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事往後傳出去我林涵君怎麼見人?」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海洋女戰士之驚沙掠海最新章節、海洋女戰士之驚沙掠海吾本格格、海洋女戰士之驚沙掠海全文閱讀、海洋女戰士之驚沙掠海txt下載、海洋女戰士之驚沙掠海免費閱讀、海洋女戰士之驚沙掠海吾本格格

吾本格格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穿書之槿上無花、海洋女戰士之驚沙掠海、追夢人、

。 許林來到了星華體育館,將車放好,來到大門口就看到潘忠義正在那裡一臉神色著急地等待著。

「到底怎麼回事?」許林走了過去,出聲問道。

潘忠義的臉色很難看,他看著前者,說道:「館長說這場地已經有人預約了,不能夠將這場地租給我們了。」

許林一愣,眉毛頓時微微向上一挑,說道:「那我們就出雙倍的價錢將場地租下來不就行了嗎?」

潘忠義嘆了一口氣。臉上露出無奈地表情,說道:「如果真的是那麼容易那就好了。」

許林皺眉,說道:「既然兩倍沒有辦法打動他的話那麼我們就出三倍。再不然就四倍!難道我們還怕出不起這個錢嗎?」

潘忠義搖了搖頭,說道:「你說得這個辦法我已經嘗試過了,但是人家張館長就是一直死撐著不願意把場地給我們,說什麼他絕對不能夠失信他人什麼之類的,我真的呵呵了,那個傢伙預約的是明天的場地。跟我們今天用的場地並沒有發生衝突啊,我都不知道為什麼他態度要這麼堅決。」

「你的意思是說,今天星華體育館並沒有任何活動但是他卻依舊不把場地出租給我們?」許林聽到潘忠義的話,眉毛再一次向上一挑,出聲問道。

潘忠義點了點頭,無奈地說道:「就是這樣。」

「我知道了,我們進去看一看那個館長吧。」許林已經有些了解,然後就點了點頭,對著潘忠義說道,然後又是隨意地問道,「他的名字叫什麼?」

「張茂財,怎麼了?」潘忠義問道。

許林笑著說道:「沒什麼,我們走吧。」

「喔。」

潘忠義不疑有他,轉身就走進大門,而他卻沒有看見,就在自己轉身的那一刻,許林迅速的在手機上編輯了一條簡訊發給了玫瑰:「龍圖星華體育館,館長張茂財。調查他,越快越好!」

與此同時,在龍圖市郊外的南劍基地里,黑玫瑰正在開會,但是這個時候她的手機收到了一條簡訊,黑玫瑰打開手機一看,卻見是許林發來的,只是他簡訊上的內容,卻是讓黑玫瑰忍不住皺起了眉毛。甚至沒好氣地說了一聲:「這個傢伙,到底把我當成什麼了?」

聽到黑玫瑰那頗有怨氣的語氣,讓開會的在座都是小心翼翼地看了她一眼,心裡暗想著到底是誰居然惹得他們的情報組組長這麼大的怨氣?

黑玫瑰雖然抱怨了一聲,便是抬起頭望向了眾人,板著一副清冷的模樣,說道:「現在放下手頭上的工作,立刻調查一個叫張茂財的人,是龍圖市星華體育館的館長。」

黑玫瑰發布出來的這一條命令讓在場的這些情報組高層都是愣了一下。甚至有一個人有些不敢相信,以為自己在做夢,又是出聲問了一句:「組長,你說,你說什麼?」

「我說,放下手頭上的所有工作。將全部資源用在調查張茂財上,必須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將他的一切都調查出來,聽沒有沒有?」黑玫瑰冷冷地說道,旋即她又環視了眾人一眼,知道他們心裡會有所疑問,因此她又多解釋了一句,「這是南王吩咐下來的。」

眾人聞言,頓時恍然大悟。

「所以不要再讓我說第二次,立刻行動起來。要是耽誤了南王的事情,不要怪我沒有提醒你們,讓南王惦記上了可不是一件什麼好事情。」黑玫瑰的嘴角邊勾勒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清冷地說道。

聽到黑玫瑰的話,眾人立刻作鳥獸散,開始瘋狂的調查著張茂財起來。同時心裏面更是開始詛咒起這個傢伙來,沒事惹南王做什麼,萬一搞不好他們都得被惦記上。

想想那南王表面人畜無害實際上卻是猶如惡魔一樣的笑容,這群人都是覺得脊樑發冷,更加賣力的工作起來。

張茂財今天心情覺得很不錯,因為他幫潘澤新辦好了一件事情,更重要的是潘澤新還給了不少的好處,而且這些好處還是可以全部收到自己口袋的,更重要的是自己還不需要做什麼,只是需要動一動嘴皮子就能夠搞定的事情,所以張茂財決定等下班后一定要到夜色酒吧喝上一杯,然後再叫上兩個小姐姐作陪。

