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哪?

我幹啥?

當閑庭花落沉淪在懷疑人生里時,觀眾席陷入凝滯的觀眾們,終於回過了神智:「靠呀!還能這樣玩啊!」

「長見識了!」

「活久見啊!」

「但——啊啊啊這是什麼沙雕操作啊!!!你自爆的樣子,像極了渣男!!!!啊啊啊!!!!老子的100積分沒了!沒了!!全沒了啊啊啊!!!!」

圍觀者瞬間反應過來,全都惡狠狠瞪著季柚。

每場比賽都有押注,觀眾如果看好誰,可以直接押誰,勝了可以按照倍率贏得積分,除了押勝負,還可以押平局,但是賽場開展這麼多年,只有分勝負,從來沒有出現過平局的情況,所以,根本不會有人想到押平局。

現在是個什麼情況呢?

全體皆輸,莊家通吃!

無論是季柚,還是『閑庭花落』,亦或者在場所有押注觀眾,全體都輸了,只有賽制舉辦方贏了。

「我靠!你們誰都別動!我來打死這個沙雕!」

「放著!老子來!老子可是押了1000積分,這是我全副身家啊啊啊……」

「停手!誰敢打他,老子就——就給你頒發一張見義勇為小錦旗!」

……

觀眾們義憤填膺,『閑庭花落』醒過神,自己不僅輸了,還把花費了500積分購買的機甲追日給炸沒了,他登時目呲欲裂——季柚縮縮脖子,意識到不好,一溜煙兒退出戰場。

季柚退出比賽,趕緊找了個角落,把自己偷偷藏起來,蜷縮起身子開始面壁,半響,壓抑不住悲傷,掩面嚶嚶嚶起來~

1積分。

沒了。

沒了。

沒了。

嚶——

五分之一的紅燒排骨啊。

這是怎樣的一種慘劇啊。

……

因為沒有贏,這1積分是必須扣除的,不過,1積分,買個教訓,還把自己的勝率拉平了,也值得。

當時的情況危急,季柚知道無法取勝,無奈之下,她才選擇了自爆。想要在海選階段獲勝,進入下一個比賽階段,必須要贏10場,還得保持住70%的勝率,這是很難的事情。當時知道獲勝無望后,季柚唯一想到的就是一定要保持住自己的勝率,不能出現負數!於是,她一不做二不休,乾脆地拉著對手一起死!

嗯哼~

閑庭花落這個假大妹子,喊自己大兄弟喊得這麼順溜~

那麼——

是大兄弟,就該一起死啊!

反正,季柚打比賽的宗旨就是誰死都行,她絕不能輸。

忽然——

有幾個不死心的觀眾,搜查起季柚的下落,悄然間,已經不知不覺地靠近了她的位置。

「咦?」

「沒人?」

「這沙雕躲哪兒了?」

「下線了?」

「啊啊啊!!!我真的想揍死這個沙雕啊!」

「話說,你們誰知道那個沙雕叫什麼名字?」

「好像是一串數字?」

「系統初始數字嗎?」

「對,太長,沒記住,等下翻翻記錄,話說,她到底長得啥模樣?」

「沒太看清,總之長得黑不溜秋的,有點丑。」機甲爆炸的餘威,把她的臉蛋熏得烏漆麻黑,一時間進沒人瞧得清楚她具體長什麼模樣。

黑不溜秋的季柚頓覺脖子一涼,深切地認為自己的小心臟再也受不了這種擔驚受怕的日子,於是悄悄下線了。

季柚一走。

眾人找不到她,放棄?覺得怒氣難消,無奈之下,大家只好發帖把這件事曝光,為了引起注意,還故意弄了個標題黨作標題,於是——聯盟大學官網上突然冒出了一個帖子,並迅速飄紅,在短短時間內引爆了整個論壇。

[【火】究竟是人性的扭曲,還是道德的淪喪?海選賽場首見平局!竟是一沙雕駕駛著古董機甲自爆了!!還炸死了對手!!!]

