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許諾給他們一些東西,這些事情也不是不可能發生的。」

李恪不慌不忙的解釋道。

「難道是高句麗?或者是蠻荒族人?」

聽見李恪的解釋,李世民瞬間就想到了這兩個一直對大唐圖謀不軌的鄰國,有些狐疑的詢問道。

「蠻荒族人?」

李恪再一次聽見了這個蠻荒族人四個字,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了有些自信的微笑自言自語道。

根據之前李恪聽見這四個字,就是在剛才系統的口中聽說的,系統的懲罰就是蠻荒入侵大唐。

系統的懲罰並非只是單純的增加一些炫彩,也許真的有一些線索包括在其中。

所以面對這個蠻荒族人,李恪並不持有反對的態度。 (已修改)

李耀從海藍石中取出鐵盒問道「老師,這是什麼?」

千道流看着拿出鐵盒的李耀說道「打開看看,這是老師的收藏之一。」

李耀搬動鐵盒的鎖扣,一聲咔擦,鐵盒上面的盒蓋開啟,盒中放着一塊閃爍著紅色光芒的晶瑩臂骨,

「這是魂骨?」

「沒錯,這是老師送你的第二件禮物,一塊來自五萬年魂獸烈焰蒼狼的魂骨——暴烈右腿骨,這是一塊完整的魂骨。你看它包含了小腿及大部分大腿,品質極高,遠超同級魂骨,是為師收藏中的上佳之物,今日送於你,作為你拜師的禮物。若是吸收了這塊魂骨,不但能夠提升你的魂力,獲得一個魂骨技能,還能在你不斷地提升中,讓魂骨隨着你提升威力。未來會越來越強」千道流向李耀解釋道

李耀看着這塊魂骨,深深被吸引,這魂骨彷彿是件藝術品,其中卻又透露出一陣陣灼熱的能量,看着便是不凡

「多謝老師厚愛」這魂骨李耀很是喜歡,便未作推辭。

千道流看着滿眼喜色的李耀,亦是見怪不怪,沒有魂師會拒絕魂骨的誘惑,況且是品質如此上佳的五萬年魂骨。

「這魂骨很是珍貴,惹人眼熱,你拿着不安全,會為你招來災禍,你現在就吸收這塊魂骨吧,今後記得在未強大起來時,不要明目張膽的使用魂骨。」

這不過是千道流在告誡年幼的李耀罷了,怕他有了魂骨到處瞎顯擺。武魂殿魂骨雖多,可大部分都隨着封號斗羅沉眠與斗羅殿下的封號斗羅墓葬中。有限的魂骨各大長老都湊不齊一套,李耀如今寸功未立,就獲得魂骨。即便是千道流自己的收藏品,也難免眾人悠悠之口。

做人還是要低調啊!看他現在也是窩在斗羅殿中,外界只流傳着他的傳說。

李耀看着暴烈右腿骨想到,這魂骨到底是吸收呢還是不吸收呢。李耀記得神位傳承中,天使神有天使套裝是一套魂骨,而海神卻要唐三自己獲得全部魂骨才能繼續成神考核。在還沒有確定能否獲得某個神的傳承,不知其是否有魂骨套裝的情況下,貿然吸收了這塊魂骨,萬一到時候有魂骨套裝,豈不是要抓瞎。

這魂骨一旦吸收,只有身死或者成為封號斗羅才能以自殘的方式取下魂骨,而且自殘不但會掉級還會損傷自身元氣,修行艱難。自己這會的確是不適合吸收魂骨的。

這種他現在不該知道的秘密可不能直白的和千道流說,還是要編個借口。「老師,這塊魂骨能不能等到以後再吸收?畢竟是聽說魂骨用了之後就無法取下,我怕以後若是有了更好的魂骨會錯失寶物。」

五萬年的魂骨的確是不錯了,可為了以後可能獲得的神位,不得不忍受住手中魂骨的誘惑。

千道流聽着自己便宜弟子的話有些詫異,「人不大,倒挺貪心。」世間神位有數,天使神位只能由他們六翼天使武魂魂師繼承,而他知道的其它神位唯有位於魔鬼島的海神神位。他與波塞西相熟,自然知道海神可沒有魂骨套裝,只能由神位繼承者自行獲取。

至於神位傳承為何需要集齊全身魂骨,他知道的也不多,只是知道這和神位繼承者最後獲得神位有關。經歷過神考的他自然清楚,通過每一次神考,都會獲得神的獎勵。

他為李耀挑選的暴烈右腿骨年限不是很高,可卻是與李耀相性最符。本是想着到時讓他去試試海神神位傳承,通過海神神考自然就可以將魂骨年限提升上去,沒想到這小子人不大,心倒不小。

