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晰的面容似乎透著一絲緋紅,眼眸中又似乎透着絲絲陽光般的溫暖。

不一樣,絕對不一樣。

香菱愧疚的把一本貼補得斑斑駁駁的《女誡》,和一本重新抄錄過的《女誡》,全都遞給了秀才郎,無比忐忑道:「王秀才,我知道你非常愛惜這本書,可惜前天被盛家小廝撕壞了幾頁,我試着粘了粘,發現不好看,又重新抄錄了一本,這是我能想到的所有補救措施了,實在抱歉。」

王文謙怔了一下,接過書冊,愛撫著書頁,溫潤的笑了笑道:「這事兒怎麼能怪你呢?反而是怪我,沒能及時阻止他們,讓你一個弱女子,看到楊籌辦那麼殘忍的一面,都是我的錯。」

一想到前天他沒能「以理服人」,反而讓楊籌辦「以武服人」,王文謙心裏就很不舒服。

「呃……」香菱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接話茬兒了,答「是」,好像是承認楊卿玥暴戾了;

答「不是」,好像當時的畫面確實引起很多人的不適,害得現在很多村人看到她,都帶着三分懼怕,好像砍人的是她一樣。

香菱半天沒有答話,王文謙則翻開抄錄工整、密密麻麻的《女誡》,看着看着,眼圈一紅道:「褚姑娘,你竟然願意為了我抄錄《女誡》?」

王文謙心裏溢滿了感動。

我願意為你罰寫《弟子規》,你願意為我抄錄《女誡》,這不就是夫唱婦隨、相敬如賓的好日子嗎?

香菱有些懵逼了,自己確實抄錄半夜才抄完,但至於這麼感動嗎?眼圈都紅了?

空氣陷入一種怪異的靜寂中。

王樂偷偷懟了下少爺,王文謙這才省過神來,從袖口裏拿出一本書道:「褚姑娘,這是臨安城最流行的女子看的書冊,你閑暇時看一看。」

香菱接過書冊,只見書封上端端正正的寫着三個字《問月記》。

難道是關於天文學的名家名作?

香菱抬頭想問書冊大體內容,沒想到王文謙的馬車已經離開了。

反正香菱是要坐着驢車去縣城,一路無聊,便把書揣在懷裏,決定在路上看。

這一看不要緊,竟然發現這本書,是一部言情小說!!!

內容與香菱所認知的《西廂記》有得一拼,大體上是一個女子燒香拜佛的時候遇到了一個翩翩書生,從此一見鍾情,二見起意,從此茶飯不思,終於躍牆幽會……

這都不要緊,最讓香菱憤慨的是,看到最關鍵兩人幽會、兩眼冒星的時候,突然落下了四個字「未完待續」。

香菱只覺得,這個古言情作者,深諳讀者心理,關鍵時刻玩卡點,她還想看看古代小說的開車,是偏浪漫主義一些,還是偏寫實主義呢。

「未完待續」,實在不厚道。

香菱看得有些犯困,隨手把書放在車廂里,腦海里則突然湧現了一個問題,這個王文謙,畫風突變,借給自己的書,由《女誡》到《大齊農要》,再到《問月記》,內容從女德規範,到勞作耕種,再到卿卿我我的言情,這跨度未免太大了吧?他到底什麼意思?

他不會對自己有什麼意思吧?

香菱覺得自己一陣惡寒。

隨即想到在這個門第森嚴的時代,一個書香世家的公子哥,縣太爺的侄少爺,好像與自己不可能出現在一個畫風裏,肯定是自己想多了。

香菱越想越篤定,堂堂王秀才王文謙,絕不會貪圖自己的美色,頂多貪圖自己的美食,通過借書換取吃食而矣,一定是這樣。 莫柒柒:「我和你一起去。」

夜臨宸看向她,有些驚訝:「你要一起?」

「當然了,我現在就算是不去,聖旨怕是也要叫我去的。」莫柒柒說話間已經穿好了衣服,隨著一件件加回來的動作不由臉色有些漲紅。

往前追溯的話,明明她是在洗澡的。

可為什麼醒來之後竟然被夜臨宸抱到了床上的,這似乎是個嚴重的問題。

夜臨宸似是看出了莫柒柒的想法,解釋道:「本王看你昏倒了不能不管,於是就把你抱到床上了。」

莫柒柒想了想:「不對,我洗澡你怎麼看到我昏迷的?」

「……」

夜臨宸沒回答。

此時他已經坐到了輪椅上,先行了一步了。

……

大廳內。

宣旨太監看到夜臨宸的時候,連忙滿臉堆笑著上前一步:「宸王,辛苦你出來一趟了。」

夜臨宸還未說話,那個太監已經對旁邊的一個人使了個眼色:「快快快,把賞賜的東西都抬進來。」

「是。」

那人連忙出去了。

很快一口口大箱子便被搬了進來:「皇上口諭,這些東西都是送給宸王妃滋養身子的,希望宸王妃能好好養胎,還有今晚皇上設宴為宸王妃祈福,到時候要宸王和宸王妃一起去宮裡。」

「……」

養胎這事兒吧。

若是不忽然提起,她都快忘了自己「懷孕」了。

不過這個皇上楚溟也是真奇怪,竟然為弟媳送補品,難不成他的計謀就是什麼所謂的挑撥離間?

