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即,珍寶閣主管眉頭往起一挑,輕蔑地說道,「我今天倒要看看,你這個小b崽子,到底能玩出個什麼花樣來。」

說著,他就直接點進了文物協會會長的主頁。

在珍寶閣主管看來,這個昵稱「文物協會會長」的用戶,就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鍵盤俠。

恐怕也是運氣使然,知道了文物協會會長從來不看直播這件事,所以才敢這麼堂而皇之地冒充真正的文物協會會長。

只可惜,假的永遠是假的。

珍寶閣主管對此深信不疑。

他反正打死也不會信,區區李瀟瀟一個小主播,會有什麼大能量大來頭大背景大後台的粉絲。

有本事的大人物,會當一個小主播的粉絲?

更別說,文物協會會長從來不看直播。

珍寶閣主管這麼想著,所以隨意點進了文物協會會長的主頁,臉上的笑容鎮定而燦爛。

「我倒要看看,你這葫蘆裡面,到底賣得什麼葯!」

珍寶閣主管勾起嘴角。

然而。

當他真的點進文物協會會長主頁的時候,看到那個金色的真人實名的認證后,他臉上得意洋洋的笑容,瞬間消失了。

「這不可能!」珍寶閣主管臉色大變,直接是低吼出聲。

難以置信!

完全不能相信他看到的。

珍寶閣主管只覺得整個人都被雷劈了。

他愣愣地看著文物協會會長的真人實名認真,瞳孔劇烈收縮,目眥欲裂。

這一刻,他的心裡,只剩下了驚恐。

真的文物協會會長……

文物協會會長居然真的看直播!

而且還是看李瀟瀟這個小主播的直播!

這下真的完了。

他當著文物協會會長的面,要私吞李瀟瀟的仙雲花瓶,還嘲諷羞辱真正的文物協會會長!

頓時,珍寶閣主管越想越害怕。

他整個人直接就腿軟地跪在了地上。

臉上彷彿一瞬間被抽幹了血色。

而幾個中年大叔也是噤若寒蟬,紛紛有不可思議的眼神,看向了李瀟瀟。

文物協會會長,看起來不僅是李瀟瀟的粉絲,還要為李小姐出頭?

這也太天方夜譚了吧?

但就是發生了。

事情,產生了戲劇性的轉折。 第624章

怏怏的退回觀戰台,姜惟先向齊國老祖姜琰行了一禮,道:「晚輩慚愧,本想多戰幾個回合以看看儀仗隊的全部本事,卻沒忍住竟全力以赴,請老祖責罰。」

「無妨,剛才一戰很精彩,老夫很滿意。」姜琰撫須淡笑道。

「多謝姜兄手下留情!」見姜惟向自己這裏走來,陳瑜率先行禮道。

臉上滿是苦笑,姜惟回了一禮,由衷地向陳瑜道:「貴屬之強,實乃在下僅見。身在局外或許看不出什麼,但置身其中,在下真切感受到了濃濃的危機。以凝氣境界而令在下驚慌,着實令人佩服!」

「姜兄竟在裏面感受到了危機?」楚銘躍躍欲試,一步邁出向陳瑜道:「陳兄,再戰一場吧!」

「張諒隊正,剛才一場鬥法你也看了,給你一柱香,和你的同伴一起商議戰術。」陳瑜以法力將聲音送出,接着又補充道:「張隊正記住只是切磋,楚兄與我有舊,不可當真殺了他。」

張諒接令,立即點起三個什走聚在一起商議。楚銘見狀,向熊綿抱拳一禮,率先進入場中等候。

只是陳瑜最後的補充,令剛剛回到此地的姜惟心中吃味,不禁滿是幽怨地向他看來。

「姜兄見諒,剛才在下着實是疏忽了!」陳瑜想起剛才十多把寶劍,十多道劍芒齊攻姜惟的場景,至今仍心有餘悸。若因切磋而當真把姜惟給殺了,包括自己在內,這裏很多人都要給姜惟陪葬。

