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兒,這餃子宴可是非常有講究的,年節乃是辭舊迎新,更歲交子的節日,這餃子就是新舊交替的意思。」

「今日無事,朕這就將所需食材寫下,讓內侍通知御膳房將食材全部送到暖閣,另外讓眾愛妃一起來,朕教你們包餃子。」

「除夕之夜,普天同慶,朕賞賜百官共食餃子宴!」

南宮曦,寒冰落,妃靈兒面露喜色,下令讓內侍婢子前去通傳眾位娘娘,距離上一次火鍋宴已經過去三年時間,她們已經好久沒有品嘗到楚帝親手烹飪的美食了。

楚帝奮筆疾書,寫下所需的食材,命內侍前去御膳房準備,此時,三女笑靨如花,目露柔情,視線全部匯聚在他身上。

「列國戰事結束,吾楚快速發展,接下來陛下就可以好好休息一段時間,不用在親征前往沙場。」

「是啊,朕倒是想好好休息下,可是總有人不樂意,四處與朕為難!」

聞聲,三女感受到楚帝身上迸發的氣息,雖在暖閣之中,但卻讓人冷若寒蟬,南宮曦在三人中修為最強橫,率先察覺暖閣外傳來十幾道強悍的真氣波動。

「曦兒,安心待在暖閣中,朕去去就會!」

楚帝騰起身影,向前暴掠而出,前行中將門口披風繫上,身影一閃出現在長廊上,乍然抬首看去,正前方宮殿之上,十幾道身披巨袍的黑影端立。

「楚帝,敢忤逆八大古族之意,快一百年了,你是第一人。」

「古族想要得到的東西,任何人都別想拒絕,否則,將沒有存在於戰爭大陸的價值航。」

「你們的存在就是為了滿足古族的要求,前些時日八族使者前來,或許沒有將要求表達清楚,他們所提出的任何要求,楚國必須執行。」

「沒有拒絕的理由,不然,毀滅將從今日開始!」

摘星閣上,一道古樸,沙啞的聲音傳來,虛空中激蕩起陣陣漣漪波動,楚帝負手而立,雲淡風輕,視線停留在黑影身上。

「火族長老?」

話音剛出,摘星閣化為一片火海,黑影依舊站立在火焰上,好似衝天而起的烈焰托著他一般。

挑釁!

打臉!

火燒摘星閣就是在告訴楚帝,摧毀長安城內宮闈,只在一念之間而已。

唰~

楚帝身影凌空而起,衣袖翻飛之下,一縷火光向火族長老飛去,於此同時,雙臂大張,摘星閣上焚天烈焰,瞬息向他奔涌而來。

轟隆~

轟隆~

巨響炸天傳開,火蛇縱聲喊於空,滾滾熱浪將飛雪融化,高聳入雲的摘星閣一時間化為焦炭。

楚帝雙腳踏空而行,暴掠向前,朝著火族長老襲去,這一刻,他面沉如水,目光如刀,眾人在他眼中已是死人。

這些人顯然早有部署,得知城內天門高手出動,楚帝身邊無人鎮守,他們好趁虛而入。

火族長老自詡修為強悍,體內又暗藏一縷神火,壓根沒有將楚帝放在眼中。然而當他面對楚帝釋放的火焰時,徹底陷入驚恐中。

一縷火焰,看似柔弱,實則霸道威猛,他全力抗衡之下,手臂依舊被灼傷。

忽然。

一股浩瀚磅礴的真氣威壓襲來,火族長老昂首看去,楚帝已經距離他咫尺之間,身影就懸浮在他面前。

「摘星閣內,朕的態度非常明確,算是給你們的警告,機會總是給識時務的人,可惜你們倒行逆施,前來自尋死路。」

「楚國是朕的天下,百姓奉朕為皇,朕就必須保全他們的安危,乖乖滾回你們的玄天域,這片天地有朕在的一天,你們休想踏入一步,也妄圖在奴役任何一名百姓。」

霸氣凌雲,睥睨天下。

楚帝一步跨出,身影出現在火族長老面前,一擊霸王拳轟殺而出,打破他的神通法則,震碎罡氣屏障。

一拳秒殺。

火族長老身影倒飛出去,在團團烈焰包圍下,只傳來一道慘叫聲,之後在虛空化為齏粉,一縷火焰出現在楚帝肩膀上,跳動似精靈一般。

轟隆~

轟隆~

巨響聲震耳發聵,楚帝面前出現一道高聳入雲的巨型石人,輕輕移動之下,似乎要毀天滅地。

「石族?」

「用岩石將自己裝扮的密不透風,如此就能與朕抗衡?」

「好好龜縮在玄天域,何苦要不遠萬里前來送死?」

說實話,楚帝只想和眾愛妃包餃子,享受下平靜的生活,可惜總有些人來的不是時候。

找死,豈有不成全之理?

