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想要打探一下呂布,因為呂布的名聲已經傳出了很遠,洛陽的變化也是被很多的人津津樂道。

所以好奇心之下,一些有心人就會來查看一下。

當然還有更多的人中就是往來的客商。

這些人發現了在洛陽城內做生意的話,是一件非常體驗美好的事情。

他們來到了這裏,完全的不用受限制。

和官方可以直接的談,也不用擔心索要好處。

所以他們覺得來這裏非常的不錯,然後來的人就更多。

一個城市的繁華就是來源於此,外地人願意來這裏,那麼這裏就會慢慢的繁華起來,因為很多的人都有認同感,他們會自主的靠過來。 天恆空靈體擁有強大的生命力,恢復能力比那些天生木靈體、水靈體的修者更為強悍,比得上小春靈體,同時,可以令得身心空靈,擁有敏捷的身手、超快的速度,靈魂也擁有一定的免疫幻術之效。

這一特殊體質對於修鍊速度沒有太大的提升,但對於戰鬥卻有著不俗的幫助,而且還有助於突破瓶頸,在面對仙劫時也有著一定的幫助,這便使得他們這一家族在歷史上誕生了幾名靈仙,成為了天恆靈島的霸主。

而也因為這一靈體對於幻術有著一定的免疫力,使得他擋住了真虛雙瞳,最終平局收場。

天恆靈島雖然輸了,但他們那幾位天驕的實力也是不容小覷,除了這擁有天恆空靈體的天驕,還有對上寂寥與陸籍的二人,一個是擁有汽靈體的長發美女,一個是擁有沙靈體的魁梧男子。

現如今,正是靈界大爆發的時代,天恆靈島之上也是天驕輩出,天恆空靈體在往昔可謂頗強,但與汽靈體、沙靈體相比就略遜一籌。

除了這些本就名聲在外的海島,還有一些原本默默無聞的小島,也突然大放光彩,被世人提前了解。

比如窮奇島,一個鮮有人知的小島,但如今卻是聲名大噪,因為從這島上走出了幾名天賦非凡的天驕。

當秦楓聽得這一消息時,不由意動,詳細了解了情況。

原來,窮奇島在得知靈界比武之後,其內組成了一支隊伍,離開了小島,前往聖靈大陸。

而在這之中有著四名天驕格外出名,展露出了驚人的天賦,而這四人秦楓都頗為熟悉。

窮雅,擁有邪風靈體以及窮奇血脈,年歲還不到四十,已是高級靈宗,戰力在尊級以下難尋敵手。

天涅仙翁,疑是靈仙涅槃轉世,擁有沼澤靈體,年歲更小,還不到三十歲,卻已是三重天靈宗,據傳,靈界比武開始之際應能達到中級靈宗。

斷眸,擁有天道之眼,乃劍修與幻靈修,更是控獸師,各方面都已突破宗級,戰力驚人,而她的歲數也是不大,還不足五十歲。

玄晶子,四人中年紀最大的一個,過了五十,擁有晶靈體,也已經突破到高級靈宗。

這四人的天賦若是放在五個大陸之上,除了窮雅,其他三人則會失色不少,可他們出自一座名不見經傳的小島,可謂極為驚艷,令得不少海島羨慕。

他們在半年前抵達了聖靈大陸,被龍鳳門吸納,在那修鍊。

聽聞,他們將與其他海島聯手,組成更強的戰隊。

他們幾人的天賦不錯,可惜窮奇島的修鍊資源太過貧瘠,使得他們的天賦還未被完全挖掘出來。

比如玄晶子,他的晶靈體與谷中仙的玉靈體相當,可實力卻是天差地遠。

若非這些年在無垠海域中闖蕩,經過了諸多海島,他們的修為定然沒法達到現在這一地步。

而且另外三人的年紀實在太小,若是再過十年,必將有著天翻地覆的變化。

秦楓為他們感慨,也期待著重逢。 但是,他卻也沒有John那麼勇敢。

以前他不敢和江小魚表白,總覺得年級還小,還應該再等等。現在,她有了男朋友,他更加不敢去剖白心跡。

John說得沒錯:他但凡有John一半的勇敢,早就成功把江小魚給追到手了。

葉維的聲音不高,但江小魚還是聽到了。

她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接話,可是湊巧葉維還回過頭來,一臉歉意的看着她:「抱歉,我隨便說說的……」

江小魚短暫的怔忡了會兒,笑道:「你也挺好的,不比John差。你們兩個,算是環肥燕瘦,各有千秋吧!」

葉維:「……」

環肥燕瘦——這什麼比喻,哪有用這種話來說男人的?