他又是給李耀講往事又是送魂骨的,本就是想着儘快拉近彼此的距離,雖然李耀顯得成熟穩重,可依舊不過是個孩子而已,如今是他能在李耀心中留下好感和信任最佳的時間段。

他對李耀說道「既然是給你的,那便是你的東西了,要如何處置它,是你的自由,但老師雖然還有收藏也不能全都給你,魂師想要的一切要靠自己去爭奪,老師只是在你無助時給你幫助,但不能代替你成長。」

李耀對着千道流躬身行禮,萬分鄭重「多謝老師,弟子牢記教誨。」

千道流並不反對李耀的選擇,身為他的弟子若是沒有個高遠的目標,只會令他失望,乃至放棄他。

「你既然不吸收這塊魂骨,那就需要更努力修鍊了,早日達到三十級開始第一次血脈覺醒,到時應該就能解決你修鍊時產生的異象了。屆時你也好出去闖蕩魂師界,而不是在這裏陪我們這些老不死的吃土。

從今天開始就不用去武魂學院上課了,那裏的學生不如你多矣,再在那裏獃著也沒有意義,就在斗羅殿中修行吧」千道流復又對李耀說道

李耀道「是!老師」

兩人走出暗室,回到大廳,千道流閉目養神去了,其他六位供奉看了眼出來的二人,瞥見李耀戴着的海藍石項鏈,有些詫異,卻沒有多說什麼,繼續修行。

李耀看着也沒什麼事,也沒人理他了,走出斗羅殿飛身而起,浮在空中看着漫天的星辰。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喜歡上了仰望星空的感覺,靜謐的夜空下斑駁的星光,就如同是他一樣是那樣的孤單。

這是一個似是而非的世界,他既熟悉又陌生。就像是今日見到的千道流,在他的記憶之中千道流是一個沒有多少感情色彩的人,在乎的唯有天使神的傳承,這也是他為何會在先前擔心會被斗羅殿處理掉的原因。

他的金烏武魂是神級武魂,千仞雪的武魂也是神級,若是讓千道流覺得他會威脅到天使家族的傳承,生死魂滅不過是揮手之間。

這裏就像是奇異的泡沫,輕輕觸碰就會破碎。他怕這一切就像是一場虛幻的夢境,怕與這裏的人有太多的感情糾葛。若這是一場夢,那終有醒來的時候,那時又該留下多少傷感,多少遺憾。

可若是虛幻,那他又算什麼呢!他用着前世的記憶在和這些人相處,而他們卻總是超出了他記憶中的那些特點。這又像是一個活生生的世界,而他們也是有血有肉的生靈。

「一花一念,皆為世界。」 青鋒劍刺進了許林的胸膛里,就好像是打開了一個開關一樣,直接逼得許林體內的惡魔之力如同海浪一樣爆發開來。

還好,藍心如在握著青鋒劍刺進許林的胸膛的那一瞬間就已經做好了準備,腳下一動,身體上就像是綁了一根彈簧繩似的被人拉扯一樣,以閃電般的速度往後倒退而去,險之又險的躲開了這股從許林體內噴發而出的狂暴能量。

如果剛剛藍心如要是反應再稍稍微慢上一點的話,恐怕就會被這股爆發出來的能量波動轟中。到時候就算是不死的話,恐怕也是重傷。

藍心如腳踏虛空,如同蜻蜓點水。一步又一步的向後倒退,和許林的身體拉開了一大段的距離,然後抬起頭望了過去,就看到了許林的身體已經被噴發出來的惡魔之氣所籠罩,同時還有着一陣充滿了撕心裂肺的吶喊聲在響動。

緊接着,這些磅礴的惡魔之氣翻騰不止。形成了一道巨大無比的烏黑氣柱,貫徹了整個天地,散發出來的邪惡氣息也是逐步的擴散而出,讓整個天地都像是要陷入了末日的黑暗景象一樣,讓所有感受到這股氣息的人,都覺得心驚膽顫,心頭上瀰漫出一股絕望的情緒。

「居然還蘊含着這麼大的一股能量……」

看着許林體內源源不斷溢出來的惡魔能量,還有那逸散出來的恐怖氣息,讓一直都是保持着很冷靜很淡定的藍心如也是罕見的微微變色,眉梢間掠過一抹意外之色,口中呢喃了一聲。

顯然,哪怕是她,也萬萬沒有想到許林體內的惡魔能量居然如此的雄厚,讓她有一點低估了。

「也難怪,畢竟是整個武台大學的核心能量,能夠有這麼大的能量也是正常不過的事情,只不過……」

想到這裏,哪怕是藍心如。在心中也是不由得暗暗擔憂起來,因為她不知道青鋒劍能不能順利的把這股能量給「吃」掉,如果不能「吃」掉的話,那麼之前所做的一切,就全部都白費了。

