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

在魂剎的注視下,花小蕊站起身來,體內散發的氣息,邪惡而又恐怖,那是化境三期十階的力量。

「我是我,你想我是誰?」

花小蕊看着魂剎,笑容邪惡冰冷,美母微眯,言談舉止與花小蕊判若兩人。

「血羅?」

魂剎吃驚,在他認為這是真的血羅時,他又突然搖頭,道:「不!你不是血羅,你肚子裏的孩子還在!」

「孩子?」

聽到魂剎所說,花小蕊伸出自己的手,撫摸自己的肚子,勾唇一笑道:「我的苦命的孩子,你註定生下來就會沒爹了?」

魂剎聽到花小蕊所說的這番話,這讓他感覺有點亂。

「你到底是不是血羅?」

為了弄清楚,魂剎再次開口問向花小蕊。

「哼!」

「我是血羅,但我也是花小蕊!」

面對魂剎的再三追問,花小蕊反而有些不耐煩。

「什麼?」

「難道你選擇了雙魂共體?」

魂剎震驚。

雙魂共體,那可是違背了修羅王意願。

羅剎轉世者,只能保留一個人的意志,但血羅居然選擇與花小蕊的意志融合了?

「你以為我想嗎?」

「花小蕊在最後一刻,居然萬念俱灰,選擇了放棄生命。」

「若她放棄,我將無法擁有完整的自己。」

「所以,我給她活下去的希望,讓她與我共體,但主導權在我手裏。」

血羅狠狠咬了咬牙。

她也是無可奈何,才選擇向花小蕊退步。

當一個母親,看到自己孩子即將死去,這個母親會陷入無比的瘋狂,所以才讓血羅忌憚。

「可是,這樣會影響你的實力。」

「修羅王知道后,他一定會懲罰你的?」

魂剎吃驚。

他千算萬算,終究還是百密一疏。

花小蕊畢竟是六陰體的一部分,一旦花小蕊意志力破碎,六陰體將不在完整。

「管不了那麼多了。」

「我與他雷凌註定要有一個了斷。」

「他害我體無完膚,還懷了他的骨肉,這筆賬本座要親自從與他清算!」

血羅雙目微眯,提到雷凌時她咬牙切齒,雙手緊握,怒火中燒。

「不!雷凌是我們老公,你不能殺他!」

就在血羅嚷嚷着要找雷凌算賬時,她體內的花小蕊突然開口,勸阻血羅放過雷凌。

「閉嘴!」

「他三心二意,可曾真心對你?」

「你我本是一體,你這樣糟踐我們的身體,你可曾對得起我?」

血羅惱怒。

這個時候了,花小蕊還在包庇雷凌,她實在難以隱忍。

「不!」

「那是我心甘情願。」

「血羅,你答應過我,不會傷害肚子裏孩子,但你別忘了,雷凌是孩子親生父親!」

花小蕊苦口婆心,還在提醒血羅,但她忘了,自己的身體已經不屬於她了,她就是一個旁觀者。

「你給我閉嘴!」

「信不信,我現在就去殺了他雷凌?」

不耐煩的血羅,是在受不了花小蕊這樣啰哩吧嗦。

所以,一氣之下她怒斥花小蕊,如同自己在那裏自言自語。

但受到她的恐嚇,花小蕊果真沒有再出聲。

對面魂剎,看到血羅的樣子,他真不知道自己這樣做對不對?

因為有一點他沒有說,雙魂共體有一最大的弊端。

一旦血羅魂力受到重創,花小蕊將主動替代血羅掌控身體,所以血羅這麼做,存在着很大的風險。

轟……!

就在魂剎心中暗暗思量時,突然修羅大陣傳來轟鳴巨響。

嘭!

修羅大陣瞬間破碎。

不等魂剎看清發生什麼,突然一道黑影來襲。

噗!

魂剎瞳孔睜大,感覺胸前刺痛,喉嚨一甜,口中流出鮮血。

他低頭一看,一把劍貫穿了自己的身軀。

而出手者,竟然是劍青?

沒錯,劍青這次出手搶在最前頭,也是求功心切,希望自己可以將功補過。

「魂剎!」

「看你這回怎麼逃!」

劍青雙目微眯,看着面前的魂剎,插在魂剎體內的劍,猛然被他轉手一震。

嘭!

劍氣暴發,只見魂剎身體瞬間四分五裂。

嗖嗖!