他一臉啼笑皆非:「環肥燕瘦——你就用這四個字來比喻我們兩個?」

「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的,我只是在形容你們兩個都有各自的有點罷了」,江小魚急着解釋,甚至還有些懊惱:「我怎麼就沒見過用來形容男人各有優點的成語呢?」

「行」,葉維說:「環肥燕瘦就環肥燕瘦,反正在你說出來的時候,是當成褒義詞的!」

江小魚揚了揚下巴:「當然,我怎麼可能把貶義詞用到你也John身上?」

這兩個大男孩,一個是跟她一母同胞的親弟弟,另外一個也是相識多年,她一直都當成是自己弟弟的一個小夥伴。

這兩個人,對於她而言,都無比重要!

葉維也笑了笑,他將手裏的那盒巧克力放進了購物車裏,道:「你剛剛考完試,應該吃點甜食放鬆一下!」

江小魚嗯了聲:「謝謝!」

「不用客氣,你就把我也當成家人好了,就像是對待John那樣……」

「那不成」,江小魚說:「John皮糙肉厚的,不怕損,你不一樣,所以我要注意嘴下留情!」

葉維聽了,嘴角微微上揚。

片刻之後,他才道:「江小魚……」

「嗯?」

江小魚回過頭,揚起臉來看着比她高了半個頭的男人,問:「怎麼了?」

猝不及防的被人連名帶姓一起叫,江小魚心裏沒來由的緊張了一下,不曉得等下葉維要說什麼。

葉維微笑了下,道:「也沒什麼,就是想告訴你:如果有人欺負你,對你不好的話,你一定要告訴我。我和John,都是你的親人,我們都會給你報仇的,不會讓任何人欺負了你!」

她的父母,會一天天的變老,而不會一直陪着她,護着她。

但是,作為同齡人的他和John,卻可以做到這一點。

小時候她總喜歡自稱姐姐,把他和John當成是弟弟。

後來,她的個子長到了一米七幾,就停滯了下來。而他和John,卻已經順利長大一米八九了。

姐姐是應該護著弟弟的,但是等弟弟長得比姐姐還要高的時候,就應該去保護姐姐了。

至少現在,葉維覺得自己已經長成了一棵大樹,可以供她依靠和棲息了。

江小魚默默看了他一會兒,忽然笑了,說:「好啊,你今天的話,我可記下了。回頭要是真的有人欺負我,你們倆可得第一時間趕到現場,最好打飛的過來!」

葉維點頭:「我答應你!」

兩人說着話,不知不覺就被John落了很遠一段距離。

而John還以為他們就在身後,隨手往身後扔一包芒果乾的時候,才發覺自己扔了個空。

看着身後的那兩個人,John又退了回去,陰陽怪氣的問:「在說什麼悄悄話呢?」

「我摁在談論你的女朋友」,江小魚笑着說:「你那個女朋友,也別總是掖着藏着的了,有空的話,就帶回來給爸媽看看,醜媳婦也要見公婆啊……」

John哼了聲:「你才丑呢,我女朋友才不醜!」

一旁,葉維偏過頭去偷笑,江小魚忍不住打了John一下:「我那是比喻,你跟我較什麼真兒?信不信你把我惹急了,我去跟爸說,你的女朋友是個紅顏禍水,你看爸媽會不會同意你們交往!」

最後一句話,讓John秒慫:「別別別,都不容易,我就是隨口一說,大明星江小姐怎麼可能會不漂亮?」

他從小就知道:他姐是他親爹江晟景親手帶大的寶貝疙瘩,而且,他姐對待父母,可比他貼心多了。

而在父母眼裏,他是典型的不靠譜代言人,所以在帶女朋友回家見父母的問題上,John還真得仰賴他姐姐。

一招制敵,江小魚開心了,問:「你回去跟人家女孩子商量商量,她或許不同意來,但是你不能不提。不然的話,人家可能會以為你在和她玩弄感情,消磨時間!」

帶着戀人見家長,這其實對女孩子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步驟,意味着他想和你結婚,下半輩子無論是風花雪月,還是柴米油鹽,都和你在一起!

John很鄭重的點了點頭:「知道了,等我回去了,我就和她說!」

江小魚這才點了點頭,又囑咐道:「正經點兒,別嬉皮笑臉的。這是件挺重要的事兒,別像開玩笑似的,嬉皮笑臉的說!」

葉維也在一旁附和:「對,女孩子最懂女孩子。魚兒說的,你都記着!」

涉及到帶女朋友回家見父母的問題,John變得格外嚴肅起來,很鄭重的答應了,說:「等我回去就跟她說,爭取在暑假的時候,帶她回來見你!」

江小魚這才笑笑:「那就加油吧,也不要忘了學習!」

不然的話,就真的坐實了人家姑娘紅顏禍水的罪名了。

從超市裏出來,外面的天已經黑了。

葉維開着車子,載着姐弟倆,直接回了山水人間別墅。這裏離機場近,而且也不容易堵車,所以John明天上午就從這裏出發,下午的航班飛芝加哥!

