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氣初學》居然臨破解前,被人拿走了!

總共四本古籍,前面三本已經丟了。

就靠最後一本挽回面子,現在,第四本也沒了。

後面還破解啥?

破個蛋嗎!

劉校長?劉句奮?

據蘇景行所知,玄天大學沒有副校長叫「劉句奮」的。

這個人要麼是尊稱,要麼是玄天總校來的!

如果來自玄天總校,那樂子就更大了。

蘇景行思忖中。

主席台上,馬時風也做出了決斷,將空空如也的木盒,面朝向所有人。

同時,憤怒中帶著羞愧喊道,「很慚愧,《真氣初學》一小時前也被人拿走了,拿走古籍的人,名叫劉句奮,來自玄天總……」

「哈哈哈……」

不等馬時風把話說完,台下便響起嘲諷的大笑聲。

「就知道會這樣,就知道會這樣!你們找借口,找的真是好啊!」

「一小時前剛丟了,確實真巧啊。」

「走了,走了,還是我自己去找吧,各位,大家起步都一樣,都是憑運氣找古籍,誰先找到,就是誰的!希望大夥遵守規則。」

「呵,什麼時候輪到你盧老三制定規則了?你有那個資格嗎?」

「至少比你有資格!」

……

喧嘩聲四起,原本等待的眾人,頓時全部起身,單獨來的直接從窗口走人,組隊來的彼此討論,本就敵對的爭鋒相懟。

偌大禮堂,一時間熱鬧無比,沒人再聽馬時風講話。

包括李家,李立樓快速指向幾個或穿斗篷、或帶面罩的身影,然後,許泰隆憤怒的吼聲,響徹全場。

「姓何的!還我兒命來!!!」

許泰隆迸發可怕氣勢,殺氣一分為四,衝擊向李立樓所指的四道身影。

其中,就有距離蘇景行不足三米的賀列仁。

在蘇景行感應中,賀列仁心跳微微加速,幾乎是下意識的,身形一閃,衝出窗口。

相反,其他三個人驚愕中,或轉身、或扭頭,冰冷凝視許泰隆。

其中一人更是低沉著嗓音喝道,「許泰隆,你想干……」

「找到了!」

李立樓驚喜的叫聲,率先響起,他手指向賀列仁離開的窗口,振奮道,「許董,那邊那個人跑了!」

「追!!」

回應剛響起,許泰隆的身影已經消失在原地,沖向窗口,追出大禮堂。

跟著他一起飛出窗口的,還有三個人,皆是身法極其了得的高手。

蘇景行都沒看清具體面貌,四人便已經從眼前閃過,消失在夜空中。

等李立樓帶人跑過來,匆匆點頭,也跟著追出窗口,禮堂里剩下的人,已經沒幾個。

包括蘇景行,幾個人專門留下,等候馬時風、韓宗幾人快速討論完畢。

然後,跟著馬時風、韓宗一行人的後面,衝出大禮堂。

有的人不相信馬時風說的話。

同樣,也有人相信。

留到最後的人,就是相信的那些!

劉句奮拿走《真氣初學》,馬時風一行人迅速展開追討,包括蘇景行在內的幾個人,毫不猶豫跟在後面。

相比起許泰隆的報仇,李家為了自己洗清嫌疑陪著一起。

追上劉句奮,拿回《真氣初學》,無疑更讓人振奮。

至少蘇景行是這麼想的,也是這麼做的!

……

呼~呼~呼!

夜風吹拂。

月光灑遍大地。

大學城上空,一前一後,十幾道身影在空中快速飛掠。

沒幾下,便離開大學城範圍,進入傾河城東郊外圍的山林。

看似速度最慢,落在最後,實則放鬆的蘇景行,遠遠吊著前面的人群。

不清楚馬時風怎麼判斷的劉句奮往東邊跑,蘇景行為此沒有急著上前。

萬一追錯了方向,調頭一樣需要時間。

不過,事實證明,他們沒追錯。

拼著真氣瘋狂消耗,一行人往東狂追了十多分鐘。

地面上,一輛沒有開燈的汽車,沿著山道,快速行駛,出現在所有人眼帘。

「轟!」

追在最前面的韓宗,發現車輛的第一時間,當即一拳隔空打出,火焰真氣衍變凝練成的巨大拳印,撕裂夜幕,粉碎空氣,宛若流星墜地,呼嘯著直奔汽車而去。

呼轟~

行駛中的汽車,也就在這時陡然加速,一聲咆哮,速度飆升,躲開火焰拳印的砸落。

「嘭~!!」

山道上彷彿有驚雷炸響。

泥土飛濺,碎石拋空中,一個半徑四五米的大坑,在火焰拳印下閃電生成。

「劉!句!奮!」

韓宗憤怒的聲音,響徹山林。

轟轟轟!

