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曦若看着漸漸圍上來的顧客,嘴角依舊帶着笑意。似乎她才是那個看客,而沉世森,自始至終就是個跳樑小丑。

「恩將仇報?沉家家主,這您就血口噴人了啊。恩將仇報呢,是小人才幹的事情,您最好能清楚,我之所以有能力還沒走的原因呢,就是因為我知恩圖報。」

藍曦若的嘴角忽然綻開,望着沉家家主,帶了幾分殘忍。

既然這沉家家主自己找上門來了,該辦的,不該辦的,都一起辦了吧!

其實剛開始的時候,對付沉家家主純粹就是因為沉月。但是現在,沉家家主三番四次的找她麻煩,早就惹怒她了。

藍曦若不是剛剛穿越來的那會兒,因為顧慮到好多事情,所以有諸多牽制。現在可是在光影大陸,誰認識誰?

就算是撕破臉皮,大不了就是打一頓唄,還能怎麼樣?光腳的不怕穿鞋的,藍曦若一點都不在乎自己會惹出什麼事情來了。

這亂七八糟的邏輯,險些氣歪了沉世森的鼻子。

這他娘的也是講道理?

純粹就是放屁!

「藍曦若,你不要蹬鼻子商量,你最好想清楚了,這家店,還是在我沉世森的名下,我隨時都能收回!」沉世森又是一拍桌子。

藍曦若沒有立刻接話,只是摸摸被沉世森拍過的桌子:「我說您老悠着點,這麼大年紀了,桌子倒是沒事,別把您拍出個三長兩短。你說,這責任是你的,還是桌子的?」

這句話,直接讓圍觀的群眾們笑了。

責任還能讓桌子承擔?

這明擺了就是在諷刺沉世森呢。

群眾是真的樂了:這麼多年了,敢和沉家家主叫囂的,估計也就藍曦若了。大家族不屑和沉世森斗,一般的家族又鬥不過他。

而藍曦若,也真的算是一朵奇葩了。

她不畏懼任何勢力,沒有被任何的困難打倒過。

而且,真的是怎麼驕傲怎麼活,怎麼放肆怎麼來,怎麼拉仇恨怎麼來。

總之一句話——作死。

不過這死,作的也算是漂亮了。

沉世森漲紅了臉,他怒視着藍曦若:「你不要太過分,一個小毛丫頭,還想頂嘴了?你也不看看,你是什麼身份,我是什麼身份?」

藍曦若雙手抱胸:「什麼身份?」

沉世森終於算是找到了自己的尊嚴般,冷笑兩聲:「我呢,是沉家家主,是僅次於四大家族的存在。而你,最多最多也只是沉家打工的,知不知道?既然在沉家打工,就要聽我的,我說什麼就是什麼!」

喲呵?

這是玩霸道總裁還是什麼?

藍曦若皺皺眉:真可惜,這樣的老年痴獃,還不配叫霸道總裁。

只能說……得了臆想症了……

藍曦若搖搖頭,忽然嘆口氣:「藍家家主,小女子不才,現在呢也略懂醫術,小女子看你印堂發黑,嘴唇發紫,面色發白,一定是大凶之兆啊。您可一定要小心,特別是小心——禍從口出。」

藍曦若的嘴角揚的很開,似乎很是滿意的樣子。

大凶之兆?去你妹的大凶之兆!

沉世森望着藍曦若,只當做藍曦若是在戲弄自己:「好啊,藍曦若,你現在是要當眾羞辱我嗎?你做夢,你以為你是誰?我現在就宣佈,你被沉家掃地出門了,從此,葯閣沒有你一丁點的位置!」

他猛地拍桌子,一臉怒氣,似乎真的是被藍曦若氣壞了。

喲?

這就生氣了?

還真是不好玩……

藍曦若撇撇嘴,一臉惆悵:「家主啊,你這樣的決定讓我很是傷腦筋哎。」她搖搖頭,做出一副無奈的樣子。

沉世森得意起來:「怎麼,藍曦若,你現在知道怕了?我告訴你,惹了我的人都是這個下場。不過,看在你聰明的份上,我可以給你一次改正的機會。你呢,現在只要跪在這裏沖着我磕三個響頭,我就放過你,如何啊?」

他嘴角的笑意讓人泛起了一陣惡寒。

估計,也就只有這樣的無良家主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了。

眾人面面相覷,都在等著藍曦若的反應。

這樣的事情,進退兩難。

藍曦若會怎麼做呢?

然而,眾人都想不到的是,藍曦若忽然咧開嘴,笑的異常燦爛:「好啊。」

好?

好!

眾人驚呆了!

難道,他們心中那個囂張跋扈的藍曦若,也會敗在沉世森的淫威之下嗎?

失落,無奈,苦笑,酸澀……各種感覺都湧上心頭,就是不知道該如何說。

還能怎麼辦呢?

沉家家主再怎麼混蛋,也是沉家的家主,和他們的地位就不一樣。而藍曦若,再怎麼牛逼,也只是個女子而已。

這身份的差距,足夠碾壓好幾條街的了。

所以說……藍曦若又哪裏錯了呢?