隔天一早,江晟景也特意抽出一天時間來,帶着一家老小,送了John去機場。

互相囑咐了一番之後,目送著John上了飛機,一行人才準備回來。

在車上的時候,江小魚接到了室長唐嵐打來的電話:「江瑜,你現在在哪兒?還在帝都嗎?」

江小魚還以為她要問葉維的事情,心裏稍微有點緊張。

葉維的答覆,她還一直沒有和唐嵐說,有點不好意思開口。

但是唐嵐主動打電話過來問,她卻是躲不了的,硬著頭皮道:「剛剛去送我弟弟了,現在正在從機場往回來……」

「來錢櫃唱歌兒吧」,唐嵐說:「剛放假,還不得狂歡一下啊?」

。 聞言,薛定雲身後的幾個人立刻嗷嗷大叫,幾雙眼睛像是十年八年沒見過的女人,不停地在柳湘湘和吳依依身上遊走,彷彿這二女壓根就沒穿衣服。

見狀,柳湘湘臉色煞白。

如果薛定雲是氣旋境七重,她或許還能夠與之一戰,可現在薛定雲高她兩個等級,那她肯定不是對手。

難道真要和薛定雲他們這夥人結成聯盟?

可是,薛定雲這夥人肯定不安好心!

先不說其他,就說班上的女孩子,他們就禍害了不少,幾乎全部都是得到手之後又始亂終棄,罵他們一句人渣都不為過。

「我如果與他們結成聯盟,肯定要吃大虧,可如果不與他們結成聯盟,那又不是薛定雲的對手,怎麼辦?該怎麼辦?誰來救救我?可這個時候,誰又會來救我?」

柳湘湘腦子亂成了漿糊。

現在,她只希望有一個白馬王子腳踩五色祥雲,從天而降,救她於水深火熱之中。

「咳咳咳~~~!」

突然,空曠而又安靜的樹林里,傳來一陣劇烈的咳嗽聲。

誰?

是誰?

柳湘湘、吳依依和薛定雲等人,全部不約而同地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當她們看清來人時,齊齊一愣:

「楊真?」

「是楊真!!」

柳湘湘和吳依依滿臉疑惑,不明白楊真為何會出現在此地。

而薛定雲和游山等人,卻是臉色驟變,他們就好像看見了死神一般,許多人身體和雙腿都開始哆嗦起來。

楊真從樹后現身,慢慢地,一步一步往前走,李園跟在他身後。

只不過此時,大家都不約而同地將李園給忽略了,目光全部聚集在楊真的身上。

來到近前,楊真面帶笑意,掃了一眼薛定雲等人:「你們這是在幹嘛?」

「我……我們在……」楊真的笑容很和善,語氣很溫柔,可是在薛定雲看來,楊真的這個笑容之中卻隱藏着殺機,於是趕緊心虛地說道,「我們只是在邀請柳湘湘和吳依依加入我們的聯盟。」

「是嗎?」楊真將視線移向柳湘湘。

柳湘湘一愣,在這一瞬間,她彷彿產生一個錯覺,她覺得楊真特別特別的帥氣,就好像楊真是她的白馬王子,渾身散發着白色的光芒。

「柳湘湘同學,薛定雲他們有欺負你們嗎?」瞅見柳湘湘沒回話,楊真遂又問了一遍。

「啊!?」柳湘湘這才反應過來,臉色一紅,連連點頭,「不是,不是薛定雲說的那樣,他剛才在威脅我和依依,你看他,連真氣都祭出來了,準備對我們動手!」

聞言,薛定雲急忙將映射在他體外的八個氣體漩渦收起來,趕緊解釋道:「真哥,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想和柳湘湘切磋一下而已,我真沒有其他意思,我發誓,我可以對天發誓!」

如果發誓有用的話,只怕薛定雲等人早已被天雷劈死一萬次了。

楊真冷笑:「薛定雲,你當我是傻子,還是當我是弱智?」

薛定雲額頭冷汗直流,不知該怎麼接話。

楊真盯着薛定雲,道:「我記得你們向我保證過,並且發誓說再也不欺負別的同學了,對嗎?」

「是,是是!」薛定雲結結巴巴,「可是,真哥,現在是試煉期,不止是我們,即便是其他同學,也會相互搶奪捲軸,其實我就只是想讓柳湘湘和吳依依把她們身上的捲軸拿出來,我沒有別的想法。」

這倒是一個完美的借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