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劉宏就將懷中的張讓交給了袁基。

袁基將張讓平躺著放在地上,自己單手運氣帶著金色的光芒,放在張讓頭頂上。

此時,袁基用傳音入耳的方法,對張讓說道:「中常侍好計策,這樣的殺局都讓你跑了,看來姜還是老的辣呀!」

張讓閉著眼睛一動不動,但是卻也傳音入耳的對袁基說道:「可惜呀,讓光祿勛失望了。」

「呵呵,中常侍說笑了,本候有什麼好失望的,失望的應該是太后吧,哈哈哈哈,真不知道中常侍哪裡招惹了太后,竟然要這樣殺你,嘖嘖嘖。」

「哦,這麼說,這一局不是侯爺設計殺我的嗎?」

「呵,中常侍未免太看不起本候了,這種粗糙的布局,怎會出自本候之手。本候若是出手,就要一招制敵,讓敵人沒有一絲反抗的機會。」

「也是,咱家也認為,這不會是侯爺的謀划,那不如咱家與侯爺結盟可好,今後袁家掌宮外之事,咱家掌宮內之事,如此一來,這天下還不就是我們說的算了。」

「哈哈哈哈,中常侍未免太天真了吧,且不說,你有什麼資格和我袁家結盟,就說現在,本候只要手中真氣輕輕一吐,就算中常侍你有超凡境的修為,也必定身隕。」

袁基此話一出,地上躺著的張讓緩緩睜開眼睛,呻吟一聲。

袁基見狀冷笑一聲,起身對著劉宏說道:「啟稟陛下,臣幸不辱命,中常侍已經無恙了。」

張讓虛弱的,看著劉宏說道:「陛下,何苦要救老奴呀,讓老奴死了不就好了。」

劉宏悲傷的說道:「讓父,朕不認為你會傷害朕,也不會傷害母后,此事定與你無關。」

張讓突然痛哭流涕,不斷地叩首說道:「陛下之恩,老奴無以為報。」

而一旁的董太后和董承則是一臉鐵青。

袁基背著的手中,有一縷及其微弱的金芒,對著張讓意味深長的笑了一下。。 贏暨面色也無比難看。

他已經是儲君了,可誰知道,最後竟然是四王子殺出,控制了整個王宮。

他也多少聽說過噬靈的一些傳聞,

這種噬靈,殺人於無形,唯有王者以上的大人物,才能對他們進行有效的剋制,或者鎮殺。

現在,整個王宮內,都是噬靈,結果,幾乎已經註定了,他們沒有絲毫的勝算。

不僅是他這麼想,八大強族,各郡達官顯貴們,也都面色無比蒼白。

四王子的野心之大,竟然不是奔著儲君之位來的,而是直接要掠過儲君,登基為王。

「逆子,寡人若是不答應呢,你還真敢屠戮王宮不成?」贏道武面色極其陰冷的盯著四王子。

「父王,我贏泓說的話,向來說一不二,你可以試試看。」

「對了,就算是你想玉石俱焚,你也得考慮下其他人的想法不是嗎?」

「胡海波,楚項,你們八大強族,可願意死在王宮?」

忽然,四王子看向了胡海波,楚項等八大強族老祖。

胡海波,楚項等八大強族的老祖,頓時面色大變。

要他們葬身於此?

那是不可能的。

「拜見四王子殿下。」頓時,八大強族的老祖們稍稍猶豫后,立馬躬身行禮,拜見四王子贏泓。

「拜見四王子殿下。」此刻,其他各郡達官顯貴一怔后,絕大多數也都下跪拜見。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此刻,為了活命,他們已經徹底放棄了地方,也放下了自己的尊嚴與堅持。

但是,各郡的達官顯貴們,依舊有部分,沒有下跪。

「你們在找死。」四王子眯眼。

「四王子,你大逆不道,欺君篡位,不得好死。」一位老者咬牙道。

「殺了。」骷髏王道。

咚。

下一刻,這位老者,立馬倒在了地上,氣息全無,看的所有人面色大變。

噬靈,果然可怕。

根本不可防。

咚!咚!咚!

接下來,其餘沒有下跪的各郡達官顯貴們,也都倒下了。

「霸王,你還不臣服,想死嗎?」此刻,四王子看向了霸王。

霸王昂頭挺胸,道;「贏泓,你這小崽子,就憑你,也敢羞辱本王?」

「本王若死,別說是你小小的一個贏國王子了,你們贏國,都得毀滅。哪怕是黑魔宗,也會遭到我弟弟的轟殺。」

「在北疆修道界,又有幾人,敢殺本王?」

「你若是有那個膽量,。你只管來。」

霸王王騰無比霸氣,哪怕是到了現在,也都絲毫不懼。

不過他有那個底氣,畢竟他的弟弟王帝,是贏國有史以來,最年輕的聖者。

在整個北疆,那都是妖孽級的頂尖大人物之一。

在整個北疆,王帝二字,就是無敵的代表。

他這話一出,四王子頓時面色陰沉了下來。

「骷髏王,殺了他。」

骷髏王皺眉道;「四王子,暫時還是先饒他一命。」

「怎麼?我們黑魔宗,還能怕了王帝不成?」四王子看向一臉凝重的骷髏王。

骷髏王沉聲道:「眼下,我們黑魔宗的敵人,太多了,若是再加上一個王帝,我們的處境將會更艱難,再說了,一旦惹怒了王帝,黑魔宗有可能會為了平息王帝的怒火,將我們交出去,對黑魔宗來說,我們這樣的人物,可有可無,所以這王騰,殺不得。」

