萬絲毫不為自己出賣華商而感到羞愧,反而編出了一堆歪理。

「你……」看着沈三萬恬不知恥的樣子,胡德彪暴脾氣當即就上來了,他要和沈三萬拼了。

不過他剛衝上來,就被荷蘭軍警給攔住了。

「胡掌柜,脾氣這麼火爆可不好,容易活不長,你要多學學老朽,好好養生。」沈三萬撫著自己的鬍鬚,看着被人架著的胡德彪,慢條斯理地說道。

看他的樣子就好像對胡德彪說教的老師一樣。

啪,沈三萬還沒得意太久,他的臉上就挨上了狠狠的一巴掌,那偌大的巴掌印火辣辣地印在他的臉上,揮之不去。

「誰讓你多嘴的,你是不是忘記誰才是主人了,豬玀。」

勞倫斯狠狠地給了沈三萬一巴掌,絲毫不給他留一點面子。

「哈哈,說到底你不過是一條狗,還沾沾自喜,現在被主人打了,連犬吠都不敢,真是一條可憐的老狗呀。」胡德彪看到沈三萬挨打,他非常痛快,沒想到沈三萬還沒得意多久,就重重地挨上了一巴掌。

沈三萬捂著自己的老臉,此時老臉火辣辣地生疼,可他卻不敢對勞倫斯露出半分不滿,因為就像勞倫斯所說的,他就是一條老狗而已,主人給他吃什麼都是他的福分,即便是給他一腳賞他一巴掌,那也是他的福分。

「死到臨頭了,還敢取笑老朽。這是主人對老朽的讚賞,很多人想要還沒有呢。」沈三萬的媚態盡顯了,挨了一巴掌,疼也不敢喊出來,還恬不知恥地說這是榮耀,是很多人想要也得不到的。

「做人做到你這個份上,也算是完蛋了。」胡德彪看着已經完全奴化的沈三萬搖搖頭,他沒想到他一向敬重的老前輩,骨頭能彎成這個樣子。

「還坐在這裏聊什麼天,都給我帶走,全部帶去審問,務必把他們的家產全部給我掏光。」勞倫斯才不管他們之間有什麼恩怨,他只要華商的錢。

在他們的眼中,華商就是肥羊,又勤勞,又會賺錢,雖然有時候很團結,但手裏沒有槍杆子,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最重要的是,身為華商的祖國大清,壓根就不管也不敢管華商的死活。

這樣的肥羊,不宰殺他們,殺誰。

於是大批的華商被帶走,這一天是五月二十一日,也被稱之為五二一慘事。

……

胡德彪等人被帶到監牢裏面,他終於見到了林華等人,他們比他們早一個月被抓,在這裏受盡了折磨,家產也全沒了。

「胡掌柜,你們怎麼也?」林華看到胡德彪進來,他記得胡德彪當初雖然組織了示威,但是並沒有走上街頭,可以說胡德彪還沒來得及走上街頭,示威人群就已經被荷蘭軍警給大肆抓捕了。

因此林華覺得胡德彪應該是絕對安全的,不可能出事的才對。

可如今胡德彪和一眾華商都出現在這監牢裏面,足見所有的華商,無論是反抗還是溫順的都被抓了。

「唉,沈三萬……」胡德彪將今晚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訴林華。

砰,牢房的大門被林華砸得梆梆作響,哪怕拳頭流血了,他也察覺不到疼痛。

「該死的沈三萬,沒想到他居然是這種人。」沈三萬也是林華心目中的老前輩呀,可萬萬沒想到就是這樣的老前輩將他們一一送進了牢房。

「事到如今,生氣是沒有任何用處,咱們應該想辦法解決問題,等出去之後再找沈三萬算賬。」胡德彪勸說林華道。

而一旁的李尚群則滿眼絕望。

「沒有用的,現在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不會有任何人幫我們,即便是求援其他的華商商會,他們無能為力,放棄吧,咱們在碧眼鬼的眼中就是豬玀,等養肥了,就該殺了。」

