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忍村的『星影』是一個消瘦的中年人,滿臉的勞累過度。

「看到了嗎?駕馭不了這種查克拉的人就會被反噬。」哆啦a九出聲提醒鳴人。

「我和佐助?」鳴人不擔心自己,佐助應該沒問題吧。

「你們兩個都很奇怪,體內的查克拉和生命能量與他人不同,那個寫輪眼小鬼的陰屬性查克拉未免太過誇張,真是邪惡的眼睛。」

「我是星隱忍者村的代理星影『赤星』。」台上的人發出聲音。

「代理『星影』?」

沒經歷過5.5代火影團藏的佐助發出疑問。

「一年前三代星影猝死,目前還沒有選出新的星影。」

「恕我直言,不是只有五大忍者村的首領才能以「影」自居嗎?」小櫻的師傅是火影,「影」對普通忍者是很崇敬的稱號。

「不是五大忍者村又怎麼樣?」激憤的話語吸引了在場幾人的注意力。

「我們並不比你們差,儘管現在還是個小村子,但是遲早與你們五大忍者村比肩而立。」 聽到這個似曾相識的聲音,宋詩詩眉頭微皺。

「是你?」

她有些不確定,畢竟算起來,兩個人已經五年沒見了。

「對啊,你說你怎麼那麼不爭氣,五年時間,你都不能嫁給慕斯爵。」

一聽到這話,宋詩詩就氣不打一處來。

當初宋九月懷孕的時候,宋詩詩根本就不知道和宋九月一夜春風的男人,就是慕斯爵。

還是一個陌生女人,主動找到了她,告訴了她宋九月肚子里,懷得就是慕斯爵的孩子。

宋詩詩大驚之餘,嫉妒的不得了。

原本她給宋九月下藥,就是想要宋九月成為宋家的笑話。誰知道宋九月竟然因禍得福,還懷了慕斯爵的孩子。

那個時候,慕斯爵還到處瘋狂搜尋那個和他一夜春風的女人,宋詩詩看著宋九月一天天大起來的肚子,便在心裡打起了如意算盤。

只要把宋九月肚子里的孩子搶給自己,那麼到時候,宋詩詩抱著孩子,去找慕斯爵負責,不就可以名正言順的,成為帝都最矜貴的慕家少夫人了。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她怎麼也想不到,慕斯爵竟然只要孩子,不要孩子他媽!

害得她演了五年的賢妻良母,也沒有如願以償。

偏偏該死的宋九月,一回來,就搶走了屬於她的慕家少夫人位置,宋詩詩真的做夢都想殺了宋九月。

「可不是,我就是太單純了,沒有宋九月那麼毒辣的手段,竟然連自己的婚禮都算計。我看她早就有了我和陳奕歡的那個視頻,竟然之前都一直隱忍不說,真是太卑鄙了!」

想到自己在慕斯爵婚禮上顏面盡失,宋詩詩氣的握緊了拳頭。

女人簡直,優雅的一揮手,旁邊的人,就摘開了宋詩詩頭上的口袋。

宋詩詩看到面前精緻美麗的女人,微微皺眉。

「你抓我做什麼?」

「宋小姐,你這麼說,可就冤枉我了。我哪裡是抓你,我是在幫你啊。你們父女兩個,把慕斯爵的婚禮鬧成那樣,不會以為,慕斯爵會輕易放過你們吧?」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昨天不是慕斯爵幫我們保釋的嗎?」

昨天宋詩詩和宋淵剛去看守所沒多久,警察就把他們放了,說是慕家來人保釋的。

宋詩詩心裡還偷偷竊喜,想著是不是慕斯爵對她余情未了。

「他保釋你們,自然是為了給自己的老婆出氣啊。你說宋九月那麼卑鄙,肯定把當年的事情,都告訴你慕斯爵。你現在要是落在慕斯爵手裡,恐怕,比坐牢還恐怖。」

女人這麼一說,宋詩詩心裡泛起了漣漪。

慕斯爵什麼手段,她喜歡了五年,當然心裡一清二楚。

在帝都,慕斯爵只要打個噴嚏,帝都都是要地震一下的。

這幾年,凡是得罪慕斯爵的人,都從帝都消失了。這也是為什麼,慕家在這幾年,一躍成為帝都四大家族之首的原因之一。

「那我現在怎麼辦?難道要逃走?」

宋詩詩擔心道。

「逃走?沒有錢,你逃到哪裡去?宋小姐你要去給別人打工嗎?」

女人眼裡閃過一絲狡黠。

宋詩詩從畢業到現在,除了在宋氏挂名公關經理以外,其餘時間,都靠著慕等等的面子,在帝都名媛圈裡招搖過市。 對於這些人有這樣的疑問蘇葉早就想到了,只是她沒想到的是這些人竟是那麼的謹慎啊,難不CD是一些被騙子毒害過的人么。