一想到這裡。張茂財心裡就覺得美滋滋。

就在這個時候,門口突然響起了一陣敲門聲,然後就傳來了一名女人的聲音:「館長,有兩位先生說是想要跟你洽談一些商業。」

「是誰啊?」張茂財聞言,立刻大聲說道。

「大蠻娛樂的潘先生和許先生。」過一會兒后,女人的聲音再度響起。

「大蠻娛樂?怎麼又是他們?煩不煩啊?」饒是張茂財聽到了「大蠻娛樂」四個字也是臉上露出了不耐煩之色。他擺了擺手,說道,「叫他們回去吧,我都已經把場地租給別人了,我不能夠言而無信。」

就在這個時候,房門卻是突然被打開,一名女助手就倒退著進來,她對著張茂財露出了抱歉的神情,說道:「對不起,館長,我攔不住他們。」

張館長擺了擺手,臉上露出了不以為然地表情,說道:「你先下去吧。」

「是,館長。」

等到女助手退下后,張茂財的目光就看向了潘忠義,說道:「潘總,我已經說了很多次了,真的不是我不想要把場地租給你們,實在是我無能為力,還請你不要為難我。」

潘忠義沒有說話,而是許林看向了張茂財,面帶微笑著說道:「張館長,我能夠理解你的難處,只不過我們也不求多少,就只求今天這一晚而已,我們會給你付四倍的價錢,而你的那位租用這塊場地的老闆不是明天才需要嗎?既然如此,那麼何不現在租給我們呢?你還能夠賺更多的錢,何樂而不為呢?」

張茂財聞言,心中暗暗冷笑,他何嘗不是想要這樣做,只不過他要是真的那樣子做了,那可就真的完蛋了。

不要忘記了,他之前合作的對象可是潘澤新,那個人居高位,手段十分狠辣,要是讓他知道自己左右逢源,恐怕自己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 藍曦若坐在一塊大石頭上,盤膝坐着,氣沉丹田,整個人都帶着幾分神聖的味道。夜華傲坐在一旁看着,沒有說話。

自從她放棄了自己所有的靈力去救冰茉微之後,藍曦若也沒有放棄修鍊。雖然說現在不太可能有太大的危機,但……萬一呢……

而且出門在外,萬一出個意外,在這個滿是靈者的世界裏,她不就死的太慘了一點?

藍曦若閉着眼睛,能感覺到周身遊走的靈氣,也能感覺到自己體內似乎也還是有的,但是不知為何,就是凝結不到一起去。

而且……很奇怪的,她無法在外界吸收靈力進行修鍊。

她緩緩睜開眼睛,眉頭緊皺。

「還是不行。」她看着一旁耐心等待的夜華傲,有些沮喪的開口,「可能這輩子都不可能恢復靈力了。」她一邊說着,一邊從石頭上跳下來,心裏還是有些難過的。

雖然說不可惜,但是……有了靈力會對她更有保障一些。

「沒事。」夜華傲拍拍藍曦若的肩膀,眼中帶着幾分心疼。

藍曦若搖搖頭,沒有說話。

藍曦若在之後的幾日,進入了自己的空間,她在這個絕對安靜的環境裏開始考慮自己的靈力到底出了什麼狀況。

現在冰玉聖訣是用不出來的,還有水系,木系……

混沌系……

混沌系?

藍曦若微微愣了一下,混沌系的話……她說不準還可以試試。

她這樣想着,直接走到了空間的大片靈藥田邊緣,直接伸手開始吸取靈藥裏面的靈氣。

出乎意料的,居然是真的能吸取。

而這些被吸取的靈力,很快就被身體給吸收了。

也就是說……這是可行的辦法。藍曦若打定了主意,開始試探著繼續吸收,發現身體完全沒有不適,丹田也沒有漲疼的現象。

她嘴角微勾。

接下來的幾日,她還嘗試了吸收完全不同屬性的靈力,土系、金屬系、火系……藍曦若發現,金木水火土五種基礎的靈力,她居然全部都能吸收。

這到底是為什麼,她也有些不清楚了。

過了大概有一周,五系加冰系,已經是在她的丹田內形成了一種互相制約又相輔相成的關係,竟沒有一點點的不適感。

而混沌靈力,則是摻雜在所有的靈力當中。

她忽然想到——虛無。

虛無體質嗎?