夜臨宸並沒有接聖旨,而是給流影使了個眼色。

完成任務后,太監們便一起離開了。

夜臨宸掃了一眼那些所謂的東西,直接下令道:「這些東西全部丟掉。」

「全部?」

流影掃了一眼。

那眼神明明是心疼了,可回話卻要是堅定到毫無遲疑的那種:「是。」

「來人啊,搬東西!」

下人們開始快速的忙碌了起來。

夜臨宸這才看向了莫柒柒:「晚上你可以不去。」

「才不呢。」

莫柒柒挑眉:「我需要財路。」

現在河豚王爺的屬性忽然就消失了,不能給她漲仇恨值。

那麼她想要打開全部的武器庫樓層,那就必須要開疆闢土去進行挖掘的事情。

這樣的情況下能進宮就代表可能有「進賬」。

「那好。」

夜臨宸也不再說什麼。

晚上收拾了一下二人便坐著馬車進了宮。

這路上夜臨宸叮囑道:「到了那邊吃喝的東西不能亂動的。」

莫柒柒:「好」

夜臨宸:「還有皇上盡量不要搭理,他心機太重。」

莫柒柒:「好。」

夜臨宸:「還有……」

「王爺。」

莫柒柒看向了夜臨宸。

現如今看著他的樣子,忍不住輕笑了一聲:「我不是柔弱不能自理的,你不用這麼擔心我。」

「……倒也是。」

夜臨宸淺淺一笑,情緒有些無奈。

說話間二人已經到了皇宮之內,夜臨宸坐在輪椅上,莫柒柒則是在後面負責推著,那畫面引來了頻頻側目。

「宸王和宸王妃,看起來好像是很恩愛呀!」

「是啊是啊,眼神是騙不了人的,宸王現在眼裡全都是宸王妃呢!」

「你們說這兩個人長這麼好看,生出孩子來怕是長相要逆天了吧?」

眾人的話落到了夜臨宸的耳中,他壓低了几絲自己的聲線:「其實,本王也好奇,只是不知道王妃願不願意滿足本王的好奇?」

「……」

這話言簡意賅。

莫柒柒不由給了他一個白眼。

當走到大殿里的時候,夜溟坐在主坐上,他的左邊坐著的是顏止,右邊則是皇後娘娘。

三個人的目光均是不約而同的看向了莫柒柒,可謂是各懷心思。

落座之後,楚溟淡笑道:「你們小兩口現在看樣子是感情越來越好了,朕甚感欣慰啊!」

「本王也高興。」

夜臨宸淡淡看了一眼莫柒柒。

莫柒柒沒說話,只是默默與他並肩而坐。

宴席隨著他們的到來便算是開始了,皇后更是直接進入主題:「看著宸王妃的面色好了不少,這肚子里的孩子定是個乖寶寶了,沒讓你怎麼難受吧?」

莫柒柒跟著扯謊:「或許是還早,的確是沒怎麼難受。」

「那就好。」

皇後娘娘說到這裡的時候,喝了口茶才繼續道:「本宮生太子就這個樣子,以為他能各種給本宮省心,沒想到現在……唉。」

低低的嘆息。

欲言又止的模樣。

待目光流轉之後,她便等莫柒柒詢問。

這樣就可以自然而然的將夜子炎的事情引出來。

奈何莫柒柒不上套。

對於夜子炎那邊的事情,她一點都不關心。

可她不接有人接,比如顏止就嘆了口氣:「太子殿下的事情也怪我,應該早點算一卦就能看出血光之災了,現在兩個侍妾死了太子和太子妃也都病了,明顯是有邪祟作怪的。」

這話使得夜溟皺起眉頭:「國師的意思是?」

顏止沉默了。

他選擇默默的繼續喝茶。

皇後娘娘卻是不由急了,她思慮了一下:「邪祟的問題,其實本宮也有點感應,之前每每午夜夢回都會夢到些奇怪的事情,就好像太子這次的事情在本宮的夢裡也出現過。」

夜溟有些驚訝:「皇后夢到了什麼?」

「就太子的事情。」

皇後娘娘嘆了口氣,才繼續道:「夢中宸王妃就是太子的貴人,有她相救我的太子自然也是沒事了。」

「……」

齊刷刷的。

目光均是看向了莫柒柒。

莫柒柒則是從頭至尾都淡定,那姿態完全是在看熱鬧的樣子:「皇後娘娘,你夢裡的人怕是認錯了吧?」

她還幫太子?

怕是到了崖邊不踹一腳下去,已經算是仁慈了。

皇後娘娘微微笑著:「當然沒有認錯了,夢裡的你可是有著淡黃色的光澤的,想想還真是美好。」

這時,顏止適時地開口補充道:「所以,我之前就說過莫柒柒就是能掌管國運的人,現在太子的毒別人也解不開,只能是靠你了。」

莫柒柒看向了顏止:「原來,國師讓我來的意思是為了給太子解毒?」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