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知道哪個奇奇怪怪的保姆會不會趁我睡覺的時候進來。

我將燈關了,閉上眼睛,就這麼迷迷糊糊睡著了,醒來的時候天還沒亮,我是被尿憋醒的,剛一起來準備開了房門準備去上廁所。

摸了半天也沒有找到走廊燈的開關,又實在憋的厲害,就連屋子裡面的燈我都沒開,還好這屋子裡面亮堂,也不是一點都看不清,不至於摔倒。

放水之後剛要回去,突然看見不遠處一閃而過一個身影。

這麼晚了誰還在外面轉悠?

我心裡感覺奇怪。

而且就算在外面轉悠,也應該開燈吧。

我因為好奇心就跟上了那個黑影,想不到他竟然在夏末的門前停了下來,居然還擰了擰門把手。

因為聲音比較輕,所以屋子裡面的夏末我才是不會察覺的。

她一直跟我說,她真的睡著就很難被人叫醒,更別說睡著的時候聽著什麼動靜被嚇醒了。

當時我記得告訴她要鎖門,還好夏末記住了,不然這人就該進去了。

我看這人的身形應該是個男的,我感覺他應該是黃富城,伸手去摸燈的開關,只要能夠證明是他,也就人贓並獲了。

我一直覺得他對夏末有意思,跟夏末說了,她還不信。

夏末這種粗枝大葉反應遲鈍的,我每次見到她都得操心一陣。

還好她也聽我的,這是最讓我感到欣慰的一點了。

除此之外還沒什麼大小姐的脾氣,要不然以我的性子估計也不能帶她這麼長時間。

。 第1088章

「族長帶人回來了。」

「族長帶人回來了……」

小孩子的童聲嘹亮的響起,於是好多的人都出來了,帶著驚奇的,疑惑的,打量的人看向他們。

冷牧看過去,男女老少皆有,可是他們有很多人都是年輕的面孔但都白了頭髮,甚至有很多的殘疾人,缺胳膊的,短腿的,怪相的,或者大頭小身子的。

冷牧皺了皺眉,似沒想到天人族內會是這樣的情形,這些人怎麼回事?不是說神仙的後代嗎?就是長這樣的?

「族長爺爺,他們是幹什麼的呀?」

這時,一個古靈精怪的小姑娘,大約十三四歲的年紀,走出來脆生生的問道。

小姑娘是這些人中難得嬌俏的,透著股天真爛漫,一雙大眼滿是對他們的好奇。

「他們是來借用天地玄鏡的,去個人,把漣漪喊過來。」

族長道。

話音一落,就有好幾個人跑走了,應是去喊那個叫漣漪的過來。

不過古靈精怪的小丫頭倒是沒走,仍是在打量他們,嘻嘻的道,「借用天地玄鏡?哎呀呀,你們怎麼這麼厲害,是怎麼找到這裡來的?」

蕭鳳棲一張清冽淡漠,一句話不說,自是不會搭理那小丫頭。

冷牧只緊跟在自家主子身後,也沒有接話。

小丫頭也像是感覺不到尷尬似的,接著道,「已經十多年沒有外人找來這裡,爬上這雪山之巔,你們兩個可真厲害,哎哎呀呀,難道剛才我們部落整個震動,像是地龍翻身,像是要發生雪崩似的,是你們造成的?」

蕭鳳棲依舊一臉的冷漠。

緋色絕艷的臉上沒有任何錶情。

倒是冷牧抿了抿唇,沖著小丫頭點了下頭,「抱歉。」

「還真是你們呀,哎呀呀,你們是從哪裡來的呀,成家了沒有?如果沒有,你看我怎麼樣呀?」

哪知那小丫頭直接湊上來,笑嘻嘻的說道。

一句話驚的冷牧都嗆咳出聲。

「藍丫頭,別沒大沒小沒禮貌,回去做你的事。」

族長瞪了那小丫頭一眼。

小丫頭吐了吐舌頭,「族長爺爺,你說我幹什麼?我這是給自己物色夫君呢,我還差兩年也就到了年紀,也該給自己選個夫君啦。」

聽了這小丫頭的話,冷牧嘴角一抽,物色什麼?這天人族怎的看起來這麼古怪,跟傳聞中不諳世事,不食人間煙火的神仙後人大有差距啊。

「這兩人不行,他們來找天地玄鏡,就是為了找失蹤的妻子,你別在這邊搗亂了,趕緊去做你自己的事情。」

「啊……」

小丫頭被族長這麼一說,似乎還失落了下,她也不走,只嘟嘟嘴道,「族長伯伯,這兩人都成家了呀?」

族長腳步頓了下,他想到前面這位叫鳳棲尋找自己的夫人,已經成家,那麼後面這位呢?似乎是他的屬下,可也一表人才。

冷牧被族長這打量的目光看的渾身一震,忙開口道,「在下也已成家,孩子已三歲……」 夜色漸漸深沉,唐柒柒身體有些吃不消了。

陸昭特地給她熱了一杯牛奶,有助於睡眠。

夜半,他坐在床邊,看着她蜷縮一團的樣子內心有些不忍。

大手情不自禁的伸過去,挑開她額前碎發,露出光潔的額頭。

他忍不住俯身,薄唇在她額頭落下輕輕一吻。

睡夢中的小人兒嚶嚀了一聲,似有察覺。

但她實在是太累了,沒能睜開眼。

陸昭起身,溫柔的看着她,幫她蓋好被子轉身離去。

薇薇安一直派人跟着唐柒柒,從她出醫院在到陸昭住處,她全都一清二楚。

她立刻給時清靈打電話。

「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唐柒柒竟然夜宿在陸昭家裏了。你想辦法讓封晏看到這一幕,讓他更加厭棄唐柒柒。」

「這樣,你以後再也不用擔心她會危及你的地位了。」

「真的?」

時清靈的聲音里難掩喜色。

真的是天助她也!