最終,四王子什麼也沒有說,他再次看向了蘇戰蘇御父子倆,「蘇戰,蘇御,你們父子倆,現在可願意臣服於我?」

此刻,所有人都看向了蘇戰蘇御父子倆。

在這裡,八大強族,乃至於各郡達官顯貴們,也都紛紛臣服了。

在死亡面前,沒有誰能保持平時的鎮定與從容。

堅持的,都已經死了。

現在,只剩下蘇戰蘇御父子倆,以及金池郡的蘇戰蘇御的跟隨者了。

「臣服於你?四王子,你在放屁嗎?」此刻,蘇御嗤笑,話音落下的剎那間,瞬間消失在了原地,主動殺向了四王子與骷髏王。

「卧槽,蘇御瘋了嗎?他覺得,自己能對抗噬靈?」此刻,全場嘩然。

雖然蘇御的戰鬥力,簡直堪稱恐怖,但武者的戰鬥力,可無法與噬靈抗衡。

簡單的說,戰鬥力對噬靈無效。

「應該是蘇御並不知道噬靈是什麼存在。」有人自語道。

「藝高人膽大,我還是佩服此子,可惜了,他這麼做,就是在自尋死路。」胡海波道。

楚項也是點了點頭。

蘇戰蘇御父子倆死了也好,這兩人對他們八大強族的威脅,實在是太大了。

八王子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看著已經殺到身前的蘇御,嗤笑道:「不自量力。」

而此刻,蘇御的一拳,已經轟向了四王子。

與此同時,一道紅色的影子,忽然出現在了蘇御的身前,陰冷的氣息,已經籠罩住了蘇御。

五層空間噬靈。

這一頭噬靈,旁人是看不到的,也感受不到,但蘇御能,在他的蒼穹之眼下,這頭噬靈已經無所遁形了,顯現了出來。

就在它出現的剎那間,蘇御捏的拳印鬆開了,化為了一掌,按了上去。

觸靈手。

轟!

剎那間,他的手掌接觸到了這頭噬靈,這頭噬靈,本來是要入侵蘇御身體的,但在這一刻,直接被蘇御按住了。

咻!

幾乎同時,蘇戰也殺到了,他的腳下,直接出現了一條散發著紅色光芒的道路,蔓延而出,出現在了蘇御與這頭噬靈的腳下。

下一刻,這頭本來還在掙扎的噬靈瞬間動彈不得了。

噬靈之路與觸靈手,雙層壓制下,哪怕是這頭五層空間的噬靈,也有了短暫的限制。

「不好。」此刻,骷髏王面色大變,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蘇戰蘇御父子倆,竟然有如此可怕的手段,竟然能限制噬靈。

轟。

來不及多想,因為此刻的蘇戰蘇御父子倆在限制住這頭噬靈后,蘇戰已經來到了四王子身前,一掌拍了上去。

噗。

四王子大驚失色,立馬雙手交叉擋在身前,然而蘇戰號稱贏國戰神,是與王帝一個級別的妖孽,哪怕四王子資質在所有王子之中最出類拔萃,依舊沒有擋住,被蘇戰一拳打的大口噴血,崩飛了出去。

。 紐約的夜風清涼,清涼中有帶着些許喧囂。

一輛銀色的奧迪R8跑車停在紐約的一處隱蔽角落不停的晃動。

奧迪R8,軸距兩米六,排量5.2L,採用的是雙離合變速箱,最快百公里加速度4.5S,最大馬力611馬力,採用的是自然吸氣發動機。

可是此刻,這一輛價值50多萬美金的豪華轎車,成為了一處最原始的床鋪。

葉清揚雖然有一夜三次郎的特殊加成,可是戰鬥民族的少女也不是吃乾飯的。

三國大戰,曹操一人獨戰川蜀劉備和江東孫權。

三方打得是你來我往,不可開交。

你用火燒赤壁,我用馬踏連營。

諸葛亮六齣祁山,七擒孟獲,才換的川蜀的安穩太平。

有詩云:折戟沉沙鐵未銷,自將磨洗認前朝。東風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二喬!

此刻二喬就在奧迪車內,而葉清揚則趴在車外的欄桿上面。

思考人生。

此刻的葉清揚彷彿進入了一種奇妙的賢者世界,他的思維與宇宙相連,他在思考人生,在思考哲學。

我是誰?我從哪裏來?我要往哪裏去?

「嘿,ma

,whatsup?」五個黑人兄弟晃晃悠悠的走了過來,不知道是喝大了還是吸入了某些不知名的物品。

「。。。」葉清揚沒有說話,跟這些黑鬼說話,他感覺還不如和動物園的猩猩交流來的愉快。

至少動物園裏面的黑猩猩吃個香蕉還知道說謝謝。

「你這個白皮豬,竟然敢無視我們布魯克林五虎!」帶頭的黑人大哥生氣的說道。

「布魯克林五虎?你們在TVB培訓過嗎?」葉清揚閑着也是閑着,和黑人叔叔豆豆們,就當不花錢看了個猴戲。

「不知道幾位黑人大哥如何稱呼?」

「哈哈,說出吾名嚇汝一跳!」

「難道是美利堅第一猛將山姆大叔?」葉清揚滿臉的驚訝。

「什麼亂七八糟的!我是布魯克林第一街區的鑽天虎肖恩!」黑人大哥說道。

「我是二弟徹底虎邁克爾!」

「我是三弟穿山虎道哥」

「我是四弟翻江虎伯尼!」

「我是五弟黑毛虎唐尼!」

然後五個黑人叔叔竟然擺出了讓人無法直視的組合姿勢——

「我們就是布魯克林五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