她不清楚。

藍曦若閃出空間,打算找夜華傲問個清楚。

夜華傲在聽說了這件事情之後也很是驚訝,想了半晌才開口:「大概就是虛無了。」

藍曦若有些搞不明白了:「我不是以前已經是有固定的靈力屬性了嗎?現在為什麼還會變?」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你雖然是有固定的屬性靈力了,但是你別忘了,你將所有的靈力全都注入了那個法陣,也就是說,所有的屬性靈力已經全部被清空,就相當於你是一個完全空白的容器,明白嗎?」

夜華傲解釋道。

藍曦若覺得這沖攻擊力有點大。

「你丹田內內有靈力已經有很長時間了,所以處於一個饑渴的狀態,這個你應該能想像到吧?」夜華傲問。

藍曦若點頭。

「因為丹田太渴望靈力,所以你現在用混沌靈力的吞噬來吸取靈氣,就會讓丹田處於興奮狀態。他們已經忘記自己到底是什麼屬性的了,在嚴重饑渴的狀態下,他們就相當於是飢不擇食了。」

夜華傲這次算是解釋的比較清楚了,藍曦若也算是明白了。

「所以說,現在我就是……虛無體質?」藍曦若覺得簡直就像是做夢一樣,這就是因禍得福有沒有?

「嗯,是的。」夜華傲笑着開口。

這就像是從天上掉下來一張餡餅,直接「吧唧」砸中了藍曦若的腦袋。而她,就處於一種狂喜狀態,半晌才緩過來。

「那……那我去修鍊!」藍曦若連忙跑走,但是忽然間,她又停住,「華傲,我好像能自主……吸收靈氣。」她很艱難的說出這句話,眸子裏滿是無辜。

夜華傲覺得,自己這女人逆天了。

「那你就可以不用專門抽時間修鍊了。」夜華傲抽抽嘴角,覺得自己真想要抽死這女的算了……這還是人嗎?啊?這還讓不讓其他人活了?

藍曦若撓撓頭:「啊哈哈,忽然有點幸福,讓我先笑一會。」

說着,她就放聲大笑起來。

夜華傲用關愛智障一樣的眼神看着藍曦若,一直等她笑完。

「咳咳,淡定,淡定,我可是稀有物種,笑死了太不合算了。」藍曦若清清嗓子,然後揉揉有些發酸的臉,看着夜華傲,「怎麼樣,有沒有覺得我哪兒不同了?」

夜華傲點頭。

「真的啊?哪兒不一樣了?是不是看哪兒哪兒都不一樣了?」藍曦若笑的燦爛。

「是你這兒不一樣了。」夜華傲的手戳戳藍曦若的腦袋。

「夜華傲!」

「嗯,怎麼了?」

「老娘和你拼了!」

「你打不過我,謝謝。」

「你!」

「我很好,不用你操心。」

「靠!」藍曦若爆粗口了。

「這個……還是交給我來吧,你沒那個功能。」夜華傲自始至終都很淡定。

藍曦若表示自己很憂傷,現在……現在還能退貨嗎?她要把自家的夫君給退了!

再之後,藍曦若就每天無所事事的躺在搖椅上曬太陽,吃飯自己都懶的伸手了,還要夜華傲餵給她吃。夜白璃和夜白赫都看不下去了,覺得自家娘親現在太可怕了!

「璃兒,你以後千萬不能像娘親那樣!」夜白赫悄悄的對夜白璃說。

夜白璃笑笑:「放心好了,我才不會懶到那種程度呢。」一邊說着,她一邊瞅瞅自家娘親那舒服的姿勢,好像覺得……很幸福啊……

不然……什麼時候她也試試?

這樣過了有小半年左右,她就沒法這樣悠閑了,因為紅舞莫要生了。

藍曦若趕過去的時候,就看到一向淡定的藍影疏一直在門口走來走去,晃的人眼睛都要花了。

紅舞莫的生產很順利,不一會就聽到了小孩子的哭聲,藍曦若比誰都激動,抓着接生婆子就問:「哎哎哎,是男孩還是女孩?」

接生婆子被藍曦若這麼激動給嚇了一跳,但很快緩過神來:「是個胖小子呢!」

藍曦若的臉垮下來:「怎麼是個男的啊……」

紅舞莫看起來氣色還不錯,不像是受過多少大折磨的人。小小的孩子在她一旁哭的嘹亮,藍影疏沒有照顧孩子的經驗,被這孩子搞得手忙腳亂,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看的藍曦若一陣好笑。

「哼,你是不是對我家赫兒有意見啊,居然生了個小子。唉……」藍曦若看着這白白胖胖的小男孩,覺得有些憂傷。

紅舞莫挑眉:「我就喜歡我們家兒子,怎麼着?」

「我還能怎麼着啊!」藍曦若鬱悶了。

這個小插曲過後,藍曦若又進入了蛀米蟲的生活當中。

又過了有三四個月,夏落雨也要生了,藍曦若已經是不抱希望了——可能……都會是小男孩吧……

她去的時候,夏落雨已經生了,紫月離高興的不能自已,完全不顧形象的喊著:「我終於當爹爹了!我當爹爹了啊!」

藍曦若有些無奈,走進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