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一陣槍聲,所有的偷獵者全都死亡。

處理完偷獵者之後,一位大漢立刻來到了長官的面前。

「長官!十五名偷獵者無一生還!」

為首的長官靜靜地點了點頭。

「十五名偷獵者竟敢公然獵殺明星虎王!此事最大惡極!」

大漢聽到長官正氣慷慨的言辭頓時精神為之一振。

「長官說對!」

「咳咳~」

為首的長官頓時站直了一些,「雖然我們已經將所有的偷獵者全部解決,但是任務還沒有完成!這群偷獵者在偷獵時同時使用了手槍、獵槍還有狙擊槍!所以祝融必然已經受傷嚴重!」

「所以我們的任務是將祝融安全地帶回倫滕波爾老虎救助中心!」

那名大漢聽了長官的話之後頓時愣在了原地。

他明明看見祝融還活蹦亂跳的,可是自己的長官為什麼非要說對方受傷嚴重了?

「有問題嗎?」

長官的聲音逐漸變得冷酷無情。

大漢頓時被嚇得在原地打了一個冷顫。

他竟然從自己的長官身上感受到了殺意。

「沒有問題!」

大漢立刻高聲回答道。

「沒有問題還不快去安排!」

「是!」

大漢迅速地回到了隊伍。

「所有帶著麻醉裝備的全部出列!」

刷刷刷!

瞬間有二十名大漢迅速地站了出來。

「我們的任務是將祝融完好無損地帶回倫滕波爾老虎救助中心!」

「現在,出發!」

「噔噔~」

一陣整齊的腳步聲迅速地傳入了森林的深處。

「這群傢伙要幹什麼?」

祝融迅速地停下了腳步。

而在這時,他也感受到自己臀部的麻醉針也開始起效果了。

一股輕微的酥麻感讓他的「大腿」變得沒有之前那麼靈活了。

雖然不影響走路,但是卻讓他沒有辦法「走貓步」!

這讓祝融隱藏蹤跡的能力瞬間就下降了好多。

祝融立刻躺在了地上,隨後用爪子將臀部的麻醉針給拔了出來。

緊接著,他露出了嗅氣味的表情。

很快他就皺起了眉頭。

「這群傢伙究竟是怎麼確定本王的位置的?」

祝融看了看身後的腳印頓時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雖然他接管這片領地已經很長時間了,但是卻很少進入這密林深處。

「跟人類打交道還真是麻煩!」

就在這時,突然一陣人類的聲音傳了過來。

「都給我搜仔細點!」

「祝融是倫滕波爾最重要的明星虎王!若是他出了事兒,我們以後的日子都不會好過!」

「還有!千萬不要傷到他!」

「是!」

「是!」

「……」

「原來是擔心本王受傷了?」

祝融默默地鬆了一口氣。

就在這時,突然一位大漢高聲喊了起來。

「這裡有祝融的腳印!」

「就是這個方向!給我追!」

「……」

祝融瞬間就站了起來。

可是就在這時。

「biu!biu!biu~」

連續三根麻醉針直接朝著他的臀部而來。

下一刻,一陣強烈的酥麻感直接讓祝融「後腿」如同被觸電了一般。

祝融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

他迅速地站了起來。

可是下一刻又飛來一針!

這一針穩穩地扎在了他的大腿上。

感受到自己短時間內中了這麼多麻醉針,祝融也不想再堅持了,他迅速地倒在了地上。

下一刻,一陣強烈的睡意席捲而來。

祝融緩緩閉上雙眼,隨後在原地靜靜地等待著。

大約過了十分鐘。

祝融聽到了一陣腳步聲。

那名長官帶著剩下的人也趕到了祝融的身邊。

一位手持麻醉裝備的大漢迅速地走到了長官的面前。

「長官!任務已完成!」

「很好!帶回去吧!」

很快眾人便將雙眼緊閉的祝融給團團圍住。

下一刻,一隻粗糙的大手朝著他的肚皮摸了過去。

祝融知道他們這是在測試自己的狀態。

所以努力地忍著不動,故意裝成已經睡著的模樣。

可是下一刻,又是一記麻醉針直接戳在了他的後背上!

祝融頓時覺得腦袋都有些暈了!

一分鐘后祝融便覺得自己的睡意越發地強烈了。

「好傢夥!不講武德啊!」

很快他就沉沉地睡去!

再次醒來時,祝融已經被關在了一個大鐵籠當中。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好想拍死他是怎麼回事?