翌日——

唐柒柒是被電話鈴聲吵醒的。

她眯着眼睛,接聽了譚晚晚的電話。

「怎麼了?唔,我好睏。」

「你還在睡?你是不是在陸老師那兒住下了?」

「你怎麼知道?」

她頓時清醒了幾分。

這件事譚晚晚是如何知道的。

「你趕緊去校園網看一下,你和陸老師傳緋聞了,現在鬧得很大!」

「什麼!」

她直接從床上坐了起來,趕緊上校園網。

她和陸昭一起進入小區的照片公佈到了網上。

標題竟然是在校女大學生勾引專業教授!

整個頁面,基本上都是她倆的新聞。

其餘的標題也一個比一個勁爆。

【女學生為了早日拿到學分,竟然干出這種事!】

【如果學校風氣都是這樣的,誰還敢入學?】

【整頓風氣,還我校園!】

字體加粗加黑,每一個打開都是她坐在陸昭的車上,一同進入小區。

她當時根本是昏迷狀態,意識全無的。

這如果不是有心人抓拍,她死也不相信。

到底是誰要害自己!

「你別擔心,我已經在控評了,應該不會擴散的那麼快。只是你要趕緊自證清白,最好陸老師也出來澄清一下!還有,你怎麼會跟他一起呢?一晚上都沒出小區,現在估計小區前後門地下車庫蹲滿了人,你小心點。」

「我這邊還在忙,先掛了,你注意安全,有事隨時聯繫我。」

譚晚晚快速說道,就掛斷了電話。

就在這時,放門開了,陸昭面色嚴峻的出現在面前。

看來,他也知道了消息。

唐柒柒第一反應是道歉。

「對不起陸老師,都怪我不好,給你惹來了這麼大的麻煩。」

她昏倒在路邊,陸昭也是一片好心。

卻不想,給他惹來了這麼大的麻煩。

陸昭輕輕搖頭,有些心疼她。

對比之下,唐柒柒的名譽損害的更大一點,現在網上全都是抨擊她的,對自己的惡意很少。

而她,竟然還給自己道歉。

「也怪我擅自做主,把你帶回來。我會如實對外解釋,你是因為身體不舒服,才帶你會來的。」

「這話……她們會信嗎?網上那些人惡意滿滿,估計是有備而來。」

。 「前輩過獎。」唐元態度謙遜,微微躬身道。

天使之神再次看了一眼千仞雪,隨即對唐元道:「既然你是神王弟子,想必對神界的一些規則不會陌生,自然知道我們無法插手人間的事務,在這裡,我有一個請求,希望你能答應。」

到了此時,天使之神對唐元的態度和語氣,完全轉變了一個模樣,不知是確定了唐元「神王弟子」的身份,還是因為唐元方才給她下的台階。

總之,也不是什麼壞事。

聽天使之神說到「請求」二字,唐元愣了一下,問道:「不知前輩有什麼吩咐?」

天使之神指了指千仞雪,道:「我想請你,在她前往神界之前,護她一程。」

唐元無奈笑道:「前輩說笑了,雪兒即將成神,試問一個在人間的神,又有什麼能夠威脅到她呢?況且我的實力,哪裡比得上神呢?」

天使之神搖頭道:「只要沒有前往神界,即便成就神位,也無法讓神力達到質變,說到底,不入神界,終究也是個偽神罷了,另外,你無須妄自菲薄,你如今的實力雖弱,但我能看得出來,你的神位契合度,已經達到一個很高的地步了。」

唐元點點頭,笑道:「前輩放心,即便您不提,我也會時刻保護雪兒的。」

天使之神滿意地點了點頭,便道:「好,記得,不要和他們提起我,我走了,希望我們還能再見。」

說罷,天使之神轉過身去,漫步走向星空,她看似步伐緩慢,卻在眨眼間,已沒入星空深處。

唐元微微躬身,道:「恭送前輩。」

再抬起頭來時,天使之神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見。

唐元的眼前突然一花,恍惚瞬間之後,周遭的一切都恢復了正常。

見到千道流仍是在為天使神像注入能量,千仞雪依舊被灰色長劍所吸附著,而唐元自己的生命之力也源源不斷地灌輸在二人身上。

一切如常。

唐元鬆了口氣。

就在此時,天使神像大放金光,千道流所注入的能量已經足夠,起了強大的作用,天使神像已被完全激活,剎那之間,澎湃的天使神力爆發出來,湧向了四面八方。

唐元連忙開啟死亡領域,將震蕩隔絕開來,他能感覺到,這個天使神像中的天使神力,還不如剛才天使之神降臨時候所釋放的神力呢。

就在這個時候,只聽一聲清脆的響聲,千仞雪被長劍吸附住的手,緊緊握住灰色長劍,不,如今已經化成了通體金色,同時散發著金光的天使神劍!

猛然一用力,神聖的天使神劍被千仞雪硬生生地拔了出來。

金光再次爆發,整個神殿,全然化作一個金光熠熠的小太陽,照亮了整片星空。

千仞雪的身體一動,整個人竟然瞬間離開了原地,出現在天使神像前,只見通體金色的天使神像張開雙臂,緊緊將千仞雪抱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