而且她這是放長線釣大魚,這是一種營銷策略,為了她一碗三兩銀子的面,這免費試吃活動根本就是九牛一毛的好么。

「姑娘,你這真的是免費試吃嗎,如果是這樣不知能不能給老頭子我來一份。」然,正在蘇葉心中鬱悶的不行的時候,人群中被一個老頭子扒開來,然後一臉不確定的問著蘇葉。

看著這老頭子的穿著,應該不像是會貪這一口試吃的,而且那眼神還老往那骨頭湯鍋瞟去,蘇葉猜想著老頭子定是吃貨一枚。

蘇葉想不到自己幾秒的沉思竟是讓那老頭子誤會了,趕忙的說道:「姑娘你別誤會,我就是聞著這味道實在太香了,把我肚子里的饞蟲勾得不行了,這才過來詢問的,你要是不免費也沒關係,你這骨頭湯手拉麵多少錢一份,我出錢買就是了。」那老頭子說著作勢就想要掏出銀子。

見此蘇葉趕忙的阻止那老頭子的動作說道:「不是的老爺爺,我們做開業大酬賓活動說了免費試吃自然就是免費試吃,那免費試吃的是不收費的。來,你這邊坐稍等片刻,立馬就給你上試吃的。」

蘇葉說著就領著那老頭子往那桌子走去,然後對著楊氏和蘇勝天說道:「爹,娘,試吃一份。」

楊氏和蘇勝天聽到蘇葉的話后,立馬按照之前蘇葉交代的話,立馬就拿出一個小碗,夾出一筷子的手拉麵放到碗中,然後在放佐料和以豬下水為冒頭的冒。

因為之前手拉麵已經下到鍋里煮著了,所以很快一份試吃的拉麵就做好了。

做好的試吃拉麵由李嬸端著上來。「老先生,這是免費試吃的,請享用。」李嬸放下那一晚骨頭湯拉麵后笑著說道。

看著那老頭子兩眼放光的盯著那一碗試吃的拉麵,蘇葉笑了笑,果然是吃貨。

但是只有一個人的口碑還不夠,她定了兩百分,就是希望這兩百個人能在一天之內口口相傳的把她的這麵攤給傳火了起來。

所以這邊那老頭子坐下了之後,蘇葉就又開始吆喝了。「開業大酬賓,免費試吃活動開始了,童叟無欺,走過路過,千萬別錯過了啊。兩百份如今已經去了一份了啊,免費試吃名額有限,一人一份,搶到了就是賺到了啊。」

「姐姐,姐姐,我可以參加這個免費試吃的活動嗎。」蘇葉吆喝聲一落,有兩個大概十歲左右的孩子出來對著蘇葉問道。

這兩個孩子一男一女,長得還極其相像,一看蘇葉就猜測這兩個孩子是龍鳳胎了。

見到如此漂亮可愛的孩子,蘇葉自是不會拒絕了,而且這免費試吃活動,她是不限制年齡和人群類的。

「當然可以,你們過去那邊坐著,等會讓那邊的奶奶給你們送過去,如果好吃,你們可以帶著家人一起過來試吃哦。」蘇葉笑著摸了摸兩個孩子的頭髮說道。「嗯,好的,謝謝姐姐。」那兩個孩子一聽,臉上一喜,蹬蹬的就跑去桌子邊乖乖的坐好等著,那乖巧的模樣,簡直就讓人心生喜愛之意。。 那些人全都把注意力放在張凡的春花身上,他們互相交頭接耳,小聲說話,還用眼角睄著張凡。

他們互相交流之後,確認張凡與他們中間的任何人都沒有關係,然後,他們感覺應該對這個愣頭青有所表示了。

「喂,我說這位先生,」坐在張凡對面的一個方頭老闆說話了,他人長得很有特色,圓面方頭,沒有頭髮,整個腦殼像農村的大醬塊子,說話的聲音則帶著一股說不上來的醬霉味,「第一次參加這種高級的大型競標會吧?」

他的話里,明顯帶著瞧不起的意味,意思是說:以前你參加的都是低級的小型的競標會吧?

「噢,是的,第一次。」張凡答道。

「既然是第一次,那麼對於花卉行業的一些規矩,有了解嗎?」方頭見張凡回答得規規矩矩,聲音也不帶著衝勁,便以為張凡心虛,甚至害羞,在他們這些業內大佬面前怯場了,因此,他更加倨傲,以一種居高臨下的口氣問道。

「不了解。」

「既然不了解,那今天是一個很好的學習機會。我可以先跟你講一些。」

「講吧。」

方頭咳了一聲,故意作出威嚴和循循善誘、誨人不倦的架勢,聲音的高低長短,拿捏得相當到位:「我們花卉業界講究輩份、先進和後進,小輩晚輩和後進,你初來乍到,要多跟前輩學習,要知道,花道是我大華國幾千年的傳統,不是你一朝一夕養幾盆花就深得其中奧妙的。懂吧?」

張凡搖了搖頭,「不懂,越聽越糊塗,對這種繞彎子的話,我從來不去燒腦子。」

聽見張凡話裡帶刺兒,方頭愣了一下,臉上略顯尷尬,皺了皺眉,「我是說……」

他正要再說,忽然旁邊一個瘦瘦的老者打斷了方頭的話:「方兄,你先打住,我來跟他解釋。」

瘦老者用灰濛濛的眼光看著張凡,一臉的大摺子像犁過的田壠,聲音掙扎著充滿了權威:「小先生,方兄的話是對你好,要知道,各行有各行的規矩,我們花卉界更是如此,你剛入門,沒經過業內人士介紹,便貿然擠進這個行業,別怪別人容不下你!如果你不善於學習,不善於交朋友,那你後果堪憂啊!」

這老頭子,直接威脅了。

張凡微笑一下,「你的意思是,我應該怎麼做才算符合規矩?」

「這還要我說嗎?」瘦老者提高了聲音,但仍顯得底氣不足地道,「抱著學習的態度,不要一心想中標奪標。」

去!

