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斯卡納坐在派洛斯的對面,這裡是一間比較私人的房間,裡面的書都是細紙印刷的,明顯是最新的書籍。

「你不要這種態度嘛,你在我面前可以,在別人面前可是要吃大虧的,再說了,我也只是傳達國王的命令不是嗎?國王親自來讓我通知你,你當然只有接受,這一個選項。」派洛斯翻開《地下洞穴的分類》一書,用手指指著目錄依次排下來,找到了【異次元科目】【影逝洞穴】

「喏,你自己看吧,我可是記得清清楚楚的,你後天要去的洞穴,就是這種洞穴的變異型。裡面的東西應該離不開這些。」派洛斯將書攤開放到斯卡納的面前。

「其實,我倒是不擔心的,我們這幾年走南闖北這麼多年,什麼事情沒見過?我怕的是你根本沒辦法帶那群小小孩子。雖然他們都是極度優秀的孩子,但是,你這人又不會聊天的,在洞穴里出了什麼事情,你這個性,悶又悶的死,不得把那些黃毛小子和黃毛丫頭急死。」

派洛斯喝了一杯咖啡,看著斯卡納認真的看著那一個章節。

【影逝洞穴:從屬異次元洞穴科目,通常的怪物以亡靈為主,現在已經探測到的影逝洞穴更像是一個同樣死界的入口,裡面徘徊著各種集合了怨念的亡靈,通常種類……】

「這上面寫到,影逝洞穴是死界的入口?真的假的?」斯卡納看著悠閑的派洛斯看著其他書。

「我其實也不知道……不能說不知道,只能說不確定,沒有靈力的人類是不可能到那裡去的。」派洛斯繼續像是在找著什麼,一本本翻看書本的目錄:「不過,寫這本書的作者我認識,應該是可信的,死界入口,應該在洞穴的最深處吧……」

「菲利普·鄧布利多……」斯卡納看著書的側封,上面銘刻著書的作者,他驚訝的看著派洛斯:「校長到過死界?」

「沒有吧……雖然有靈力的人才能達到影逝洞穴,但是只有死者才能到達死界。校長我不敢說,但是,他寫的東西,還是可信的。」派洛斯又找到了什麼,將書反著攤開,壓在桌子上對斯卡納說道:「你看完了么?」

「沒……」

【通常種類分為低等級的骷髏兵、高等級的亡者騎士不等,再加上女妖,靈蟲,亡魂,更加複雜的元素結晶體……】

「你確定……我所要帶的隊伍是去收集冥魂之光,而不是送死?」斯卡納看著一個個比較熟悉的名詞。

上到骷髏兵,下到亡者騎士,他都在不同的地方遇見過,但是,這個什麼鬼洞穴竟然可以有這麼多怪物的集合。

「哎……沒辦法的事嘛……其實這一次主要是歷練一下小夥子們,冥魂之光都是次要的,那種東西,在影逝洞穴的外圍也可以碰一碰運氣的,現在最重要的是讓他們明白,戰爭是很殘酷的,他們身為公國的一員,隨時上戰場,隨時準備犧牲,都是極其正常的,妖族和惡魔首領們達成的共識,已經讓我們很被動了,我們必須讓他們在短時間內成長起來。」派洛斯又喝了一口咖啡,盯著疑惑的斯卡納點頭說道:「白刀子進入,紅刀子出來,一個人可能就沒了,這種看起來簡單的說辭,其實是最殘忍的,我們這麼多年了,什麼死沒見過?說的難聽點,普通人死了,就什麼都沒了。他們是公國的未來,他們不能做普通人,如果這次影逝洞穴回來,還沒有為公國人民犧牲的覺悟,真的也就那樣了……」

「我認為,一場小小的試煉,絕對不可能讓一個人這麼快成長。甚至是一批這麼年輕的人。」

「所以啊,年輕嘛……見過血,見過肉,見過死,只要想的比以前多,就算是成長,沒有人真的能夠催促另一個人成長,很大部分,都是熬過來的。」派洛斯又將一本書反著攤開壓在桌子上。

「戰爭動員很重要,如果帝國還那麼在乎面子不尋求幫助,我們這邊也還是會去支援的,我們的敵人一直是惡魔,他們蠱惑了其他種族,我們找到的那本書上不就說嗎?惡魔首領們很可能只是跟班一樣的東西,真正的「首領」恐怕還在幕後操控這一切。等到公國需要他們的時候,他們能夠擔此大任,就不至於出現那麼多犧牲。」派洛斯有些沉重的呼了一口氣:「呼,你知道我收到的報告里,已經有多少傷亡了么?」