一柱香之後,場中鬥法再次開始。

張諒也不能免俗,剛才一番觀戰,明明已經知道這是切磋,他的對手不會逃走,但是在他的指揮下,與第一場鬥法並沒有多少出入。

不過也有區別,張諒的指揮非常迅捷,三十個軍士分出一個什,專責施以劍芒,令楚銘不得不展開身法進行躲避。再有一個什,在張諒迅捷的指令下,不斷施以風刃、火球、土刺進行攻擊。餘下另一個什,則全力施展藤蔓術和落石術。

「左右贏不了,讓兄弟們全力以赴即可,如今雖然稍有不同,但商議一刻鐘就這種表現,令人着實有些難堪。」羅嘉昕靠近陳瑜悄聲道。

羅嘉昕此人,終是……唉!

他有野心,但他的野心需崔祛去拔苗助長;他有手段,只要對他有用的人,他可以低聲下氣的解衣衣之,推食食之,甚至將自己的外宅送給陳瑜;他有目標,但是向目標前進時又有些急功近利。

就比如現在,他希望張諒與同伴商議一柱香之後,能夠迅速擁有驚艷的表現,完全不顧及他眼前的軍士全都是築基境界,而且至今才訓練了二十天。

「二公子莫急,張諒此人稍有些沉悶,訓練刻苦而行事追求穩妥。」儘管對羅嘉昕本就沒抱什麼希望,但陳瑜仍然平心靜氣的向他解釋道:「二公子且耐心觀戰,楚銘不會選擇速戰束決,因此張諒有大把機會,施展他們商議的戰術。」

與羅嘉昕的急切不同,和楚銘的這一局鬥法,諸位元嬰修士看得卻是津津有味。張諒行事太穩妥,因此在他的指揮下軍士們的攻擊一板一眼,元嬰和結丹修士能夠比剛才更詳細的,看到軍士們的配合,以及進退調度。

而楚銘依仗着境界高深實力強大,更有令陳瑜都眼饞的身法,他在場中的表現,令出身內黃的李呈雪看地神為之奪。

觀戰的其他軍士繼續吶喊,場中術法、劍芒交織而出的五光十色確實漂亮,但助威的軍士興奮的,卻是這三十人越來越嫻熟的配合。

沒錯,正是嫻熟的配合。

儀仗隊軍士雖然已經朝夕相處二十餘天,但伍跟伍、什跟什之間其實並不熟悉,具體到每一個軍士,相互間的戰鬥方式更是陌生。

張諒與同伴商議的戰術,最重要的一條就是,要讓彼此間儘快相互熟悉!

見目的已經達到,指揮三個什再次各自施展一波攻擊之後,張諒突然大喝一聲:「盾!」

一聲暴喝,場中形勢頓時發生變化。諸元嬰、結丹立即集中注意力,連羅嘉昕也打起精神仔細看去。

楚銘仗着身法在場中游斗,避開三個什最後一波攻擊。聽到張諒這聲暴喝,正想看看將發生什麼。

卻見整整一個什的軍士,各自祭出一面制式圓盾。這些圓盾並沒有用來保護自身,而是發出嗚鳴,推動着空氣攜起狂風,瞬間如牆一般圍在楚銘四周。

「這是什麼招數?」楚銘不解,輕輕一躍身形穩穩停於半空。

築基修士無須藉助法寶,可憑着自身實力於空中漫步如履平地。

然而,楚銘身形急速拔高的同時,八面圓盾如影隨形,另外兩面竟一上一下,徹底封死了楚銘繼續上築或落地的通道。

「盾!」張諒見狀,繼續暴喝一聲。

觀戰台,以及吶喊助威的眾修士各自詫異,十面盾牌足夠將楚銘暫時困於半空,張諒的第二道「盾」的命令,是不是有些多餘?

不多餘,前一個什繼續維持着十面圓盾,任楚銘於盾牢裏展開身法四處衝撞,卻依靠盾牌厚重結實的特性,將其牢牢暫困。

而第二個十的軍士,早在圓盾被祭出時就在準備法訣。此時隨着張諒一聲令下,他們十人,各自施展了金光盾!