其實換成是她的話,她早就直接採取最直接果斷的辦法,直接把許林消滅掉,但是天知道為什麼上面所有人都一致要保下他,而且還為了他花費了無數的精力和時間。又去做出了很多的東西,就為了可以把他給保下來,這讓藍心如是真的疑惑不解。

「如果真的保不下來的話,那就只能直接消滅了。」

藍心如想到這裏,不由自主得握緊了一下手中的三尺青鋒,同時美眸中也是透露出了一絲嚴肅的目光,靜靜的看着眼前貫天徹地的烏黑氣柱。

該做的,能做的,都已經全部做了。如果這個樣子都沒有辦法把他救回來的話,那就只能採取最終的決策,將他徹底給消滅了。

「我自己也可以做到,你根本不需要出手,多此一舉。」

就在藍心如這般想着的時候,一道充滿冷漠的聲音就在她的耳畔響徹開來。語氣里充滿了不耐煩的責怪。

說話的人,並不是別人,正是金閃閃。

聽到金閃閃的話,藍心如也沒有回頭,只是淡淡開口說道:「我知道你自己也可以,但是你一旦拔劍了,這恐怕半個城市都要頃刻之間毀滅。」

金閃閃冷哼一聲,寒聲說道:「不要小瞧我,我可以控制住我自己的力量。」

金閃閃的話讓藍心如根本沒有繼續回應。不過她也是在心中腹議著,你自己能不能控制住自己的力量你心裏沒有一點AC數嗎?

儘管藍心如和金閃閃兩人是屬於不同的職位,但是金閃閃畢竟是龍之王的傳承弟子。而且又是准聖龍騎,真正的天之嬌女,因此她在王庭出入的次數肯定是不少的。而且有時候在一些任務的執行上,是很有必要讓十二護庭隊跟龍騎一起合作的。

因此一來二去,這樣自然是接觸了不少的時間。

只不過,兩人都是非常驕傲之人,可以說基本上雙方都是互相看不太順眼,就是這個一個意思。

金閃閃見藍心如沒搭理她的話,也沒有太過在意,畢竟她也知道藍心如就是這副矯情的樣子,當然了,在藍心如眼裏,金閃閃何嘗不是那一副矯情模樣?

金閃閃腳下一踏虛空,身體微微一晃動。就出現在了藍心如的身邊,同樣目光望向了許林,張口問道:「你覺得他能夠撐住嗎?」

「不知道。」藍心如回應道。

「如果他失敗了的話,是不是就代表我們可以採取最終的解決辦法了?」

說到這個最終解決辦法,金閃閃的雙眼都是變得明亮起來,甚至情緒都還顯得有一些興奮。可想而知她是有多想把許林給宰了。

聽到金閃閃的話,藍心如頓時覺得一陣無語,只能出聲勸說道:「你不要胡來,他對上面的人很重要,我不相信龍王大人會沒有和你說這個事情。」

金閃閃聽到了藍心如搬出了自己師傅的名號,雙眸中的興奮之色就稍微退卻了一些,只不過是聳了聳肩膀,頗為不耐煩地說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我不過就是說一說而已嘛,反正到最後如果他要是不成功的話,啟動最後的解決方案也沒有什麼毛病吧?」

「看看再說。」

藍心如沒有和金閃閃多說,只是敷衍地回應了一句。

「嗡!」

就在藍心如和金閃閃兩人交流的那一段時間裏,刺進許林胸膛的青鋒劍也是綻放出了耀眼的光芒,同時在劍身的表面上有着無數縱橫交錯的紋線流轉着青色的光澤擴散而出,瀰漫着一股玄妙的氣息,格外的奇異。

緊接着這些流轉的光輝就形成了一個奇異法陣,順着青鋒劍的劍體橫穿而出,印在了許林體內的胸膛里。

就如同一圈圈音波漣漪似的,不停的轟進許林的體內。

伴隨着這陣紋的注入,直接轟進許林的魂海中。

此時此刻,許林的魂海一片黑暗,狂暴無匹的惡魔之氣翻騰不止,如同驚濤駭浪一樣,震魂懾魄。

。 全真教所在地叫純陽山,方圓千里之地都被護山大陣鎖籠罩,而宏大的山門則建立在九百九十層階梯之上,過了山門,就是一個諾達的廣場,廣場上人流輾動,到處都是一些鍊氣弟子或打坐論道,或比試鬥法。

