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沒事?」

她還沒問出口,反而封晏急匆匆的詢問,仔細查看她的身子,看到她手掌擦地出現血痕的時候,眸色瞬間一冷。

她感受到他的目光,胡亂的擦這手,道:「我沒事,你的……你的胳膊……」

他的胳膊被撞得不清,兩個人的重量全都壓在右胳膊上,連帶着後背。

一開始劇烈疼痛,現在已經緩過來了,手臂也沒傷到哪裏。

「我沒事。」

他扶起唐柒柒。

此刻車主趕緊過來道歉,說車突然壞了,沒辦法只能闖到這還算空曠的學校門口。

此刻車撞在了旁邊綠化帶,已經不成樣子了。

不敢想像,如果真的撞上了人,會怎麼樣。

她也有些感慨,封晏奮不顧身的救自己。

萬一晚一秒,兩個人可能都逃不過去,他何必冒這麼大的險救自己。

她一直覺得封晏留自己,是報復。

可現在……顯然說不過去。

但,還能有什麼?

心裏隱隱有別的答案,但是她卻一點都不敢想,因為從內心深處覺得不可能。

封晏如果愛自己,早在四年前就應該有所行動,而不是現在。

她不知道,他對自己的感情,是在回國后的點滴相處。

他壓抑隱忍,埋藏心底,以為這輩子都不會開花結果,也不會有人問津,就連他自己都能欺騙的很好。

直到她墜入大海。

他心底的種子沒有枯萎,反而瘋狂的生根發芽,越長越瘋。

四年的愧疚、思念、悔恨、愛意澆築成長,早就無法割捨。

他不願自欺欺人,不願循規蹈矩,不願壓抑天性。

。 崔子涵,鄭陽明,王晗旭,崔永俊。

面前的這幾位,每一位都是五族七望子弟。

五族七望之中,年輕一輩成員數不勝數,真正核心的也就那幾位。

他面前的自己人,不過是旁系罷了。

可雖然是旁系,但面前的這幾人膽子,卻挺大的。

在他還沒有穿越來之前,這一具身體的前身,可謂是被他們幾個,折磨的夠嗆。

「崔子涵,鄭陽明,王晗旭,崔永俊。」

蕭羽一字一句的,將這幾個人的名字念了出來。

面前的人聽見蕭羽的聲音,神情很是詫異。

「咦,這個傻子怎麼了?」

「竟然還能夠記得,哥幾個的名字?」

「難不成開竅了?」

鄭陽明疑惑的說道。

周圍的幾個人也搖了搖頭,還是不解。

「管他那麼多幹嘛?最近小爺在賭場之中,可是輸慘了,真有一股氣要發呢!」

「今天就拿這個傻子來出出氣!」

「傻子你也別怪我,要怪就怪你命不好,遇到了我們這幾個!」

崔子涵眉毛一挑,立刻,四個人便揉了揉拳頭,朝着蕭羽走去。

眼神之中,凶神惡煞的目光一展無疑。

「本來還不想教訓你們的,我趕時間!」

「可是現在,既然你們要送上門來,那也怪不得我了!」

蕭羽把話說完,還沒等這幾人打上來,蕭羽便直接衝上去。

以面前的這幾個公子哥,柔弱的身子,小宇根本連兵器,都不需要動用。

幾拳下去,便直接將面前的這幾個公子哥,給打趴下。

瞬間,地上一陣哀嚎聲傳出。

「你們幾個不是很牛嗎?」

「曾經那麼欺負我?」

「今天要輪到我,收拾你們了!」

「不知你們有何感想?」

蕭羽笑着問道。

同時調看了一下系統界面,查看了一下面前幾人的信息。

「戰力值,15,17,10,23。」

「戰力值最強的也只不過是23?」

看見這戰力值,蕭羽不由的搖了搖頭。

「實在是太弱了!」

然而,被打趴下的這四位公子哥,看向蕭羽的目光,卻是充滿了恐懼。

同時,眼神之中,那驚訝的目光,不帶有絲毫的掩飾。

「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這麼強?」

「你不是個傻子嗎?」

「你怎麼?」

「你怎麼?」

「難道你恢復了靈智?而且實力還有所增強?」

鄭陽明不可思議的說道。

「賓果,你答對了,可惜並沒有獎勵!」

蕭羽露出了潔白的牙齒,笑着說道。

可是,他現在,所表現出來的這副樣子,卻讓面前的這幾人,驚恐不已。

「怎麼會?怎麼會?」

崔子涵等人還是無法相信,曾經那一個任由他們欺負的傻子,竟然比他們還強。

然而,蕭羽此時卻沒有時間,繼續的去搭理他們。

只聽見蕭羽威脅的說道。

「這一次就放過你們了,但如果下次碰到我,還對我語氣不善,不尊敬的話!」

「可就不是這麼簡單了!」

「我一定將你們的胳膊給廢了!」

「不信你們可以試試!」

蕭羽的眼神之中面露凶光,直接將面前的幾人嚇了一跳。

他們只不過是一群,混吃等死的公子哥,哪裏見過這種陣仗?