想靜靜,真難!「現在並不是?」孫岩有些疑惑。

爺爺點了點頭,眉頭微微皺了起來:「根據傳承留下來的線索,外域宇宙中現在已知的敵人,有兩個其中一個是以科技與自身實力并行發展的種族。而另一個現在還沒有遇到,但是從他們的手段來看,他們是自身異常強大的種族。」

「這一次域外能量進入,所有人類本來封閉的基因出現了變異,而這種變異並不是人們想要的,而且這次他們的領袖恢復神智很早,也有著相當的智慧,所以他們想要的不是跟咱們人類內耗……

《末日天穹》第二百一十三章計劃 演員工會三樓!

啪!

梁凌瞪著站在眼前的眾人,將手上的一沓信狠狠的拍在桌子上,劉浩哲剛走到,就聽見他各種咆哮怒罵的聲音。

「你們現在連培訓都不會了嗎?」

「知不知道最近有多少個劇組的場務來找我投訴?死屍演不好不說,就連當宮女站著都做不到……」

「這麼不合格的人,你們也敢給證?從今天開始,你們要是誰再敢給不合格的人開後門就麻溜滾蛋!」

不願梁凌發火,實在是有太多想當橫漂的人來走後門,手底下的人一看忙不過來,就不好好乾了,直接拿錢辦事,連培訓都沒有就直接給證,劇組的人能不生氣嗎。

你多少讓把培訓過了再給證啊,什麼都不懂的人就敢往劇組跑,整的橫店的群演都被搞得兩極分化了。

劇組裡有這樣的「垃圾」存在,一個個導演全都讓場務來工會要說法,現在,整個工會都被這種不良風氣給敗壞了,到處都烏煙瘴氣的,濫竽充數的人比比皆是。

梁凌覺得,工會要是再這樣下去,估計他那個副頭銜保不保得住還兩說呢。

「我再強調一遍,你們都回去告訴底下的人,誰要是再敢吃回扣,就立馬給我走人,聽清楚了就散會!」

出來的眾人看著不遠處的劉浩哲都打起了招呼,現在的劉浩哲也可以算得上是橫店得金字招牌之一了。

等他們下了樓,劉浩哲才站在梁凌辦公室的門前敲了敲「梁哥,別這麼大火氣啊!」

劉浩哲抽出根煙朝梁凌走去,梁凌擺了擺手。

「誰想生氣啊,要是個個都像你似的讓人省心,那我就整天笑嘻嘻的了,這一個個的,那天不給我整出點幺蛾子,他們都不甘心!」

「天天有導演給我打電話各種問,我都他么的拉黑上百個電話了,都是些什麼東西,還真以為自己來了橫店就是大腕了?」

「見天的在這吃饃饃混卷子,真以為自己能做上白日夢?」

梁凌實在是被那些人氣的不輕,都到現在了還忍不住的罵著。

劉浩哲就一直在旁邊聽著,也不打斷,等梁凌氣順了后,他又將煙遞了過去。

看著半空中漂浮的煙圈,梁凌突然想到了什麼,驚訝的望著劉浩哲「你不是在《密令1949》劇組拍戲嗎,怎麼過來了?」

「我的戲拍完了,昨天已經殺青了!」

「我的天,這才一周多一點兒吧,你就拍完了?」

梁凌張大了嘴巴,劉浩哲點了點頭「對,感覺挺順的,而且導演也沒說什麼,所以就提前回來了!」

「……」

這麼一說,梁凌就知道他的來意了,不過他還是有些佩服劉浩哲的,畢竟在董導手底下還能提前拍攝結束的演員,可不多見啊。

不再想那些亂七八糟的,梁凌打開抽屜,從裡面拿出了吼吼的一沓紙「給,就是這個了,裡面有劇本和一些注意事項,試戲地址我也給你寫上了!」

「你把劇本再多看看,這個角色我已經看過了,還挺不錯的,你要是能把角色拿到手,今後可就不簡單嘍!」

梁梁意味深長的望著劉浩哲,劉浩哲急忙說到「這都是梁哥的面子,還要謝謝梁哥幫忙呢!」