廣場西南方向有著一排排新建的房屋,看著彷彿剛建成沒有多久一些,隔著老遠還能聞到一些略微刺鼻的油漆味道。

這裡是外門弟子居住的地方,新建沒多久。

「兩位道人,你們先在這裡休息下,到時候會有人帶你們去見各位長老!」

一名外門弟子在領著吳恩二人到了其中一間房間后,便拱手告辭,言語也是頗為得體,只不過偶爾看向柳玉兒的眼神中充滿了羨慕。

「多謝道友!」

吳恩目送對方離去,便關上門,重重的鬆了一口氣。

雖然他在來之前就很自信柳玉兒這個天靈根肯定會被選中,但是真的如此輕鬆他還是有些夢幻般的感覺。

尤其是那個老人看著柳玉兒火熱的眼神,吳恩簡直心驚膽戰,生怕對方會有什麼不軌的心思。

「哥哥,我這是被選上了嗎?」

柳玉兒見陌生人,終於忍不住問道。

吳恩點點頭:「是的!而且看樣子你很受重視,要帶你去見長老呢!」

「太好了!玉兒被選中了,玉兒可以像哥哥一樣修仙了!」

柳玉兒歡呼一聲,高興地在房間里蹦來蹦去。

吳恩看著這一幕,臉上露出了溫馨的笑容。

就在這時,房門突然砰砰的響了起來。

吳恩一愣,打開門,卻是一名陌生的年輕弟子,這人長相普通,修為不過鍊氣六層,在看到吳恩時,笑道:「這位道友,我叫張大牛,長老讓我帶你們過去!」

「好!那麻煩張道友了!」

吳恩倒是沒有擺什麼架子,招呼柳玉兒一聲,便隨著對方離開了外門居住區域。

全真教的建構很簡單,就是一路台階到了純陽山的最頂端,從山腳到山門的外門廣場,共九百九十九個台階,而從廣場通往內門,則有九千九百九十九個台階。

若是御劍飛行,自然幾個呼吸就到了,但是全真教有規定,任何人不得在門內飛行,只能徒步,所以吳恩雖然無奈,但是也只能背著柳玉兒爬起了台階。

九千九百九十九個台階說長也長,說短也短,不一會兒的功夫,吳恩和柳玉兒便隨著張大牛來到了內門的入口處——一個高達數百丈的拱形山門。

山門左右兩側的四壁雕龍玉鳳,似金似玉又似木,看不出是什麼材質,但是卻散發著一股難以言喻的壓迫氣息。

再看頂部,倒插著一柄石劍,雖無劍意,卻莫名的給人一種逼人的寒意。

「此劍名為純陽劍,乃是吾派開派祖師純陽老祖的隨身仙劍,雖然這裡只是石刻,但是經過歷代掌教劍意洗禮,早已超凡脫俗,道友最好不要直視!」

到了山門,見吳恩注意到了內門山門上的石劍,張大牛臉色一變,急忙勸阻道。

吳恩心裡一震,這才臉色微白的移開了目光,眼中閃過一絲驚駭。

就在剛剛,他感覺自己彷彿暴風雨中的一葉扁舟一樣,隨時會在浩大的天地之威中化作齏粉,若非張大牛出言提醒,他都感覺自己已經死了一次一樣。

甚至,不知覺中,他的後背已經濕了一大片。

「道友,你沒事吧?」

張大牛雖然只是鍊氣八層的實力,但是也許是身為全真教外門弟子的驕傲,所以哪怕面對著吳恩這個築基高手也是不卑不亢,只是,由於柳玉兒的原因,他還是不希望吳恩出現什麼問題。

吳恩搖搖頭,感嘆道:「不愧是天下第一宗門全真教,一個石劍就有如此威力,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張大牛眼中閃過一絲驕傲,笑道:「道友過譽了!」

吳恩微微一笑,平復了下剛才震撼的心情,好奇道:「張道友,剛才聽聞你說仙劍,想必貴教的祖師此刻已經飛升仙界了吧?」

張大牛一愣,搖頭道:「道友你誤會了!純陽祖師本就是洪荒仙界劍仙,哪裡有飛升一說!」

「什麼?」

吳恩心裡一震,頗為吃驚的看著他。

「是的!其實正確來說,我教的開派祖師乃王重陽祖師也,只不過因為王重陽祖師是純陽祖師的記名弟子,所以我們也算的上純陽祖師一脈!」

吳恩倒吸一口冷氣,算是對這個全真教有了一層較為清晰的認識。

來自仙界的祖師啊!

難怪能稱霸純陽大陸一萬年!

想到這,吳恩不禁想起全真教是在萬年前崛起的,而在萬年前,他們吳家才是純陽大陸最強大的勢力,不禁心神蕩漾,有種說不出的虛幻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