「……」斯卡納好像明顯不想提,看著書。

【影逝洞穴可以收集的材料非常多,如果平常的只是上面的怪物能夠收集到的普通藥材和材料外,還有一種比較稀有的東西,比如說「冥魂之光」

冥魂之光之所以會被稱為冥魂之光,並不是因為它是真正的光源,它本質上是一種比較小的石材,因為它可以經過精密的加工研製成粉末,以至於驅動比較小型的死屍。

這種死屍包括已經死去的,任何可能存在的屍體,都有一定概率「起死回生」,甚至是保留原本的意識。是一種極度讓作者本人害怕的東西。

因為尚且不明這種東西到底有沒有副作用,只能說,這種本應該列入禁止的東西,本就不應該存在於世間,這種東西完全超乎尋常。並且不可能為我們所掌控。】

「校長說的很隱晦,這種東西應該是有很大副作用的,但是因為普通人根本進不了已經發現的影逝洞穴,所以……隨他怎麼說。」派洛斯看著斯卡納眼睛盯著的段落,補充道:「其實,校長來和我商量再版這本書的時候,已經意識到了這裡面的東西本身就不應該問世,但是我堅持讓他寫下來了,因為,我是考古學家嘛……我需要的是真實……而不是任何欺騙的文獻,主觀也好,客觀也罷,都需要人來分辨,並且都需要人來寫,只有親眼所見,才是最真的。」

「……好吧……如果我們需要去找這個東西,我們的用途是什麼?為誰用?」

斯卡納關上書,最主要的東西看了就差不多了,真要將後面的東西一條目一條目的看下去,骷髏兵的生成和應對方法都需要靠腦子記下來的話,那就太低級了。

如果是這樣,還是不要去洞穴了。

一骷髏兵都可能導致你的死亡,也覺不僅僅是開玩笑的。

虎落平陽被犬欺,記這些東西的時候,比防止自己落入平陽這件事情要來的重要的多。

「這個等下再說。」

「再看看這個!」派洛斯將早就攤開好的書反轉。

《魔物百科》

「這裡面記載了亡靈騎士的主要類別和元素結晶體的分類,比校長寫的詳細的一點。你還是看一下的好。」派洛斯點了一下亡靈騎士條目的位置,讓斯卡納能夠一眼就看到。

「亡靈騎士……」斯卡納也明顯嚴肅起來,他用字正腔圓的緩慢語速說道:「亡靈騎士一般來源於公國的名稱,他們騎著不同類型的坐騎,以亡靈之姿戰鬥,戰鬥力驚人,其中以無頭亡靈騎士最為強大。」

【無頭亡靈騎士的傳說來源於古代,在各自種族剛開始分崩離析的時候,戰爭肆虐,許許多多強大的人類戰死沙場,成為亡魂永眠於地下,其中一個沒有頭顱的亡靈騎士曾經出現在公國的東伊皮蘭平原,在那裡留下了一段駭人聽聞的傳說。】

「看起來,我們最大的敵人並不是已經知道的東西,而是位置。」派洛斯將咖啡喝完,摸了摸自己的胃部的地方,將桌子上的紙張拿了出來。

「三世和我探訪了東伊皮蘭平原,哪裡民風淳樸,待我們很好,但是,我們確實遇到了一個無頭騎士,不過是借著無頭騎士名號殺人的怪盜而已。但是保不齊影逝洞穴不會有亡靈騎士。」

派洛斯將紙張捋好,在桌子上正好,拿了一個小架子夾住。

「怎麼說呢……如果我去,我肯定是會往洞穴深處走一遭的,就不知道那些小毛孩想不想看亡靈騎士了……」

派洛斯說完,斯卡納也只是看了一眼他。

不說話。

那個叫她爺爺的女孩子也已經長大了。要麼跟著她的唐子龍爺爺,要麼跟著她的派洛斯爺爺,最離譜的是,這個斯卡納爺爺,她也超級粘,讓自己很不好受。

熱情讓斯卡納手足無措,她一哭,自己就遭不住,只能乖乖的讓她跟著,這也不是,那也不是。

「元素結晶體……元素結晶體是元素的具象化,一般稱呼為元素體。這種元素結晶在精靈王國最多,其他地區鮮有存在。」

派洛斯仔細的觀看,也沒有找到什麼奇怪的東西。

亡靈騎士倒是很詳細,但是太過繁瑣,只挑了幾句話看。

【亡靈騎士自然屬於亡靈系統的生物,是一種怨念集合的分支,自然可以用光屬性進行有效克制。】

其實,很多時候,基本上的原理大家都心知肚明,什麼火怕水,水怕雷,光暗相剋,但是大多數情況,還是需要斟酌的,拿低級的光系魔法去對決高等級的暗系魔法,能克么?