冷言知道慕雪臉皮薄,沒再逗她,而是岔開話題:「我想吃蘋果,你給我削好嗎?」

慕雪點點頭,拿起蘋果和水果刀,開始給他削蘋果,削了一半,突然看向冷言,問:「剛剛那小護士不是要給你削蘋果嗎?你為什麼說不吃?」

冷言一臉無辜地看着她:「我是有未婚妻的人,怎麼能吃別的異性削的蘋果呢?」

慕雪:……

好有道理惹,她竟無從反駁。

慕雪削好了蘋果,就把蘋果遞到冷言面前,冷言抬起自己包紮着紗布的手:「我手不方便,你喂我吧。」

慕雪無奈,只得把蘋果遞到他嘴邊,冷言卻看她:「丫頭,你在家裏吃蘋果都是這樣整個啃的?」

慕雪本來是覺得還要切成一小塊一小塊太麻煩了,加上這裏又沒有菜板,想着讓冷言直接啃算了,誰知道這傢伙這麼矯情,竟然不買賬。

慕雪無奈,只得小心翼翼地把蘋果切成小塊,而後用牙籤叉了,才遞到他嘴邊:「吃吧。」

冷言這才心滿意足地張嘴,把蘋果吃了,慕雪安靜地看着他,看到他把蘋果咽下去了,她又叉了一塊蘋果,繼續遞到他嘴邊,冷言卻把那塊蘋果推倒她嘴邊:「丫頭,你也吃。」

慕雪不好意思拒絕,張嘴把蘋果吃了。

兩人你一塊我一塊,吃完一個蘋果,慕雪才看向冷言,低聲問:「阿言,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怎麼會突然出車禍的?」

聽到慕雪問起,冷言眸光微微一冷,低聲道:「我懷疑我的車子被人動了手腳。」

慕雪心裏咯噔了一下,這麼說來,冷言出車禍,真的不是意外,這更加印證了自己的猜測。

冷言看慕雪變了臉,連忙安撫地拍了拍她的手背:「別擔心,我已經讓人去查了,這件事情,我會查清楚的。」

「嗯,你好好養傷,要早點好起來。」

冷言卻突然看着她,低聲道:「其實,我不想好那麼快,這樣,我就可以經常看到你了,不是嗎?」

慕雪聽了這話,真是哭笑不得:「你好了才可以經常看到你,如今你出了車禍,咱們的婚禮都要延期了。」

冷言聽了這話,頓時哀嚎:「丫頭,你怎麼哪壺不開提哪壺啊?這大概是這場車禍最大的壞處了。」

兩人正說着話,病房的門卻被人推開了,慕雪抬眼看去,就看到白潔抱着一束紅玫瑰站在門口。

白潔沒想到這個時候,慕雪會在,她眉頭微微蹙起,而後像是沒看到慕雪一般,大步走到冷言面前,一臉心疼地開口:「阿言,聽說你出了車禍,我都快急死了,我第一時間就馬不停蹄地趕過來看你,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冷言看到白潔,眉頭微微蹙起:「你怎麼來了?」

「阿言,我們不是朋友嗎?你出了這樣的事情,我來照顧你是應該的。」白潔說着,把玫瑰花往冷言面前遞了遞,「阿言,這是我給你買的花,希望你喜歡。」

「我不喜歡。」冷言很不給面子地開口。

白潔咬了咬下唇,可憐兮兮地道:「阿言,我知道我上次說錯話了,你還在生我的氣,可是我真的是為了你好啊。」

白潔看了慕雪一眼,又看向冷言,繼續道:「阿言,聽我說,你不要再跟她在一起了。你跟她剛定下婚期,你就出了車禍,她是個不祥的人。你知道嗎?現在大家都在傳,說這個女人命中帶克,她從小就把雙親剋死了,後來把自己的外公也剋死了,現在又輪到你,我真的擔心……」 漫漫長夜,悲風淅淅,鳥兒無聲,群山沉寂。

東皇城外,白起率領大軍瘋狂的向風雲國黃顏大軍奔襲而去,在他左右皇甫宗身披散發着寒光的黑色鎧甲,手執金頂狼牙棒,收縮的瞳眸中只剩下冰冷的寒芒。

李大鎚胯下一匹氣勢雄壯,四蹄生風的棕色戰馬,手中鳳翅鎏金鏜在夜色的照耀下,散發出嗜血的冷芒。

百里俊雄和公羊洵也是絲毫不落後,兩人策馬狂奔,臉上騰起興奮之色,百裏手執金背砍山刀,公羊洵將開山巨斧負於身後。

戰馬狂奔長嘶,勁風在耳邊呼嘯,五人手中兵刃宛若要將天地撕裂一樣,利刃閃著灼灼銀光,散發着攝人心魂的殺氣。

白起忽見風雲國敵軍停止了前進,他抬起手中破龍擎天戟,示意四路大軍全部停了下來。

「將軍,怎麼了?」

「二弟,這風雲國敵軍狡詐多變,已經列陣等着我們進入呢?」

皇甫宗抬首眺望過去,發現敵軍大軍將領手執韁繩,胯下戰馬來回踱步,伸手數萬將士手中高舉而起的火把騰起裊裊青煙,火焰照耀在敵軍將士臉頰和鐵甲上。

敵軍數萬將士面目猙獰,皆是一副殺氣騰騰的兇狠模樣,身上的鐵甲釋放出銳利無匹的寒芒,手中兵刃更是鋒利四射。

「將軍,末將願為先鋒軍上前衝破敵軍的陣型,打亂他們的陣腳,為我大軍撕出一條血路來!」

「二弟,三弟敵將弓弩兵和戰盾兵早已經設於陣前,我軍將士此時前往破敵無異於羊入虎口,成為他們亂箭下的屍骸。這兩萬大軍可都是我們的兄弟,任何一人都不能如此犧牲,就算死也要浴血沙場,死得其所。」

「五弟,讓上叫陣地方將領要死不敢出來迎戰大軍便撤退回城,這支敵軍應該只是敵軍的先鋒營,前來的目的就是刺探我軍虛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