養個花養個草,也會遇到死逼!

各行業都有行霸啊!

這夥人不就是花卉行業的花霸嗎?

他們的意思是,要我放棄這次競標,然後投靠在他們門下,憑他們的臉色給我一點份額?

「你的話讓我很不解,怎麼聽著像是放屁!我不想中標不想奪標,我來這裡幹什麼?」張凡冷笑一聲。

「年輕人,不要出口成臟!難道我表達得不夠清楚嗎?學習,抱著學習的態度,如果你真有本事,真有好花好草,我們行業的前輩先進們,是不會埋沒你的!但要有時間,有個過程。」瘦老者道。

另外幾個人紛紛附和起來:

「就是嗎,瘦叔說得對,要有個過程。」

「第一次來,能夠當個分母,已經很榮幸了。」

「我們行業是很文明的,換個行業,你一腳踏進來,還不被當場揍扁?」

這夥人越說越激昂,語言中充滿著對外來者的憤怒和鄙視,但同時還要裝出一種高高在上的寬容:沒把你打出去,就是你的福了。

張凡環視著在場的人,最後仍然把目光落到瘦老者臉上,輕輕問道:「按瘦叔你的意思,我應該把花撤下來,不參加競標?」

瘦老者嘿嘿輕笑兩聲,聽起來相當陰險,道:「撤與不撤,我們不強迫你。但你要有自知之明,京城苗圃花卉界的大腕,今天都到場了,以後,你能不能在這個圈子裡混得開,取決於你自己的態度。」

張凡點了點頭,「既然大佬都來了,那麼,我正式表明我的態度:參加競標,而且要奪標。」

「什麼什麼?」

「哈哈哈……」

「他說要奪標?太不自量力了吧!」

「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年輕人,大概是種過幾年大白菜,就以為自己懂花卉,簡直太不知道臉紅了!」

「年輕人,要知道,種地跟養花不一樣!」

瘦老者顯然是這些人中的主心骨,他想了一下,「年輕人,既然你想奪標,想必今天帶來的標本不錯?何不打開,讓大家見識見識?」

張凡微微一樂,沖春花點了一下頭。

春花站起身,裊裊婷婷地走過去,輕輕掀開了7號和8號的紙罩子。

全場頓時安靜下來。

這些養花專家,全被鎮住了:

這兩盆花,一盆月季,一盆牡丹,鮮艷紅嫩,水靈靈充滿靈氣,一看就讓人迷上它。

這些人養了多年的花,從來沒有看見過這麼鮮艷的花。

一般來說,春天雨後的早晨,花兒最鮮艷。但現在多天無雨,而且花兒在紙罩子罩著,原本就影響它的鮮艷程度……但這兩盆花卻沒受任何影響。

再說,它的花冠,花枝,花葉,花莖,無不中規中矩,可以說枝繁葉茂,該長開的都長開了,像是一個十八歲成熟的少女……

過了片刻的安靜之後,這些人互相交換眼色:他們心裡都有一個想法,今天,7號8號可能奪標啊!

然而,如果被一個年輕小子奪了標,要我們這些花霸做什麼!

方頭有些惱羞成怒,站起來,大聲指責:「年輕人,你不要開玩笑好不?今天的競標大會,是園林花卉局批量購買!批量購買明白嗎?就是要幾百盆幾千盆幾萬盆地定購,你有那麼多花嗎?」

「哼,」瘦老者從鼻子里冒出一聲極其瞧不起,「拿一兩盆溫室養的花來競標,而沒有大批真實的花源,年輕人,你這是在欺詐!」

「老不死的,你說我欺詐?你舉報我去呀!」張凡微笑著,有板有眼地說著,並不動氣。

方頭看了看手錶,離九點半正式開始競標大會還差十分鐘,看來,評審專家馬上就會到來。

方頭看了看瘦老者,又看了看其它幾個人。

大家的眼光里都透出卑鄙來!

瘦老頭慢慢沖方頭點了點頭。

方頭心中已然有數,從座位上站起來。「既然這位年輕人已經把花亮出來了,而且還這麼有自信,我看,大家都把自己的花亮出來,互相比較一下,預料一下今天誰能勝出。」

「對,亮出來,是騾子是馬拉出來遛遛!」

「方頭,你先亮出來給大家打個樣兒,也叫這位不知趣的知難而退!」

「好!」

眾人一片響應。

方頭昂然一笑,大步走到展台前。

伸出手,假裝去摘自己花盆的紙罩子,卻暗中把肘子一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