這裡面其實寫出的人也不嚴謹。

看了看書名。

瑪蓮娜·伊麗莎白。

「現在,你可以告訴我了么?我們為什麼……不,為什麼要我帶著一群屁大點的小孩子去收集冥魂之光?」斯卡納疑惑的將書合上,給派洛斯一個疑惑的眼神。

「哎呦……你怎麼老惦記著這件事情啊……這裡還有一本,你看一下……阿爾蘭時紀,公國1753年發生的事情。」派洛斯又將一本書交給了斯卡納。

「在這一年裡,出現了一個很有名號的人……」

「誰?」

「以龍之……」

「以龍之?」

斯卡納看到了那個名字。

之。

這樣子的一個以龍之。

既不像是公國名字,也不像是帝國名字。

也不見得是其他種族的名字。

就好像單獨拿出來的一個名字一樣。

「對,以龍之……這個人記載的招式和我們一直想要找的那個孩子的招式非常相似。」

【當時在場所有的人都驚呆了,這一場大爆炸以黑色的火焰為終結,幾乎所有人都被波及,在古藍澈這樣一個結晶而成的地面上,那個漆黑的火焰包裹住的人,像是一個化生成地獄的使者,帶走所有魔物的生命。與他同行的那個女孩子已經死去,他的暴怒讓所有都害怕極了,沒有人敢靠近他。】

「這是古藍澈大爆炸的唯一證據,而這個名字被刻在了古藍澈的石碑之上。」派洛斯看著斯卡納,斯卡納看著派洛斯,有些不明所以。

「我知道,有很多人都完全可以做到這樣的事情,但是,他的行為動作,和那個人很像,聽說他現在又失蹤了……」

派洛斯很嚴肅的看著自己的臉。

「誰?」

「長羽楓……他現在又失蹤了……」

「什麼意思?」斯卡納也很嚴肅的看著派洛斯。

「沒什麼……我只是覺得很像,如果有那麼一種可能的話,一個永遠有些悲慘命運的女人才是證明我想法的關鍵。現在,任何東西都只是猜測。」派洛斯搖著頭,將一份文件鋪開陳列到斯卡納的面前。

「還記得這把劍嗎?」

一把綠色的劍的樣圖,被派洛斯認真的畫在紙上,並且很認真的標明了出處——《妖族法典》

「那個孩子的武器……我們去白靈山那次。」

「不會有錯的。白靈少主所擁有的這把武器。在古藍澈也有記載。那塊石碑,一定是某個知情者寫的。」

「不不不,派洛斯,你需要清醒一點。」

「我很清醒。」派洛斯看著斯卡納。

斯卡納和派洛斯相處了這麼多年,自然知道他在想什麼。

一切有關聯的東西。

都太過巧合。

從那一年的出龍大會起,或許他早就在暗中觀察著一個人。

他就是那本書上描繪的未來的救世主。

一切都是猜測。

但,他叫派洛斯。

他的猜測,絕非無中生有。

「很可惜,小鬼頭來報說,寧家少主下落不明。」派洛斯說道:「我沒有辦法證明我的猜想,但是他們的招式確實差不多的。」

「所以,你想說什麼?」

「斯卡納,你知道你要帶的小隊里有誰么?大魔導師艾瑞卡·尼曼,她已經從芙蘭畢業了,她需要跟著你去影逝洞穴。」

「……」斯卡納說不出話。

不是因為他往日的沉悶,而是因為派洛斯的話語不像是讓人可以說出什麼來的。

感覺。

「好了,我告訴你吧,有一位大人物死了,他知道很多秘密,我們需要把他復活,然後嘗試從他的嘴裡套出話來,這件事情,很重要。」

「誰?」

「這個不能說,說了我就得死。」

「那還是別說了……」

所以,還是沒告訴自己。

不是嗎?

派洛斯打開最後一本書。

誰在主宰戰爭這六個字就在斯卡納的面前。

他瞟了一眼。

作者

派洛斯一世·菲列克斯。 彭越游擊戰專家,游擊戰鼻祖的人物。

胡亥很看好。

「文和,韓信軍情況如何?」

胡亥道。

「陛下,韓信大軍擊敗聯軍40萬,殲滅35萬左右,只有東部蠻族、匈奴鐵騎,

逃出5萬,其餘全殲滅。此時,韓信在遼東地區整編投降的遼東軍。」

賈詡道。

咚咚咚!

手指在輕敲桌子。

胡亥在思考,是不是趁此機會讓韓信出兵半島,徹底解決半島上的宇宙族。

宇宙人非常無恥。

後世與漂亮國勾結在一起,對帝國防守造成一定困難,要是宇宙國不存在。

中原帝國的防禦會好不少。

關鍵是宇宙人,看到什麼好,就申請是他們的,真是無言了。

「文和,讓韓信趁下雪還有一段時間,派出兵馬進入半島,把半島上的宇宙族清剿乾淨。

男的抓捕起來,丟進文明學校,一輩子不能釋放,至死呆在文明學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