金光盾,乃陳瑜修仙以來掌握的最順利的一門術法。他曾當着崔祛、諸葛荇以及所有軍士的面,以金光盾為飛輪,為他們演示了此術的攻擊性。

如今十道金光盾帶着銳嘯,幾乎同時豎立着,自十面圓盾的縫隙里鑽入,並且由軍士們控制着,全力向盾牢中的楚銘攻去。

「還可以這樣?」楚銘大驚失色,早在金光盾疾掠而來之際,他就清晰的感受到濃濃的生死危機。如今見金光盾已經呼嘯著似要臨身,他和剛才的姜惟一樣,不得不動用全力,將精妙的身法施展到極致。

「冰!」金光盾被祭出的同時,張諒大喝道。

「又有什麼手段?」這是觀戰台上眾元嬰,以及羅嘉昕共同的心聲。

熊恍、姜惟眼中餘光看向陳瑜和崔祛,見不止他倆,連慧遠、諸葛荇以昭僖臉上,都是一副瞭然之色。他們想打聽,但時間上來不及,而且他們眼中,已經有了答案。

張諒喊出第二聲「盾」之時,剩下的那個什,就已經在全力準備法訣。

隨着張諒這聲暴喝,熊恍和姜惟來不及向陳瑜等人打聽。只見將楚銘暫困的那十面圓盾上,正在迅速的,有冰花形成!

張諒全程參與鬥法,他身臨其境,當然第一時間掌握現場。見圓盾上已經有冰花在形成,他再次大喝道:「盾」!

吶喊聲在谷中形成迴音衝天而起,觀戰台上眾元嬰已經懶得猜測張諒又有什麼手段。

他這次,是給圓盾軍士下令。

圓盾上已經覆了薄薄一層冰,陽光下顯得晶瑩剔透,但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同時也可以感受到,圓盾邊緣的薄冰,泛著令人心悸的鋒銳。

十個軍士手中法訣變幻,圓盾在他們的控制下迅速旋轉,並且,旋轉疾馳的目標,是楚銘。

而此時,楚銘已經避開了第六道金光盾。而此時,一隻巨大的四方冰塊,正在半空顯出輪廓。而此時,祭出金光盾的十個軍士,正在全力催動法力,以回固半空那個四方冰塊!

「唉,張諒失誤啊!」觀戰台上,陳瑜痛心疾首,道:「已經奠定了勝局,卻生生讓它從手中溜走,張諒挺穩重的人,他著的什麼急啊!」

「是啊,他剛才最有機會將楚銘生擒活捉,但多此一舉的,讓圓盾轉的什麼勁?」崔祛也扼腕嘆道。

李呈雪沒看明白,羅嘉昕沒有戰鬥經驗,甚至這個瞬間,吶喊助威聲突然響徹雲宵。除了觀戰台這裏,很多人都認為,張諒他們勝局已定。

因為隨着第二個什的軍士加入,半空中那個巨大的四方冰塊,正在以極快的速度成形、凝實。楚銘的身法雖然驚艷,但很多人都認為,當冰塊徹底凝實,他必然會被困於其中。

但是,楚銘出身楚國。最重要的,他有資格進入如意宗!

當日進入如意宗的凝氣境修士,除了司馬芒、劉叉、崔祛等有限的幾人之外,其他人在各自宗門或者家族其實並不受重視。

然而進入如意宗的築基修士不同,他們雖不是各派道子之流,卻絕對處於核心之列。只一點,這些進入如意宗的築基修士,身攜掩藏自身氣息,騙過如意宗規則的重寶!

