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辰看著白骨金字塔,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詭異!」

面色有點難看的他,不禁輕聲呢喃。

一旁的董建見此,也是一臉的難看,如此龐大的金字塔,這需要多少的白骨來堆砌成啊!

而這又殺了多少的生靈,才能建造成這番模樣。

不管是葉辰他們也好,還是其他那些人也罷,此刻見到這東西后,均是面色慘變。

轟隆!

又是一聲巨大的雷鳴,只見高空中陰雲之內竄出了一道足有水桶般粗的雷電來,瞬間直接劈到了白骨金字塔的頂端。

刺啦!

接觸的瞬間,彷彿整個白骨金字塔被激活了一樣,無窮的雷電陡然自金字塔上爆發而出。

天空中的雷霆彷彿是受到了召喚,一下子全部密集的衝擊了下去,打上了白骨金字塔。

望著一系列的變故,所有圍觀的人早已神情麻木,即使之後還會有什麼變化,也已經不能讓他們在有任何的驚慌了。

……

可惜,一直過去了近一個小時,也沒有再發聲任何的變化,那做沉浮與雷霆海中的白骨金字塔,出現后根本沒有一點動靜。

這讓人們感到困惑,但此時早已到了深夜,筋疲力竭一天的人們,總是要回去休息的,是以紛紛離開了。

但這裡的變化,卻是早已被傳遞了出去。

想必到了明日,才是真正熱鬧之時啊!

翌日,清晨六點,酒店房間內。

葉辰和董建倆已然起來了,看著面前的葉辰,董建面色上欲言又止。

「好了,我知道你很疑惑。」見他的樣子,葉辰就知道怎麼回事了,他擺擺手,平淡的對他道:「昨日我使用了一種寶物,將你直接召喚到了這裡,所以你才會突然的到這裡來。」

說著,葉辰打開了星網,一入眼儘是昨晚雷霆海異動的消息。

而且星網上更是爆出了雷霆海異動的原因。

有傳承現世了!

「不過你來的正是時候!」轉眼看向董建,笑著道。

啊?

「什麼來的是時候啊?」董建滿臉的不解。

「喏,你自己看!」說著,葉辰指著星網上的一條內容。

這條內容的閱讀量已然到了幾十億次!

相當的恐怖!

朝著葉辰手指的位置看去,果然一條信息映入他眼帘。

這信息上赫然寫著雷道至尊傳承驚現寒陽星雷霆海!

當這一信息完全的出現在他眼前時,下一秒他就知道為什麼葉辰會說他來的是時候了。

但董建並沒有激動,反倒是露出一臉的苦笑,他道:「既然會有這樣的傳承出現,那想必已然是驚動了各方,肯定會派遣強大的存在過來,我們可沒有機會啊!」

「嘿嘿~那可不一定啊!」葉辰也未說的太肯定,這倒是讓董建很好奇。

……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榮達……這就敗了?」

有人無法置信。

原本以為會精彩萬分的比試,為何會這麼快結束?

難道,兩人之間的差距真的這麼大嗎?

如果青龍更狠一點,現在已經見生死了。

「這不應該啊……榮達也是一方強者,怎麼會輸得如此徹底?夢之隊,到底是什麼來頭?」

鎮西軍眾人無法置信。

要知道,榮達在他們戰區,那可是當之無愧的最強年輕一輩!怎會如此輕易被人虐?

還是被一個莫名其妙蹦出來的夢之隊吊打!