雷凌、青冥、禪德、白鶴道人相繼出現。

各自看到魂剎被劍青斬殺后,他們的目光全都凝聚在對面的血羅身上。

「花小蕊?」

青冥忍不住呼喚花小蕊一聲。

「不!」

「她現在不是花小蕊,她是血羅!」

雷凌搖頭,杜絕青冥的亂喊。

他看到了花小蕊臉上的彼岸花,這就代表花小蕊已經被血羅控制了。

「十二羅剎之首,血羅?」

青冥眉頭緊皺,他聽聞十二羅剎之中,血羅修為最強,僅次於修羅王的存在。

他當然不敢掉以輕心。

「雷凌?」

「快救我?」

「她們要殺了我們的孩子!」

就在雷凌冷漠注視對面血羅時,突然血羅開口,向雷凌求救。

雷凌聽到后,他難以控制自己情緒,尤其看到花小蕊含淚,楚楚可憐看着自己,他情不自禁邁步上前。

「慢著!」

可就在雷凌將要靠近花小蕊時,突然身後白鶴道人上前一聲叫住了雷凌。

當雷凌停下腳步,扭頭看向白鶴道人時,對向的花小蕊臉色突然大變,隨後抬手一旦紅光化為利劍,刺向雷凌胸膛。

白鶴道人眉頭皺起,驀然抬手一揮,一股罡氣飛出。

咣當!

血羅偷襲未果,反而被罡氣震退。

「玄境強者?」

「有點意思?你是劍宗的人?」

本想矇騙過關,趁機刺殺雷凌的血羅,卻突然被白鶴道人壞了好事,她冷目微眯,殺意盡顯。

「血羅,你好狠的心吶?」

「你想謀殺親夫,就不怕遭報應?」

獲知自己被騙的雷凌,臉色鐵青怒視對面佔據花小蕊身體的血羅問道。

。 薊州商會,坐落於薊州城最為繁華的地段,在這裡,經常會往來很多的武者,這些武者都是在這裡購買各種武者必須的各種物品,這些物品對於武者來說非常的重要。

在薊州城,有著極大非常厲害的勢力,它們可以算得上在這個薊州城內的一方巨擘,這些勢力當然包括城主府和三大家族。

至於城主府,是薊州城內的管理者,也是整個薊州城內實力最強大的勢力。城主的職位,有的是靠著在薊州城內的幾大家族中實力最強大那種,當他們孝忠日月帝國皇室,同時還具備著一定的實力,這樣日月帝國皇室就會去委託這個家族去擔任整個城池的管理,成為整個城池名正言順的管理者。在日月帝國,絕大多數的城池的城主,都是靠著這種方式成為了他們所在城池的城主。

而還有一種情況,就是那些地處偏僻而在實力上也不是很強大那些家族,那行城池內家族往往都沒有太強大的實力,或者說實力和作戰能力非常一般的那種,這種情況之下的城池,往往都是從日月帝國去委派一些高手去那個城池,然後由帝國皇室去調動資金去籌建城主府,這種情況就極為適合像薊州城這樣偏僻又實力弱小的小城池。

不過,像薊州城這個地方,從組建這個城池那天起,就都是從帝國皇城來委派一些高手來擔任整個記薊州城的城主,這樣便一直沿襲了下來,雖然後來薊州城在實力上越來越強大,誕生了一下哦如同三大家族這樣的家族,不過這時候帝國皇城卻依然沒有依靠薊州城本土的這些哦家族勢力去管理這個記薊州城,因為薊州城的這些家族在實力上比起以前的確有了實力上的很大提升,但是總體實力是依然很弱小的,那種弱小的程度,簡直都不入帝國皇室的眼睛,所以帝國皇室才依然通過委派的方式來設立城主府從而管理整個薊州城。

而這時候,在這個薊州城內除了有如同城主府以及三大家族這樣的勢力,還有一些非常強大的勢力,在實力上仍舊是不容小覷,這裁些勢力往往並不喜歡勾心鬥角和相互作戰,只喜歡賺錢,和氣生財,但是不喜歡作戰辦不代表他們的實力就弱小,如果論起作戰實力,這些勢力的在實力上可是絲毫的不弱於城主府以及三大家族的。

而薊州商會,恰恰就是這些強大勢力當中的一個。

如今,薊州商會雖然聽上去並不是多麼強大的勢力,但是在整個薊州城內,沒有一個勢力敢於得罪這個薊州商會而薊州商會經常得往來於日月帝國的各大城池之間,和各大勢力的關係可以說錯綜複雜,甚至在日月皇城的都有一些盤根錯節的關係網,可謂是非常的見過世面的,如今即便事在薊州城內實力最強又說一不二的城主府,也是不敢去得罪這個薊州商會的。

所以,如今的薊州商會在整個薊州城內,都沒人敢惹,同時不僅僅這些家族不敢得罪這個薊州商會,同時,這些家族還必須要去討好這個薊州商會,因為薊州商會內的最主要特點就是擁有很多蘇資源,這些資源往往對於這些武者修鍊具有非常大蘇好處,如今很多家族蘇修資源可以說都是通過再薊州商會多購買,所以這時候他們當然要窮盡很多的方式也要還這個薊州商會搞好關係。