她沒錯。

然而,眾人的失落也只是持續了這一小會而已。

沉世森很是得意的望着藍曦若:「那就跪下啊,讓我看到你的誠意。」

藍曦若點頭,看起來很是乖巧的樣子,嘴角依舊帶着燦爛的笑:「當然了,家主,我會讓你看到我的誠意的,我會讓你知道,我的誠意有多重!」

話音剛落,她的臉色再次變了,眼中已經是一片寒意:「沉世森,你的好日子也該到頭了!」

然後,眾人只感覺脖子一愣,空氣直接就變得冰冷刺骨。

冰玉聖訣第一式——冰天雪地!

雪,紛紛揚揚的落着。

冰,一寸一寸的結著。

真真就是冰天雪地。

她一步步走過去,俯視着已經跌坐在地上的沉世森,嘴角依舊帶着笑意:「沉世森,你以為你的身份會嚇到我嗎?別做夢了。別說是你一個沉家,就是一百個沉家,我也絕對不放在眼裏!」

就是這樣,絕對的霸氣,絕對的氣勢凌人!

現在,她就是王!

天地之間,她才是唯一的真理!

身份高貴又如何,地位超群又如何?她統統都不放在眼裏。

就算是木家,她也絕對不會再有半點的懼意!

我花開盡百花殺。

再也沒有人,能像她一樣,睥睨著比自己地位高,而且又實力高的人了。

藍曦若,是此間惟一一個!

一瞬間,冰玉聖訣第四式開始被參透,體內靈力瘋狂運轉,雪下的更大了,然後逐漸凝實,再凝視,壓縮,再壓縮。

冰玉聖訣第四式——冰花開盡!

一瞬間,雪花全部凝結成了冰花的樣子,六個花瓣,晶瑩剔透。看起來脆弱,實則凌厲無比。

這些冰花,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直接沖着沉世森而來。

。 「早上好,萬元。」

清早,弗朗西斯科一大早就敲響了萬元的門,跟萬元打著招呼。

「嗯,你也好,弗朗。」

萬元不動聲色,態度都有點冷漠了。

在知道幕後之後,他認為弗朗對自己的熱情也許只是愧疚或者其他什麼。

而不是熱愛這個職業。

對他的好感一下子就減少了許多呢。

不過也是,誰家裡面出事了還能熱愛生活啊。

對此,萬元理解他的行為,但並不打算原諒他即將要做的事。

……

……

跟團,吃完早餐,在弗朗的帶領下,一群人背著裝備浩浩蕩蕩的走進了亞馬遜的熱帶雨林。

就如同昨天說的一樣,三個雞盆人,兩個泡菜國的並沒有來,也許他們和自己的保鏢一起了。

還有兩個華夏人,看起來都是富二代來體驗生活的,不過他們看起來人高馬大,兩人都是一米八幾的壯漢,手臂上的肌肉也微微鼓起,而且兩男人手牽著手形影不離的樣子,看起來確實是小孩子體型的萬元更好對付一下。

他們對同樣身為華夏人的萬元很熱情,只不過據他們所說,在他們的圈子裡沒有聽說過萬元。

還有雞盆人,兩個男的兩個女的在那裡嘰嘰喳喳的,還有一個幫他們背行李,老霸凌了,在那裡嘰嘰喳喳的,除了萬元幾乎沒人能聽懂。

大致意思就是好倒霉,遇到華夏人了之類的,然後隨地亂丟垃圾被抓到就說自己是華夏人。

嗯,看他們的素質也不像什麼有本事的富二代,也許他們父母把他們送過來是巴不得他們死在這裡。

畢竟,亞馬遜每天都會出意外。

就比如今天。

弗朗給每人發放了一瓶香水,是最近爆火的慕尼黑香水。

這種香水無色無味,但它就是火了,不為什麼,因為它,,驅蟲。

所有蟲。

因為效果很顯著,所以在短短几周內,就火遍了國內外。

在這種有毒蟲的叢林里,更是成為了當地人的剛需。

而萬元拿著這個香水,表情有些古怪。

這是他剛來到這個世界在網上一塊錢賣給這個世界小馬哥的驅蟲水。

沒想到自己還有用到的一天。

不過也多虧這個,讓萬元跟小馬哥借了幾百萬來花。

不然萬元也不可能不賺錢到處跑。

他是不打算還的,因為這個驅蟲水可以讓小馬哥賺的更多。

理論上來講,他只要缺錢就可以去提款。

小馬哥不給也沒關係,反正原料是自己生產的,別人無法複製。

至於被告?

他人在雞盆,沒用真實姓名,簽的電子合同,誰能告他?

只能說這個年代的小馬哥還是太年輕了。

就這樣,弗朗帶著五個雞盆人,兩個華夏人,和萬元,一路上斷斷續續的,在亞馬遜的外圍逛著。

一路上弗朗很專業的給他們講解著亞馬遜熱帶雨林的特有物種,植物動物什麼的。

只不過因為是在政府圈定的外圍,許多危險物種只能在動物園看。

如果你想深入的話,那就只能說是生死有命富貴在天了。

就連在外圍,你也有可能碰到箭毒蛙之類的小型威脅物種。

只不過令雞盆方感到遺憾的是,他們並沒有如預想的一樣,見到兇猛的猛獸,然後憑藉王霸之氣餵飽它們。

到了晚上,在一處較為平坦的地方安營紮寨之後。

弗朗生起了火,做起了露營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