無論他們多麼不相信,不敢信,戰鬥已經結束,雙方各自行禮,然後走下擂台。

「老大威武!就是強!無敵!」

富安忙不迭拍馬屁。

青龍淡淡看他一眼。

「這一輪,我們應該會很少碰見威武軍的人,官方在避免雙方人員提前出局。所以,所有人不準輸。」

白虎憨憨撓頭,王二狗也靦腆一笑。

「老大放心,我們會努力的。」

富安不屑道:「我們的實力,老大還不放心嗎?」

青龍看着富安。

「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

富安大感臉上無光。

「怎麼可能!我也很強的好嗎?至少得比王二狗強吧!」

白虎小聲補刀:「不見得哦,二狗很厲害的。」

富安狂怒。

「看不起誰呢!」

第二場比賽是威武軍一人和鎮北軍一人比試,結果毫無懸念。

鎮北軍那位強者雖然也很厲害,但比起威武軍,終究是差了些火候。

事實上,夢之隊和威武軍的人都像是怪物,其餘軍隊高手和他們交手,結果幾乎是確定的——必敗無疑。

這一度讓大部分參賽人員無語,懷疑人生。

夢之隊眾人也輪流上場,所遇見對手都不是威武軍中強者,他們倒是也沒出意外,成功晉級。

此時,威武軍九人,夢之隊五人,他們十四個恰好晉級,包攬前十四。

天色漸晚,月亮升起,擂台周圍燃起火把照亮。

剩下的十四人沒有過多的休息時間,戰鬥立即開始。

幾位將軍討論之後,根據選手錶現對選手進行排名,前三甲為趙龍空、趙龍白,還有青龍。

這個排名是暫時的,接下來時間就是自由挑戰時間,對自己排名不滿意的選手可以挑戰前列選手,每人只有一次機會。

別人對自己排名滿意不滿意不知道,反正,富安對自己排名是絕對不滿意的。

很不巧,夢之隊其餘四人都列入前十,唯獨他,佔據了第十四的位置。

「這是赤.裸裸的看不起我!我不服!我怎麼會是最弱的那個?!」

富安勃然大怒,鼻孔都要冒出煙來。

他徑直站出,表示要挑戰第十名的位置。

第九名是王二狗,第八名是白虎,他不好意思攻打自己人。

而第七名……他想了想,覺得可能幹不過。

與此同時,青龍也站出,想要挑戰第一名的趙龍空。

「哥哥,他要挑戰你。」

趙龍白靜靜站着,直到看見青龍挑戰,才緩緩道。

趙龍白和趙龍空是一對雙胞胎,兩人容貌相似近九成,身材也相仿。

趙龍空眼神平靜,即使被挑戰也沒有絲毫波瀾。

「他們就是天策營吧,是姬無辰的人。果然,每一個都很厲害。」

趙龍白神色不變。

「雖然,天策營厲害,但威武軍是不敗的。」

趙龍空沒有說話,眼眸深邃,猶如一眼望不見底的深潭。

「天策營……我早就想試試了。」

趙龍白輕嘆。

「可惜,他們沒有選擇挑戰我。」

朱雀幾人實力也不容小覷,可他們沒有選擇挑戰排名更高的人。

「青龍老大,奪魁的任務就交給你了,要是你不行,我再上。」

朱雀看着不遠處的趙氏兄弟,輕聲道。

在暫定的排名中,她排名第四。

朱雀知道,自己才突破沒多久,實力比起趙氏兄弟確實有差距,幾位將軍給的排名還是很有道理的。

但,勝負,很多時候決定因素不止是實力。

夢之隊需要一個冠軍為姬無辰長臉,這個冠軍,無論是誰都可以。

青龍不行,朱雀就會自己上去挑戰。

青龍沒去看她,只是淡然開口:「我不會敗,無論對手是誰。」

他,有絕對的自信。

「前十名被威武軍和夢之隊包攬,兩位大將軍本事都太強了,遠非其將軍能比。」

南宮景看着台上,感慨道。

這句話有點得罪其餘人,台上另外幾個將軍臉色都有點不好看。

她像是無意間感慨,又像是在故意挑撥。

姬無辰笑道:「手下人爭氣,和我可沒什麼關係。」

女帝露出幾分異樣神色。

「這一次,夢之隊想不出名都不行了。估計,很快就會有不少人慕名而來,想要加入夢之隊。」

姬無辰還想開口說什麼,擂台上鑼鼓敲響,富安和威武軍的人戰鬥一觸即發。

威武軍強者拱手。

「威武軍,歐——」

他話說到一半,便被富安大刺刺打斷。

「我記得你!威武軍歐綏是吧?」

歐綏頓了頓,面上已經沒有多餘表情,僵硬冰冷如一塊前邊玄冰。

威武軍的人都這樣,看着彬彬有禮,其實透著一股深入骨髓的冷漠。

也不知道王勇對他們進行了怎樣的訓練。

「我也記得你,夢之隊,富玄武。」

富安狂怒:「什麼富玄武!老子就叫玄武!玄武!沒有富字!」

他再也不多說這麼,身上暴烈的真元燃燒起來,閃電般衝刺而去。

拳腳勢大力沉,兇悍一擊筆直刺去。

吼!

虛幻的虎頭在拳上浮現,發出虎嘯,使這一擊破壞力大到可怕。

雖說,富安是夢之隊中最晚突破成宗師的,可他實力一點也不弱小,相反,這傢伙根基雄渾,武技嫻熟,真實戰力怕是還在王二狗、白虎之上。

Leave a Comment