不過,在這個薊州商會內,雖然有很多的資源,同時也手著極為強大的實力但是卻從來都沒有參與過給大家組之間的爭鬥,完全可以說這些家族的爭鬥和薊州商會無關,即便是一些不懷好意的這些家族想要拉攏這個薊州商會,也往往都回弄這個薊州商會所直接的拒絕,因為薊州商會的宗旨是,只賺錢,不去參與任何的爭鬥。

所以目前的的薊州商會,和薊州城內的所有勢力的關係都是非常檽的話的,如今的他們雖然並沒有讓自己的勢力進行薊州城內的統治和延伸,不過在如今卻沒有一個勢力敢於小看這個薊州商會。

這時候,沈建開始來到了這個薊州商會,在這個薊州商會的是一個非常的高大的建築,分為好幾層,每一層建築內都有著特別的作用,所以這時候,沈建當然就會讓自己在這裡去尋找一些自己真正所需要的東西。

不過,如今的沈建可以說有著十足的把握,通過自己的能力龍到薊州商會去體會自己的家價值所在,從而讓這個薊州商會的相關人員對他感興趣,從而沈建通過自己的能力價值讓這個薊州商會的強制開始重視他,以以前沈建的以及他可以說完全有這個實做到這一步。

不過在這種情況之下,如今的薊州商會是一個雖然看起來是與世無爭,不過他卻從來都不擔心一些勢力真的會對他不利,因為他們可以說完全有足夠的能力讓自己的實力來應對這些家族的敵對。

不在目前的情況下,這批家族也都並不是傻子,它們這些家族需要很多到清明所用蘇物品因此他們可以說經常的有求於薊州商會,所以他們不到迫不得已是萬萬的不敢去去得罪薊州商會這個龐然大物的。

薊州商會的無論是會長還是長老,如今在薊州城都有著非常高的地位,哪怕是如今的薊城內的城主府以及四大家族,如今也同樣會拿這些薊州商會都老傢伙當做貴賓來對待,不敢有任何的任何的怠慢。

在平日裡面,很多的家族子弟可以說經常來到這個薊州商會內去購買一些修鍊時候所需要的這車物品,所以這次沈建如果想要去這個薊州商會內購買物品的時候,必然不可避免的會遇到這些家族的人,甚至會遇到一些洛家以及馮家的這批子弟們,不過如今的沈建卻根本就不把這些人放在眼裡,

所以這時候的沈建,在自身實力上雖然暫時還沒有達到頂尖高手的程度,不過如今的他局裡以前以及有了非常大的進步,如今現在蘇他,幾乎在武魂境前期以下的人很難擊殺他,即便沈建如今在實力上並沒有強大到能夠戰勝武魂境高手的地步,武魂境初期的武者如果想要直接在短時間內將沈建擊殺,幾乎是一件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不僅僅沈建手中手中非常多的底牌,比如說如今蘇沈建擁有著非常厲害死身法,同時在身上還有很多的用於作戰的丹藥,這些底牌加起來,可以說即便是那些武魂境的高手也根本就無法擊殺他。

而這時候,沈建在進入薊州商會一樓大廳的時候,他看到了一位身材非常好的侍女向他走了過來,同時還有幾位比沈建大上一些的武者,這些武者在年齡上大概在十八九歲左右,但如果在實力上就非常的尷尬了,除了有一位少年在實力上達到來武魂境的前期,而其餘的這些武者在修為上也僅僅是處於武體境而已,不過他們這些人在武體境的高手當中已經是非常強大到了,他們的實力如今已經達到了武體境十三重的巔峰狀態。其實在他們這樣的年紀如果能夠達到如今的修為境界已經非常的厲害了,只是和那些天才武者想你的時候,顯得有些遜色而已。

而這些少年雖然沈建並不認識他們,不過沈建卻能夠通過他們所穿的服裝判斷出他們是哪裡的人。

在他們所穿的衣服的後面,有著一個大大的「薊」字,如此說來,沈建雖然目前還不認識他們,但完全能夠斷定出他們如今是薊州學院的學員,不過沈建在目前還不指望他們這批少年在目前屬於哪個家族來管轄。

但是,如今的沈建卻能夠通過他們的所穿的衣服判斷出他們屬於哪裡,只是他們這些人如今在修為上並不是惹你的強大,而且他們如今來的都是薊州商會一樓的那些專門去賣便宜物品的地方,所以沈建斷定他們這些人必然不會是來自於薊州城的三大家族,他們如今只是屬於某個小家族而已,即便他們確實是來自於薊州城的三大家族之一,但在目前估計也僅僅是來自於三大家族的支脈而已,如果說在三大家族中的主脈,是絕對不會去購買如此便宜的物品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