李尚群的話讓許多人陷入了崩潰的邊緣,他們好不容易從華夏遠航來到爪哇島,就是為了搏一個未來,生死之間,他們慢慢的站穩了腳跟。

歷經幾代人的拼搏,他們好不容易打拚出來的家業,一夜之間都是人家碧眼鬼的了。

這怎麼能不讓他們絕望呢。

「誰讓咱們是華人呢,註定不會有人替咱們出頭的,死心吧。」不知道是誰又爆出這麼一句話,讓眾人的心情變得更加低落了。

「不,我不信,還記得鄭麒麟兄弟嗎?」林華咬咬牙,他想起了鄭麒麟哥倆。

兩個月前鄭麒麟哥倆率領着商隊來到這裏做生意,林華因為和他們差不多,而鄭麒麟哥倆又是從華夏而來,他倍感親切,於是熱情地招待了鄭麒麟哥倆。

鄭麒麟問起自己一路上遇到的事,於是林華將一切告訴鄭麒麟哥倆,當然他們並不覺得鄭麒麟哥倆可以幫忙解決什麼事情。

只是因為鄭麒麟這樣一問,他也就這麼一說。

當然他後來又聽鄭麒麟說,自己會把這件事稟告給大漢皇帝的,林華只聽說過大清皇帝,何曾聽過什麼大漢皇帝呀,就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如今想起來,就如同溺水者遇到的最後一根稻草,他情願對這個大漢皇帝保持希望。

林華將鄭麒麟哥倆的事告訴眾人,眾人都皺着眉頭。

「什麼大漢皇帝,聽都沒有聽說過。」

「我倒是聽說過,說是在山寨里的皇帝,我當初聽到這個時候,還差點笑掉大牙呢。」

「什麼,山寨里的皇帝,那不就是山大王,土匪一個嗎,那怎麼可能幫到咱們嘛。」

眾人雖然都絕望了,但不至於寄希望於一個土匪頭子。

可林華卻不是這麼認為的,他不認為一個土匪頭子可以派人遠航到爪哇島行商,聽鄭麒麟他們說,他們還要繼續遠航,向西進發,繼續和其他國家交易。 第400章

掛斷通訊后,季柚感受了下身體的變化,發現除了剛開始藥效爆發,身體突然一陣劇痛之外,這會兒身體漸漸平穩下來。

之前那股撕裂、爆炸般的劇痛的感覺,也逐漸消失。

然後——

能夠很明顯的感覺到身體的各個細胞,都變得更加有活力與生機,連同一整天的疲憊都一掃而空,季柚甚至感覺她現在下樓跑10圈,都能一口氣跑完。

這!

這葯浴的效果,竟然這麼顯著!

5000積分一次,算起來還真的不虧了。

而且,季柚想到自己第一次在星網購買的葯浴,也花費了她不少的信用點,當時那還是最簡單,最基礎的葯浴呢。

那一份與羅醫生專門調配的這一份,效果完全不能相提並論。

泡完葯浴,季柚正準備起來,低頭一看,發現自己的皮膚上竟然流出了很多污垢,味道實在一言難盡,她捏了捏鼻子,趕緊洗刷乾淨。

緊接着。

季柚取出穆劍靈老師給的煉體術,這煉體術的載體,不是書本,季柚用光腦打開后,發現是一段全息視頻,裏面有一個虛構的人物會給你演示一層層的鍛體術。

非常方便,也不用出現理解錯誤。

季柚按照虛擬人物的演示,開始比劃。

這套鍛體術,叫做猛虎術,一共有三層。

全部看完后,季柚明白了,這套鍛體術,其實說是鍛體術,更像是一套戰術。它的三層,就是一套完整的猛虎捕食的一個過程。

第一層:潛伏。發現獵物,偷偷靠近,埋伏好。這一層的每一個招式動作都很輕柔,務必做到無聲無息,但動作再輕柔,也要調動所有的肢體與器官去配合,否則就沒法完成一整套的動作。

第二層:追逐。獵物發現異常,開始逃跑,猛虎當然不允許這種情況發生,立馬開始追捕。因此,這一層的一招一式,非常的剛猛,出拳、踢腿、猛撲……每一個動作,都要用盡全力,否則,無法達到預期的鍛煉效果。

第三層:撲殺。第三層也是最重要的決勝層,講究的是快、准、狠!一出手,必定要一擊致命。因此,全身上下要猛然爆發出來……

季柚按照虛擬人物的指導,完整的做完一整套鍛體術后,整個人都累癱了、體力也消耗一空。

她一動不動,彷彿死豬一般癱軟在地毯上。

1分鐘。

2分鐘。

3分鐘。

……

足足癱了半個小時,整個人才勉強爬起來。

按照這套鍛體術所說,開始的時候,因為是初學者,必須循序漸進,所以第一天只需要打完一整套三層的動作,就可以停下,好好休息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