「這跟我沒啥關係,都是你自己努力得來的,再說前段時間滬戲的那群小子還是你幫我解決了麻煩的,學校還專門給我打電話表示感謝來著呢!」

「那些學生回去寫的心得,可是讓學校相當滿意啊!」

梁凌吸著煙有些感慨,他雖然是個工會的會長,但除了工會的群演以外,沒多少人願意買他的帳,走出去認識不了什麼大人物。

但滬戲的學校領導可就不一樣了,那可全是大佬啊。

當時接到學校打來表示感謝的電話時,他都有些沒反應過來呢。

梁凌清楚,自己能夠得到學校的讚許,全是因為劉浩哲把那些學生帶的好。

「你先看看!」

梁凌將劇本遞給劉浩哲,劉浩哲隨手接過,就坐在沙發里看了起來。

魏和尚?

看著用特使記號筆標出來的大字,劉浩哲知道了,這就是自己這次去試戲的角色。

「竟然是他……這樣的話,我不就和章桐這傢伙成了競爭對手?」

劉浩哲笑了笑也沒在意,畢竟同在一個圈子裡,角色競爭這樣的事經常發生,你要麼有實力,要麼又人脈和資本,不然……誰搭理你啊?

「你覺得這個角色怎麼樣?」

「反正在我看來,你就挺合適,這還是老楊專門給你爭取的,等你到了滬都,可千萬別忘了去謝謝人家!」

梁凌一直在那囑咐著,劉浩哲一一記在心裡「那是一定的,不過……梁哥也要請,咱們晚上出去吃一頓如何?」

「吃還是算了,不如……」

「明白了,馬上安排!」

兩人對視一眼,都明白對方的意思。

「千萬保守秘密啊!」

「你放心吧,我是多嘴的人嗎?」

劉浩哲一臉正色的說著,梁凌會心一笑「還是你靠譜!」

……

「梁哥,我得回去了,你玩的開心啊!」

劉浩哲把有些醉意的梁凌送到某個私人會所后,把錢一交,就坐上計程車回了住所。

方榮早就回來了,見劉浩哲這麼晚回來還一身酒氣,她急忙伸出腦袋「好啊你,一點都不仗義,出去慶祝也不帶我,還讓我請你吃餅……」

「那地方不適合你!」

劉浩哲擺了擺手,方榮有些差異「那你還回來這麼早?」

自己不適合去的地方,她當然知道是哪,這個圈子就是這麼亂呢,早在她上學的時候,就已經清楚潛規則之類的意思了。

「我又不是那樣的人!」

劉浩哲使了使眼色說:「我要真是那樣的人,咱這棟樓里那麼多姑娘呢,我往外跑什麼?」

「也是!」

突然就有點高興的方榮點了點頭,視線掃到了劉浩哲手上的東西,臉色一下就變了「這是亮劍?」

「對,你知道?」

「當然了,這麼一部年度大戲,我們學校也是參與了的好吧,而且我聽說男一號是我師哥李炳老師……」

方榮一臉激動地說完,又流露出一絲的悵然「不過我沒報,因為感覺沒有合適的角色!」

「李雲龍的頭任老婆秀芹啊,這角色簡直就是為你量身打造!」

「趕緊滾!」

方榮推完他就準備會房間。

「秀芹這個角色確實可以啊,她也是個個性鮮明的任,你不能因為她是小角色就歧視她吧,你的思想覺悟有待提高啊,這角色又不會醜化你!」

方榮被他的這句話堵的沒了脾氣。

「你的話也有些道理,我……我以後會注意的!」

方榮低著腦袋想了想后,又恢復了往日的樣子「你打算演誰?」

「男主……開玩笑的,還是個配角!」

劉浩哲倚在門上笑著說:「應該有……十幾集的戲份吧,這角色我挺喜歡的,反正比黑三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