空氣炸響。

火焰真氣衍變來的拳印,再次隔空外放,砸落向地面。

狂暴氣勢摩擦空氣,發出凄厲的響聲。

一次性五道拳印外放的結果,就是成功攔截極速飛奔的汽車,將之轟爆,原地翻滾。

但在燃燒的車輛騰空中,一道身影從車裡閃電竄出,沒入山林……以後的每個月,父親都會挑一擔地里收上來的蔬菜送去孤兒院,藉機看看自己的兩個閨女。

孤兒院給的食物都是定量的,哪怕看出這對姐妹的不同,最多加一點點,不可能由著她們吃飽。

呂瑩餓得哇哇叫,育嬰員只能當做沒聽到,她一個人哪能把每個孩子都哄到?何況呂瑩是餓才喊的,喊沒力氣了應該就不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244章畫面非常不和諧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而此時的喬思語在段瀟南切換過屏幕上的畫面之後,抬眸看向了電視。

果然,她在屏幕上看到了厲默川。

也可以說是被監視著的厲默川,屏幕被切割成了三四個畫面。

喬思語看到厲默川的時候,他剛從墓地離開,跟錢一鳴上了一輛黑色的卡宴,那個車喬思語很熟悉,是厲默川的專屬座駕!

關鍵不在這裡,而是雖然他的臉只在屏幕上晃了一下,可是她卻看到他的臉色很難看,走路的時候,身子也有些徐晃!

突然,喬思語看到了地上的血跡,頓時緊張了起來,「他怎麼會在墓地?他受傷了?」

說著,她又在另一個畫面上看到了拂曉和高靖宇,還有靳元東和小皮蛋。

而最底下的兩個畫面,是靳子塵的墓碑前,有好幾具屍體行和幾把槍,還有人在處理那些屍體……

喬思語心裡一緊,墓園裡發生了槍戰,默川肯定受傷了!該死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就在喬思語心急如焚的時候,段瀟南冷笑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哼,我就知道靳子桐靠不住,幸好我還留了後手……」

聽到靳子桐的名字,喬思語心裡越來越不安了,「什麼靳子桐?」

突然,喬思語像是想到什麼,臉色瞬間變得難看,「你說拂曉就是靳子桐?」

該死的,她以前怎麼就沒發現呢,厲默川已經提醒過她好多次小心拂曉,可是她竟然一點都沒有將拂曉和靳子桐聯繫在一起……

「不對,你剛剛說後手?什麼後手?」

段瀟南的可怕喬思語是見識過的,聽到他說留了後手,她的心徒然一緊,一股不好的預感從心底蔓延開來。

緊接著就看到段瀟南勾唇冷笑了一聲,隨後拿起茶几上的一個東西遞到了喬思語面前,「看看這是什麼?」

「遙控器?」

可是上面怎麼只有紅綠兩個按鈕?段瀟南怎麼會突然給她看遙控器呢?

「對,只是一個遙控器而已,可你千萬別小看了這個小小的遙控器,只要我輕輕一按這個紅色的按鈕……嘭……」

段瀟南邪笑地說著,一張俊臉突然湊近了臉色有些慘白的喬思語,「爆炸聲一向,厲默川和他的愛車就會車毀人亡!」

喬思語不可置信地看向了段瀟南,漂亮的眸子裡面是驚恐和憤怒,「你在厲默川的車子上裝了炸彈?段瀟南,你好卑鄙啊!!!」

「卑鄙?呵……厲默川想把你從我身邊搶走就就該做好丟命的準備。」

「我不屬於你,我永遠都不會屬於你……」

段瀟南眼底閃過一絲嗜血的寒意,但轉瞬即逝又輕笑了一聲,「我以前時時刻刻想著讓你和身心都屬於我,但是現在我想通了,你的心不屬於我沒關係,只要你人在我身邊就好……哦對了,我能這麼輕鬆地對付厲默川還要感謝靳子桐那個女人呢!」

喬思語緊咬著唇無比憤怒,一雙腥紅的眸子緊緊地盯著段瀟南手中的遙控器,想隨時把那遙控器搶過來。

。這個數字還算可以,四十萬的裝修標準,我想應該過得去了。

「好的曹叔,不早了你先休息吧,我等他們幾個電話。」

曹仁東聽了一愣「你已經開始行動了?你知道他家住在哪?」

怎麼可能,有錢人住的地方太多,……

《控魂》第三百二十九章真是神吶 納蘭容止神色清冷:「我未曾說不信你,只不過是加一份證據而已。」

女子抱着孩子的手緊了緊。

「來人。」

一位侍僕端著一盆水從王府里走了出來。

「請吧。」

女子未動,額頭冒汗,臉色發白。

眾人見女子臉色慘白,遲遲未動,忽然明白了什麼。

感情這位姑娘在冤枉人啊!

眾人臉色漲紅,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差一點,一位男子被失了名聲。

「報官!」

人群中不知誰大喊了一聲。

眾人瞬間如夢初醒般,醍醐灌頂,紛紛附和。

「對!報官!」

洛子言看着納蘭側夫只說了一句話就扭轉局面,忽然覺得自己好沒用,連這種事情都解決不好。

他的心情瞬間低落下來。

女子最後灰溜溜地走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