。 「將齊天大聖府安排在蟠桃園旁,讓那猴子吃盡無數蟠桃,是『天意』的安排。讓他吃盡老君無數丹藥,也是『天意』的安排……」

「讓他最終逃出煉丹爐,大鬧天宮,用一場場大戰、蟠桃、金丹,激發他的體內天生神石之力,也是那『天意』命中注定的安排!」

「那麼,『天意』是誰?自然是那明面上,三界共尊的天庭之主——太上開天執符御歷含真體道金闕雲宮九穹御歷萬道無為大道明殿昊天金闕至尊玉皇赦罪大天尊率穹高上帝。」

「好、、好長的名號!」

孫凡聽著這一連串的名號,不禁呆住。

他心中湧起一股衝動,要不是害怕破壞了此刻的氛圍,都想問:『您老人家這麼多年過去,是怎麼記得這麼長的名號的?』

王靈官自然不清楚孫凡此時的想法,繼續道:

「從表面上,他在那一場劫難中碌碌無為,甚至唯唯諾諾。但你若知道,他歷劫一千七百五十劫歸來,每劫十二萬九千六百年,方才成就那無極大道。便知曉三界之中最不簡單的,除了那參透過去、現在、未來三身的如來佛祖,也就天帝的道行修持,最為高深!」

「一千七百五十劫歸來,每劫十二萬九千六百年。真的有人能夠存在這麼久嗎?那、、那最早的數億年前,天地又是一番怎麼的景象?」

孫凡、白骨使者聽了,不禁感到心馳神往。

「太古之前的事,誰又知曉?那些大能腳踏三千界,分身億萬萬,時間對於他們來說,反而是最不值得稱道之物。」王靈官苦笑。

「那~~他們既然已經有如此本領,為何還要貪戀力量,覬覦大聖爺的美色?哦不是,是他的靈蘊!」孫凡又問道。

「也許,關乎這個世界最高級的秘密吧。當年我也曾苦思冥想過,可惜不是那等層次之人,如何知曉他們的追求?仙佛,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也不過是跳出了人間界,短暫不受壽元的限制。」

「萬年金仙,在天地的『眼中』也不過一縷塵埃罷了!想真正的跳出三界外……」王靈官喃喃地說著,眼中奇特的光芒,愈發閃爍濃郁。

孫凡看著王靈官,忽然說道:「我在你的眼裡,看到了慾望。一種對力量的慾望!」

「哼!」

「力量……」

「沒有力量,怎能成佛?」

這一刻。

一直很平靜的王靈官,終於露出一絲崢嶸。

轟隆隆~~

地面震動。

他那巨大的神將身軀,竟似居然忽然『活』過來一般,生生坐起,撐破一寸寸透明的水晶體。

「轟隆隆~~」

地面裂開一道巨大的口子,王靈官的上半身,從地下坐了起來。

只不過。

他與孫凡身上彼此牽連的黑氣飄帶,依然相互糾纏在一起。

一縷縷、一道道金黑交纏的靈蘊,化作龐大的『水流』,湧入孫凡體內。

這樣的情況,也導致了白骨使者根本不敢輕舉妄動,看著從地下將上半身探出的王靈官,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你一直和我們講故事,就是在做這些準備嗎?」孫凡一副不出所料的口氣,忽然手掌一動,撐著地面,也坐了起來。

甚至。

他還緩緩轉身,與王靈官來了一個面面相見。

「你看起來,似乎不是很意外?」

孫凡笑道:「你家猴爺這一路走來,遇到無數艱險,見過了一樁樁陰險事。你不過一隻臨死還在蹦躂的跳蚤,有什麼好意外的?」

「嘖嘖,像!」

「真像啊!」

王靈官卻認真地看著孫凡的臉。

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孫凡的正臉,不禁嘖嘖稱奇。

半晌。

他喃喃道:「那猴子把我封在這裡五百年,就是為了今朝嗎?將我一身力量,化作他人嫁衣……孫、悟、空,你未免也太小瞧我王靈官了!」

「我發現,你的思緒很清晰。一點也不像往生鏡中表現出的瘋狂。」孫凡艱難地扯動一絲嘴角,微微笑著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