楚銘的身法,令陳瑜羨艷不已。紫陽真訣修鍊到築基境也會有身法,但陳瑜實在沒有把握,將來自己的身法,能不能與楚銘比肩。

楚銘已經盡數避過金光盾,如今眼見巨大的冰塊即將成型,他仍然不慌不忙的,全力展開身法一一避過帶冰圓盾。

噹啷的聲音傳遍全場,十面圓盾全都掉進冰牢。軍士們的吶喊聲將天上的白雲都給衝散,因為在他們看來,楚銘已經被困冰牢,此時不論要殺要擒全憑自己心意。

然而,一道凌厲至極的劍氣之後,被二十位軍士全力維持的冰牢,傾刻間被切作兩半。十面盾牌自冰牢掉落,而楚銘仍然氣定神閑,他停駐於半空,手握長劍看向神色頹然的張諒。

「在下敗了,楚公子好強橫的實力!」張諒抱拳一禮道。

楚銘卻很是客氣,回了一禮道:「兄台剛才的戰術,令在下數次感受到生死危機,若還有手段不妨繼續施展。兄台的手段,令在下佩服!」

「已經沒有手段了。」張諒苦笑一聲,轉過身來向陳瑜這裏抱拳一禮,道:「屬下讓大統領失望了。」

哈哈哈的大笑聲響起,也阻止了陳瑜的安慰。楚國元嬰老祖熊綿,看看張諒再看看陳瑜,道:「精彩,實在是精彩!難怪你們三十人就可斬殺築基修士,有此實力又有此手段,那些築基修士死的不冤!」

「老祖,這下該我上場了!」楚國道子熊恍,全程目睹剛才兩場鬥法,此時躍躍俗試道。

「熊道子要繼續切磋也可以,但要等到明天了。」陳瑜笑了笑,道:「時間不早了,兄弟們該吃午飯了。下午還有訓練要進行,因此只能委屈熊道子了。」

(未完待續)

。 八方城外。

十絕陣被攻破,北宋大軍死傷無數,戰將強者死的死,降的降,俘的俘。

靠山王楊林,雙槍將定彥平,玉麒麟盧俊義,花和尚魯智深眾將負責打掃戰場。李靖親率宇文成都,姜松,李傕郭汜,徐達,常遇春橫穿八方城,向離開的拜月帝國大軍追去。

八方城淪陷,楚軍距離北宋帝國皇城應天城越來越近,穿過金沙灘,不出半個月時間,可輕而易舉兵臨應天。

大戰落幕,硝煙紛飛,裊裊霧氣縈繞籠罩在城池之上,楚軍將士開始清掃戰場。

此時。

獸皇城內。

楚帝剛剛批閱完張良,姜尚,劉伯溫,諸葛亮四人送來的四方都護城修建的奏摺,抬手遞給下首站立的小桂子。

「小桂子,將奏摺送去工部,戶部,讓他們馬上準備四位愛卿所需的人力財力,另外,傳令天下第一庄沈愛卿,讓他協助四位愛卿完成都護城的修築!」

「奴才領命!」

小桂子領命躬身向御書房外走去,一道道系統提示音在楚帝響起,他身影端坐,心神一動,開始查看系統信息。

「滴,恭喜宿主麾下天策軍團攻破八方城,宿主可開啟系統超市內一件物品!」

「滴,宿主麾下戰將斬殺北宋將領,方臘,方傑,司行方,呂師囊,厲天閏,鄭彪,杜微,白欽諸將,俘虜敵將蛇美人伏艾靈,神槍霸王金玄白!」

「滴,恭喜宿主獲得八張猛將傳承卡,已放入系統儲物欄中,隨時可以使用!」

「滴,恭喜宿主獲得五十萬殺戮值,系統獎勵抽獎機會一次,隨時可以使用!」

耳畔的提示音結束,楚帝面露喜色,烏龍嶺,八方城相繼落入楚軍手中,這就意味著北宋帝國大半江山淪陷,只要兵入應天將昭告天下,北宋帝國徹底覆滅。

楚帝對李靖,楊林非常有信心,八方城之後,將無人能阻止楚軍前行的腳步,應天城下一戰將會他們與北宋帝國之間的終極一戰。

「奉先離開有段時日了,相信北宋帝國覆滅時,他應該可以和李靖,楊林匯合。三路大軍合而為一,近乎五十萬大軍前往拜月帝國,」

楚帝喃喃自語著,面露獰笑之色,五十萬軍入拜月之地,將讓拜月知道楚軍的神威。

念及於此。

楚帝心神一動,選擇查看玄天城方向戰況,岳飛,冉閔二將帶兵與秦軍對峙,他想知道秦瓊,項羽帶領的大軍是否抵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