帖子下,詳細講述了事情的經過,並附上了全息視頻。

圍觀者:「……」

半響。

議論漸起:

「寧死不輸?」

「大兄弟,咱倆手拉手,一起地獄共沉淪?」

「你們看見追日駕駛員跟現場觀眾的沙雕表情了嗎?不知道咋的,我咋這麼想笑呢?」

「想笑+1,哈哈哈……」

「該視頻嚴重引起不適,我強烈建議進行封殺!不然,老子的肚子都快要笑破了!誰賠?誰賠?誰來賠?」

「駕駛破爛機甲的那個誰,明天還有比賽不?場次是多少?老子要進去圍觀!」

「對!近距離圍觀沙雕,想想還有點小激動呢。」

「前面的大兄弟,帶我一個!咱倆手拉手,一起動物園看猴戲啊。」

「死基佬,滾出。」

……

這一切,季柚當然不知道,她也不想知道,一下線后,看了看時間,發現已經快11點,立馬熄燈睡覺,三秒就睡著不說,她還睡得異常香甜。

翌日一大早,季柚繼續穿著小背心,繞著宿舍跑了一圈。

吭哧吭哧……

出了滿頭大汗后,季柚感覺很滿足,拿著毛巾擦擦汗,再一把將小毛巾甩到了肩膀上搭著,她小跑起來,準備回宿舍換校服,一靠近宿舍樓,季柚忽然聽到了無數張窗戶打開的聲音——

她抬起頭,一瞬間對上了無數張自費生幽怨的臉。

自費生里,有個嗓門大的作為代表,吼道:「喂!樓梯口站著的那個小背心,打個商量,能不能別一大早起來跑步了?你這樣,弄得大家很尷尬啊。」

季柚:「……」

大嗓門:「混吃等死不好嗎?」

季柚:「……」

混吃等死好不好的,季柚不知道,但她今天一進入戰鬥系的訓練場,就發現今天的現場氣氛很奇怪,所有人臉上都帶著一股無法抑制的期待。

是什麼?

妙書屋。 「不可能!面對死神鐮刀你怎麼會安然無事?!」見習死神怒吼著。

薛維漠然的看着對方。

一步步的朝着見習死神走過去,渾身釋放着極其強大的威懾感。

「就這點實力也敢來這裏鬧事?難道你真的以為我華夏無人了嗎?」薛維淡淡說道。

見習死神不斷往後爬著。

眼前這傢伙的實力已經完全超出了自己的想像。

嗖——

見習死神不斷消耗著自己體內的神力。

瞬間化為一道黑光就要朝着遠處逃竄,但是見習死神能逃得走嗎?

薛維徑直朝着見習死神追過去。

不得不說,見習死神的速度很快,可是薛維更快,不等見習死神反應過來,薛維就已經來到了見習死神面前。

一個巨大的拳頭不斷變大。

轟——

拳頭重重的轟在見習死神的胸膛之上。

一股強橫的氣浪直接爆發。

見習死神如同一枚炮彈已經重重的撞擊在地面上。

整個地面發生一陣顫抖,恐怖的力量簡直都讓見習死神神魂渙散。

「好了,你可願意和這個世界說再見了。」薛維緩緩說道。

見習死神眼睛一瞪。

自從他當上見習死神之後,他從來沒有預料過自己的死亡。

從來都是自己索取別人的性命,現在沒想到自己像是粘板上的魚樣,面臨死亡。

「你…你…你敢!我可是西方神界的見習死神!你莫非是想挑起兩個神界的戰爭?!」見習死神怒吼道。

薛維冷漠一笑。

雙手泛起陣陣雷電。

「膽敢來犯我華夏,那麼等待你的只有——死亡!」

「五陽正雷!」

咔嚓——

頓時,一股強橫的雷電之力直接貫穿了見習死神全身。

「啊——」

一股絕望的嘶吼聲傳遍了整個天池。

待雷光消失之後,留在地上的只有一片燒焦的痕迹,至於那見習死神早已經消失在了天地間。

薛維甩了甩衣袖,他從來沒有感覺碾壓敵人竟然是如此輕鬆的事情。

來到傑爾斯身邊,薛維看着傑爾斯示意一下,兩個人便離開了天池範疇。

如今的天山已經雖然也有靈力,但是也早已經恢復了之前的狀況,那濃郁的靈力早已經消失不見。

這可把後面來的修士弄的一頭霧水。

他們本身就是為了這濃郁靈氣而來,現在靈氣突然消失他們自然沒有待下去的必要。

只是原本就在天山修鍊的修士紛紛一驚。

靈力竟然消失了!

天池之中沒有了眾多修士以及那恐怖的黑色巨龍之外,周圍的妖獸也逐漸的朝着天池靠攏過去。

一道黑光從天而降。

待黑光消失之後,一個渾身黑袍的人緩緩出現。

黑袍人渾身籠罩在黑袍之中,可是卻能隱隱約約看到黑袍人額頭上烙印着一個奇異的符文。

「靈力!靈力!靈力為什麼消失了!為什麼!」

黑袍人怒道。

看着那龐大的天池,黑袍人幾乎沒有絲毫猶豫直接躍進了天池之中。

但是任憑黑袍人怎麼尋找,天池之中沒有絲毫靈力的氣息。

突突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